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荒覺得好笑,也是感覺到無聊,就對這這隻貓擠眉弄眼的,完全忘記了這隻貓的古怪。

“葉荒,小心!”

杜鵑的聲音突然在葉荒心底響起!

葉荒幾乎是下意識的從原地跳開。

“刷刷!”

兩聲破空聲從葉荒剛纔站立的地方響起,葉荒沒有停留,又是翻了幾個跟頭,覺得自己安全了才停下來,在看之前自己待的那個地方。

上面已經多了幾道爪印!

這是……

這是貓的爪印!

葉荒回頭看向那隻貓。

貓還在那裏,只不過貓的眼神中多了幾分不耐,這麼人性化的目光,出現在一隻貓的眼睛上,實在是讓人難有相信。

“它是一隻精怪?!”

剛纔這隻貓只是隨手揮舞了幾下,就是幾道致命的爪印朝着葉荒飛來,雖然沒有看見,但是葉荒能感受到,地上的那幾個爪印就是這個貓你弄出來的。

“應該不是精怪吧?”

杜鵑也不確定,畢竟精怪在這個世界上實在是太少見了,就算是活了好多年的杜鵑也只是見到過一隻精怪而已,就是那隻吃人的老虎。

至於其他精怪,杜鵑再也沒有見過了。

昨天見到這個貓的一瞬間杜鵑就覺得這個貓有些古怪,但是又不知道哪裏古怪,但是有誰不出來哪裏古怪,知道剛纔菜飯發現,這個貓古怪在哪裏。

古怪就古怪在這個貓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但是又給人感覺智商不是很高的樣子。

但是剛纔的那幾道爪印就已經能夠證明這隻貓有着精怪級別的力量了,但是好像沒有精怪級別的智商?

所以杜鵑纔不缺定它到底是不是一隻精怪。

葉荒仔細回想,但是總是想不起來柳公權之前跟自己說梅花婆婆的時候,有說這隻黑貓的故事。

難道這隻黑貓把梅花婆婆殺了?

“小黑,過來!” “就你一個人當然不行!你一個人怎麼在這裏生活?”

葉荒看出來了,這個小姑娘確實很厲害,但是生活經驗或者說社交經驗還是很少,可以通過聊天套出來不少的話。

“其實也不是我一個人。”

“我就說吧,你怎麼可能是一個人?說說吧,都是誰?”

葉荒聽到王珂承認自己不是一個人,心中愉悅,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對了。

“我和小黑。”

王珂說完用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小黑,小黑漏出一絲心滿意足的神情,輕叫一聲。

“小黑怎麼能算?小黑是一隻貓啊!”

“小黑怎麼不算?難道就是因爲他是一隻貓?”

“對啊,他是一隻貓啊,不是一個人。”

這個叫做小黑的貓很厲害,可能是一個精怪,但是沒有化形,終究還不算是人,就像杜鵑一樣,現在葉荒是能夠將杜鵑平等的看待,但是杜鵑也不是人。


說杜鵑不是人,並不是貶低她,只是在陳述一個最簡單的事實。

“這麼說的話,我也不是一個人。”

“恩?”

葉荒對於王珂的這句話有些懵,這是什麼意思?


這句話有兩個解釋,第一個解釋就是王珂說自己不是一個人,這裏還有其他人。

第二個意思就比較可怕了,就是說王珂不是一個人,也就是王珂不是人。

“王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荒小心的戒備,畢竟如果是第二個結果的話,那就比較可怕了,怪不得這小丫頭把自己包的那麼嚴實,誰知道這下面到底是什麼?

“就是字面意思啊!”

王珂說完直接向着茅草屋走去,好像是不想跟葉荒說話了一般。

這次葉荒沒有在喊住王珂,因爲經過這一番對話,葉荒覺得這個王珂何止是不簡單,簡直就是詭異。

尤其是王珂最後說自己不是人,這句話,在這裏說確實有一些滲人。

畢竟這裏荒郊野嶺的,前不着村後不着店,根本就死一個,蠻荒之地,但是就在這蠻荒之地之中,卻有一個世外桃源一樣的存在,這裏鮮花盛開,沒有什麼毒蟲。

怎麼看都是一個隱居的好地方是,但是等你真的到了之後才發現這裏根本就沒有人,然後突然就出現一個小姑娘,告訴你說,自己不是人,這個時候你會作何感想?

說不害怕都是假的。

眼看着王珂走進茅草屋,葉荒沒有阻攔。

茅草屋的也不知道使用什麼木頭做的,看起來已經破舊不堪,上面還掛着一些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好像是肉乾?

葉荒好奇之下直接朝着茅草屋一步一步的走進,也不知帶王珂是沒有發現,還是不屑於理會現在的葉荒。

葉荒一直走到茅草屋門口,王珂也沒有出口阻攔。

葉荒已經站的很近了,距離茅草屋,但是很是詭異,竟然聽不到茅草屋裏面有一絲的動靜!

這茅草屋本來就沒有什麼隔音的功能,加上葉荒的耳目聰明,自然能夠聽到茅草屋裏面的一切的風吹草動,但是奇怪的是,茅草屋裏面一點聲音都沒有,如果閉上眼睛的話,葉荒甚至感受不到,眼前還有一個茅草屋。

剛纔走進茅草屋的王珂也像被茅草屋吞噬一般,再也沒有了聲息。

現場很是詭異,現在雖然是白天,但是還是有種忍不住的涼意從葉荒的腳底涌起直到腦門。

深吸一口氣,定睛一看,那個門上掛着的東西,看清楚之後,葉荒差點沒有叫出聲來!

這門上面掛着的居然都是一些風乾的人體上的器官!

大多數都已經風乾到一點點了,但是單單是憑藉着這一點點的模樣,葉荒也能肯定這個東西就是人體器官,一就是因爲葉荒對於人體的瞭解,還有就是人體器官上面那一種特殊的味道。

這種味道問過一次就不會再忘記。

而且還有一點,就是上面竟然還掛着一個新鮮的器官!

那是一個人的耳朵,看樣子也就是這兩天才割下來的,葉荒聽說梅花婆婆治病要留下患者身上的一樣東西,以作紀念,看來這些東西就是了。

葉荒原本也想到這個問題了,原本想的是梅花婆婆在在自己身上留下一個東西,無非就是割一塊肉,到時候自己隨便動用一下朱靈之力就補充回來了。

但是在看到這門上掛着的器官之後,葉荒頓時感覺自己把梅花婆婆想的實在是太過仁慈。

看着門上的器官,有耳朵,也要有就是普通的一塊肉,有半片肝,甚至還有一顆眼球!

但是最讓葉荒受不了的就是有一顆心臟!

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將人心臟取走了,別人就算病被治好了,不是還是一樣的要死嗎?

所以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梅花婆婆治病還有什麼意義?就是爲了將病人治好之後再殺了他?這簡直就是神經病!

葉荒原本想要敲門,但是看到門上的那些東西,這還怎麼敲?

尤其是上面還有一隻血淋漓的耳朵,其實耳朵上面是沒有多少血的,但是看得出來,這個耳朵的斷口並不平整,應該是生生拽下來的,所以連着一些肉。

這耳朵這麼新鮮,一定是這來兩天的,也就是說這兩天一定還有人來找梅花婆婆!

而且上面還有這隻耳朵就說明,梅花婆婆一定是答應治療了,然後治療之後,留下了那人的耳朵,也就是說梅花婆婆一定還在這裏!

最起碼,兩天前在這裏!


本來葉荒很是疑惑,但是看到梅花婆婆還在的證據,心中也就平復了。

畢竟自己是來找梅花婆婆的,只要梅花婆婆還在就好,至於到時候怎麼跟梅花婆婆說,那都是後話了,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找到梅花婆婆。

現在看來那個小姑娘也是不簡單。

肯定不會是像她說的那麼簡單。

梅花婆婆兩天前還在這裏,這人怎麼可能沒有見過梅花婆婆?


而且連梅花婆婆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

當然還有可能是因爲梅花婆婆在他的面前,不自稱梅花婆婆。

但是這樣說不不通,葉荒都已經問了這裏還有沒有其他人,王珂也非常明確的說了。

這裏沒有其他人,甚至說自己不是人。

爲什麼會這樣?

葉荒也想到了這次過來會有些不順利,但是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的那麼詭異! 葉荒退到了院子裏,來回踱步思考着辦法 。

能不能強行進去?

好像不能,不然的話,單單是那一隻貓都能讓葉荒招架不住,更何況王珂雖然看起來年輕,但是葉荒根本看不透這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小姑娘,但是感受起來又不是這樣,其實只有兩個解釋,第一個解釋就是王珂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

這樣的話,葉荒自然是看不透的,因爲看過去就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因爲王珂表現的詭異,所以自己對於王珂的感受自然也就出現了偏差。

還有一個就是王珂根本就不是一個普通人,是一個幽靈?或者說還一個武林高手!但是無論是什麼都不可能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好,所以壓簧纔會看不透。

葉荒也不知道自己該相信哪一種方法。

畢竟這兩種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是直接見到梅花婆婆啊!

但是梅花婆婆在哪裏呢?

可能是葉荒的運氣不好,如果是兩天前來,一定能夠遇到梅花婆婆,但是現在,葉荒肯定看不到自己想象中的那個梅花婆婆了。

因爲就在兩天之前梅花婆婆就已經完全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如果秦昊真的早到兩天來到這裏的話,那麼看到的景象肯定跟現在完全的不一樣,也見不到這麼可愛的小蘿莉了。

當然葉荒不一定覺得王珂可愛,但是葉荒如果真的見到兩天之前的梅花婆婆的話,一定會愛上王珂。

但是葉荒現在根本就想不到那些。

人類是無法想象自己沒有見過的東西的,而且想象也必然會和現實有偏差。

葉荒從來沒有見到過梅花婆婆,只是從別人的言語之中知道梅花婆婆是一個非常殘暴的人。

但是現在看來,應該改一下對梅花婆婆的印象了。

雖然門上那幾個鮮血淋漓的肢體在提醒着葉荒,梅花婆婆或許就是一個那樣殘暴的人,但是現在的情況極其詭異,不能再用常理度之了。



“岑兮姐,最近還好嗎?”大洋彼岸的聲音是一個略顯青年的男聲,卻依舊錶現着關心。

Previous article

從價值上來判斷的話,是莫約百十來萬的水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