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紫電無極後退兩步,拉開了距離。

“怎麼了,小友?”

荊樹寒正準備享受呢,結果紫電無極怎麼抽手而退了?


“你沒病,不需要治療了!”

紫電無極轉身就跑。

“放屁!老子有病!我有病得治!小友,快回來!”

荊樹寒急忙伸手要將紫電無極抓回來,這可是將要治療自己多年頑疾的好人啊!不能放他走了!

“不不不!你沒病的,大叔!”

紫電無極撒腿就跑,開玩笑,那攻擊我不想打到自己啊!

這時候,天際落下一道細小倒微不可查的閃電。

荊樹寒單手抓着紫電無極,揚首望天,臉上滿是嫌棄,語氣充滿埋怨。

“就這?!這能治好我的病?” 那道雷電落在荊樹寒的身上,讓他渾身戰慄,真是爽啊!多年的老寒腿,他孃的好了!

荊樹寒喜不自勝,牢牢抱住被電得黑炭般的紫電無極。

“小友啊,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咦,小友怎麼黑成這個樣子?看來小友也有隱疾啊!來吧,讓雷電更猛烈些吧!”

荊樹寒張開雙臂,準備迎接更強的雷電。但等了半晌都沒動靜,這讓他很是不快,人家正舒爽着呢?怎麼就停了?

“喂,小友,再放個電啊!”

荊樹寒搖晃着已經出氣多進氣少的紫電無極。

“我,我已經被電糊了!”

紫電無極癱軟在荊樹寒的懷裏,時不時還抽搐兩下。

“唉,小友,你的意志力不夠啊!這樣怎麼能去除掉身體裏的頑疾呢?”

荊樹寒恨鐵不成鋼啊!這麼優秀的小輩,就應該天天受到長輩們的毒打纔對,打出你精彩!

帶着昏迷不醒的紫電無極,荊樹寒找到了蘇恩揚。

“氣湘子道友啊!你的這個兒子太不爭氣!小小兩個雷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蘇恩揚看着紫電無極的慘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麼慘的麼?幸虧我見機得快啊!要是劈在自己身上,那真是不敢想!

“多謝荊兄援手,一定是我這逆子又惹出什麼事端來了!”

蘇恩揚趕忙接過黑炭一般的紫電無極,說了多少遍了,雷電有風險,使用需謹慎!

你看看你,如今這樣子,讓我怎麼和你娘交代!額,忘了,與我何干啊,你還是盡情快樂地玩耍吧!

“沒有的事,此子資質超絕,天才蓋世,人中龍鳳,馬中最香的那塊肉!”

荊樹寒激動地直拍大腿。

“額,荊兄,這是誇這小子麼?他沒打砸你什麼東西吧?”

蘇恩揚有些納悶,難不成樹魔就喜歡調皮搗蛋的孩子?紫電無極這熊孩子纔是樹魔所愛?

“唉,打得好砸得妙啊!道友有這個麒麟兒,這是羨煞我了。不知道道友能不能把這小子借我幾天?”

荊樹寒一臉期待地說道。

什麼?樹魔這是有多喜歡熊孩子?蘇恩揚低頭看了看,臉黑如炭身似泥的紫電無極。

這小子有這麼好?麒麟兒?我看是欺凌兒啊!這小子乾的都是些坑爹的事情,要不是他爹是神王,我早就暴打他一頓了。

“荊兄但有所需,拿走不謝!”

蘇恩揚果斷將紫電無極賣了。

荊樹寒大喜,太好了,自己多年的老寒腿,這下子終於可以治好了!

“那啥,那今日道友就啓程吧!好走不送!”

荊樹寒抱着紫電無極,回頭說了一句。

蘇恩揚差點沒站穩,拐了別人兒子,就趕人?樹魔爲何如此心急?難不成紫電無極這小子還有什麼我沒有發現的優良品質?

苦思不得其解的蘇恩揚索性不再多想,趁着有時間,繼續用頭撞柱子,修習自己的金剛不壞身。

一炷香後,站在閣樓的廢墟中,蘇恩揚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出門時候撞頭了?”

看着滿地的磚木瓦礫,寒煙館的人一臉的不相信。騙鬼的吧?誰撞頭能撞踏一座樓?

芸綺夢和青璃在窗邊望着這一幕,萬分慶幸這裏的房間多,沒和那父子在一座閣樓!不然說不得,現在不是黑炭就是被埋!

青璃有些痛苦,自己就跟了個這個主人?太丟人了!我一生的污點啊!我一定要快些想辦法解除馭人環!

荊樹寒聽聞此事後,立刻又來下達逐客令。他要和紫電無極共度美好的歲月,你們這些人就不要在這裏礙眼了。

蘇恩揚雙眼含着熱淚,一步三回頭。

“無極我兒!我捨不得你啊!”

只不過回過頭時,嘴角浮起的那抹笑意,讓芸綺夢和青璃知道,這傢伙怕是巴不得甩掉那個無極大神!

“荊兄,他醒了記得告知我一聲。告訴他,我在巖洲等他。”

荊樹寒帶人相送,衆人簇擁着蘇恩揚一行人。出了寒煙館三米後,嘎吱一聲,關上了寒煙館的大門。

“這還真是熱情啊!”

芸綺夢有些驚訝了。

這真的是做貴客的感覺啊,主人竟然出門相送,感動啊!老孃下次一定給你種一個毒株在這裏,看吸不死你!

三人再次上路,這一次他們沒什麼驚險,三日時間到達了寒洲的一座城池——落雪城。

落雪城和落雪峯名字相近,兩者也有一定的關係。不過落雪城卻是在寒洲的境內,落雪峯是風洲的仙門。

“這裏就是落雪城啊?傳聞終年下雪的城池,真的好美啊!”

青璃眨巴着眼睛。

整個落雪城到處都是冰雕,每家每戶前面都有自己製作的冰雕。這裏四季如冬,不用擔心冰雕融化。

商鋪更是利用冰雪來做裝飾,吸引往來的行人。不少妖獸靈獸形象的冰雕,讓這裏的凡俗也對修仙充滿嚮往。

落雪城很多人都希望去落雪峯修行,雖然落雪峯是風洲的仙門。但其的整體風格和寒洲更爲接近,冰雪類的法術是落雪峯的主流。

看着跑來跑去的青璃,蘇恩揚嚴重懷疑,其體內的一定是寒月神王孩童的意志。

“這裏就是落雪城,我們先找個落腳的地方。”


蘇恩揚對這些冰雕沒什麼興趣,他知道這些冰雕中隱藏着一些仙家的手段,可不是所有的都是擺設。

這也是寒洲的一大特色,冰雕雪人是寒洲的傀儡師們最常用的傀儡了。

同樣的例子很多,比如巖洲傀儡師最常用的就是泥人、石人;海洲傀儡師常用水人、泥人;而木洲傀儡師則最青睞樹木花草煉製的傀儡……

芸綺夢對冰雕只是些許好奇,但對那些落雪城特有的美白用品,卻是恨不得掏錢買下整個店鋪。

不過讓她無可奈何的是,自己沒錢。三人所有的靈石都在蘇恩揚身上,蘇老爺的摳門,芸綺夢恨不得讓全天下人都知道。

對此,蘇恩揚並不瞭解。不過就算他知道,也只會報之一笑。

這都是我的錢,一個侍女還想用老爺的錢買美容產品?管你吃住就不錯了。

“就這家吧。”

蘇恩揚指着懸掛“白梅居”招牌的客棧說道。白梅居前有不少梅花冰雕,很是養眼。

但蘇恩揚說完,沒有人迴應。他緩緩回頭,身後哪還有那兩人的身影。

該死的!別亂跑啊!蘇恩揚有些頭痛。 落雪城是一座大城,想要在其中找人不太容易。

蘇恩揚先定好兩個房間,拿到房門開啓玉符後,才重新回到街上開始尋找芸綺夢和青璃兩人。

落雪城要比寒蘇城更加浩大,只不過寒蘇城得益於其優良的地理位置,後續發展越來越好,隱隱有追趕上落雪城的架勢。


不過落雪城作爲古城之一,底蘊深厚。雖然不比寒蘇城的地利,但卻佔據了人和。

這裏確實離三洲的交界地帶遠了一些,但也更加的安全。不用擔心有人搶劫什麼的。

落雪城本身就是一個門派,據說是落雪峯一位被逐出門派的弟子所創建。

但傳言是否爲實,還有待考證。不過落雪城確實和落雪峯交往密切,兩者之間經常有貿易往來。

落雪城也是落雪峯最大的貿易點,超過六成的買賣交易都在落雪城進行。

而落雪城也對周圍的一些官道,組織修仙者巡邏,嚴厲打擊劫掠商隊的行爲。

這也讓落雪城受到大部分商人和門派的鐘愛,相比寒蘇城不聞不問的態度,落雪城的舉措受到了大多數人的讚揚。

蘇恩揚走在落雪城的街頭,開始沿着之前的路線往回走,不斷向人打聽芸綺夢和青璃的蹤跡。

“姐姐,你看!那個傢伙也在找人呢!”

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蘇恩揚轉頭望去。

小姑娘正在拉着自己的姐姐,指着蘇恩揚說話。

兩人身上的服飾具有鮮明的寒洲特色,而其上繡着的雪狐圖案,已經透露出兩人的身份。

“不好意思。我這妹妹年少頑劣,還請道友見諒!”

司寒黎向着蘇恩揚微微屈身一禮。

“無妨,正要請教兩位雪香門的道友,可曾見過此二人?”

蘇恩揚利用念力訣,將兩人的身形大致做出兩個雪人。

“哇,你怎麼知道我們是雪香門的?姐姐,這個傢伙有些聰明呢!”

司寒雪皺着小鼻子問道。她拉扯除了一下自己的姐姐,好像在讓姐姐回答這個問題。

“道友見笑了!”

司寒黎有些尷尬地笑笑。

隨後她仔細端詳兩個雪人,大致的形體都很完善,除了相貌有些模糊外,這兩個雪人堆砌地不錯。


二女聞言皆喜。

Previous article

東方修哲沒有再糾纏下去,他倒是有辦法知道被撕去的內容,只是會非常麻煩而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