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我們是絕對不會落後的,」

……

秦逸這個時候還不知道,他已經被人家給盯上,看做了必殺的目標,

不過相對應的,葉紹翁他們也不知道,秦逸這一次純粹就是來殺人泄憤的,

葉強估計的時間,是兩到三天,秦逸會抵達木瀆城,但是事實上,當天下午,秦逸就在木瀆城附近的道路上降落下來,收起小舟后,徑直朝著木瀆城而去,

雖然這裡是玄黃大陸,但是事實上,木瀆城周邊的風貌,和仙界宇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秦逸跟隨著人流,一路前行,要不了多久,巍巍峨峨的木瀆城城牆,就矗立在了秦逸的面前,

進城的大門兩邊,各有八名手持長槍的守衛,

掃了一眼,秦逸就看出來,這幾個守衛,大約都是恆星級的實力,

不過讓秦逸比較在意的,是幾個站在守衛附近,看似隨意,但是事實上,一個個不時眼神交換,並且目光如鷹,凜冽地打量著每一個進城的修道者的傢伙,

這幾個傢伙,大約有六個人,老少都有,一個個看上去都在干著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比如一個在牆角下擺了一個破碗,兩個在城門口的茶攤喝茶,兩個人在路邊隨意交談,還有一個望天發獃,但是他們的偽裝,都瞞不過秦逸的眼睛,

他們這幾個人,一看就是來自同一個勢力,此刻在這裡,似乎是在盤查,等著什麼人,

秦逸腦筋一轉,想到了之前被自己幹掉的葉楚,

「他們是葉家的人,」魂此刻也感覺這幾個傢伙有問題,出聲問道,「他們得到那個叫葉楚傢伙的信息,所以提前來這裡等著你了,」

「應該不會吧,」秦逸摸了摸鼻子,「葉楚只是說我有些可疑,葉家要是出動這麼些人在這裡等著,三個星域級,兩個領域級,還有一個是界王級,這種陣容,是不是有些大驚小怪了,上去試一試就知道了,要是他們來找茬,那就更好了,反正我本來也是來殺人的,」

秦逸哼了一聲,邁步朝著城門走去,

他現在的氣質,走在人群中,絕對可以用得上「鶴立雞群」四個字來形容,

雖然極力掩飾了自己的境界,讓他看上去也不過就在領域級,但無論是十六個守衛,還是六個葉家的眼線,目光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過去,

除了秦逸的氣質太出眾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秦逸讓他們一眼就看出來,他不是玄黃宇宙的修道者,

其中一個守衛上前,攔住了秦逸,

那六個葉家的修道者對視一眼,然後慢慢地,朝著秦逸的方向走了過去,

「站住,」守衛一橫手中的長槍,擋在秦逸面前,上下打量對方一番,「哪裡來的,」


「仙界宇宙,」秦逸沒有故意隱瞞,

聽到仙界宇宙這四個字,六個葉家族人眼睛一亮,彼此之間,都發現對方的眼中,閃爍出陣陣喜色,

他們不久前才得到副族長葉強發布的消息,只要秘密斬殺一個仙界宇宙的修道者,將對方的頭顱帶回去,都可以得到一份賞賜,

並且被殺死的這個仙界宇宙修道者身上的東西,都歸殺人者所有,

這簡直就等於是一筆橫財,

六個葉家族人漸漸靠近過來,心中已經開始盤算,過會兒在哪裡下手,神不知鬼不覺將對方殺了,

不過到時候就算是被人發現,也沒有什麼關係,木瀆葉家做事,誰敢幹涉,

「仙界宇宙,」問話的守衛眼中同樣閃過一抹喜色,但是眉頭卻是皺了皺,乾乾脆脆一伸手:「兩塊六等仙靈礦石,」

「做什麼,」

「入城費,」守衛沒好氣地白了秦逸一眼,

這個規定,是本來是沒有的,但是這些守衛平時沒什麼油水,所以大家便動起了其他宇宙修道者的主意,

一般其他宇宙來到這裡的修道者,都是沒什麼靠山的,小小敲詐一筆,對方就算知道了,也是敢怒不敢言,誰讓你是外來的,


所以其他宇宙的修道者要進城,需要交納入城費,就成了一件約定俗成的事情,

秦逸此刻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六個葉家族人的身上,而且兩塊六等仙靈礦石,對於現在的他而言,根本算不了,甚至九牛一毛都不算,所以很乾脆地,就拋了兩塊仙靈礦石過去,然後邁步就要繼續往前,打算直接去木瀆城葉家看看去,

誰知道這個守衛看到秦逸出手這麼乾脆,眼珠子轉了轉,肚子里頓時又冒出了一股壞水,

之前他遠遠看到秦逸氣度不凡,就感覺對方應該比較富有,所以六塊仙靈礦石的入城費,要的就比其他修道者要高了,


平常時候,他們要入城費,頂多也就是兩塊五等仙靈礦石,對方窮一點的,兩塊四等仙靈礦石就放行的情況也不是沒有,

此刻見到秦逸出手乾脆,完全一副不了解行情,又不差錢的模樣,守衛朝其他人使了個眼色,長槍一橫,又將秦逸攔了下來,沒好氣道:「幹嘛幹嘛,我讓你走了嗎,」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我不是給了你入城費了嗎.」秦逸好奇地看了對方一眼.

在秦逸看來.在這個螻蟻身上浪費這麼多時間.對方應該感恩戴德了.怎麼還是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

這個時候.又有兩個守衛走了過來.一副鼻孔朝天的架勢.

「誰說兩塊就是入城費了.兩塊是給我一個人的.其他還有十五個人呢.你眼睛瞎沒看到嗎.」攔住秦逸的這個守衛冷笑一聲.「你還差三十塊六等仙靈礦石.不然休想進入木瀆城.」

「入城費一共要三十二塊六等仙靈礦石.」秦逸睜大眼睛.眨了眨.

兩塊六等仙靈礦石.對於一般的修道者.就已經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三十二塊要是在世俗宇宙看來.簡直就是一座金山砸在了面前.

別說是入城費了.就算是把你這個城門買下來.都綽綽有餘.

「嘎嘎嘎嘎.秦逸.看來他們是把你當做冤大頭了.」魂笑得得意.

「這樣子啊..」秦逸喃喃自語.意味深長地望著面前這個守衛一眼.

「明白的話.就趕緊把入城費交了.沒看到了我們還忙著嘛.」守衛瞪了眼秦逸.

聽到他呼喝的聲音.又有兩個守衛.眼神不善地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我原本沒打算踩死你們呀.可是你們為什麼就不明白.不作死就不會死呢……」秦逸仰頭.喃喃自語.

「廢話什麼.快拿出來.」守衛眼神一厲.抬起手中長槍.朝著秦逸的小腹撞過去.雖然知道自己境界不如對方.但還是要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秦逸這個時候笑了:「剩下的仙靈礦石我不僅不給你了.之前給你的.我還打算拿回來.」

說話之間.秦逸伸手一把抓住對方手中長槍.向後一扯.


咔嚓咔嚓..

在眾目睽睽下.長槍連同那個守衛的兩條胳膊.一起被秦逸給扯了下來.

守衛肩膀處白色的骨渣滓.都暴露在空氣里.

等了片刻.鮮血才像是泉水一樣.從傷口裡汩汩噴射而出.濺得地上全是血點.

下一刻.在場所有人.全都變了臉色.

「你、你……」失去了雙臂的守衛.臉色變得慘白.哆哆嗦嗦.剛剛叫出兩個你字.就看到秦逸抓著長槍.朝他一掃.

唰.

握在長槍上的兩條斷臂.一下子甩飛出去.長槍直接將這個守衛的腦袋砸得爆開.給他結束了痛苦.

不等其他人做出反應.秦逸握著長槍.再向前一拋.

嗡..

血水都被震得蓬炸成朦朧的血霧.空氣中像是狂龍在舞.長槍猶如閃電一樣.直接將迎面而來的兩個守衛胸口洞穿.沒入城牆.在城牆上留下一個碗口大小的窟窿.

這兩個守衛被長槍的去勢撞得飛了出去.緊隨著長槍飛砸到城牆上.骨頭稀里嘩啦.全都粉碎.鮮血在身體和城牆的接觸面上噴涌而出.看上去就像是兩個爛麵糰黏在了城牆上.

電光火石之間.三個想要勒索秦逸的守衛.就被秦逸殺死了.而且死得極為慘烈.

直到這個時候.周圍進入城門的諸多修道者.才反應過來.

實力不濟的.發出一聲尖叫.急忙逃入城.或者朝著城外跑過去.只求距離這個事發地點越遠越好.

現場一片雞飛狗跳.無比混亂.

不過很快.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現場不相關的修道者就走得乾乾淨淨.只留下守衛和那六個葉家族人.

剩下那十多個守衛.刺客一個個面如土色.

「你說你們要那麼貪心做什麼呢.我入城費都已經給了你們了.可是你們為什麼不知足呢.我原本都沒打算找你們麻煩.」秦逸朝著剩下的十多個守衛聳聳肩.語氣里頗為無奈.

「我、我們是木瀆城的守衛.你、你要是敢殺我們.城主一定、一定不會……」一個守衛結結巴巴.一邊後退.一邊說道.

「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了.」秦逸皺皺眉.手臂一揮.

死神鐮刀鋪開一道血光.頓時十多顆頭顱直衝天空.

這些頭顱到死的時候.臉上還是一副驚訝的、不敢置信的神色.

片刻之後.依舊保持站立的十多具屍體.這才齊齊從脖子上噴射出鮮血.然後倒在地上.微微抽搐.血流成河.

那六個葉家族人.此刻看到這一幕.也感覺遍體發寒.

沒想到這個仙界宇宙來的傢伙這麼囂張.居然在城門口.就這麼肆無忌憚地斬殺守衛.

六個人交換一下眼神.見秦逸此刻背對著他們.於是齊齊悄無聲息摸了上去.

「你們是葉家的人吧.不然應該早就滾了.」

秦逸的聲音.在這個時候突然響了起來.

「既然知道的話.那就去死吧.」六人中一個中年男子猛然一聲暴喝.身子躍起.如蒼鷹撲兔.手中一根長錐.爆發出熾烈光芒.朝著秦逸的後背猛然扎了下來.

「螻蟻……」

秦逸撇撇嘴.四周氣流瘋狂翻湧.看上去就像是沸騰得炸開的開水一樣.但是他的身體巋然不動.揚起死神鐮刀.向後一劃.

嗤啦.

身後這個中年男子.連同他手裡的武器.一齊被死神鐮刀切成兩半.左右兩個半邊身子.朝著兩邊飛了出去.

內臟、腸子混合著鮮血.稀里嘩啦.從半空掉落下來.

這個中年男子.是這六個葉家族人中實力最強的一個.

此刻他一死.剩下五個人.再沒有鬥志.

此刻哪怕他們再蠢.也明白過來.對方敢在這木瀆城外肆無忌憚.毫無顧忌地殺人.是因為他有實力這麼做.

他們這一次.是真的踢到鐵板了.

「走.回去求救.」

「放出信號.」

「我們分開走.」

五個人當機立斷.就要離開.

要是讓這五個葉家族人離開的話.秦逸覺得自己可以懸樑自盡了.




此時兩人已經不是競爭關係了,他們只要能通過考覈,就會成爲故宮鑑定專家。

Previous article

「你的思維跳躍幅度還真是比較大,老夫都有些跟不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