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子軒想了想,然後對着揉着腦袋的趙二彪小聲的說道:“趙哥,其實並不是血玉的事情,是黑色摁子的原因!”

“黑色摁子?怎麼回事呀?”

林子軒將手伸到了趙二彪的眼前,輕輕的打開,將手心中的黑色摁子放在了趙二彪的眼前。

“這是我的黑色摁子,怎麼了?”

“剛剛你把黑色摁子遞給了我,聽你說黑色摁子不好用,我接過黑色摁子後就摁了一下,剛剛一摁下,我就看見前面的導線發出一陣耀眼的藍色光電,雖然說這道光電並不大,可是卻是極其的耀眼,我眼前的這道光電奔着站在正前方的你飛了過去••••••”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被驚的不行,而一邊聽趙二彪一邊下意識的朝着自己的後背摸了摸,果不其然,剛剛一摸過去,趙二彪就感覺自己的衣服上多了一個破洞。

趙二彪想了想對着林子軒問道:“你是說黑色摁子好使了?”

林子軒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小聲說道:“依我看,不僅是好使了,這個黑色摁子似乎也有靈性,聽你剛纔說要是不好使的話就把它扔了,它這是憋足了勁發動這樣一擊呀,不過,這一擊沒打在別人的身上,偏偏打在了你的身上!”

趙二彪一把奪過林子軒手中的黑色摁子,呆呆的看了好一會兒後猛的哈哈大笑起來,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我就說是寶貝!肯定是寶貝!太好了!黑色摁子果然是寶貝••••••”

說說話,趙二彪猛的看向林子軒,對着林子軒極度興奮的說道:“小林子,謝謝你呀,謝謝你電了我呀!我謝謝你!”

“趙哥,我還以爲你會罵我呢!說實話,剛剛你昏迷的時候可把我嚇壞了,要是你再不醒我就打算報警了••••••”

“小林子,爲了確定一下,你再電我一下!快!再電我一下!狠狠的電••••••”

“趙哥,你可別開玩笑了! 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 ,你就相信我,剛剛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以前還對黑色摁子持懷疑態度,現在是相信了! 國公夫人虐渣日常 !”

“小林子,謝謝歸謝謝!我卻還是要找你算賬的!”

“趙哥,既然你都說不追究了,你還找我算什麼帳呀?”

趙二彪滿臉惋惜的對着林子軒說道:“剛剛你打擾了我的美夢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一拍大腿說道:“趙哥,你這樣一說我倒想起來了,剛剛你在昏迷的時候哼哼唧唧的,你到底是做什麼好夢了?”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反問林子軒道:“小林子,你知道和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最害怕什麼嗎?”

“最害怕什麼呀?”林子軒滿頭霧水。

“最害怕醒過來唄!小林子,你可壞了我的好事了,剛剛我夢到了十二釵,一個個都身着暴露的,正到寬衣解帶的關鍵時刻你把我搖醒了!”

“十二釵?金陵十二釵?趙哥,你不簡單呀!你不會是賈寶玉轉世吧!你看沒看見什麼箴言呀?”

“不是金陵十二衩,是日本**十二釵,這十二釵各個是凹凸有致,色香味俱全••••••”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趕快對着趙二彪做了一個停的手勢。

“我的趙哥呀,你可別糟蹋經典了!天壤之別!天壤之別!我還以爲你是賈寶玉轉世呢,原來你前世家住陽谷縣,複姓西門••••••”

“我的蓮兒,你在哪裏呀!西門哥哥等的你好苦呀!”

“好了,趙哥,趕快休息吧!明天開始好好的工作,爭取早一點做完杜磊司項目!早點分紅!什麼也比不上自己手裏有錢呀!” 林子軒按掉了鬧鐘後便睡眼惺忪的來到趙二彪的房間前輕輕的敲了敲趙二彪的門,可是,林子軒的手剛剛碰到門,門忽然吱嘎一聲開了。

林子軒見狀輕輕的推開了門,探頭向裏面望去。

“趙哥,起牀啦,一會兒還要上班呢••••••”

林子軒朝着趙二彪的房間裏望去看見的只是凌亂的牀鋪,扔的到處都是的衣服和襪子卻並沒有看見趙二彪的身影。

見趙二彪不在房間裏面,林子軒又朝着衛生間大聲的喊了喊。

“趙哥••••••”

就在林子軒剛剛喊出趙哥兩個字的時候才猛的發現趙二彪平日裏上班穿的衣服都不在了,一見此景,林子軒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趙哥該不會是被前幾日黑色摁子那一下給電壞腦子了吧!自從那天晚上電了他一下,他已經連續好幾天早早的起牀去忙工作的事情了!”

林子軒一邊輕輕的搖了搖頭一邊走進了衛生間。

趙二彪這幾日確實是有些反常,自從那天晚上被黑色摁子電了一下後,連着好幾天都早早的起牀去忙活工作的事情,工作的熱情呈直線上升的趨勢。

趙二彪這樣的表現雖然是讓林子軒感到挺奇怪的,可是,趙二彪自己卻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趙二彪之所以這麼一反常態,早早的便去忙工作的事情並不是因爲趙二彪被電壞了腦袋,而是因爲趙二彪確實是想通過這樣一次難得的機會鍛鍊自己,畢竟和杜磊司這樣的大公司合作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

要是這個項目處理的好,將來再遇到同行的時候也多了一個吹牛逼的資本,而且,這樣一個項目還可能帶來最直接的吸引力,也就是趙二彪此時此刻最缺少的鈔票,畢竟趙二彪此時是一個需要寄住在別人家的“流浪漢”。

林子軒收拾妥當後便來到了公司,在公司裏坐了好一會兒後,趙二彪才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剛剛進到辦公室,趙二彪便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一見趙二彪回來了,林子軒趕快上前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你又去跑杜磊司項目的事情了?”

趙二彪一仰頭將半瓶水全都倒在了嘴裏後朝着林子軒點了點頭。

見趙二彪點頭,林子軒對着趙二彪繼續問道:“趙哥,關於杜磊司項目,吝嗇摳安排給你的工作是最後的審覈工作,並沒有讓你去做前期的準備工作,你何必這麼賣命呢?”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一旁的米豔也接着林子軒的話對着趙二彪繼續問道:“趙哥,子軒哥說的對呀,你現在起早貪黑忙的事情並不是你的工作範圍,你這麼賣命幹什麼呀?按照吝嗇摳的爲人,即便是你再賣命,吝嗇摳也不會給你什麼好處的!”

趙二彪稍稍的歇息了一會兒後,看了林子軒一眼又看了米豔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誰說我這麼幹活就是爲了給吝嗇摳看的,你趙哥的覺得可高的很,你趙哥之所以幹了這麼多不屬於自己的活是想提升自己,學無止境呀!你們呀,還是太膚淺了••••••”

見趙二彪又拿出了一副開玩笑的樣子,林子軒和米豔哈哈的笑了笑並一個勁兒的點頭,要向趙二彪標兵學習。

米豔微微的翹起身子看了看不遠的辦公桌一眼,然後又看向趙二彪說道:“趙哥,你幹了本來不屬於你的活,那原本應該幹這些活的人怎麼辦呀?”

“放心吧!所有的材料我並沒有直接交給吝嗇摳,而是交給了負責這事兒的人,他們現在不知道怎麼感謝我呢!另外,趙哥是真的想提升自己,不過,提升自己可不是一把別人踩下去爲前提的,你趙哥這點兒素養還是有的••••••”

林子軒看了看趙二彪問道:“趙哥,你的意思是你沒和吝嗇摳請假,那吝嗇摳豈不是又要扣你工資了••••••”

“我昨天下班的時候就已經和吝嗇摳說過了,我說我是爲了公司纔會遲到的,允許我遲到公司就會有更多的利益,不允許公司就會虧損很多,吝嗇摳對公司的業務是一點兒也不懂,他聽到我這麼說便讓我去了,也不問我去幹什麼••••••”

林子軒看了看趙二彪又看了看米豔,無奈的苦笑一聲自言自語的說道:“遇上吝嗇摳這樣的領導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哎••••••奇葩呀•••••”

就在趙二彪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吝嗇摳猛的一推門。

一見吝嗇摳出來了,辦公室裏的所有人趕快由剛纔的鬆鬆散散的狀態變成了伏案急筆的樣子。

吝嗇摳出來後清了清嗓子說道:“我要表揚一下小李,關於杜磊司項目的前期準備工作做的實在是不錯,表揚一下!”

“謝謝大家,其實我也沒做什麼••••••”

“趙哥,吝嗇摳表揚的人應該是你••••••”

“別叫我趙哥,請叫我雷鋒!哈哈••••••小林子,想了幾天,我想明白了黑色摁子的事情了,我知道黑色摁子爲什麼會有時好使有時不好使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眼睛一亮,迫切的看向了趙二彪。


“我覺得黑色摁子和血玉應該是配套的寶貝,只要血玉不在,黑色摁子就不會發揮威力!血玉在的話,黑色摁子纔有可能發揮威力!”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想了想說道:“這也有••••••這也有點太••••••太不••••••太不靠譜••••••”

見林子軒似乎對自己的結論有些質疑,趙二彪想要再說出兩條證據,可是,就在趙二彪還沒有開口的時候,林子軒又自言自語的說道:“也許是真的,血玉和黑色摁子都是神祕異常的東西,在他們身上有再奇怪的事情也說的過去!哈哈••••••”

趙二彪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猛的想起了什麼,對着林子軒興奮的說道:“小林子,不說我差點兒忘了,我找到杜磊司項目的突破口了!” 林子軒滿臉疑惑的看着趙二彪問道:“趙哥,咱們和杜磊司是合作,不是打仗,找什麼突破口呀?”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哈哈一笑,然後對着林子軒故作藐視狀說道:“怎麼樣!不懂了吧!告訴你,好好的跟哥混,有你學的,你以爲和我就能學到有色知識,哥哥可是一個全面發展的人!”

“行了,我的趙哥,你就別賣關子了,和我說說這個“突破口”是怎麼回事吧?”林子軒輕輕的推了趙二彪一把,言語輕鬆的問到,似乎並不是特別的急切的想知道。

“聽你的語氣好像不是特別感興趣呀?”趙二彪自然是聽出了林子軒語氣中的不在乎,看着林子軒問道。

聽到趙二彪這樣問,林子軒趕快嬉笑着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開什麼玩笑,我可是迫切的想學點東西,感興趣,自然是感興趣!非常感興趣,我只不過爲了不太失態而表現的矜持一點兒!”

林子軒一口一個矜持,可是,此時表現出來的狀態就有些不矜持。


見林子軒這個樣子,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現在的態度比剛纔好多了,現在纔像是求知的樣子!”

“那是••••••那是••••••”

就在趙二彪想要和林子軒說什麼的時候,猛的看向林子軒,意味深長的說道:“小林子,你這轉變的挺快呀!看來你的演技不錯呀!說感興趣就感興趣,說不感興趣就不感興趣!影帝呀!”

趙二彪這樣一說,林子軒明顯的有些不自在,神色恍惚,眼神躲閃,額頭冒汗••••••

見林子軒這樣,趙二彪哈哈一笑,輕輕的拍了拍林子軒的肩膀嬉笑着說道:“和你開玩笑的!瞧你緊張的! 萌妻十八歲 ••••••”

“那個••••••那個••••••好了,趙哥,你趕快和我說說“突破口”是怎麼回事?”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這可是我的心得,我現在就把它傳授給你,你可得認真的學,將來拯救全球經濟市場,壯大物流產業的重任••••••”

聽到趙二彪這樣故意裝大,林子軒斜着眼睛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滿不在乎的說道:“我不聽了,趙哥,這個壯大物流產業的重任你還是交給其他人吧••••••”

一邊說話,林子軒一邊轉過頭去,低下頭來裝作認真的寫什麼東西。

見林子軒這樣,趙二彪反倒有些急了,話已經到了嘴邊了,不說出來趙二彪反倒覺得有些難受,所以,一見到林子軒要不聽了,趙二彪趕快朝着林子軒靠了靠,上趕子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你就聽我說吧!聽聽嘛••••••”

“不聽!我可不想承擔什麼拯救經濟什麼的重任!不聽!”

“小林子,我剛剛都是瞎說的,根本就沒什麼拯救經濟什麼的重任,就是我的一些小心思,嘿嘿,聽聽吧!”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看着趙二彪說道:“是小心思,不是什麼祕籍?”

趙二彪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趕快笑着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我就勉爲其難的聽聽吧!哈哈••••••”

見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輕輕的嚥了咽口水,對着林子軒娓娓說道:“咱們是物流公司,是提供物流服務的,面對市場上物流公司越來越多的現狀,我們必須做到和其他的物流公司不一樣,不僅僅是提供簡簡單單的運輸,倉儲和配送等服務,我們要投其所好,在衆多的物流公司中凸顯出自己的特色!”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的臉上明顯有些驚訝的神色,而一見林子軒這樣,趙二彪心中暗暗道:“新人就是新人!這點兒事就表現的這麼驚訝!”

林子軒想了想後對着趙二彪皺着眉頭問道:“咱們是服務行業!?我怎麼感覺怪怪的呢!男的服務行業••••••”

趙二彪一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氣不打一出來,狠狠的在林子軒的腦袋上打了一下,然後對着捂着腦袋的林子軒說道:“你想什麼呢!服務行業可不僅僅就是你想象的那樣!服務行業分很多種的!我們做物流的就是屬於服務行業!再說了,即便是真的服務行業怎麼了!行行出狀元,波多姐姐,蒼老師,這都是行業中的翹楚,你想要這樣的服務還沒處找去呢!”

林子軒一邊輕輕的揉着腦袋一邊滿臉不平的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不一樣!前一陣子有個新聞你沒聽說嘛,好像是說有一個女的被**了,結果有人說這個女的是陪酒女,那些個**她的人••••••”

見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又是狠狠的在林子軒的腦袋上打了一下,急急的說道:“你懂什麼!你懂什麼!一樣!一樣!就是一樣!不一樣也一樣,一樣也不一樣!都被你氣糊塗了,都開始語無倫次了!”

“好了!趙哥,算我錯了,我不該提這事兒,你還是趕快給我說說“突破口”吧!”林子軒害怕一會兒又會挨趙二彪一下,趕快催促着趙二彪說“突破口”的事情。

趙二彪想了想對着林子軒繼續說道:“咱們要想做的好就必須和其他的公司不一樣,而想要不一樣,我們就必須從杜磊司公司下手,我們需要找出杜磊司這個公司成長的關鍵點並從關鍵點上做文章!”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眼珠一轉,然後對着趙二彪小聲的問道:“趙哥,這麼說,你已經找到這個關鍵點了?”

“那是自然!關鍵點就是突破口!”

“說說!說說!”

“經過幾天的收集資料和今天與杜磊司的老闆杜磊交流,我發現杜磊司••••••”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趕快打斷趙二彪的話問道:“你今天看見杜磊司的老闆了!”

“確實是看到了,不過,那不是重點!我還是和你說說關鍵點的事情!”

“杜磊司的老闆長的什麼樣呀!那麼大的公司的老闆一定特別有魅力••••••”

趙二彪打斷林子軒的話繼續說道:“我發現杜磊司原本就是一個小小的物流企業,不對,其實連一個物流企業都算不上,頂多就是一個小小的運輸企業,可是,在他們公司發展了一段時間後,突然間變成了一個成規模的物流企業,不僅規模大增,業務也變得越來越多,我覺得這個時間點就是關鍵點,也是我們這個項目的突破口,我們可以通過這個突破口使我們的服務變的和其他的企業不同!”

“趙哥,我沒有明白你的意思,你再說的明白一點兒!”

見林子軒這樣問,趙二彪輕輕的嘆了口氣,眼神帶着誇張的鄙視的神情看着林子軒說道:“杜磊司能夠突然規模大增,業務大增說明他們一點是採取了什麼全新的管理理念或是採購了什麼先進的設備,不論是先進的管理理念還是設備,肯定都是他們最爲得意的地方,我們只需要投其所好,在他們最爲得意的地方做做文章,讓他們看到我們的誠意,這個項目一點會完美落幕的!”

“這個意思呀!明白!明白!對了,趙哥,既然已經找到了突破口,那你有沒有想到怎麼樣利用這個突破口呀?”

趙二彪看了林子軒一眼說道:“雖然找到了突破口,可是,還沒有弄明白這個突破口的具體情況,還沒有辦法進行“攻擊”,在和杜磊交流的過程中,我也曾試着對他們公司爲什麼會一下子做強的問題進行旁敲側擊,可是,杜磊卻一點兒也沒有給我透露!”

“那可是他們公司的機密!怎麼可能輕易的透露給你呢!”



“嗯!”吳良點點頭。

Previous article

這樣的建造,堪比坤玉部落建造的防護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