未分類

中軍大帳中,那五神王激烈爭吵。

「當一鼓作氣,盡屠日月城!何哉徘徊不前也?」

「哼,當此時也,武力已然愈加無功!何哉不收服彼等大能回歸,以助吾等耶?」

「然彼等多不明所以者,何人可以用,何人不可用,吾等心中實實無底也!」

「便是調遣去相爭,死而死矣,何足掛齒?」

「如此便是攻擊日月城,盡屠城中一干仙家戍卒!」

於是那大軍復浩浩蕩蕩往日月城而去。(未完待續。。) 五大神王之大帳中,三神王前出督陣,二神王坐守中軍。

「報!三神王攻擊受挫,請上神大人調遣神兵再攻!」

「嗯!胡說!怎得會有相阻神王者?再探!」

「是!」

那稍探躬身而出,然其手下一仙家戍卒卻公然直上神龕處。

「呔!汝何人?膽敢冒犯大神王?」

「某家特來屠神!」

那修言罷,一道劍域鋪就,霎時收羅了二大神在其內!

「哼!瀆神者?」

「殺!」

那修大喝一聲,祭起太寒劍陣,滾滾劍雨霎時前攻,淹沒此二大神!

「哈哈哈……吾等苦苦追尋汝,瀆神者!不料卻在此處!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也!」

那大帳外三聲浩蕩巨聲傳來,其音滾滾震天!

那修聞言暗自一嘆:

「神靈果然非同小可!」

遂不逃,卻反向擊殺而去。

「豎子螻蟻耶!安敢小視吾等!」

那三神怒吼攻擊。只是一擊,那瀆神者便如死屍一般僵死而去,飄飄蕩蕩飛得目力不能視清也。

「咦?難道此修在主神之傳聞有誤!怎得這般弱小?」

「死!」

忽然憑空里一聲狂吼道。緊接著轟然一聲巨響,那一座劍域爆毀,其內兩神靈神魂消散無蹤!彼等先是受兩界壁障之天地巨力反噬,虧了神力!復受此界天道法則之所抑制。神通不能盡數施張,更復此瀆神者三座大神分化,兩神合力擊殺劍域中兩神王,卻以一神惑敵,遭重創之代價,換取彼等兩神靈之魂消魄散!

其劍域也,早非凡塵之時候,已然有元能之海中天地神能演化之神妙網路封閉。其層層落落繁複纏繞,非但神王,便是神帝在彼。急切間哪裡能判斷得清!故其突擊而出。亦然大難!否則那主神何須那般大動作,居然以億位神靈之身具巨能加之主神大陣之力而破兩界壁壘耶?

五神靈之軍陣之內,忽然一團金色光團爆開,那方圓十萬里之金色大日般火團。便欲大開而爆毀!此劫若其。此方大陸怕是從此生機皆無耶!

然便在其時。中空一道龍捲而下,似如長虹吸水,居然將那火團全然吞噬。只是那五神靈之所屬幾無倖免!獨獨三神靈驚懼而逃。不敢稍緩!

當此時也,九天之上雷雲密布,天雷滾滾而下,直擊神隕之所在!凡經月不懈!

天神亡!

此兩大天神之隕落,直直驚得仙修地之下凡諸神靈大大收縮其囂張氣焰,及至若干神王居然不敢再復行出而與仙君等對戰!

然其時之瀆神者卻非諸神之所思!其狀若殭屍,安安穩穩癱在一片窪地上。雨水浸滿其渾體全身,那絲絲縷縷之破衣不得遮蔽其肌膚,幾乎碎爛若破抹布一般之法體肌膚鮮血淋漓,然卻在頑強一寸寸收縮自愈復原!

距水窪地數箭之遙,那彎彎曲曲之一條小道於叢林中出來,彷彿巨木林中一道兒紋路一般,其間兩修徑直過來。

「大哥,老祖道,近些時日月城一邊仙神大戰,有二神王隕落!仙界天軍大勝!由此觀之,神並非不可抗拒者也!」

「哼,小子!愚兄曉得,汝是不忿吾姑臧大城遭寒星神王所吞併!然畢竟此神王法力無邊,縱老祖亦是無可奈何也!汝還是悄悄兒發發牢騷便了!切莫輕舉妄動的好!」

「大哥,怎得汝便是這般無有血性呢!」

「血性?此又謂之衝動也!汝不聞老祖之言么?衝動確然若魔鬼一般,害人不淺也!」

「哼,老祖!老祖!提那老東西作甚!膽小且軟骨頭!吾華家無此丟人之老祖!」

「咦!你個小兔崽子!敢數典忘祖?目無祖宗!此汝之來處耶!」


「吾倒還想從無在此人世呢!」

「啊也也!氣殺吾也!」

「哼!……咦?大哥,汝不見前邊之水窪處有一人修么?」

「少管閑事!這年月好人不好做也!莫得其突兀蹦起傷人,洗劫吾二人呢!」

「哎呀呀!大哥怎得這般膽小如……」

「哼,如何?」

「咦!大哥,且來瞧一瞧!此何人耶?重傷若斯,居然無有死絕也!」

那大哥者聞言,靠近了瞧視。

「果然!其體膚已然碎裂若斯,居然緩緩兒癒合!其法體之修鍊果然了得!」

「大哥,如何?路見危難,吾等總不能不救吧!」

「吾意,咳咳咳……還是……」

「大哥!」

那小弟重重道。

「唉!世道若此,豈敢……唉!救吧!」

那大哥者思量得半晌,至最後嘆一聲。小弟聞得大哥之言,歡歡喜喜去攝起那修,而後就身具之法袋中將出一艘飛舟,數丈長短,輕浮數丈之虛空。那漢子將那倒地若一堆爛泥一般人修放入飛舟,而後其與大哥皆飛身上座,駕舟疾馳而去。

日月城中謝婉兒謂莫問道:

「姐姐,那神王之隕落絕然與大人相關!」

「然則大人今在何處?」

「與神王之爭鬥,目下尚不是時候!以大人之法能豈有周全者!故目下當是急急尋得大人歸來之時候也。」

「然則大人在何處耶?」

那謝婉兒愁眉苦臉道。

「便在當日大戰之所取尋找,此外還有何地呢!」

於是二女遣出數千修拉網去尋。

大約年半之後,一日那不足忽然睜開雙目,見自家蜷縮於一張木床上,安卧一房間中。其四梁八柱,雕樑畫棟,此房舍精緻也。

「此寢室也!不知何家之居所?」

過得半日,忽然一修入來,自言自語道:

「大哥與小弟二人,恁地不懂事也!居然救得一介莫名之修。此世道紛亂,莫得救來一介毒蟲虎狼之輩也!」

「某家非是毒蟲之輩,仙子莫要背了某家詆毀之!」

「啊也!嚇死我也!汝醒過來也!」

那女修忽然跑出去,不一時,數修入來。其一老者道:

「道友好機緣,得遇吾家小子!若遭遇姑臧城之巡視仙吏,則汝之小命早丟去也。」

「多謝上修大人相救!小子……小子……小子起不得身也!」

「無它!莫得再傷了筋骨才好!」


「然不知仙家何方?道友何名?」

「某家步足,如今哪裡還有家耶?流落四方罷了!」

「步先生,汝乃是煉體之修,不知所修何道法,居然有那般變態之恢復!」

「此不過引漿灌體之法門,哪裡高妙哉?不過尚有幾分小能耐罷了!」

「先生可否將那煉體之法門傳授吾之門人?」


那老者忽然開言親口問道。

「有何不可!「

那不足聞言欣然應允。

「步先生高義!老朽謝過!只是老朽太過孟浪,多有無禮呢!」

「哪裡?哪裡?」

那不足亦是抱拳回禮。(未完待續。。) 及至不足醒轉,其方漸漸清晰。此地姑臧,舊日北方玉照大帝君之治所也。今遭一介名寒心之二度神王掌控。其神靈性陰冷而嗜血,每每有疑,必先屠歿之,毫不在意道則法規。故此地仙家盡皆戰戰兢兢,如豬狗一般艱辛求存。而不足之苟延之地卻然姑臧之一家大修仙家族,其老祖名石祖,有大羅金仙之修為,為姑臧赫赫聲名者,如今投靠在寒心神王麾下做事。

這一日,那不足體骨康健如舊,正自行走石祖家後院中。其地方圓百萬里,丘陵縱橫,河道交叉,內中仙家良田育眾多此地稀罕之仙藥,又有特異之靈禽、妖獸,為外間所喜,故十分富足,有姑臧十萬仙家中奇地之稱譽。不足信步而行,不緊不緩,只是瞧視周邊風物。觀其天高雲淡,飛雁做人字長飛,漸漸南去。正是中秋之季節,層林若染,漫天漫地連綿而去者,赤霞一般楓林。俗家飛鳥秋蟲咭咭噥噥,鳴響耳側,更顯天幽而地靜,令其心往舊日之凡間而去,不經心懷大暢。

「步道兄,小弟尋得爾半日矣!左右尋不到,不料卻在此地!」

那不足抬眼一瞧,卻正是那救了自家歸來之少年人!

「呵呵呵,小兄這般心急,想來是有事也!」

「無它,便是與步道兄聊幾句罷了。」

「哦,小兄請講。」

「聞得吾家老東西強使步道兄教授家族子弟煉體仙術,此事大不妥也。各家神通視若珍寶。豈能隨意傳授?步道兄乃吾與長兄救來,與他人無涉!若道兄不樂,便可以就此離去,無須在意相報與否。」

「呵呵呵,小兄此言差矣!修界之**之所以可以傳之久遠而綿綿無絕者,無外大賢之輩書之於冊,成就經典,而代代相傳之故!在下不才願效仿之!」

「啊也!步道兄之言大異也!道兄果然非是尋常之修也!」

「一般一首兩臂雙足一體爾,何大異耶?呵呵呵!」

「如此在下便心安也!」

那少年郎長吁一口氣道。不足曉得此子仍不失赤子之心也!遂有佈道之念頭。

「不知小兄所學,某家此處有一道封禁大陣之術。久置無用。可願意傳承而去?」

「封禁仙術?」

「不錯!」


她說完后玉凰仙子也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我夫君連那頭,世界上最兇猛厲害的混沌獸都降服了,更何況是一把區區的天雷神劍呢?」

Previous article

將門門主之所以厲害,就是因爲各項技能都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