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早些時靈兒嗅得於海邊聽潮城之來風中有血腥之氣息,吾二人登得小山峰遠觀之,卻是那聽潮城上血氣濃郁,怕是有大屠殺才可以使然也!」

天降萌寶:總裁的九世妻 嗯!」

不足驚得一蹦而起。急急將識神外放,悄悄兒瀰漫向聽潮城而去。識神域中,整個聽潮城血雨腥風。三教大修隔絕了聽潮城,若干區間中打殺搏命之修同時抗爭,數千三教上修正紛紛擊殺野修之眾。正探視間,忽然一波強大識神之力掃過,不足慌得收了識神入識海神界,一邊喃喃自語道。

「何以屠殺耶?」

「哥哥,若是彼等遍尋吾等不見,又復不知吾等樣貌,則將此等野修盡數誅殺,難道不是一勞永逸之策么!」

「吾等料到其會劃了區域,卻是未曾料到其會以此等瘋狂之術行事!濫殺無辜,不怕遭天譴么?」

不足恨聲道。

「哼!天譴?天道之綱常已然崩壞,哪裡還有修眾懼於天譴此等虛無飄渺之說乎!」

風兒恨聲道。

「天道之綱常?何物?因何某家從未有聞?」

「便是凡間因果報應之說也。」


「哥哥,此事非是而今可以探討者,倒是吾等之行蹤該是好好合計之時也。」

不足緊皺眉頭,來回度步,好半時,大聲道:

「某若執天罰,必使之得償報應!」

「史家哥哥,如今吾等該當如何?」

不足低頭思襯良久,復抬頭注視二女道:

「某家入城一探,若有隙可乘,則便以識神傳音報訊,汝二人即刻隨某家之指引來聚。若事不可行,則汝二人靜待某返,而後反其道而行之,直入內陸遊擊,再伺機而動吧。」

「然則彼等有大算師算計,吾等若返,怕是脫不出三教、妖族之毒手也。」

籃壇大金剛 風兒,以某之見,大算師算計吾等,怕是不會那般容易吧!少不得耗費功力神通。 九天魔皇 ,難道便能精確定位么?」

「史家哥哥所言真是呢!吾等運使天機訣隱身,縱天可瞞。彼等算計非但耗費功力神通,還需耗費生命之數也。便是如此亦是每每一測后,便是大病年許時日也,三算便是有殞命之憂也。至於定位,彼等哪裡有那等神通也。」

「可是哥哥,靈兒不要你獨身犯險!」

「靈兒,吾等三人入城易露餡,然卻不得不去。何哉?取一絲兒機會,或可走脫。如此則天高任鳥飛也。」

「可······」

「靈兒,此事重大,不敢任性也。」

「嗯,哥哥小心。」

那靈兒亦是明白此時之狀況,故雖心有不願,亦是無可奈何。

聽潮城雖八門洞開,然卻是再無修眾出入。那萬餘修眾大戰,勢若驚天,一城凡俗數十萬早遭了央及,盡數死亡。城中建築倒塌毀沒,大小街市亂瓦碎磚堆積,大城已然成死城也。此時大小搏命之爭鬥仍在殘酷繼續,鮮血死屍不時撒滿殘垣斷壁。

不足行得城來,正悄悄遁逃,卻然遭三教數修攔截。

「嗨!小子,哪裡去?留下身藏寶貝,留爾一條小命。」

不足聞言假意驚得一臉死相,急急回頭道:

「四位大德前輩,小可一介野修,哪裡來的寶貝也。請饒過小可吧。」

「哼!何來恁多廢話?殺!」

其一修大喝一聲,持仙劍飛身來擊。不足雖早暗暗動了小千創世道法訣,然是訣太過冗長,彼等又復攻擊突然,哪裡能擋得此四修合力一擊。唯施了渾體氣力,將身一躍,避開。然那余**及處亦是不足如飛倒去,將那十數堵殘壁撞得磚飛瓦散塵土飛揚。

「咦!好強的法體。再吃吾一刀!」

一修大喝一聲,持刀掄圓了猛然擊下,另三修亦是齊齊躍起空中,與此修同列各施了仙劍法器攻來。不足感之不妙,雙腳猛可里一蹬,將那身形若凡俗江湖武士一般,一下竄出去,而後御流風而走。

「哈哈哈······野修果然是野修,似如凡俗江湖螻蟻一般。追上去殺了吧。」


四修一陣大聲嘲笑,然突然便俱各一頓。因是那當頭一陣天地元力之氣機大動,一陣令人心悸之波動收斂而來。

「啊也!不好!」

一修猛可里抬頭,只見那當頭一個數十丈大手包了彼等四修,己身之法力頓時運使不暢,欲俱各四散而逃,居然空有意念,法體若遭了定身仙術,動彈不得也。

那數十丈一個大手一緊,噗噗噗噗,四聲爆響,四修法體爆裂魂飛魄散矣。不足不敢稍懈,急急往海運大碼頭遁行而去。

且說那四修死亡之地,不足走脫不及一刻之時辰,忽有數修飛臨。當先一修紅衣,其後一修綠衣,觀諸碎屍殘軀之慘狀,緊皺眉頭道:

「師尊,此四人之衣著乃是道門之修,不知怎得盡數遭野修一擊而亡也。」

那後面一女修轉來,瞧視一眼道:

「殺人者人恆殺之!此有何怪哉!只是凡俗波及,居然有數十萬之眾盡數而亡,造孽啊!吾等亦是幫凶也!」

此時若那不足在此定然可以識出其修乃華寒月也。

不足運使天機訣,悄然潛藏行至海運大碼頭,遠遠觀之,見那三座擂台已然坍塌崩碎,擂台四圍百餘丈方圓盡數野修之碎屍殘軀,破刀斷劍,各色損毀法器零零落落。那地上已為暗褐色血漬布滿,觀之駭然。便是不足立身之地,亦是有數十具死屍。而碼頭上數十個大帳篷內進進出出盡數三教高手。不足嘆口氣,悄然而退。因四圍殺伐漸稀,大隊三教修眾已是開始一具具翻檢死屍。不足只能不停變換方向,伺機而逃。這般左躲右藏,居然亦是漸進聽潮閣。可惜那等美妙之所在,銀白色之海灘亦是死屍遍地,赤紅一片。便是那紅色大平台上,已是殘屍處處矣。

不足遠遠觀諸十數修來此地翻撿死屍,便欲後退避之,哪知其背身之街角此時亦是有數修來巡。左右瞧視,不經意間居然身陷險境!看看彼等漸進,不足唯將身一縮,鑽入一堆死屍之中。滿鼻腥臭,令其欲嘔,縱不足死屍所見者多矣,然其時仍不禁心下惡寒。

那十數修一地兒翻撿死屍,漸漸近切。忽然那街角數修飛身來阻。

「喂!我說爾等道門占著人多,將這般多野修身具之寶物據為己有,便是此地低階野修亦欲相爭么?」

「哼!上頭業已有定論,野修之寶各憑手段,得手后不得相爭。此地之野修,又非爾等所擊殺,乃是吾道門之功。自是吾等收羅寶物,與汝等何干?」

「我呸!巧舌如簧。爾等已是大大佔得先機,得手寶物亦是多不勝舉,尚不滿足么?」

「各憑手段罷了!」

兩家修眾俱各吶喊一聲,對沖一起,靈光閃過,一具具死屍呼呼翻過。不足眼見得便翻到自家身上,不禁大急。忽然心間一亮,暗自將那識神化出,只是一拳,便將街角魔門之一修轟殺。

「啊也!狗賊!爾等怎能如此欺我!殺!」

於是兩家混戰廝殺一起。不足側旁一具死屍,居然完好!只是其模樣怪異,與此地死屍大異,惹得不足好奇。那死屍一手捏著一塊玉片,死死攥著。雖氣絕多時,然面相若生,只是圓睜了雙目,緊緊兒盯著那手中之物。

「何物?這般在意,死了仍緊緊攥者!」

不足瞧得彼等廝殺得激烈,便悄悄將那死屍攝來,將其手中一塊玉片取出,就身藏好。而後正欲再動作,那兩撥人卻亦是分開。談判瓜分死屍也。 「風姐姐,哥哥怎得還不來?」

「靈兒莫心焦,史家哥哥機警之人,不會有事兒,便再等一等吧。」

二女等得焦躁,頻頻往洞口去觀望。

其時那不足卻大是不妙。眼見得兩撥人馬自遠至近翻撿死屍而來,不時便有驚呼聲,該是又有何寶物在手也。觀諸愈來愈近之修眾,不足唯將身子浸泡入一側一個血水相混之坑底,再運使法訣,將那身具之本初元力化為護體神光籠罩法體之外,便如當年易修門試比時那般。而後不足將小千創世道法訣誦出,單手掐訣,只等不測則突起傷敵。

「便是這般了,若遭發現亦唯拚命一途爾。」

「咦!七師兄,此修死狀好生怪異也,汝且來看看吧。」

一修忽然便道。那血水坑底之不足大驚,難道已遭彼等覺察也。然其識神域中似是又無異狀。不足只是將小千創世道法訣收在口中,只需一聲便可突襲彼等。

「此乃死傀儡也,乃是邪道之修之控屍**所演化,雖無甚高妙處,然其威能卻是不錯。」

「怪不得余屍盡數碎裂殘破,而是體卻晶瑩如玉石。」

又複數刻之時辰,那兩撥修眾亦是漸漸遠去。不足查其不在,便起身,施了天機訣欲行。

「哼!吾便知汝在此!快快將那控屍**交出,可饒汝一命。否則定然要汝生死兩難。」

不足吃了一駭,急回頭,見那方才所謂七師兄者,冷冷立於其後,身側先前那個屍傀儡冷然而立,而不足後背一柄仙劍正直直頂著其心脈之處。

「道兄明鑒,某非那控屍之修,乃是苟活者也。」

不足嘆息道,心下卻是大急,剛剛將那小千創世道法訣收訖,卻然遭此修埋伏。然自家識神已是查視過,無有其人在側!

「唉,大千世界,能者無窮,果然有可以屏蔽識神之妙法也!」

不足暗自嘀咕道。

「哼!汝以為可有僥倖么?快交出來,留汝全屍!」

「道兄,某······哎呀!且慢!」

那道門之修見不足耍滑,心下冷哼一聲,將那仙劍先前一送,劍尖刺入衣裳中與不足體膚緊緊兒一貼。不足雖渾體堅愈金石,不怕尋常刀劍之利,然那等苦痛卻仍是不減。而那屍傀儡之雙目中忽閃忽閃將不足先前之行為盡數顯出。

「原來如此,怪不得此修可以知得某家潛身之地。」

「道兄,待吾取出。」

「休得耍花招!」

不足慢慢兒將手往衣裳內中伸去,突然卻將身一轉,迎向那柄仙劍,就手便一拳擊打而出。那道門之修怒極,惡狠狠將那仙劍一刺,然令其迷惑者乃是那仙劍居然一阻而不前,便是這稍稍一愣神間,一顆碩大拳頭已然轟擊上那顆完好之首級。

無甚巨響,唯噗一聲,那道門之修七師兄者便自頭而下,漸次化為粉紅霧靄飄散,不留一絲兒體骨碎雜。

不足見其修已亡,不敢稍懈,將那天機訣盡全力運使,急急抽身而去。看看已是行出此死地聽潮城二十里遠近,不足回頭觀之,見那諾大一座臨海美麗之城,其時煙霧騰騰,腥風瀰漫,卻早已是殘破不堪。城牆段段崩塌,高樓平屋哪有完者,凡俗野修幾無倖存。

「數十萬凡人,近萬野修!啊!啊!慘啊!」

不足目光迷離回歸藏身之洞穴。

「哥哥,怎得渾體血漬?傷著了么?」

那靈兒急急道。

「沒有。只是······」

「史家哥哥,先換去衣服吧。」

「哥哥,怎得不將吾姐妹傳去,害吾與風姐姐擔心欲死。」

「史家哥哥,情況怎樣?難道卻然無路可逃么?」


風兒幫不足換了衣服,滿臉憂心道。不足望了此二女道:

「數萬里之外,海族妖眾已然嚴陣以待,層層落落設防,幾無可以僥倖之理。聽潮城內屠殺已畢,差搜正嚴,已無逃脫之可能也。」

「哥哥,吾等便去古大陸內陸遊擊,掀起萬丈狂浪后,伺機脫身。」

那不足未答語,只是傻愣愣般呆坐。

「史家哥哥,還有何事?怎得這般心神不屬?」

「聽潮城之慘狀無複名狀!數十萬凡俗,近萬野修盡數死絕。一座大城坍塌崩毀,幾無完瓦。平地血流如注,土石盡染。某家雖歷險萬千,然這般情景仍是初遇。便是當年混亂之地夜河一夜之間十萬人家殞命,然卻在夜間人畜不知,走了魂魄也。哪裡有這般血海屍山般撼人心魄!」

「彼等心狠若是,縱獸禽無可及也!哥哥,不必心痛,他日因果到時,必有所報也。」

靈兒見不足面容慘淡,不禁出聲安慰道。

「只怕縱有因果,亦不能相報也!」

風兒太息曰。

「善惡有報,自古已然!因果循環,豈非定數!」


“逍遙三式?”張三風卻是一陣迷茫,忽然張三風心中靈機一閃,“莫非是蓬萊斬仙術?”

Previous article

不過這需要極大的力度,而且需要掌控好力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