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那裡?秋酷老祖在那裡?大家快點強!」

有人發現了忘川秋酷老祖和張楠以及凌悅兒幾人的位置,說著表要衝上來。

「都出了秘境,還要搶奪,給本尊安靜下來!」

然而,天空響起一道怒喝,一巨大手掌憑空呈現,強大的威壓帶動地面的巨大滾石和落葉,氣勢讓很多人都心驚。

這手掌一出現,立即對著那剛才叫著要搶奪忘川秋酷老祖寶物的男子抓了過去,周圍的飛吹得很多人都忍不住後退開來,一個個神情駭然,這實力好強,出手之人太恐怖。

那男子想要逃離,在這手掌面前,他感到自己是無比的渺小,根本生不起反抗的念頭來,然而,他卻發現在這手掌面前,他根本無法躲避。

「砰!」

很快,一陣血霧爆開,那男子竟是被這大大的手掌直接握碎。

有人想要飛身離開!但空中的聲音再次響起,令他們腳步都不敢移動。

「所有人,不得離開,沒有本尊的允許之前,全部留下!」


這話語無比的霸道,然而卻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

萬幽魂椓淵外面,空曠無比,進入裡面的人死了很多,但此時依舊是人山人海,然而,眾多高手,卻沒人敢說話,一切寂靜無聲,要知道那剛才被輕易握爆的男子,那可是丹靈境中期修為。

「終於是來了嗎?」

張楠嘴角一笑,緩緩抬起頭來,望向了天空,在那裡竟是有著十幾道身影,一個個氣勢雄渾,看起來深不可測,尤其是那站在最中央的一紅袍中年男子,竟是尊者後期修為,顯然,這便是慕容家族中的家主,慕容天星!

而在他的右手邊,則是一和他長得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子,這男子一身紫袍,氣勢也是十分駭人,乃是尊者中期修為,想來便是那慕容天星的二弟,慕容天成了。

他們的身後,有著三名老者,皆是尊者前期,正是慕容家的三大長老,而在後面則是一些丹靈境後期的老祖,居然有著十人,全部都是丹靈境後期。

這般陣容,著實強大,很多人看見這十幾人,皆是心裡嘀咕。

有些人知道一些事情的,則是把眼光看向了張楠,覺得張楠擊殺了慕容付,這下是死定了。

而有的人卻是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這些人一個個覺得奇怪,難道這次七大家族的慕容家族要違背以前的協定,要來這裡搶奪大家的寶物,若真是這樣,慕容家族實在太可惡。

「是什麼人乾的?自動給我站出來!不然我可要濫殺無辜了!敢殺我慕容天星之子,想來不是沒有膽識之輩吧!」

慕容天星的聲音冰冷,聲音在眾人的耳朵裡面,如同一道道悶聲的炸雷,震得人耳朵嗡嗡直鳴,那種喪子之痛,令他現在快要瘋狂,這麼多年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帶著整個家族的所有高層人物出動,可以想象慕容天星在家族中的地位。

他一邊說著,視線在人群中快速的掃射,好似每個人都被他看得通透一般。

張楠發現,慕容天星的視線主要都在血無心,鄧發發,凌悅兒,程雲等人身上停留比較久,顯然,他認為這七大家族中的其他家族天才的嫌疑最大。

最後他的視線在張楠的身上停了一下,令張楠感覺有千百根刺一般,整個人覺得背脊發涼,似乎全身都被看了個遍。

不過,慕容天星的視線僅僅停留了一瞬,便是緩緩移開,隨後看向了別人。

最後,他的視線移向了諸葛補天,不由表情有些怪異,實力強悍,修為更是達到了丹靈境後期巔峰的諸葛補天,怎麼會怎麼狼狽,整個人鼻青臉腫,衣衫破爛,雖然憑藉靈力的恢復,已經能夠站在那裡,但卻比乞丐還乞丐!腹部雖然已經不再流血,但也看得出來,那裡以前是個血窟窿。

「什麼人會令諸葛補天傷成這個樣子?」

一想到這裡,慕容天星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自己兒子死了,諸葛補天變得如此狼狽,這說不定是自己兒子拚命的結果,也唯有諸葛補天最佳可疑,只有他才能殺了慕容付和袁芳老祖兩人。

「諸葛補天,你這是怎麼回事兒?」

一想到自己兒子很有可能死在諸葛補天手上,以前還親切稱呼諸葛補天為賢侄的慕容天星,現在也變得聲色俱厲起來,臉上寫滿惱怒,語氣裡面滿是質問。

ps:還差一更!繼續碼字!感謝今天的打賞的朋友,感謝那10000幣的打賞和琚暮的打賞!今天的八更,不會少! 「慕容伯伯,嘶!」

諸葛補天拱手,準備說話,剛說幾個字,卻是發現鼻青臉腫的他嘴角一陣疼痛。

「慕容伯伯,補天兄的傷勢沒有什麼,那是在第二秘境爭奪寶物的時候造成的,畢竟雙拳難敵四手,這也正常!」

見諸葛補天說話都困難,血無心不由站了出來,嘴角微微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他沒有想到到了這個時刻,面對慕容家的眾多高手前來,站在那裡的張楠,居然還能那麼的淡定,難道他不知道他有著生命之危嗎?

聽見血無心這話,諸葛補天不由投過去一個感激的神色,他身怕到時候血無心說自己是因為被張楠揍傷,後面才這麼狼狽的,的確,若不是在進入第二秘境之前,諸葛補天便是被張楠打傷,那也不至於後面被群毆的時候沒有多少反抗之力。

「那你們可知道是誰殺了吾兒,我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慕容天星說著,大手一揮,頓時遠處的一座山峰直接被他的大手憑空握爆,靈尊境後期的實力,竟是恐怖如斯!

張楠也是心裡一驚,這等手段,不簡單啊,他自認若是自己跟對方交手,依舊是毫無反抗之力,這境界相差太大了。

「慕容伯伯,擊殺慕容付兄弟的兇手,就在這裡,乃是我親眼所見,就是那人!」

最後,慕容付緩緩抬起手來,一隻手指指著張楠,張楠旁邊的不少人都立即讓開,身怕等會兒慕容天星出手會波及到他們,唯有凌悅兒幾人和忘川秋酷老祖留了下來。

「對,就是那小子!我也看見了!慕容前輩一定要殺了那傢伙!」

未央也走出來,怒氣沖沖的望著張楠。

「慕容伯伯,就,就是他!」

諸葛補天見到這情況,更是忍著嘴角撕裂一般的疼痛也要補上那麼一刀。

慕容天星以及慕容家的其他人,也都把視線移向了張楠,當看見張楠的修為時,本來想立即撕了張楠的他們,卻是不由得愣了愣。

「哈哈哈,笑話,可笑之極,慕容前輩,豈能受你們蒙蔽?你們空口無憑,還想要誣陷我,我一個丹靈境前期,豈能有那般能耐?再說了,你們的證據呢?」

張楠大笑起來,怒視著血無心,心道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哼,慕容前輩,這小子你別看他乃是丹靈境前期修為,他實力極強,連諸葛補天都不是他的對手啊!」

未央怕慕容天星不相信,終於是拿諸葛補天出來,形容張楠的戰力有多麼的可怕。

諸葛補天鬱悶不已,心裡暗罵未央這個老東西不留情面。

「哈哈,未央,你這話就有些太假了吧!?就這小子能夠戰勝諸葛補天?丹靈境即便再如何離開,也不可能吧?能戰勝丹靈境中期的人,也就算不錯了。」

慕容天星旁邊的慕容天成大笑起來,覺得未央在撒謊,而他身後的一些丹靈境後期的老祖也都不由覺得好笑,哪裡有那麼厲害的人。

諸葛補天愣在那裡,一句話都不想多說,他若是承認這是事實,那他太丟人了,雖然已經早就丟盡了臉面,但他覺得自己還有這幾分臉面的。

「別吵了!」

最後,慕容天星一聲大吼,氣勢十足,全部人都安靜了下來。

他緩緩望著張楠,淡淡的說道:「小子,既然他們說是你乾的,為了證明你自己是無辜的,那就只能委屈你自己一下了,讓我收魂,看看他們有沒有說謊。」

「收魂?」

張楠最近一陣抽搐,好生霸道的方式,這樣的方式,令他精神力必然會受損,運氣好變成痴獃,運氣不好,直接小命不保,看來是自己沒有背景,所以選擇犧牲自己這個菜鳥吧。

「慕容伯伯!我了解張楠,他不是一個衝動之人,更不會幹出擊殺慕容付兄弟的事情,我可以保證!」

一聽說收魂二字,凌悅兒也大驚失色,立即站在了張楠的面前,意思很明顯。

「呃!」

所有人驚訝,慕容家的高手也一個個皆是如此,凌家的凌悅兒竟是為了一個男子站了出來,還擋在了前面,這是代表凌家要和慕容家作對嗎?

然而,張楠卻是微微一笑,輕輕的拍了拍凌悅兒的肩膀,讓她不要擔心,旋即他走到了前面,拿出一顆黑色的珠子,珠子有著拳頭一般大小。

「慕容前輩,他們沒有證據,我可是有證據!想必前輩認識這件東西吧?」

「那不就是魂影珠嗎?」

慕容天星隨口說道,這東西到也是一件寶物,張楠在搶奪了眾多的戒指后,在一個戒指中獲得,當然他搶奪的寶物中奇怪的寶物很多,這魂影珠只是其中的一件。

見張楠拿出一顆魂影珠,血無心不由皺起了眉頭,他心裡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

「前輩請看!」

魂影珠,只要注入一絲精神力烙印進去,然後便是可以利用精神力探測到的畫面,好像攝影機一般的記錄在裡面,而下次想要觀看,只需要注入一絲留有精神力烙印的人的精神力進去便可。

於是,張楠注入一絲精神力,然後把珠子扔給了慕容天星,慕容天星和慕容天成皆是望著那黑色珠子,想來這裡面的畫面便是張楠說所的證據了。

在那畫面中,只見慕容付和袁芳二人都十分的狼狽,他們坐在地上望著血無心,伸出了一隻手,一臉渴求的道:「無心兄弟,先給我一顆丹藥讓我快些恢復吧。」


然而,血無心卻是冷冷一笑,像看傻瓜一般的看著慕容付:「你覺得我是來給你送丹藥的嗎?別天真了!」

慕容付的笑容瞬間凝固,手也放了下來,疑惑道:「那你這是?」

「呵呵,我是來送兄弟一程的!」

血無心呵呵一笑,旋即手掌上面有著淡淡的靈氣湧現,最後,沒有絲毫感情的直接印在了慕容付和袁芳二人的腦袋之上。


慕容付和袁芳一臉驚訝的倒在了地上,而畫面在在此刻中斷。

「血無心,你這個混蛋,連一個顆丹藥都捨不得給我兒,還殺了他,今天老夫要為我兒報仇,將你和未央二人碎屍萬段!」

慕容天星把手中的黑球向著張楠一扔,然後咆哮了起來,那本來還有所隱藏的殺氣完全釋放開來,殺氣衝天而上,令無數人皆是驚駭的倒退。靠近血無心二人的人群,更是快速逃離開。

血無心這個時候才和未央對視了一眼,恍然大悟:「媽的,我們中計了!」

「慕容伯伯,聽我解釋啊,那個其實。。。」

見狂怒的慕容天星氣得額頭青筋暴起,血無心想要解釋,才發現根本無法解釋,慕容付的確是被他殺的,現在證據都在,還如何解釋。

ps:八更完畢,馬上上班了,好累啊,明天三更或者四更! 「去死吧!混小子!」

慕容天星暴怒,終於找到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沒有想到竟是血無心,這令他惱怒無比,他的額頭青筋暴起,眼睛裡面布滿了恐怖的血絲,這是怎樣的一種憤怒?

一直以來,大家心裡都清楚,七大家族之間難免有所爭鬥,家族中的天才子弟們私下也難免會比個高下,但總的來說,還是比較遵守七大家族之間的協議,這些年來倒也是相安無事。

然而,這血無心竟是這麼大的膽子,擊殺了自己兒子,率先撕毀了協議。

他伸手一甩,竟是一個光球出現在了手中,光球越來越大,狂暴的能量嗤嗤作響,竟是達到了十幾米大小,看起來就是一個巨型炮彈。

「慕容伯伯,你這樣可就撕毀了七大家族協議啊,你聽我解釋!」

血無心臉色都變了,驚慌失色的他不斷後退,從來沒有這般害怕過,那光球太厲害,他毫不懷疑他根本不能承受住那一擊。

很多人速速遠離,這個時候慕容家的人已經找到了元兇,也不會在留住這些傢伙。

「我們走!」

張楠見此,心裡爽快,當初在和慕容付戰鬥的時候,他強大的精神力便是已經發現了多種暗中的血無心二人,於是把慕容付打了個動彈不得,然後才假裝離開。


血無心自作聰明,以為擊殺了慕容付還能嫁禍給張楠,畢竟張楠把慕容付打成了重傷,倒時候就是慕容付沒有挺住,死了,張楠說什麼也脫不了干係。


可他萬萬沒想到,張楠早就發現了他,只是假裝離開,卻是躲在了不遠處,拿出了魂影珠通過精神力窺探,記錄下來了他擊殺慕容付和未央這一片段,反而借他之手除掉了慕容付,自己也反受其害。

張楠拉著凌悅兒的手,眾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中向著遠方飛去,忘川秋酷老祖想了想也跟了上去,他算是服了張楠了,這張楠不僅實力很強,連智慧也是這般的高,總是能坑死不少的人。

「哼,協議個屁,從你擊殺我兒子的那一刻,協議就破碎了,無效了!」

慕容天星冷哼一聲,那個光球一下子便是向著血無心和未央二人扔了過去。

「少主快跑!」

未央知道大事不好,解釋根本無用,他們算是著了張楠的道,那次張楠明明離開了,現在還能拿出魂影珠這東西來,而且只留下了他們擊殺慕容付的那一段,前面的對話也沒有,這一切都一切,只能說明他們是中了張楠的技。

他只能在心裡感嘆張楠好深的沉浮,好厲害的計謀,手掌卻是猛地一推,幫助血無心飛離這片區域,而他立即硬著頭皮使用出他的技能反抗:「蒼茫拳!」

儘管知道反抗可能無用,但未央只能拼了,希望能夠活下命來。




「哈哈,等得就是你這句話!」

Previous article

馬車穩當的停在了桃園門口,兩扇厚重的朱漆大門高達十幾米。門口立著的並不是獅子麒麟這些威武猛獸,而是立著一尊高達三十來米的巨大石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