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要你送我到歐洲就行了,到了歐洲我爸爸就會來接我的。”切西亞一臉迷糊的說道。

“這樣嘛!我知道了。”點了點頭,流逸雲還想要說些什麼,一道清脆的聲音忽然從他身後傳了過來。

“哥,你回來了,怎麼樣,外面好玩嗎?”

轉頭向着自己身後看去,只見自己的小妹和爺爺他們全部都走了進來。

看到流逸雲身邊的切西亞,衆人臉上都是露出了一抹詫異。

心直口快的小妹忍不住問道:“哥,你身邊的這個妹妹是誰啊!不會是你拐騙的吧!”

“怎麼可能,你哥我可是好人,這是我在路上救下來的,打算過幾天送她回家。”看着自己的小妹,流逸雲一臉無奈的說道。

“哦”對於自己大哥,流依可是完全信任的,瞭然的點了點頭,隨即流依一下就跑到了切西亞的面前,和她交談了起來。 看着自己小妹和切西亞聊的挺投緣的樣子,流逸雲笑了一聲,隨即對着老爺子問道:“爺爺,你們這一大早的去哪了?”

“哈哈哈”大笑了一聲,老爺子一臉興奮的說道:“嘿嘿,還不是你給的那些丹藥的原因,我那些老夥計一看見我變年輕了,那一個個的表情都和見了鬼一樣,當他們知道我是服用了你給的丹藥後,嘖嘖,那表情就不要說了。”

“這次他們一大早請我們過去,就是爲了求兩顆丹藥,嘿,我這次可是狠狠的在他們身上挖下了一塊肉來。”

“原來是這樣。”點了點頭,流逸雲對着老爺子問道:“爺爺,那丹藥還夠嗎?不夠,我過兩天再弄一點過來。”

“這就不必了,物以稀爲貴,只有得不到的東西纔是最好的,丹藥多了反而不好,你如果能夠再弄到丹藥的話,我們自己留着就行了。”老爺子一臉睿智的說道。

點了點頭,流逸雲看着飯菜被送了上來,對着自己身前的親人說道:“爺爺,老爸,你們還沒有吃飯吧!一起吃一點吧。”


搖了搖頭,老爺子對着流逸雲說道:“吃飯就算了吧!我在他們那裏已經吃過了,對了逸雲,晚上有一場宴會,你和我一起去參加。”

“能不能不去啊?”流逸雲一臉苦色的說道。

對於這種宴會交際什麼的,他最討厭了。

“不能,這場宴會你是主角,必須參加,好了,我有些累了就先去休息了,晚上我來找你。”老爺子直接就轉身離開了。

見此,流逸雲一臉苦色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希望他能夠幫自己說句話。

看見流逸雲看向自己,流健聳了聳肩,做了一個無能爲力的表情後,帶着自己的妻子就離開了餐廳裏。


“哎。。。”有些鬱悶的嘆了口氣,流逸雲看着那交談的正親熱的小妹和切西亞,搖了搖頭,對着自己小妹說道:“小妹,切西亞要在我們家住幾天,你就陪着她吧!順便幫她準備一個房間。”


“恩,我知道了,放心好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流依對着流逸雲保證道,隨即又和切西亞聊了起來。


見此,流逸雲更加的無奈了,搞什麼鬼,現在女生交朋友就這麼快嗎?

看了切西亞一眼,流逸雲直接走出了餐廳,來到後花園中,流逸雲的嘴角一挑,一臉邪魅的說道:“好了,你們這些小老鼠趕緊出來吧!跟了我一路了,現在還不現身嗎?”

“唰唰唰”隨着流逸雲話音的落下,一道光屏猛的升了起來,一下就籠罩住了流逸雲周圍的空間。

把流逸雲所處後花園的空間隔絕了開來。

“空間隔絕?看來是怕被人發現啊!原來你們不僅僅是老鼠,而且膽子也很小嘛!”看着自己面前出現的三個身穿黃金戰甲的鳥人,流逸雲撇了撇嘴說道。

“哼”輕哼了一聲,三個鳥人中一個明顯帶頭的人向前走出了一步,一臉高傲的說道:“我知道閣下是GAJ的人,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把那惡魔交給我們,畢竟這是我們歐洲勢力的戰爭,閣下參與進來似乎並不怎麼好。”

“那又怎麼樣,我記得我可是殺了一個叫做雷諾德的鳥人,我們已經結仇了,我爲什麼要把切西亞交給你們呢?”流逸雲一臉玩味的說道。

“這,如果你願意把那惡魔交給我們的話,那雷諾德之死,我們可以不再追究。”那鳥人咬着牙說道。

此刻他的心中可是感覺到十分的憋屈,要不是他出來之前,上面的人叫他小心華國GAJ,不許在華國惹事的話,他現在哪還會這麼好說話,直接殺了流逸雲,再去殺了那惡魔就是了。

“呵呵,還是算了吧,只要你們能夠打敗我,自然就可以去找切西亞,我們還是手底下見真招吧!”流逸雲抱着肩笑道。

說完,還不等那些鳥人反應過來,流逸雲身體一動,瞬間就來到了他右邊那個鳥人的身邊,一拳直接打穿了他的身體。

“你該死!”看着自己的同伴瞬間被殺,那鳥人憤怒的大喊了一聲,一片片的羽毛從他背後飄了出來,在他的手上組成了一把白色的大劍。

而另一個鳥人則是手指一揮,一個巨大的光彈便被他射了出來。

“法師和戰士?”笑了一聲,流逸雲一拳打穿了那光彈後,飛身兩腳,直接把那兩個鳥人踢飛了出去。

“咔擦,咔擦”雙手分別握住那兩個鳥人的脖子,流逸雲一臉邪意的說道:“你們的實力還真是弱啊,我都懶的出手了,說吧,你們要怎麼死!”

聽見流逸雲的話,那個領頭的鳥人一臉憤怒的說道:“哼,有本事你就殺了我,神會爲我們報仇的。”

“是嗎?我等着你的神來找我。”雙手用力一握,“嘭嘭”兩聲,那兩個天使直接在流逸雲的手上化爲了血霧。

冷笑了一聲,流逸雲渾身電光一閃,那血霧一下就被雷電擊成了虛無。

來到那光罩的面前,流逸雲伸手就是一拳,“轟”的一聲,那光罩就像玻璃一樣破碎了開來,消散在了空中。

破開光罩,流逸雲頓時發現白虎正一臉愜意的坐在花園的椅子上喝着茶。

看見流逸雲走出來,白虎眯着眼睛說道:“解決了?速度有些慢啊!”

“和他們廢話了幾句,耽誤了點時間,話說你這算是失職了吧!這次鳥人你都沒有處理掉他們。”流逸雲在白虎的面前坐下來說道。

“他們的實力太弱,而且他們根本就沒有進大院裏,所以我就懶的出手了,不過你的實力又變強了,怎麼樣,我們打一場?”白虎雙眼放出了狂熱的光芒。

“打一場就算了吧!對了,龍神他怎麼樣了,怎麼還沒有回來。”流逸雲搖着頭說道。

聽見流逸雲不和他打,白虎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但聽見流逸雲提起龍神的事情,白虎還是一臉凝重的說道:“龍神的事情我也不怎麼清楚,不過我想他應該遇到麻煩了。”

“要不要我去幫忙?”流逸雲皺眉問道。

“算了,龍神他會解決好的。”白虎輕笑了一聲說道。

“這麼有自信?”流逸雲有些詫異了。

“哈哈哈,因爲他叫做龍神!”大笑了一聲,白虎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流逸雲的面前。

“龍神嗎?”淡然一笑,流逸雲也離開了花園中。

晚上七點,在前往宴會的車上,流逸雲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一臉不爽的說道:“爺爺,要我看這次宴會就算了吧!你知道我最討厭宴會了,上次王家宴會不是還出現了什麼意外嘛,這次要是出什麼事就不好了。”

“你小子不要再說了,反正這次你必須參加,作爲我們劉家下一代的家主,你首先得適應這種環境。”老爺子瞪着流逸雲說道。

“我可不想當什麼家主!”流逸雲小聲的嘀咕道。

“你小子說什麼呢!”似乎是聽見了流逸雲的嘀咕,老爺子盯着流逸雲喊道。

“沒說什麼。”搖了搖頭,流逸雲裝出了一副無辜的樣子。

對此,老爺子也只能苦笑了一聲,自己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不想要做劉家家主,也不知道是爲什麼。

來到宴會大廳前,流逸雲不情不願的跟着老爺子走了進去。

“劉老你來啦!”“劉老,這就是逸雲吧!真是一表人才啊!”“哈哈哈,逸雲也來了啊!”。。。。。。

剛剛走進大廳中,就有一羣人走過來和老爺子打起了招呼,看見老爺子身邊的流逸雲,也紛紛的和他交談了起來。

畢竟流逸雲可是劉老爺子指定的劉家下任家主,而且據說那神奇的丹藥就是流逸雲拿出來的,對於那可以增加人壽命的丹藥,他們可是十分的眼紅的。

當然了,這些都是各個家族的晚輩,那些家族的家主就是再怎麼想要那丹藥,都不會放下架子來和流逸雲攀談的。

看着自家老爺子去和其他家族的家主聊天了,流逸雲擠出了人羣后,拿着一杯紅酒就逛了起來。

“流逸雲,沒有想到你也來了。”就在流逸雲有些無聊時,一道悅耳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了過來。

轉身向後看去,只見上官雪舉着一杯紅酒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身穿一身紅色低胸晚禮服,把她襯托的更加美麗了。

“你也來啦!怎麼樣,抓你的人查出來了嗎?”舉了舉自己的杯子,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問道。

“查出來了,是賞金獵人。”上官雪壓制着自己的怒氣說道。

“是他們,上次也是他們刺殺的你,你們上官家就沒有一點動作嗎?”流逸雲一臉疑惑的問道。

有些無奈的看了流逸雲一眼,上官雪一臉冰冷的說道:“賞金獵人這個組織藏的很深,而且他們的總部不在華國,所以就算我們上官家想要出手,也需要一點時間。”

“需要我幫忙嗎?我可以幫你解決掉他們。”流逸雲有些嗜血的說道。

“這就不必了,要知道我們上官家也不是軟柿子!”上官雪一臉豪氣的說道,頗有一番女中豪傑的味道。 “那好吧!有需要你找我。”看見上官雪那一臉豪氣的樣子,流逸雲對着她笑道。

“恩”點了點頭,就在上官雪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道大笑聲從她身後傳了過來。

“哈哈哈,逸雲你也來了啊!怎麼樣,和我家小妹聊的不錯吧!”

尋着聲音看去,流逸雲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上官雄,有些好奇的說道:“上官大哥,你怎麼也來了?”

“哎。。。,還不是那賞金獵人的事情嘛!也不知道這賞金獵人發了什麼瘋,一直和我們上官家作對,我們家族已經有好多人遭到襲擊了,所以這次我爺爺和小妹出來,我特意帶了些保鏢陪着他們。”

上官雄臉上的表情有些陰沉了下來。

“這倒也是挺麻煩的。”流逸雲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這次是我們各大家族齊聚,我想那賞金獵人也不敢出現,走,逸雲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擺了擺手,上官雄對着自己小妹笑了一聲後,拉着流逸雲就離開了這裏。

見狀,上官雪有些不滿的皺了皺自己的鼻子。

“怎麼了,上官大哥?”看着上官雄把自己拉到宴會的角落裏,流逸雲有些疑惑的問道。

“還不是那亞特蘭蒂斯的事情嘛!”看了流逸雲一眼,上官雄對着他說道:“你這幾天有時間嗎?我已經準備好了,三天後我們就出發。”

“我倒是沒有問題,一直有時間,但是你們家被賞金獵人盯上了,你就這麼和我離開,不怎麼好吧!”流逸雲有些困惑了。

揮了揮手,上官雄一臉霸氣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們上官家可不是吃素的,對於賞金獵人,我們都已經佈置好了,要是他們敢來的話,嘿嘿,我保證他們有來無回。”

感覺到上官雄語氣中的殺氣,雖然有些好奇他說的佈置是什麼,但是流逸雲還是沒有去詢問。

看着上官雄,流逸雲聳了聳肩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三天後出發吧!對了,在哪裏集合?”

“我會去找你的,這次我們可是要出海了。”上官雄對着流逸雲笑道。


“恩,我還沒有出過海呢!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笑了一聲,流逸雲有些期待的說道。

“放心好了,大海絕對會讓你驚歎的。”上官雄一臉嚮往的說道。

“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逸雲你好好的玩吧!”說完亞特蘭蒂斯的事情,上官雄拍了拍流逸雲的肩,直接就離開了。

見狀,流逸雲嘆了口氣,再次一臉無聊的逛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這讓流逸雲煎熬的宴會終於是結束了,和老爺子坐在車上,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問道:“爺爺,你和那些家族的家主都在聊些什麼?”

“呵呵,不就是那些丹藥的事情嘛!還有就是你的婚事。”老爺子一臉笑容的說道。

“噗呲,我的婚事?”流逸雲的嘴角有些抽搐了。

“恩,沒錯。”看看着流逸雲,老爺子摸着鬍子說道:“你是劉家的繼承人,那你的婚事應該早點定下來,本來我和上官家那老東西已經說好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從新幫你找一家。”

“這還是算了吧!爺爺,你知道我有喜歡的人了。”流逸雲一臉的無奈。

“有喜歡的又怎麼樣,你作爲我們劉家下任家主就是多娶幾個都沒有事情的,而且作爲劉家家主,你的正室必須是門當戶對的人,至於其它人,就隨便你了。”老爺子一臉霸氣的說道。

“我本來就不想當什麼家主。”對此,流逸雲小聲的嘀咕了一聲,隨即看着窗外發起了呆來。

見狀,老爺子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

“等等,停車!”突然,只見流逸雲雙眼一凝,急忙在車內喊道。

“怎麼了,逸雲?”叫司機停下了車後,老爺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的思維跳躍幅度還真是比較大,老夫都有些跟不上。」

Previous article

洛凡這才明白了其中關鍵,自己因爲田掌櫃是女人,而演出的戲只是一方面,李強所說的現實情況纔是田掌櫃留下自己的主要原因,而關心自己給的“照顧期”估計同情可憐的份量也不大,怕自己累壞幹不了活,或累跑了纔是她的理由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