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靠,真的破相了,我怎麼吃飯啊以後!”

說話間方正掙扎着要起身,被趕過來的蛇仔亮給拉住了。

看着石國平和小弟們得勝而歸,方正不禁吐了一口血水,撇了撇嘴。

蛇仔亮扶着方正往車上去,“放心吧,這筆帳遲早要還回來。”

“日你個仙人闆闆,站着說話不腰疼。”方正鬱悶至極,咧着嘴一把將蛇仔亮推倒在地。 方正很鬱悶,原本他可以將這幫渾淡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但是他沒有這麼做。爲的是顧全大局。只是這一下,蛇仔亮一個踉蹌,摔得不輕。竟然掙扎了幾下,愣是沒起身來。

“來吧!”方正有些愧意的伸出手。

蛇仔亮微微一笑,伸出手來。就在兩人即將默契的雙手一握的的時候,一個犀利的聲音響起。讓方正和蛇仔亮爲之一愣。

“喲,剛剛人多勢衆打不過,現在過來欺負年邁體衰的大叔啊!這是找回平衡的泄私憤麼?”雷火兒不顧隊友的阻攔,當先衝了過來。

方正的大名在網上廣爲流傳不假,但是剛剛的一幕和現在的情況形成的巨大反差,讓人看了都覺得心下癢癢。這不就是欺軟怕硬的真實寫照嘛?

雷火兒在車隊的地位很不錯,不單單是人長得好看,而且爲人直爽,更主要的是車技方面和月路飛有的一拼,雖然到目前爲止還是落敗下風,但她那鍥而不捨,每次都去找k的精神頭,着實讓人佩服。

方正擡眼瞥了一下,不禁暗歎,美女竟然有這樣的愛心。可惜你的愛心用錯地方了,有本事用跑的,別騎耗油大又擾民的摩托啊?

即便是這樣想,方正還是沒有做聲,只是回過頭,繼續將蛇仔亮拉了起來。

蛇仔亮起來,本想對着雷火兒道謝,並解釋一番,他剛一開口,雷火兒就大怒起來。這次不單單是方正,蛇仔亮也沒有逃脫。

“好啊,你們這一個個的浪費姐的感情,算我白瞎眼了。”雷火兒轉身就走,兩步之後,再次回頭,指着蛇仔亮喝道。“你個僞大叔,竟然裝老博取別人的同情心。你們的演技太爛了好吧!”

方正一臉的苦色,不明白剛剛還對蛇仔亮百般的偏袒,甚至要拉他起來的雷火兒怎麼就這樣說變臉就變臉了呢。

同樣苦悶的當然還有蛇仔亮了,只是他轉臉看向方正的時候,後者卻頓時指着他捧腹大笑起來。

“大叔,你露餡了好吧。”

“這?”蛇仔亮一臉疑惑,伸手一摸臉上,這才明白過來,感情這臉上的道具鬍子竟然在這關鍵時刻露出了破綻。剛剛的摔倒使得它們不聽使喚的掉了下來,現在還吊在下巴上呢。

“哈哈,大叔,你演技不來啊,感情剛剛那是假摔啊。”方正笑說着開車上門,渾身再也沒有感覺到不適了。

蛇仔亮一臉的鬱悶,乾脆將假鬍子一把扯掉,這才露出了本來面目。

“走,”蛇仔亮輕拍車子,鑽進副駕駛。桑塔納吼聲震天,緊接着絕塵而去。

望着遠去的桑塔納,雷火兒氣憤的一拳砸在了摩托車上。這下課苦逼了某些鍾愛座騎的車友了。這雷火兒泄私憤竟然選別人的車來當道具,真夠陰狠的。可是那男孩子卻不敢說話。只是賠笑着將她的‘粉拳’挪開。

“走了,大家別在這磨蹭了。”月路飛看在眼裏,心裏冷哼一聲,隨即發動車子。準備離開。老大發話了,大傢伙也就不敢怠慢,紛紛跨上愛車,唯有雷火兒在原地杵着,大有生悶氣的架勢。

衆人見了,也不好遠走,就圍着她和紅色摩托打轉。

“怎麼回事啊?”

“沒有!”雷火兒一擡頭,其實昂揚。“咱們走,今晚要喝月路飛一比高下,決戰到天亮!”

“好大的口氣,叫你平時少摻和一些是,多訓練就是不聽。看你比賽的時候怎麼辦。”月路飛發動車子,轟着油門就衝了出去,所到之處驚起一路煙塵。

十幾輛越野緊隨其後。一條機車長龍浩浩蕩蕩的向郊區省道開拔。

最後面一輛紅色越野,猶如狂龍一樣,緊追不捨,分秒鐘的功夫就超越了衆多車友,躍居第二,直奔領先的豹紋路飛。

“月路飛,你不按套路出牌,竟然搶跑!”

… …

這一場紛爭最後以方正被揍結束,酒吧那邊的看客們也過了一把癮,雖然沒有親臨現場,但是這場面還是不賴的。加上石國平在酒吧的影響巨大。

他一會去就受到了大家的熱捧,鮮花掌聲不斷。

不一會酒吧的秩序再次恢復井然,音樂響起,閃光燈不停的轉動着。青年們再次迅速進入角色。

石國平和幾個小弟在門口看着方正和星河艦隊的車隊離去,這時才露出一抹的喜色。“跟我鬥,還嫩點!”

歐文給石國平點了一支菸,遞到他嘴邊。“老大,這小子不像是什麼老大啊,咱們一動手就軟趴下了。真沒勁。”

“哈哈,”石國平接過煙,深吸一口,不禁大笑,“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目的。老大說了讓我們試探一下這小子的實力,他也懷疑這傢伙就是徒有虛名的。果然不假。仗着耍嘴皮子和一些嚇唬人的小把戲,就敢在江洲大地上自立門派,簡直是找死!”

“老大說的是!”歐文和小弟們紛紛點頭應和。

石國平急着吸了幾口,將半截煙扔在地上踩滅,招呼着小弟們先進去,只留下歐文等兩三名心腹在門口。他掏出手機徑自走到路邊的燈箱下。

“喂,老大,按照你的吩咐,已經試探過了,那小子就是一個慫蛋。成不了氣候!”

“真的麼?有沒有可能是使詐?”對方很冷靜,並沒有因爲石國平反應的情況而心浮氣躁的。更不敢低估任何一名潛在的對手。

“放心,蛇仔亮我知道,這小子就是仗着那條線纔能有今天。本身就是膽小怕事,這才找冒牌的老大來給自己壯膽,卻想不到那小子竟然是個只會說大話的水貨。一看就是那個大學剛出校門的土鱉。”談起方正的種種,石國平津津樂道。“就連小打小鬧的銀河艦隊的那幫小青年也讓他求爺爺告奶奶的。”

“好,果真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我得到的情報也是這樣,現在可以確認了。”

“那是不是可以開始我們的計劃了,咱們在江洲不可能被蛇仔亮這棵樹給吊死啊?”石國平急不可耐的問道。

“看情況,最遲這兩天會有結果,到時候會聯繫你,就這樣。”說完,對話掛電話,石國平收好手機露出一臉喜色。


“兄弟們,咱們的全盛時代來了,沒有蛇仔亮咱們一樣穩坐江洲江山!”石國平一揮手,招呼弟兄們進酒吧狂歡。

歐文藉故最後進去,看着兄弟們都興奮的進去了,這才掏出手機迅速編輯了一條信息,這時裏面傳來了石國平的喊聲,“歐文,你小子怎麼這麼墨跡!”

“就來了,”歐文應了句,立馬點擊發送,搞定之後,匆匆着跑了進去。“來了來了,大哥,咱是興奮的不行,這不先排空肚子,好配大哥多喝幾杯不是!”

… …

方正開着車在路上,正尋思該往哪裏去的問題。蛇仔亮的手機響了。打開一看,正是歐文發來的手機。“上線,待續!”

蛇仔亮看了愣了一會,隨即露出了笑意。一邊往兜裏塞手機,一邊看向方正。“小夥——”

“別套近乎,我可沒有你這麼年輕的大叔,”方正打斷道。“是不是有消息了,什麼時候行動?”

“你小子行啊?真有你的。這都猜得出來?”蛇仔亮一驚,不由得對方正刮目相看。

“瞎蒙的,行了吧,”方正一手開着車,一手就要去搶蛇仔亮兜裏的手機。“快說,像個漢子樣成麼。別這麼墨跡。”

“那邊已經上鉤了,具體行動等消息。”蛇仔亮拿出一根菸,只是叼着,並沒有點着開抽。而是看着遠方,眼中流露出一絲焦慮。


“放心吧,歐文那傢伙不會有事的,”方正笑說着, 汴京春深 。點着之後猛抽兩口,而後倒吸了一口氣。


“還別說,那小子演戲挺真的,真沒見過他那樣的,每一拳每一腳都要我的老命!”方正一抹嘴角,血已經幹了,正在凝結。不過身上的痛還在持續。

“但願吧!”蛇仔亮嘆了一口氣。“開車,會大院!”

夜晚的城市很美,但是兩人都無暇多看,夜風吹進車窗,撩起各自內心的情結。

一路無語,車子很快便拐進了老城區。還是老樣子,車子依舊停在了居委會辦公樓前。

兩人回到大院的時候,大門已經關了,但是不一會裏面就傳來了腳步聲。王大媽屐着拖鞋過來開門。“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

“大媽,有點事,”蛇仔亮明顯的一顫。以往每次出門,只要是晚上不回來,他都會交代王大媽別留門,這次不知道會這麼晚,忘了交代。而王大媽的習慣就是等着他每晚回來再睡。這個習慣已經堅持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快進來,”王大媽沒有多說什麼,就讓兩人進去,而後就是問長問短的,要不要弄點夜宵什麼之類的。兩人意義推辭,這纔打發王大媽去睡覺了。畢竟現在已經凌晨了。

可是心細的王大媽還是發現了問題,臨了對着方正說道。“小方啊,別在外面惹事,平靜的過日子就好。千萬別一時衝動啊!”

“誒!”看着王大媽的背影,方正心頭一動。兩人沉默着上樓而去。


雖然已經是凌晨,方正和蛇仔亮兩人並無睡意。方正將身上的一些血漬清理了一下,之後將所見到的情況給蛇仔亮講了一遍,蛇仔亮的反應出奇的平靜,這都是見怪不怪的事了。

直到凌晨兩三點,兩人才各自安睡,但是方正卻難以入眠,一直輾轉反側。索性來到院子內,靠着大樹等待天明。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方正一直在這個院子裏,平時沒事就和孩子們在一起。

嘻嘻鬧鬧的,好不歡快。時間一長,竟然忘記了不少煩心事。蛇仔亮這幾天倒是沒閒着,除了例行公事一般的在小朋友們放學回家後,一起玩個遊戲什麼的,其他時間,都在聯繫人員,因爲付賬的日期已經快到了。

他想着要維繫這條和丁桂紅單線聯繫的通道,就必須將這次的款給如數支付了,要不然,別說是釣上邊的大佬,就連丁桂紅這條線也有可能斷掉。

但是這筆資金缺額很大,至少也得幾百萬,可是蛇仔亮身上的錢已經不多,只有一小半不到。要是以往,這批貨一出手,財源就會滾滾,那時候付款就不成問題。

方正也考慮要不要給刑警隊的人求援。但蛇仔亮拒絕了,說是人家也難,再說就是能幫助,那繁瑣的程序,等到經費什麼的批下來的話期限也過了。

蛇仔亮堅信一定能找到辦法,只不過這幾天他擔心的還有另外一個問題。

就是歐文說的行動就在這幾天,可是一連幾天過去了,連個音訊也沒有,打電話也是關機的。一種不好的預感在蛇仔亮的心間蔓延。

對此,方正也很無奈,只能是祈禱了。畢竟這打入到對方勢力內部,往往最終決定命運的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雖然也不排除運氣的成分,但整天靠天活命的,那就是沒頭腦的笨蛋。

這段時間,林曉曉那邊來過幾次,由於大家算是熟悉了。對方正的態度各方面也好了許多。

據她們介紹,小天使基金會,是一個公益性的組織,平時的資金來源,少部分是靠會員們自發性的捐款什麼的,但是絕大多數則是靠林曉曉組織的一隻公益演出隊,她憑藉着各方面的關係,跑演出,拉贊助。總之每一分錢出去大家平時的日常開銷,和必要的工資之外,盡數奉獻用在了這些需要關愛的孩子們身上。

聽完林曉曉的故事,方正有些無地自容了,一個女孩子都能爲了這種大愛而在社會上奔波,他呢?又能做出怎麼的貢獻呢?

最後林曉曉還和方正約定有時間去橋頭社區那邊去看看。 hp賽琳娜的願望 ,就在那邊建一個點。

這些都是好消息,可是一個讓人頭疼的消息也隨之而來。

基金會在月底有一個演出,據說是在一個大型的集團公司出演,演出如果順利,那將會有一大筆贊助。林曉曉當然不讓的請蛇仔亮這位預定的慈善大使出席,連方正這局外人也跟着沾光,得到了邀請函。

可是面對這樣的一份邀請,兩人都犯難了。

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們輕易路面的話,指不定會出現什麼後果。兩人最後商定,暫時不給林曉曉明確的答覆。

只能推說說到時候看時間。對此林曉曉怪異的看着他們,說什麼他們整天在家無所事事的。哪裏像是沒有時間的人。還笑說他們在這就是浪費時間,就應該做點實事去。

兩人只能尷尬的一笑了之。

… …

這天傍晚,方正尋思着應該去給刑警隊的人通通氣,要不人人家沒準就要憋瘋了。蛇仔亮也有這個意思,蛇仔亮再次化妝,兩人依舊開着桑塔納出門。

當車子繞着城區一圈,正要趕往刑警隊的時候,卻被路上一個奇怪的景象給迷惑住了。

只見往大學城方向去的主幹道上,竟然多出來好多出租車。這是下班高峯不假,可是這一下子平添了這麼多出租,還是讓人覺得奇怪,而且大家的車速都不快,雙向行駛的車道上,隔十來米就有兩三輛的樣子。

方正好奇的一打聽,那幫司機有些面露苦色,說是去吃飯,多的也不說,再打聽也問不出什麼來了。

兩人隨即來到刑警隊,這時,倪雅等人正準備吃完飯,見着兩人突然出現有些驚訝,迅速將他們帶到辦公室裏,詢問情況。

蛇仔亮將情況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說是有望在月底拿下另一隻涉毒團伙,但是他不敢打包票。

談到資金問題的時候,面對這麼大的缺額,倪雅也犯難了。要是幾十萬的話,倒是好辦,但是這動則上百萬,而且進去就是打水漂,她沒有這麼大的本錢。

二大隊沒有誰有這麼大的能耐。

最後只能不了了之,而只能讓蛇仔亮想辦法拖延,萬一不行就硬抗,反正已經準備最後收網了。

從刑警隊出來的時候,方正卻被翁小雪給拉到了一邊。而且她表情怪異,有些神祕。

婚寵99次:腹黑BOSS的出逃嬌妻 幹嘛,又有什麼陰謀?”方正看了看一邊議論紛紛的龍叔等人,心裏有些不是滋味。搞得跟乾地下工作一樣。怎麼感覺這麼被人指指點點的總是不對味。

“想不想要錢?”翁小雪問道。

“你有啊,難道你打算犧牲色相?”方正悻笑道。

“你有病啊,我說正經的,”翁小雪微怒着撅着嘴,憤恨的看了眼方正。“如果真的要,你求我啊?我會幫你的!”

“算了,蛇仔亮已經有辦法了,再說我的性格你知道,輕易不求人。”方正擺了擺手,轉而離去。“還有,別在背後搞什麼沒有意義的小動作。”



不過這需要極大的力度,而且需要掌控好力道。

Previous article

林風心中計算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