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這些人加價,葉天這邊二樓包廂卻沒有絲毫的動靜。

「寒楓,這二樓包廂怎麼沒人拍?」葉天忍不住問道。

聞言,凌寒楓笑了笑解釋道:「大哥,你沒來過這種地方,有所不知啊,好貨通常是最後面的,這八位雛女中下面那位怕是最差的,所以才會第一個放出來,包廂里的人非富即貴,當然看不上了!」


「哦!」葉天一臉瞭然的點了點頭,在這方面他確實不太清楚,還需好好學習。

突然,他心頭又生了一個疑惑,道:「寒楓啊,那這些雛女又是哪裡來的啊?一下八個,這手筆還真是挺大的。」

凌寒楓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淡然答道:「這就複雜了,有些是風雨樓去買來的,有些是從小養到大的,更有甚者是直接搶來的!」

「搶來的?」葉天心中微微一頓,突然問道:「你說那敖雪瑤會不會就是被搶到這風雨樓來了!」

凌寒楓沉思一會,緩緩道:「可能性是有,不過應該不大,她畢竟是旬陽城城主的女兒,哪怕是小城也比一個風雨樓強啊,他們應該不會做出這種愚蠢的事情。」


「恩,你說的也對!」葉天同意的點了點頭,那敖雪瑤如此國色天香,假如到了這春樓,怕是沒人能出得起她那價格。

這時,下面的競價已經接近尾聲。

「三十個金幣,還有人加價嗎?」

小青看著下方眾人,嬌聲問道。

下方一片寂靜,怕是覺得這女子不值得這個價格了。

「那好,這位女子就歸那兩位客官所有了!」

小青莞爾一笑,指著角落裡兩個衣著普通的中年人說道。

「咦,大哥你快看,那不是老張與老李嗎?沒想到他們還真來享受了。」

陳友宜趴在窗口驚聲道。

「我知道!」葉天目光望著下方淡然道:「窮人也有追求享受的權利,這三十金幣怕是他們多年的積蓄了!」

「是啊,這兩人倒也是豁達!」凌寒楓也在一旁嘆道。

突然他眼中出現了淫蕩笑容,姍姍道:「大哥啊,要不我們也拍一個玩玩吧,既然來了這兒,可不能浪費機會啊!你放心,我和小易絕不告訴嫂子,對吧小易?」

「額……這……」陳友宜一聽頓時支支吾吾起來,他是一個正直的人,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怎麼可以騙人呢,更何況是嫂子。

「靠,你小子竟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先將任務完成再說吧!」 我有世界boss分身 ,沒好氣的勸說道。

「唔!」凌寒楓揉了揉吃痛的頭頂,轉而一笑道:「大哥沒否定,那就是默認了,只要搞定了陸飛華那小子,我們就找幾個女人耍耍!」

陳友宜忙轉過頭去,臉色竟微微紅了起來,而葉天則是一臉淡然,女人的滋味他已經嘗過了,雖然不錯,但也不能壞了正事。

凌寒楓一下便發現了陳友宜的異樣,忍不住調笑道:「小易,你不會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都沒碰過女人吧?嘖嘖嘖!那真是太可憐!」

陳友宜直接無視他的話,舉頭俯視下方圓台,以此來轉移注意力。

「小易啊,今天你寒楓哥哥一定要讓你好好嘗嘗女人的滋味,哈哈!」

在這春樓內,凌寒楓的色狼本性終於忍不住顯露了出來,這令葉天兩人很無語,都懶的數落他了。

這時,下方的競價也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一個個從天而降的仙女被拍走,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了。 小青笑容滿面的站在圓台上,她身上的輕紗不知何時已經脫去,曼妙的身體極大的激起了在場男性的荷爾蒙,將最後一次競價帶至了高潮。

那些雛女與凌寒楓所言差之不多,越到後面越是好看,最後幾個令得葉天都有些心動,不過一想到家中苦苦等待的佳人,還是放棄了心中的想法。

在第三個雛女之後,二樓的包廂就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幾乎後面絕大多數的女子都是被他們拍走的,唯有一個包廂一直安靜異常。

「之前那位佳人以六百金幣的價格被拍走,這令小青很高興,小青在這兒許諾,只要能拍下最後一位佳人的男子,小青將免費送上身體哦!」

說罷,小青還彎腰朝著眾人一個飛吻,直把那些男人弄得神魂顛倒,目光獃滯的盯著其胸前的傲然與下身的神秘,口水不住的留下來。

就連葉天周邊包廂內也隱隱傳來吞咽口水的聲音,買一送一,這簡直太實惠了,小青也算是一個極品了。

「這小妮子簡直太放蕩了,大哥,現在我們該出擊了吧!」

凌寒楓目光閃閃的盯著小青,問道。

葉天目光朝小青那裸體看了一眼,就重新回歸到了一直沉寂的那個廂房。

這個廂房就在他們對面,裡面不時有人影閃動,強大的氣勢伴隨而出。

「那個包廂多半是陸飛華所在的位置了,他怕就是為了最後一位雛女而來的!我們就好好與他爭一爭!」

葉天霸氣的說道,三大家族的青年才俊莫非還鬥不過區區一個陸家二少爺。

「好的大哥,我等這一刻都已經很久了,很像知道這最後一位到底是何等仙女啊!」

這時,台上小青見氣氛已經來到了頂點,便大聲宣佈道:「讓我們歡迎今晚最後一位魁首,這可是一位絕世大美女哦!」

眾人聞言,立刻抬頭望向上方,半響卻仍不見有人降落下來。

「那仙女呢?小青你不會欺騙我等吧?」下方有些人當即不滿道,雖然知道那仙女多半是被樓上貴賓區的人拍去,但好歹也能過過眼福不是。

「呵呵!諸位客官不要生氣,那位絕世美女就在小青的身邊哦!」

說罷,小青就朝著邊上一躍,兩隻小白兔猛的蹦躂起來。只是現在眾人的注意力並不在此處,因為不知何時,一個巨大的銀籠子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銀籠子之上蓋了一塊紅布,遮住了裡面的光景。

「我去,沒想到這最後一出你們是玩囚禁啊。」下方一位男子恍然大悟道。

「小青,快掀開紅布讓我們看看!這樣藏著掖著可不好!」一個鬍渣男迫不及待道。

而在二樓包廂那些顧客也紛紛開始起鬨,這種遮擋的誘惑是最大的,裡面可是這次壓箱底的女子。

「看風雨樓神秘的樣子,這次怕是真有極為特別的貨色了!」凌寒楓臉露笑臉感慨道。

葉天點了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這兒的風塵女子再怎麼打扮,也無法與自己的兩個女人匹及。

「小青,快點啊,你再不揭,小心大爺直接上來xx你啊!」

下方一個都快踏入棺材板的老頭一臉的焦急,扯著嗓子喊道。

「這位大爺,你不要焦急嘛,並不是小青不願意揭,而是想要看最後一位雛女是有要求的,還望諸位見諒!」

小青故裝不好意思道。

「什麼要求,快些說來,我們都已經等待這麼長時間了,此刻便不要賣關子了!」

樓上廂房內終於有人忍不住催促道,要知道這些二樓廂房的人一般都是很淡定的。

「最後一位魁首真是十分美麗,就算之前所有雛女加起來也不及其分毫,而且她的身份也很是獨特,因此想要見其面者除了二樓廂房的顧客外,每人需先交十個金幣!」小青嬌笑著介紹道。

「什麼?」

下方頓時傳來了眾人不滿的聲音,這也太坑了吧,看個臉都要三個金幣,這莫非真是仙女不成。

不過饒是如此,還是有許多的冤大頭留了下來,只有極個別的窮光蛋悻悻的離去了。

小青笑容滿面的收了他們的錢,裸著身子來到了那巨大籠子的邊上,對著上下左右所有人嬌聲道:「諸位客官看好了哦,這十個金幣你們會覺得值得的!」

說罷,她就一把掀掉了籠子上的紅布。

眾人定睛望去,只見籠子內一個美的不像話的女人正在沉睡,一身粉紅絲綢裹體,就算是真正的仙女來臨怕也及不上面前這位女子。

此女子一出現,周圍就響起了男人粗壯的喘息聲,一片吞口水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堂。

這些男人完全被此女的美貌所征服。


葉天此刻也是驚呆了,這女人竟是敖雪瑤,沒想到風雨樓真的這般大膽,敢抓旬陽城城主的女兒。

「大哥,這次還真是巧了,敖雪瑤被抓多半與那陸少華有關!」陳友宜在一旁攢測著說道,他對女人興趣不是特別大,因此倒也沒有多麼的沉醉。

這時,一旁的凌寒楓也反應過來,當即道:「這是敖雪瑤啊,想不到其真人比圖畫還要好看,與紅商嫂子都有的一拼了,下方那些色狼十個金幣算是花值了!」

「好了,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了!」葉天不耐的白了他一眼,臉色一正道:「敖雪瑤被抓肯定與陸飛華有關了,否則這風雨樓再大膽也斷然不敢動手的,我們依舊之前的計劃,敖雪瑤這女人就當個順水人情給敖霸天救回去吧!」

「好,一切大哥說了算!」

陳友宜與凌寒楓兩人同時點頭道,正所謂該嚴肅時嚴肅,該放鬆時放鬆,他們深知葉天的性格。


這時,下方那些色狼們也漸漸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當即有人迫不及待的問道:「小青,這女人底價多少,老子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還沒有看到過如此清新脫俗的女子,這次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拍了她。」

「此女乃是我們風雨樓冒了大風險才求來的,她是一座小城城主的女兒,在身份上也能給你們很大滿足感哦!」

小青沒有報出價格,而是繼續蠱惑道。

「城主的女兒?」

聽聞這個身份,下方大多數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要是城主,那便是極為強大的存在,上了他的女兒,那得多有成就感啊。

只要奪得此女第一夜,哪怕第二點就被其父親殺了也是值得的。不得不說,這些色狼還真是一群不怕死的人,簡直是好色到了極點,不過其最大的原因還是敖雪瑤的魅力太大了。

「快點啊,什麼價格?老子這就去籌錢!」

另一個色急的狼友忍不住道。

小青莞爾一笑,終於道出了價格道:「此女身份,樣貌,身材等都是獨一無二,極為完美的,因此最低價格定為一千金幣。」

「什麼?一千金幣?你們這是搶錢吧,這都能買之前所有的雛女了!」

話音剛落下,當即就有顧客不滿道。


「一分價錢一分貨,小青也沒有辦法啊!」小青故裝無奈道,樣子十分可愛。

她這一下頓時令得下方那些男人都沒了脾氣,現場一下子陷入了沉寂。

之前被其烘托的絕頂氣氛在這一千金幣的打擊下悄然不見。

「一千五百金幣!」

在沉寂了半響后,終於響起了第一個聲音,而這聲音赫然就是從葉天對面的廂房所傳出來的。

這聲音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一般,頃刻間在那群色狼中引爆開來。

「我出兩千金幣,兩千金幣沒有加了吧!」

之前所說要砸鍋賣鐵的那位男人大喊道,他也算是一個小富豪,這是其所有的家底了,只求買敖雪瑤的第一夜。

可惜這些錢註定阻擋不了二樓那些巨富的腳步,只聽有人直接道:「三千金幣!」

這一下就加了一千,使得一樓那些男人瞬間都緊迫了起來,三千金幣一般已經達到他們的極限了。

「三千五十金幣!」

下方之前那位年過半百的老者咬著牙喊著,同時說道:「我乃是濮城陸家的外房親戚,還望你們就此收手,免得鬧得不愉快!」

只可惜他那威脅的話語絲毫起不了效果,只能贏得眾人深深的鄙視,來到這兒的人哪一個與陸家沒有點關係呢?

「五千金幣!」

葉天對面包廂直接喊出了這麼一個天價,這是風雨樓迄今為止都不曾有過的價格。

五千金幣對於那些巨富而言也是一筆不小的金額了,使得二樓有些包廂也偃旗息鼓起來。




馬車穩當的停在了桃園門口,兩扇厚重的朱漆大門高達十幾米。門口立著的並不是獅子麒麟這些威武猛獸,而是立著一尊高達三十來米的巨大石像。

Previous article

一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撥打着苟藝慧的電話,電話那頭一直事同樣的提示音:對不起,您撥打的帶你花已關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