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方無悔也最多能作出這樣的讓步,免死金牌什麼鬼的,他怎麼給得了。

沈浪打蛇隨棍上,繼續要更多的保障。“您家不爲難我,但敢保證靖公子不會給我使絆子麼?我真是想不明白,他跟莊老闆鬧情緒拿我出氣幹啥子。我十八歲,莊老闆二十六歲,先拋開自身條件,就單單年齡這塊也湊不到一塊。

還有,如果我是莊老闆,我也會牴觸這門親事。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如果兩者不能達到人神合一的境界,結婚有什麼用?還不是形合神離,用不着多久還得離。”

你這小子啊,你這東扯西扯的到底想說什麼?林軍表示不理解沈浪爲何要說這些話,好像有一搭沒一搭的,完全沒有把問題說到根本上。

東方無悔笑了笑,“沈浪,你是我近年來見過膽子最肥的年輕人。一般人在我面前連話都不敢多說幾句,反倒是你,不但懟的我家跟萬惡之家一樣,還勸我善良。呵呵,你很不一樣,阿靖敗在你手裏不冤。至於日後找你麻煩這事,我敢保證,若是跟我家有關,我定不輕饒。承諾我已經給了,說說你的要求,我知道你有個粘毛賴四兩的習慣,不要點好處,心裏不踏實。”

瞧把你賤的,敢情不訛你一把,你還不樂意了是吧?

浪哥的道:“叔,您是打算給點錢我買棺材嗎?您大人有大量肯放過我就是最大的恩賜,小子哪還敢放肆。”

“視頻。”東方無悔直接索要視頻,他覺得自己要是不開這個口,沈浪這小子能扯到天上去也說不到主題。

“什麼視頻?”浪哥詫異的道:“我就隨口說說的,還真相信啊?”

一旁的林軍差點揍人,沒有視頻你剛纔說的有模有樣的,我都相信了好嗎?

現在來一句沒有,特麼的你這是在刀尖上跳舞,會死人的知不知道?

這個答覆東方無悔很滿意,聰明人不喜歡點明,大家心知肚明就行。道:“沒有就好,那我能幫上你什麼忙?”

“大事沒有,小忙還真有。”膽大包天的沈浪,開始打東方靖放在他這裏錢的注意。道:“我還是個孩子,沒錢資助那個被天花燈砸下來毀了容的大兄弟。另外,靖公子借給我不少錢買羊,結果買的都是不長毛的黑皮羊,想薅都薅不出。我沒有不還的意思,也沒那個膽不還,而是琢磨着,利息能不能少點,我現在就算把羊全賣了也還不起本。叔,您能不能跟靖公子商量商量,寬限幾天,等羊長大一點的時候賣了錢再還本。”

聽了這番話之後,東方無悔突然有想見見這小子的念頭,這種人才如果能爲自家效力,多好啊!

年紀輕輕說話把握分寸,將來絕對是個人才。


“沈浪,有沒有想過來京城發展?我知道你還在讀書,如果你願意,華夏第一大學的大門爲了敞開。”

沈浪很婉轉的拒絕道:“這個……叔,我覺得不急,步子要一步一步邁,幅度太大容易扯到蛋。”

“那早點睡吧!”東方無悔倒不是求才不成惱怒成羞,而是時間真的不早了,一會兒還要跟兒子嘮叨幾句。

第二天,紈絝聯盟酒吧的事件給出了說法,受害人是被酒吧吊燈掉落砸傷的,對於這個說法沒誰敢走質疑。

咱浪哥一大早來到醫院,手裏拿着一根七寸長的鋼針。“程大少爺,事情已經結束了,再裝下去我可紮了哈。”

眯開眼,看到沈浪拿着大號鋼針正在研究紮腳底板還是腳趾,猛然坐了起來。“浪哥,你就不能讓我躺屍多幾天麼,靖公子沒回京城吧?”

“沒,在大酒店等我,說要賠禮道歉,我沒鳥他。先晾一晾他,不然他姓什麼也忘了。”沈浪當着程大少爺的面把鋼針丟病牀上,“差不多就行了,趕緊收拾收拾,一會兒帶你去裝比。”

“你還是拿針扎我吧,總比被靖公子記恨好。”程大少爺一聽要去拉仇恨,他果斷躺屍,一副扎吧扎吧,反正我是不會去的。

“行。”沈浪露出壞笑,“如果靖公子問我什麼時候偷拍的,我就說這個要問當事人程大少爺。酒吧是他的,除了他,誰敢亂偷拍。”

“我去,我去。”程鑫一臉幽怨,感覺上了這賊船想下已不可能了。

“別勉強,強扭的瓜不甜,我這人最不喜歡勉強別人。”沈浪加快腳步走出房間。

“等等我啊……”

……

在大酒店等了足足一個多小時的東方靖臉色鐵青,要不是昨晚被他勞資警告別再惹事,他現在找掀桌子了。

沈浪推門進去看到一臉鐵青的東方靖,道:“靖公子,這一大早的,誰又惹你了?”

“堵車堵車。”身後穿着病服頭纏繃帶的程鑫不停解釋。

粵城市區堵車程度跟京城差不多,東方靖這才臉色緩了許多。

誰知道,浪哥這氣死人不償命的犢子貨來句。“有堵車麼?從醫院到這裏也就花了十幾分鍾到工夫,根本就沒有堵車嘛!”

程大少爺都要跪了,祖宗啊,你這是打算不坑死我不舒坦麼?

東方靖瞥了程鑫一眼,鼻子了哼出一陣長音。一向修養極好的他,一回合不到就被浪哥錘的原形畢露。

什麼京城二少,在浪哥眼裏還不是想錘就錘。

浪哥把程大少爺摁到椅子上,“靖公子,你說,咱們做朋友做的好好的,非得鬧成這樣。咱們段位不一樣,無論你輸贏都沒面子。贏了我,圈子你的人會笑你勝之不武。輸了,不但成爲笑話,還連累家長。你可不知道,昨晚無悔叔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在跟我訴苦,什麼龍生龍鳳生鳳,那都是扯淡話,別家馬都能生出龍,他家龍生的是豬,現在回想起還相當的替他難過。”

“隨你怎麼胡說八道,反正我不生氣。沈浪,你以爲你是靠能力贏我的?不,我是低估了你的卑鄙下作,如有一次,我會讓你連出招的機會都沒有。”東方靖本來想掀桌子,但想到父親的話,平靜了很多。


自己是站在山頂的人,而沈浪這卑鄙之徒則是剛爬山的人,跟這種人置氣,掉份。

不發飆是吧?得,看我怎麼氣炸你,然後把養羊的本錢都坑到手。浪哥鼓掌道:“靖公子,發覺你在男優這方面還是很有潛質的。要不,我把影片寄給島國小電影的導演,沒準你能拿個年度最佳小電影男主角獎。哇哦,短小無力就服你。”

砰的一聲,東方靖一拳砸在臺上。“沈浪,你最好別再挑釁我的底線。”

“難道我有說錯?”浪哥意味深長的搖頭,“硬件不行,果然老婆都會跑路啊!”

忍無可忍的東方靖,抓起盤子砸向沈浪。 東方靖砸過去的盤子若是命中沈浪的面門,就算不面目全非也得破相。

哐啷一聲,盤子砸在牆上應聲碎裂。

“沈浪,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激怒我,我纔不上當呢!”原來,東方靖沒有完全喪失理智,他砸盤子過去只是泄憤而已,不一定非得砸到人。

“不錯不錯,還能控制住情緒。”沈浪也沒有因爲沒被砸到而失望,“看來,靖公子的心境又提高了一個層次。這也是你爸拜託我的,他昨晚說,你啊,就是一路太順,太依賴家裏,大事小事都沒有自己的主見,讓你栽跟頭未必是件壞事。靖公子,你自己摸着良心問問,如果不是你要奪走我的一切,現在這局面會出現?

不會,可能這時候我們不是在針尖對麥芒,而是在喝慶功酒。

可惜,一棋落錯滿盤皆落索。

這世間沒有後悔藥,咱倆之間的關係不可能恢復之前。

我也不要求你什麼,只希望你今後請認清對手,你的對手應該是咖位跟你匹對的人,而不是我這種鄉下小子。

說句不好聽點的話,你是穿鞋的,我是光腳的,玩命起來吃虧的始終是你。別懷疑我的話,我已經是死過一回的人,對生死不那麼看重。


話到最後,你放在我這裏的錢,遲點還給你,這是你爸同意的,而且免息。

臨別之際給個建議,女人嘛,不能黏得太緊,這樣會讓她覺得你離不開她。要是我是你,就不會像你這樣。逃婚是吧,得,我來頒發個懸賞令,但凡誰發現有哪個男的追她,一張照片十萬,坐實事實的話一百萬。

她讓你沒臉,你就讓她人神避之。看,這辦法對你又不失身份,反而顯得大氣。”

“說完了?”

東方靖點了根菸抽上,“我做事用不着你教,就問你一句,三百億能不能買斷視頻。”

“不能。一碼歸一碼,錢我會還給你,視頻也會刪。現在刪視頻,呵呵,我怕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你也別打視頻的主意,井水不犯河水,這視頻永遠不會出現,說白了,我信不過你的爲人。”

昨晚,沈浪在局子裏的時候想了一整晚,他覺得東方靖跟自己上一世瞭解的東方靖好像不一樣。

上一世雖然他沒有直接見過東方靖,但卻聽不過少這位京城二少的事蹟。

能在京城那種地方脫穎而出成爲第二少爺,這不單是家世的緣故,更多的是靠自己的能力勝之。

而昨晚見到的東方靖,衝動易怒、飛揚跋扈、殘忍、心理變.態等等,這很不正常。

他,這是要幹嗎?

“不管你要不要,這些錢我都不打算收回來。”東方靖邁向門口,經過沈浪身邊的時候,把手按在沈浪的肩膀上,意味深長的拍了幾下,然後離開了。

“呼。”

一直大氣不敢喘的程鑫,終於鬆了口氣,嚇死寶寶了。

“程大少爺,別以爲這事已經過了,告訴你,這纔開始呢!”沈浪一點勝利之後的喜悅感都沒有,明刀明槍幹他不怕,就怕暗箭難防,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在你背後來一箭,一箭斃命。

程鑫頹廢的道:“那咋整?”

“還能咋整,走一步算一步唄!”沈浪想了想,給東方靖發了一張照片過去,順帶植入竊聽木馬。

剛出到酒店門口的東方靖,收到彩信之後,沒點開彩信之前,手機發出警報提示音,他嘴角上揚。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他也是hei客。

……

下午的時候,沈浪被校長召喚回學校,以開全校師生大會爲由。

校長辦公室,裏頭坐着三位華爾街的華人大佬,高愛華、莊衡、曾晉元。

“沈浪同學,這位便是咱們暨南大學的校長曾元。”高愛華介紹的說。

好犀利的眼神,浪哥被盯的有點渾身不自在。點了點頭,“曾校長您好。”

“別站着,快坐。”初步審視,曾晉元沒有看出沈浪有什麼過人之處,倒有幾分痞壞。問:“沈浪,聽老莊說你能把一年級的期末試卷幾乎毫無差錯的做完,你是怎麼做到這點的?”

“多讀書多看書,就這樣簡單。”沈浪很操蛋的回答。

就這樣簡單?

騷年,你這回答的很敷衍好嗎?

曾元再問:“那如果拿二年級的書本給你看,你要多久能熟記於心?”


沈浪是閒不住的傢伙,讓他筆直的坐在那裏他會瘋。不是摸摸這裏就是撓撓那裏,道:“一頓飯吃不成胖子,一年級開學纔多久,誰有空去看二年級的書,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說。”

“如果我現在就要你在一個月之內把二年級的書本看完呢?”

“那就再見。”沈浪站了起來,“剛好東方無悔問我有沒有興趣去華夏第一大學讀書,我之前不好回覆,現在可以了,拜拜了各位。”

三位大佬一臉驚愕。

尤其是曾晉元,特麼的這小子屬炮仗的嗎,一點就炸。

“等等沈浪同學,我就一隨口說說,別走。”曾晉元趕緊挽留。

把沈浪拉會椅子上之後,曾元拿出一個工作證。“沈浪同學,這是華爾街華人金融公司的員工證,恭喜你成爲一名華爾街的精英。”

“誰稀罕呢!”浪哥確實不稀罕這所謂的華爾街精英的工作證,

掏出手機,點開金融公司賬號。“看看,這些數字比這工作證來勁不?”

“123……”曾晉元一邊點着數一邊報數,整整十一位數。“多久時間?”

“一個月不到,從零開始。”

“你……開玩笑的吧?”一個月不到從零開始賺了幾百億,這種話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曾晉元怎麼可能會相信,他覺得沈浪是在開玩笑。

浪哥開啓刺頭模式,“您笑了嗎?”

你這小子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曾晉元被嗆的不知該怎麼聊下去,倒是莊衡搭茬。“沈浪,聽說你把東方家給得罪死了,現在你的處境非常危險,我個人建議你去華爾街避一避。東方家在華夏是能隻手遮天,但在國外,還沒那分量。避一避也好,混個海歸精英的身份回來,東方家想動你,也不得不投鼠忌器。”

“最快要多久?” 這種事情誰也給不了精準時間,莊衡道:“快則三個月,慢則三年。這事要靠能力,如果你有能力做出一鳴驚人的事蹟來,只要打出名聲,讓華爾街首席認同你,邀請你入俱樂部會員,有這層保護,放眼全球之內,在任何國家沒人敢動你。”

華爾街俱樂部?

這個俱樂部沈浪在上一世聽過,據說華爾街俱樂部是各大隱世財團創辦的,隨便拉一個財團出來都能直接影響一方經濟。

如果有俱樂部會員的這層身份保護,還真跟帶了免死金牌一樣。

沈浪心動了,求人不如求己,雖然目前抱上了艾麗薩的大腿,但終究不是長遠之計。

去鍍鍍金也好,以自己的能力,沒準三五天就能幹出一鳴驚人的事情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知道還有什麼未知的命運正在等待着這一羣年輕人。 無邊的森林中,一座龍形山谷坐落其中,這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伏龍谷,也是PK家族的家族所在地。

Previous article

「蓮花御雷訣!第一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