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死了就算,死了活該!

這是彪茬仔說的話,這可是他當著所有懲戒營的人說出來的,雷星峰當然認為,這裡可以隨便亂殺,只要你有本事,要不被人殺,要不你殺人,雷星峰很自然的選擇殺人。

彪茬仔獃獃的看著狂暴的雷殺陣,心裡也一樣發寒,他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明澤盟對於一個禁制大師會如此尊重,一個禁制大師,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一幫子道君老祖,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幾十道雷電劈向一個道君老祖,那傢伙只是掙扎了幾息的時間,就被雷電徹底淹沒,當他的防禦崩潰的時候,就徹底化為灰燼。

其中有一個道君老祖,不得不放出自己的真身,可他剛放出真身,沒等到凝實,就被上百道雷電擊中,瞬間,真身崩潰。

外圍全亂套了,保閆交割完物資,剛準備離開,就看到遠處耀眼的光芒和震動大地的雷聲,他說道:「怎麼了?」

有人在大叫:「快逃啊!好厲害的雷電!」

「死了,死了好多人啊!」

「新來的一個禁制大師發瘋了!」

保閆頓時一愣,他急忙向著雷聲閃電飛去,身後帶著一幫手下,一群人很快就來到空場地邊緣,他立即就看到了發獃的彪茬仔,問道:「發生什麼事情……咦,這裡怎麼有一個禁制大陣?」他可不認為這是雷星峰布置,沒有哪個禁制師可以不做準備就布置成功禁制陣。

彪茬仔有點茫然的看了一眼保閆,突然間,他清醒過來,急道:「這次送來的傢伙是什麼人啊!」

保閆道:「四個小傢伙,都是一幫子廢物!」

彪茬仔的酒糟鼻火紅,彷彿要燒起來一般,他歪著腦袋說道:「這就是你說的廢物!殺了我最少幾十個道君級高手!他們還在殺著,我卻無法阻止,這就是你說的廢物?他媽的,你坑我是不是?」

保閆也呆住了,他說道:「我只負責送來,至於為什麼這樣,和我沒有任何關係!」立即撇清再說,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直覺有麻煩。

彪茬仔暴跳如雷,說道:「這事沒完,他媽的,你回去和泰利說,這次事情是他起頭的,讓他……他媽的給我想辦法,死了那麼多人,就算我也瞞不住了!」

保閆臉色也變了,懲戒營死幾個人沒什麼,可是死了上百人,那就不是小事了,他說道:「你幹什麼了?對了,他們怎麼會有禁制大陣?」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又道:「這裡原來就有禁制殺陣?」

彪茬仔大罵道:「有個屁的禁制殺陣啊,這是他媽的……他們現場布置的,誰他媽的知道,那個禁制大師那麼厲害!」 保閆掉頭就走,說道:「這事和我無關,送人的任務我已經完成,交接也完成了,這個責任是你的,不是我的。」

彪茬仔喝道:「你不許走!」

保閆冷冷說道:「你只不過是一個小小懲戒營的隊長,敢管我們執法堂的人?你信不信我把你搞到死鋒營去?不知所謂的東西,滾一邊去!」


彪茬仔氣瘋了,對方只是一個初級道君老祖,竟然敢和自己這樣說話,他說道:「我他媽的抽你!」說話間就撲了上去。

啪啪!

兩聲響,正反兩記耳光,抽的保閆腦袋亂晃,要是論到戰力的話,兩個保閆也打不過彪茬仔,這傢伙可是中級道君,而且在懲戒營這種變態的地方,實力必須要壓到一切,不然他這個隊長也做不長。

保閆難以置通道:「你敢打我?」

彪茬仔道:「打你又怎麼樣?你他媽的咬我?」說著一揮手,周圍就上來幾百個道君老祖級的高手。

保閆一看不妙,這傢伙要瘋,他掉頭就走,說道:「有本事,你殺了我!」帶著一幫手下,向外就飛。

彪茬仔嘴巴動了一下,但是沒有聲音發出,他真想將保閆抓住,狠狠折磨一番,可是他也知道,這個後果不是他能夠承受的,終於還是沒有下令將保閆留下,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氣得鼻子都快燒起來了,簡直紅的發亮。

保閆幾乎是屁滾尿流的般的逃掉了,回去就告狀,這傢伙就是一個瘋子,竟然敢向執法堂的人動手。

雷星峰迅速填補大雷晶,由於沒有後續的修鍊者衝擊雷殺陣,所以雷星峰要輕鬆一點,他很快就將圈入的修鍊者滅殺一空,這才停止殺陣的運轉,地面上一片狼藉,全是焦糊肉香味道,卻沒有留下一絲人的痕迹,如此密集的雷電,將一切都化作灰燼,就算你想要找到痕迹,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乾乾淨淨,清清爽爽,要不是空氣中瀰漫著肉香,誰能想到這個雷殺陣可以快速殺掉那麼多的人?

雷電消失,就剩下雷星峰四人站立在空地上。

巴斯霸駭然看著,他實在不明白,這個禁制怎麼這麼厲害,可以滅殺那麼多的修鍊者,要知道其中有很多道君老祖級的傢伙,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死掉,太嚇人了。

艾七和麻爺的眼神都不對了,對雷星峰充滿了敬畏和恐懼,他們再也想不到雷星峰那麼兇悍,說殺就殺,還殺的一個不剩。

雷星峰盯著彪茬仔,淡淡說道:「喂,還有沒有想要來領教一下?」

彪茬仔一副便秘模樣,這個憋吃的大了,他指著雷星峰道:「小子,你狠!你殺了那麼多人,等著倒霉吧!」

雷星峰根本就不理會他的話,爆喝道:「還有他媽的誰來!誰敢來和我斗!」

所有的修鍊者,眼中都流露出恐懼的神情,要知道雷星峰殺的大都是彪茬仔的親信,每一個人在懲戒營都是一霸,可說懲戒營中,沒有不恨的,但是這次被雷星峰徹底殺光,讓他們也出了氣,當然,也不會有人傻乎乎上去和雷星峰斗。

巴斯霸小聲道:「雷哥霸氣,我喜歡啊!這才是男人!」

什麼叫瘋狂,雷星峰現在就是,對著整整一個懲戒營威嚇,他還僅僅是一個巔峰級天君,就連道君都不是,就敢如此囂張,別說巴斯霸了,就連懲戒營中的那些人,心裡也是佩服不已。

雷星峰還在繼續叫囂:「不是要殺我們嗎?來啊!他媽的一群慫貨,孬種!混蛋,來啊!」

站在雷殺陣中,雷星峰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反正也殺了那麼多人,再來一點殺殺,他也不反對。

彪茬仔氣急敗壞,他口不擇言的大叫道:「你,你你你!你有本事出來!」

雷星峰冷笑一聲道:「蠢貨,你那麼笨蛋,你家裡人知道嗎?」

轟然大笑,原本緊張嚴肅壓抑的氣氛,頓時稍稍放鬆了點,巴斯霸,艾七和麻爺笑的喘過不氣來,雷星峰心裡還在懷疑,我沒有說笑話啊?都笑的跟神經病一樣。

彪茬仔差點沒有被氣死,他話都說不清了,這輩子沒見人這樣說話的。

艾七好不容易止住笑,說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雷星峰道:「吃藥,休息,還能怎麼辦?」

麻爺很鄙視艾七,說道:「笨蛋,這時候走出去,那傢伙巴不得你這麼干。」

艾七道:「天啦,我們難道要在這裡住兩年?」

雷星峰冷靜道:「兩年?你認為會住兩年嗎?」

艾七道:「又出不去,這樣下去,不就開始對峙了嗎?搞不好兩年都出不去!」

雷星峰淡淡道:「不會兩年的,你放心好了!」

艾七腦子全亂了,他喃喃自語道:「不用兩年……那要多久啊……」

巴斯霸都看不起艾七,說道:「小七,你他媽的冷靜點,別被嚇尿了!我就看不得你這慫樣!別軟蛋,硬氣點!」

彪茬仔一時半會兒找不到解決這四人的辦法,下令道:「給我困死他們!我還就不信了,他們能夠跑到哪裡去?只要他們出來,絕對給我抓活的,我會好好招待他們!」

一刻也不願意待下去,彪茬仔掉頭就走。

大約有上百人圍攏在禁制圈外,一個個坐在那裡等候,打是不敢打進去了,但是等還是可以的。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都喝了療傷藥劑,他們手裡都有不錯的藥劑,所以傷勢很快就痊癒了,一個個坐在雷星峰身邊,發愁的看著外面。

雷星峰托著下巴發獃,他腦子裡猶如開鍋一般,苦思冥想,試圖找到脫困的辦法。

艾七依舊在喃喃自語:「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啊……」

雷星峰道:「你可以用秘門離開,反正他們也沒有來得及封!」

艾七撇撇嘴道:「別把我當傻子看,就算有秘門在,我也不敢走,走了的麻煩更大,我……我怕麻煩,煩!」

麻爺嗤嗤的笑,他說道:「老七都神經了,我說,老七,反正都這樣了,煩不了啦,該幹啥就幹啥……」說著他拿出一個水罐,倒了一杯水遞給了艾七。

艾七仰脖大口灌下去,說道:「還真是渴了,對了,大家覺得是不是很熱啊!」

巴斯霸笑道:「你還真是麻木,這裡可是血色大陸,最炎熱的地方……完蛋了!我們這下麻煩可就大了!」

麻爺道:「一驚一乍的,什麼就完蛋了,還有比剛才更兇險嗎?」

巴斯霸神情嚴肅道:「比剛才……還要嚴重,我們帶了多少食物和水?」

艾七道:「這有什麼問題,我沒帶多少……呃,對啊,食物和水……哎!」他這才反應過來,畢竟在家什麼都有,就算沒有,也有人操心,哪怕到外面去,他什麼也不帶,一大幫護衛在,他根本就不用操心,而現在全靠自己。


麻爺也抓瞎了,他說道:「見鬼了,怎麼沒有人提醒我一聲,我也沒有帶多少,對了,老巴子,你帶了多少?」

巴斯霸無奈苦笑,說道:「誰記得帶這些東西啊,沒東西吃就打獵好了,水……哪裡沒有水?」

雷星峰淡然道:「這裡沒有水!你沒有注意到嗎?這裡不但乾旱酷熱,也沒有任何植物和動物,除了我們這些人外,其他東西,估計都要靠外面送來!」

巴斯霸用力一拳打在地上,說道:「豈有此理,竟然在這麼一個要命的地方!」

雷星峰道:「慌什麼,你們沒帶,我可帶了。」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頓時喜笑顏開,只要有人帶了,那就不怕了,巴斯霸從來都不拍人馬屁的,忍不住也說道:「雷哥,你真是厲害啊,你早就知道?」

雷星峰道:「我知道個屁啊,修鍊者在外,誰不準備多一點食物和水,你真的以為什麼都有人給你準備好嗎?」

艾七抱著腦袋,說道:「自從前一段時間倒霉后,我就沒有順利過,連續不斷的倒霉啊!」

麻爺道:「我要離你遠點,本來還比較順的,自從和你見面,就不停的倒霉,唉……都混到懲戒營來了,要不是雷哥在,剛進入營地就要倒血霉啊!」

巴斯霸也點頭道:「好像是真的啊,老七,是不是你帶來的霉運啊!」

艾七怪叫道:「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們是嫌棄我啊!」

雷星峰嘿嘿一笑:「如果嫌棄你,就直接將你扔到外面去,我相信,那才是真正的倒霉。」

艾七頓時捂住嘴,他被嚇住了。

巴斯霸,麻爺忍不住哈哈大笑,巴斯霸拍拍艾七的肩膀,說道:「好啦,要扔你早就扔了,還等到現在?別他媽的自己嚇自己了。」

雷星峰搖搖頭說道:「你們都不知道修鍊者的苦楚,你們大概從修鍊開始,就沒有吃過什麼苦吧。」

巴斯霸嘆口氣,說道:「不是我們不肯吃苦,而是沒有太多的機會,大都在明澤盟內部,很少有機會出去。」

~~~~~~~~~~~~~~~~~~~~~~~~~~~

又一個月過去,一月最後一天,手裡有票的朋友,投吧。 雷星峰道:「是你們不肯出去,而不是出不去!」他的話一針見血,不論巴斯霸這個好戰分子,還是麻爺和艾七,其實都不願意離開明澤盟,畢竟家裡太舒服了,出去什麼都不方便。

巴斯霸頓時無話可說,他好鬥,卻也很懶,艾七和麻爺就更別提了,讓他們去外大陸,和要他們命也差不多,能躲就躲,能不去就不去,這就是他們的心態,早就被優渥的生活養的懶了。


……………………

守著雷殺陣三天,這件事就驚動了明澤盟總部和懲戒營的主管,彪茬仔所管理的營地,只不過是懲戒營的一個分部營地,他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長官,管理的也就是一個小小營地,在明澤盟根本就沒有任何分量,由於這裡遠離明澤盟,算是天高皇帝遠,加上懲戒營的性質,也就是養成了他自高自大的脾氣。

可當驚動了明澤盟總部,驚動了懲戒營總部,這事情就大發了,因為雷星峰的雷殺陣殺了太多的人,他就算想要掩蓋,也掩蓋不住,更何況彪茬仔還打了保閆,這事也同樣驚動了執法總堂。

這天,也就是第三天的時候,外面來了不少人,對著雷星峰四人指指點點。

艾七,麻爺和巴斯霸認識其中一些人,艾七有點緊張道:「雷哥,有總部的長老來了!」

雷星峰道:「總部長老?誰?」

艾七緊張道:「好像是無顏長老,他在長老中很有威望,是一個中級君王級高手。」

雷星峰心裡頓時一涼,他心裡明白,自己的雷殺陣可以擋住中級道君,甚至可能擋住巔峰級道君,但是對君王級就沒有辦法了,來一個中級君王級高手,只要他出手,自己是絕對守不住雷殺陣的,實力差距實在太遙遠了。

無顏長老!

片刻,就看到彪茬仔帶著一幫人過來,看到無顏長老,他的臉色頓時一片慘白,他上前施禮道:「懲戒營,彪茬仔見過長老。」

無顏長老面無表情的看著空場上的四人,半晌,說道:「你就是這樣管理營地的?」

彪茬仔臉上汗珠就流淌下來,他一句也不敢辯解,只是獃獃的看著腳尖。

無顏長老說道:「你不了解情況,就敢對他們四人下手?如果你殺了他們四人,今天來的可就不是我了,不知道你是在懲戒營待久了變蠢了,還是腦子壞掉了,別人請你對付他們四人,你就真敢下手?也不去了解一下他們幾人的背、景?我都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的蠢貨!好了,現在玩大了,被他們一口氣殺了那麼多人,這也就罷了,你還敢打執法總堂的人……真不知道誰給的膽量!」

他說話的時候口氣並不嚴厲,彷彿就像是敘說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彪茬仔身體都在微微哆嗦,他小聲道:「我,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背、景……我……」


“收到,這一次不會讓你失望的。”東方芷,出奇的沒有吐槽和調侃,這也讓秦濤愈發的情緒莫名,所幸他們在小鎮臨時的據點得到了一些補充,無論是資源還是裝備方面,都接近一種完美的地步,只是對於曾經慣用的能力,包括夏蘿莉在內都再三提醒,冷語相對。

Previous article

我沒有,狂怒山熊的實力對他們來說完全是碾壓式的,兩者之間毫無可比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