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蓮花御雷訣!第一重!」

數道白色的劍氣應聲而下,化作數個幻影,向著陳天斗斬了下來!

陳天斗心頭一震,雖然之前自己見識過林雨諾施展此招,可是當自己親身體驗的時候,即便只是第一重,卻也是讓他感覺到一股凌厲之氣撲面而來!

「哈!血煞玄靈盾!」

陳天斗一聲大喝,在自己胸前劃出了一道暗紅色的法盾,準備迎接那迎頭劈下的數道劍氣。

見他使出了這一招,一旁監督的天辰子便是欣慰的一笑,不由得點了點頭。

只見張天倫一怔,「你小子!居然在御書閣偷學了這一招!」

一般來說,本門弟子偷學外門功法,是要被處以刑罰的,但是天辰子卻反而鼓勵他們這樣去做,只不過不到萬不得已,是不允許他們顯露出來罷了。

如今這裡只有流雲堂的人,弟子們各個也都是心照不宣。

說不定誰比誰還多學了一招半式外門功夫呢,大家彼此彼此!

「鏘!鏘!鏘!」

數道劍氣重重的劈在了那血煞玄靈盾上,一時竟讓陳天斗的下盤變得不穩,連連後退。

那些如蓮花般綻放的劍氣迷亂了他的視線,竟讓陳天斗一時扭過了頭去。

「笨蛋!出現破綻了!游龍升天!」

只聽張天倫一聲大喝,突然間手中長劍自陳天斗的腳下挑起,竟是向著他握劍的右手而去!

「糟糕!」

陳天斗心中暗嘆,因為那蓮花御雷訣阻礙了視線,居然讓張天倫抓到了空擋!

好在他反應極快,右手順勢在空中一抬,正巧躲過了那一次斬擊,接著身體倒立,用那劍尖抵住了地面,右腳一個倒掛金鉤便向著張天倫的腦袋踢了過去!

張天倫怎一個眼尖,即刻做出反應,左手抵住劍身向頭頂一擋,便擋住了陳天斗的一腳,接著長劍又是一記挑擊,居然從地面上颳起了數道圓月型的劍氣!

「閉月劍法!」

隨著張天倫的一聲爆喝,那數道月牙劍氣便重重的打在了陳天斗的身上。

「啊!」

陳天斗叫了一聲,倒飛出去兩米遠,摔在了地上。

「哈哈!天斗師弟!你中招了吧!」張天倫收回了長劍,反手背在身後,對著陳天斗笑道。

只見陳天斗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說道:「你怎麼會蓮花御雷訣!那不是需要很高修為才能夠發動的嗎?」

「笨蛋!就算是蓮花御雷訣也是分為四重的啊!我剛剛施展的只是第一重,只能夠用於近身戰鬥!如果是第四重的話,修為高的人一道劍氣就能夠有百米距離,力量之大,恐怕你早就死了!」

「那剛剛!那刺眼的真氣是怎麼回事!」陳天斗不禁問道。

張天倫神秘一笑,說道:「哎呀天斗師弟,就讓你四師兄來告訴你吧,這蓮花御雷訣啊,對一般弟子來說也就能夠施展第一層或第二層,用於近戰,而近戰的關鍵是什麼?就是迷惑對手,製造偷襲的空擋,我剛剛在施展的時候,將第一次釋放的真氣聚集起來,利用真氣造成強光,這樣就能混淆你的視線,然後伺機偷襲。」

「啊!四師兄你真是卑鄙啊!」陳天鬥打趣罵道。

「哼!誰讓你這麼笨了!告訴你吧,在你選拔的時候,其他弟子基本都會用上這招的,只要你知道了如何破解,就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啦!」

「那我要如何破解這一招呢!」陳天斗忍不住問道。

張天倫一怔,「我以為憑你的聰明才智,已經可以想到方法了呢,既然你不知道的話,那我就告訴你一個很簡單的辦法。在她出手之前,你就要扼制她的行動,當她張開手臂,準備在空中劃出蓮花的時候,就已經準備要凝聚真氣了,那時候你就要阻止她出招,當然,能不能夠成功,就看你的本事了。」

「天斗師弟!這一回,該輪到我上場了!你可要做準備哦!」三師兄吳應元突然說道。

陳天鬥嘴一歪,輕聲罵道:「三師兄!你們車輪戰,好不要臉!」


只見吳應元一聲賊笑:「廢話!要臉有什麼用!也不能當飯吃!你只要從我們二人的劍下能夠全身而退就行了!」

話音剛落,吳應元便展開了對陳天斗的攻勢。

不知不覺間,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經過這幾個時辰的訓練,陳天斗已經是累得筋疲力盡。

天龍武神訣 ,他幾乎全身都是傷,每走一步路都感覺手腳快要斷掉了。

不過在這一天中,他也是受益匪淺。

起初他曾經有過幾次,想要藉助那一把石劍的力量,但是很快就把這種想法壓制了下去。

之前人形化的守星之靈已經對自己說過,如果太過依賴那把劍,終有一天會被吞噬,切記不能亂用,尤其是在自己情感受到波動的時候。

不能使用石劍力量的他,光是憑著自己的那一身修為,只能夠勉強和那些二星天脈的弟子打個平手,還要裝出不如他們的樣子。

因為在世人眼裡,他的修為只有一星天脈,若要不惹人懷疑,只能隱藏實力。

只有在守星之靈達到成長期,現出原形之後,他的力量突然提升才不會被人所顧忌。

不然修為頗深的人一查便知,陳天斗這小子身體里有古怪。

「呃!」

突然間,在回往流雲堂的小路上,陳天斗覺得身體那久違的炙熱感再一次出現了。

那體內的血液,彷彿被烈火灼燒一般,難以承受。

過去的兩年,因為有那石劍的關係,還可以壓制一下體內的灼燒感,可是現在停止使用那一種力量之後,這種感覺便又出現了。

而這時師兄們已經比自己先一步回到流雲堂,現在整條山路上黑漆漆的,連一個人都沒有。

「啊!好難受!」

陳天斗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領,跪在了地上,額頭上冒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

那炙熱難忍的疼痛很快就走遍了他的全身,彷彿在他的身體里,某種力量正在進行著蛻變一般。

陳天斗終於難以忍受這種痛楚,便起身調息,來壓制這種感覺。

很快,隨著他真氣的運行,那守星之靈便也浮現於他的頭頂。

只見那一顆圓蛋依舊被紅色的光芒所纏繞。

只不過這光芒,比從前卻是更盛了。

「咔!」

突然間,在陳天斗的圓蛋守星之靈上面…..

居然出現了…..

一個細小的裂縫….. 很快,幽蓮宮便進入了最深的黑夜。

而在那漆黑山路之上的陳天斗,直到現在才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經過一番掙扎,那體內炙熱的感覺終於算是平息了下去。


不知不覺,陳天斗已是滿身汗水,疲憊不堪。

「你爺爺的!這種感覺又出現了,真是不好受啊!」


陳天斗邊說,邊從地上站了起來,一步步艱難的挪動著步子,拖著疲憊的身體,向著流雲堂而去。

「嗖!」

突然間,他看到一道紅色的異芒自流雲堂的方向飛了起來,去向了那幽蓮宮的後山所在。

「嗯?那是什麼東西?」

紅色的異芒很快就引起了陳天斗的注意。

不知為何,那紅光看上去確是有些眼熟,散發出一股很是熟悉的味道。

可是一轉眼間,那道紅色異芒便消失了。

陳天斗輕輕晃了晃腦袋,覺得可能是自己因為身體的關係而產生了錯覺,所以便沒再多想,繼續向前走去。

然而陳天斗卻沒有想到,當他看到紅色異芒的那一刻開始,一場陰謀,卻要降臨在幽蓮宮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陳天斗都進行著那地獄般的特訓,經常會被師兄們**的遍體鱗傷。

不過在這段時間之內,他的實戰經驗卻是在快速的增長著,而對於針對幽蓮宮弟子招式的破解,也有了一些辦法。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選拔比賽前的最後一天了。

此時此刻,陳天斗獨自坐在房間之中,面對著空中那浮現的一面光幕。

在光幕之上,那一排數字正在默默的倒數,很快就要變成了歸零的狀態。

陳天斗雙眼盯著那倒數的數字眼睛的都不眨一下,暗自吞了吞口水,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許多。

「就要成功了!這一刻我可是等了很久了!」陳天斗按捺著心中的喜悅,雙手已經等不急要取出那正在練之中的麒麟骨丹和凝血丹了。


「嗡——滴!滴!滴!滴!」

隨著一陣響聲傳來,那藍色光幕上面忽然間閃動出了綠色的光芒。

而那一組紅色的倒計時數據也變成了綠色,停在了「0」的數字上。

很快,一行文字便出現在了陳天斗的面前。

「煉骨已成功!」

然而隨之而來的,卻還有一陣陣如同魔獸麒麟低吼一般的吼叫聲,栩栩如生,彷彿就在耳邊響起。

在陳天斗面前的選項上,出現了一顆麒麟頭顱形狀的丹藥,並且微微的閃動著紅色的光芒,看上去竟讓人覺得有些恐怖,好似裡面隱藏的是魔鬼的能量一般。

陳天斗屏住了呼吸,將那麒麟頭顱形狀,只有拇指大小的骨丹取了出來。

「這就是能夠令我脫胎換骨的骨丹嗎?」

接著, 惑魅黑夜霸道總裁賴定你

他小心翼翼的打量著手中的兩顆丹藥,輕輕的送到了嘴邊。

接著,便將它們吞了下去…

就在他入口的那一刻,一股巨大的能量便在他的口腔中爆開,那爽快的感覺無以言表。

如同一股神秘的能量在他的口腔中徜徉,順著他的嘴巴,慢慢的滑入了食道,最後落入了丹田之中。

「呃!!這感覺!」

陳天斗忽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窒息感,彷彿那一股強大的能量堵住了身體的所有器官。

這一刻,他的心跳在慢慢的衰竭,其他的內臟也在輕輕的翻滾著。

而在片刻之後,他的手腳,乃至全身的骨骼都開始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東方無悔也最多能作出這樣的讓步,免死金牌什麼鬼的,他怎麼給得了。

Previous article

葉家的家主葉雲清說道:“你想讓我怎麼替葉城討回公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