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雙方的距離不斷的拉近,三百多米不過是轉瞬即至。

「給我定!」

葉楓的眉心裂開,吞天青葫蘆突然飛出,一股磅礴的力量噴涌而出,形成某種類似於空間束縛的效果。

兇猛衝殺而來的赤蛟戛然而止,周遭的空氣猶如泥潭般讓它寸步難行,眼看著那個該死的人類近在眼前,它張開大口卻是無法將他吞掉。

熾烈的火焰在赤蛟的身上洶湧而出,這頭七階後期的大妖正在憑藉自己的力量抗衡吞天青葫蘆的力量。

葉楓大步走來,身影一閃而至赤蛟的頭頂上空,背後的殺戮重劍豁然拔出,血紅色的殺氣從劍尖透出長達數丈的鋒芒。

「噗嗤!」

火熱猩紅的鮮血潑灑噴出,葉楓的雙腳重重的落在地上,踏出如蛛般的裂痕,赤蛟的熱血撒了一身,他的神情毫無半點的波動。

赤蛟的頭顱被他一劍斬下,長達數十丈如蛇般的身體猶然還在抽搐著,葉楓將吞天青葫蘆收回眉心紫府,單手提著滴血的殺戮重劍,抬眼向半空中趕來的中年男子望去。

看到那身首異處的赤蛟,中年男子瞳孔一縮,心中震撼吃驚不已。

「區區武皇修為居然能夠斬殺七階後期的赤蛟,難怪敢搶奪赤焰果。」中年男子緊盯著葉楓,灰褐色的長刀道兵在他的頭頂懸浮,嗡嗡震顫。

葉楓一語不發,唯有兇猛霸道的恐怖殺氣從體內洶湧而出,附近的地面在殺氣的影響下都凝結成了冰霜,氣息冷冽的可怕。

感受到葉楓身上的殺氣,中年男子冷哼一聲,道:「老子可不是赤蛟,剛才你殺赤蛟的手段我也看見了,你以為對我有用?」

「你可以來試試。」葉楓面無表情道。

他剛才返身殺赤蛟,憑藉吞天青葫蘆的出其不意,效果卻是還要超出他自己的預料,從一開始他這樣做,就存了一絲威懾的意味。

這個有武帝中期修為的中年男子因為赤蛟被斬殺,心中存了一絲忌憚,葉楓便知道自己殺赤蛟的威懾起到了作用。

只要對方心存忌憚,一旦打起來就會畏手畏腳,以葉楓手上掌握的幾張底牌,有很大的機會反殺了此人。

中年男子皺著眉頭,剛才他看到葉楓是憑藉一件寶物才殺死的赤蛟,他並未認出那就是傳聞中的先天寶葫蘆,卻也大概可以分析的出,那件寶物應該有束縛空間的功能,因為赤蛟被殺的時候正在用力掙扎。

先天道兵極為珍貴,價值還要超越煉器大宗師出手的極品道兵,在九陽大陸中,僅次於仙器,這樣的寶物很是罕見稀少,這中年男子不認得也屬正常。


「八顆赤焰果,我只要三顆,加上這具赤蛟的屍體,你也算佔據了大頭,你看如何?」中年男子凝視著葉楓說道。

他心裡頭也是吃不準對面這個小子的實力,看似武皇初期的修為卻能夠在一個照面斬了七階後期的赤蛟,中年男子也擔心自己會在這裡陰溝翻船。

他說要三顆赤焰果,也是存了試探的心思,若是葉楓給他,說明他自己心裡也把握對付自己,中年男子就會考慮動手殺人。

「我半顆果子都不會給你,你若要動手,看看鹿死誰手!」葉楓毫不猶豫的冷哼道。

葉楓前世在地球上也不過是個普通的二十歲青年,人心險惡這種東西,自然是沒辦法跟那些常年混跡在外的老江湖相比。

中年男子存了試探的心思,他並未有絲毫的察覺,他只是單純的不會將落入自己嘴裡的肉吐出來罷了。

他不畏懼挑戰,即便與這武帝中期的中年男子翻臉並不是明智之舉,但他仍然無所畏懼。

這不是狂妄,也不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而是傲骨天成的自信,也是他的武道信念。

沒有絲毫猶豫的冷硬回絕,感受到葉楓身上更加凌厲兇猛的殺氣,中年男子的臉色變幻不定,眼中閃動殺機,卻不敢輕易動手。

但他卻不肯就這樣將赤焰果拱手讓人,對方的修為比自己強倒也罷了,卻偏偏是個武皇境界的毛頭小子,這讓他內心實在是難以接受。

不同於中年男子心中的思緒交集,對於葉楓來說,只是戰,或者是不戰這兩種選擇罷了。

以手中的殺戮重劍將赤蛟的屍體分解,雖說只是真龍血脈稀薄的低級蛟龍,這頭赤蛟的鱗甲也是可以煉製下品道寶的材料,還有它的血肉也都是大補之物,做成美食很受歡迎。

相較而言,最珍貴的還是赤蛟的獸丹,滾圓如成人的拳頭大小,蘊含的磅礴火元力更是還要超過赤焰果數倍。

這頭赤蛟棲息在山谷中不知多少年,赤焰果的成熟周期也不算太長,如此稀薄的真龍血脈可以達到七階後期,在葉楓看來這頭赤蛟應該吞食過不少的赤焰果,才能夠成長到這種地步。

葉楓手上還有一隻空著的中品乾坤袋,於是便將分解后的赤蛟屍體也一併收了進去,只留下了地面上乾涸的猩紅血跡。

這一過程中,葉楓的始終都鎖定著那中年男子的氣息,對方只要動手,他可以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小子,這樣吧,三顆赤焰果我可以用東西來換,你看如何?」中年男子沉吟片刻后,再次開口說道。

他忌憚葉楓殺死赤蛟的那件寶物,所以不敢輕舉妄動,卻仍然是不肯放棄赤焰果,因為他收集了很長時間材料,需要煉製靈丹來提升修為。

以赤焰果為主葯,算上煉製失敗的幾率,三顆赤焰果最少也能出一爐凝火丹,一爐成丹按照最低,也有六枚,足可抵的上他苦修二十年的功夫了。

中年男子本以為葉楓還會拒絕,卻見葉楓直接回應道:「交換可以,你有沒有土系,風系,水系的天材地寶?」

聽到葉楓一張口就是天材地寶,中年男子嘴角抽搐,道:「天材地寶我沒有,適合土系天賦修鍊的厚土丹倒是有三瓶。」

厚土丹是七級靈丹,是土系天賦的武者強者修鍊常用的丹藥。

「不換,你有八級靈丹沒?」葉楓搖頭說道。

他的天賦等級已經達到了七級,因此七級靈丹不會有絲毫的作用,所以葉楓毫不猶豫的直接就拒絕了。

中年男子一愣,旋即大怒,道:「你小子未免也太獅子大開口了吧?赤焰果雖是八級靈藥沒錯,但要煉製成八級靈丹也沒那麼容易,別說我沒有,就是有我也不會跟你換!」

「既然沒有,那你跟我換個毛線?」葉楓冷笑道。

中年男子怒火中燒,一道綠色的火焰印記在眉心處浮現,瀰漫著陰森幽冷的氣息。

「綠幽鬼火!」葉楓瞳孔一縮。

九陽大陸中的武者,同樣的天賦類型,因為各自所修鍊的功法不同,天賦之力便會伴隨著功法修鍊越來越高深的境界而逐漸的發生改變。

這中年男子是火系天賦,因為修鍊的功法偏陰冷,所以他的天賦之力,也轉變成了陰火的一種,綠幽鬼火。

據葉楓所知,這種綠幽鬼火不會對武者的肉身造成任何的影響,卻會直接灼燒攻擊武者的識海,焚燒對手的元神。

被綠幽鬼火焚燒元神的人會無比的痛苦,因此面對擁有這種天賦之力的人,必須要小心謹慎,不能被對方的火焰沾身。

「小子,被綠幽鬼火焚燒神魂的滋味可不好受,你別不知好歹!」

既然商量不成,中年男子乾脆直接威脅起來,身影從空中降落下來,不留痕迹的向著葉楓靠近過來。

「只要被我靠近,就算你的速度快,只要被老子的綠幽鬼火沾上一絲,小小武皇連虛無元神都還未凝聚,必死無疑!」中年男子的心中如此想著,神情也愈加的冷漠。

對方的小動作,葉楓自是看在眼裡,不過他卻並未在意,反而也同樣不露聲色的向對方靠近過去,冷笑道:「綠幽鬼火是什麼東西?你既然拿不出東西來換赤焰果,就打算動手了嗎?我可不怕你!」

嘴上這樣說,葉楓的心裡卻是想到:「此人想要靠近過來用綠幽鬼火來對付我,殊不知距離越近,以我的混沌肉身便可輕鬆將他碾壓,看來不需動用多少底牌就能夠弄死這個武帝中期的傢伙了。」

「這小子居然不知道綠幽鬼火,還不知死活的主動靠近過來,老子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傻子。」中年男子的嘴角噙著笑意。

悄然靠近的兩人各懷鬼胎,但總有那麼一個人自以為聰明,實則才是真正的傻子。 中年男子和葉楓兩人之間的距離不斷的縮短,雙方都知道對方之所以靠近過來,定是抱著想要出手偷襲的打算,同樣也都對自己的手段更加的自信。

很快,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很近了,僅有幾步之遙。

幾乎是同一時間,中年男子和葉楓的臉上都浮現出冷笑和殺機。

「去死吧!」

葉楓施展大虛空遁術,身影彷彿融入了空間,快如閃電出現在中年男子的身後。

「小兔崽子,嘗嘗你家爺爺綠幽鬼火的滋味吧!」

中年男子桀桀怪笑,遍體都升騰而起慘綠色的火焰,他相信只要這個傻小子碰到一絲,就會被如跗骨之蛆般被綠幽鬼火灼燒的痛苦不堪。


與此同時,中年男子的長刀道兵也罡氣暴起,徑直朝著身後的葉楓劈殺而去。

「定!」

葉楓眉心裂開,吞天青葫蘆飛出,只見一片青光從葫蘆口中噴出,中年男子的身形瞬間就被禁錮住了。


不僅如此,對方的長刀道兵竟是化作了一道流光,被收入了葫蘆口中。

中年男子大驚失色,但旋即便鎮定下來,心中冷笑,暗道:「這小子肯定是用這件寶物定住了赤蛟,所以才能將之斬殺,不過這小子要是敢動我,就會被綠幽鬼火沾上,必死無疑!」

但是就在下一刻,中年男子的瞳孔猛然瞪大,伴隨著噗嗤一聲,頭顱高高的拋飛而起,大片的鮮血噴涌而出。

無頭屍體栽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頭顱滾飛出去很遠。

葉楓手中的殺戮重劍沾上了一絲綠幽鬼火,劍身之上殺氣噴涌,殺戮之火升騰而起,便將綠幽鬼火瞬間湮滅。

堂堂武帝中期的強者就這麼死在了葉楓的手裡,說起來還真是有些憋屈。

倘若這個中年男子拉開距離以道兵施展神通攻殺,葉楓必然不敢正面抗衡,但對方卻存了算計的心思,到頭來卻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在正面抗衡的實力方面,葉楓自問的確不是武帝中期強者的對手,但若是底牌盡出,給他動手的機會,就算是武帝後期也有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探手一抓,中年男子掛在腰間的乾坤袋飛起落入葉楓的手上,神念探入其中,裡面的東西倒是讓葉楓還算比較滿意。

大量的上品和極品元石,還有幾塊下品靈玉,此外就是一些煉器和煉丹的各種材料,幾隻玉瓶中裝著的丹藥。

隨手扔出一團火焰將中年男子的屍體焚燒成灰燼,同時又將地面上的血跡清理乾淨,葉楓縱身一躍,竄入附近的叢林,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一條山林間的河流旁,葉楓將身上染血的衣襟脫下,凝聚出火焰焚毀,然後縱身跳入河中洗了個澡,又取出一套乾淨的黑袍套上,頓感渾身清爽。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劇烈的元氣波動和打鬥聲,葉楓皺起眉頭,縱躍到一株古木頂端遙遙望去,發現是幾個人類武者與一頭體型巨大的熊妖廝殺的異常慘烈。

突然間,一尊金色大鼎浮現在空中,威能浩蕩,大如山嶽,轟隆一聲便將那熊妖的頭顱震碎成了齏粉,讓這頭實力強橫的大妖橫死當場。

「天下之大能人輩出,那熊妖起碼是七階巔峰級的妖獸。」

葉楓隱匿氣息遙遙觀望,心中也是頗為驚訝。

他的實力只是堪堪可以與武帝境抗衡一二,面對那些修為在武帝中期以上的強者,他便要捉襟見肋,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制勝。

那種場面葉楓沒有去湊熱鬧,在斷刃山中穿行也愈加的小心謹慎,因為在這裡他的實力只能算是比較墊底的那一種,隨便跳出來一個都是武帝境的修為,武帝初期都很少,多數為武帝中期以上的實力。

至於斬龍城中那些修為在武帝境界以下的武者,則都是前往天羅山一帶狩獵歷練,即使是來斷刃山,也是在最外圍一百里的區域內活動。

葉楓現在活動的範圍,則處於二百八十里左右,算是比較深入了。

據說以斷刃山為中心的這片原始叢林,半徑縱橫足有一千多里,越是靠近中心區域,妖獸的實力就越是強大。

轉眼間,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葉楓始終都在三百里以內的區域活動,倒是採集了不少靈藥,不過也遇到了數次的兇險,有一次便是遭遇了一頭七階巔峰級的金睛青麟虎,最後底牌盡出,連虛無元神的造化之力都動用了,才算是好不容易逃脫了追殺。

「有元氣波動,是這個方向。」


葉楓神念微動,身影一閃,便沒入昏暗的叢林中,沒過多久便出現在元氣波動傳遞出來的位置。

身形隱匿在一株粗大古木的背面,葉楓悄然望去,便看到有七個修為皆是真氣大圓滿境界的武者正在圍攻一頭體型壯碩高大的猿猴。

這頭猿猴遍體生有黑毛,雙目通紅凶厲,也是處於六階巔峰級別,實力媲美凝氣成罡級,要比那七個人類武者實力強上一籌。

猿猴在妖獸中或許算是比較聰明的,但是智慧又怎麼可能與人類武者相比,在加上那七人的圍攻隱約間有陣法的痕迹,斬殺這頭猿猴妖獸只是時間的問題。

從那七人所施展的功法路數上,葉楓並無法確定這些人的來歷,畢竟斬龍城雲集了東州與南荒各大宗門的武者以及散修,葉楓所知的那些個宗門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九陽大陸中的宗門極多,還有數之不盡的武道世家,這些勢力都有各自的功法絕學,外出歷練一般也都會隨身帶著象徵自己身份來歷的腰牌。

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遠處的天邊飛來,顯化出一隻通體金光璀璨的小鼎,一股磅礴的吸力從這隻金色小鼎中噴涌瀰漫而出,下方的七個武者還有那頭猿猴妖獸皆都身形不受控制的飄飛而起,距離金色小鼎越近,身形就越來越小,最後被收入鼎中,消失不見。

這突兀發生的一幕讓葉楓神色一怔,眼中卻並沒有絲毫的意外之色。

在這廣袤的原始叢林中,廝殺是常有的事情,大多數都是為了利益,甚至於只因有人看你不順眼,只要手腳乾淨利落,不留下任何的把柄,便絲毫都不用擔心會遭到報復。

一名身著白衫,嘴角掛著淡淡笑容的青年男子從不遠處的山林中走出,金色小鼎緩緩飛來,落在他攤開的掌心上。




這樣的建造,堪比坤玉部落建造的防護牆。

Previous article

蕭易沉浸在了忘我境界,手中揮動鐵劍。速度先快后慢。身上的凌厲氣勢,一點點,一點點的得到凝實。並在最後關頭,成功爆發,衍變成為劍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