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女聞言皆喜。

「史家哥哥,如此近些時吾等當何如?」

「等!日里混跡野修中便可得更多消息,或者便縮在客棧中打坐修行便了。」

「嗯,哥哥,何不去往海運大碼頭探視,若有異動,或是情況不妙,屆時好覓得一條脫身之路也。」

「是了!靈兒之言甚善。」

不足誇獎道。

「哼!心虛!」

「嘿嘿。」

不足訕笑不已。風兒亦是咯咯咯笑個不停。

「史家哥哥,當真是太過寵著靈兒也。」

「姐姐,他哪裡是寵著我也,倒是姐姐,幹麼總是護著哥哥?當是想做正妻么?咯咯咯······」

「啊也!靈兒卻怎生如此笑我!」

那風欲靜俏臉兒泛紅道,居然沒有分辨幾句。不足聞言,假意不知,只是轉身入了內間中去了。二女自在外間玩鬧不已。

過得五七日光景,不足復收功外出,打探消息。正行出門不過數十步,忽然數修罵罵咧咧轉過街角而來。不足仔細聞聽,卻是那數修咒罵三教之眾。


「這位大哥,可是大比又有變故么?」

不足假意緊張道。

「非關大比之事,乃是三教之眾聯手封閉了海運大碼頭,出入商船不得載客,且禁修眾出入。違者廢去功夫,打落凡塵!」

「如此啊!」

「可不!吾等有十數家人好友,乘船而來參加大比,卻受其阻礙,不得上岸。莫得不錯過了此次大比么?」

「更可氣者乃是彼等居然聯合海族妖修,封鎖外海,吾等家人好友居然不得轉頭借道他港來此,汝道可氣么!」

「不是大比納徒么?怎得又復阻撓我野修來此耶?」

「誰知耶?」

不足告辭再行,一邊將其識神籠罩開去,仔細查視其識神域中所探視聽潮城中之萬般異變。

「果然!三教此番舉動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風兒有甚了得,居然惹得古大陸眾門派瘋了一般。」


不足正繞過數道街,欲往海運大碼頭而去,突然前面數修迎面而來,其一正是那華寒月此女。不足大驚,別家不識,那華寒月及身邊紅、綠二女卻乃熟識之人。非但識得其人,且可能便順藤摸瓜查了風兒個實情,便是大大不妙也。不足將眼一斜,見旁有一家刀劍器械之商鋪,便就身兒入去,避過。

華寒月何人,已然入道之境界,眼神當得刀劍之鋒銳,卻早瞧得清楚。觀諸不足避過自家,忽然心頭一悸,隱隱兒一絲痛楚生髮開來,只是痛徹入髓,面色慘白,便是那具迷人嬌軀亦是微微一晃。

「行走大人可是身有不適?」

其門下一修道。

「無他,當是近些時太過憂心也。」

華寒月淡淡道。 且說史不足正自焦心,那華寒月卻亦是假意不知,自顧過去。不足等得一時,復悄悄行出門去,左右瞧視,見無人注意,便復迴轉身往那客棧而去。

「華寒月明明已是瞧見某家,因何便自迴避耶?」

不足邊是這般思襯,邊繞了大圈子,欲往客棧回返。

「如金兄,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啊!」

不足駭然而驚,駐足不行,抬了眼直視其人。

「大人······可······可好?」

不足結結巴巴道,心頭卻暗暗警惕。華寒月何人,哪裡不知不足此時之做派。由不得心頭一痛道:

「吾與汝不見已然十數年矣,怎得便這般小心翼翼?難道怕吾等露汝行藏么?」

「這個······嘿嘿,哪裡!哪裡!某家與華大人不見大約非是十數年,若某家所記不錯,該是有數十年矣。」

「哼!石如金,師尊與吾姐妹早在十多年前······」

「紅衣,莫要再說!吾等走吧!」

那華寒月忽然淚水不能忍,倏然而下,急急掉轉回頭,便行。

不足眼見得其人淚光瑩瑩回身而去,隱隱覺得似乎何處不妥,細查之卻無甚了了,便嘆口氣而返。行不得一條街,忽然一聲怒喝道:

「石如金,站住!」

「嗯,紅綠二位師姐,汝等不是去了么?」

「吾二人忍不得也!石如金,汝可知吾家師尊愛汝之切,縱金石難及也。」

「嗯?此話從何說起?」

「金足,汝之真名大約便是此名吧。哼!且不說吾家師尊怎生喜歡與汝。數十年前,聞得汝身隕大魔王之秘地,師尊居然冒死將與汝同行之數修盡數誅殺。還有汝可記得十數年前汝在北地蒼狼之地受創之事么?吾家師尊與吾二人裝了行商老翁,將一匹千里駒與汝,且一路相隨護送,直至汝再無危機乃罷。此近百年間,師尊凄苦度日,雖神通廣大,境界漸進入道巔峰,然心中一絲憂思那肯斷絕?及至如今已是有阻神功大進也。汝倒好,見了師尊,居然假意避過!是可忍孰不可忍?」

待得不足聞得二女絮絮叨叨辱罵得半日,不足終是明白,心下亦是感激莫名,然如今自家之境遇,哪裡還敢與華寒月再相知也!自是與二人道別,頹然而返。

「哥哥,怎得又有女人味兒?」

瞧得不足返回,靈兒上前,將那翹鼻子一聞,緊皺眉頭道。

「乃是華寒月!」

「何人?華寒月?」

那靈兒自是知道華寒月此女,當日在真魔之空間時,便是聞聽不足之言所知也。

「華寒月?靈兒,是女子么?」

那風欲靜訝然問曰。

「唉,乃是魔門行走華寒月是也!」

不足嘆息道。於是便將那與華寒月相識,等等事宜一一端出。

「好個忠貞之女也!」

風兒不禁贊曰。

「只是聞得紅綠二女之言,彼等所獵殺之修,非但是風兒,亦是有某家金足也。呵呵呵······」

「哥哥,有何妙計?」

「妙計?無!三十六計走為上!」

「走?如何脫身?往哪裡去?」

「再等!到大比之時再看看能否有機可乘。」

於是三人亦不出門,日里只是隱在客棧打坐。雖不足這般小心,華寒月仍是傳話兒與不足道:


「千萬莫要識神外出探查,不日便有三教上修大德來此坐陣。且大比納徒乃是個陰謀!千萬小心!」

不足聞得是言,心下感佩,便自是將渾體之識神盡數收回識神神界中,不使之因外放而遭三教覺察也。

拜門收徒之大比終是舉行也。海運大碼頭搭起高高三座擂台,鍛體法體境界之修一,乃是欲收錄那等資質上佳之少年人,凝元之修一,聚識之修一。至若小圓滿之修,那是諸門派盡皆欲收攏者,自是不會來此地,兀得不降了身價也?

大比自是熱鬧,無他,野修修鍊之艱,宗室之修眾哪裡知悉?缺功法丹藥不說,更少了大德上修之指點,便是進一步亦如登天也。是故十年一比,往來者野修幾無確切之數,近萬總是有的。

客棧中,靈兒早已是急熱難耐,不停哀求道:

「哥哥,大比之地那等熱鬧,便允我去瞧一瞧吧。好哥哥,好哥哥······」

不足自是不肯,便是那風欲靜幫腔,不足亦是不肯。

「靈兒,此次大比非同往日,陰謀之味兒濃郁,怕是要出大事呢。便是寒月已是數日不見來訊息也。如此情狀,怕是有三教高層來修坐陣也,那華寒月等自是不得再行使權責也。」

「哎呦!寒月倒叫的親!哥哥,汝早便是靈兒之夫君,若再有異念,吾便壞去汝之丹田神界,與哥哥同歸!」

「魔道妖女也!怎敢這般想!」

那不足哭笑不得道。

「史家哥哥,以汝之見,會有何事發生?」

「這個卻是不好測度。或是彼等逐個兒排查,或是一群群隔離后再查,或是一地兒一地兒去查,或是······」


「等等,一地兒一地兒去查?史家哥哥,如此則此地大危!」

「風姐姐,難道彼等要將此聽潮城劃了區域來查么?」

「高!靈兒,汝之想法或許才是彼等之打算呢。」

不足誇獎道。

「哼!」

靈兒瞪一眼,將其小手兒往不足身上一擰,話卻是不說。不足咧一咧嘴兒,卻是不敢再多言,怕惱了靈兒,半天哄不下來。

「史家哥哥,吾等卻是應早作打算的是!」

那風兒早觀視得清晰,只是抿了小嘴兒偷笑,一邊卻然建議道。

「嗯,此地卻是決決不敢再居,吾等當潛藏以待,覓機奪路而走可也。」

「哥哥,藏在何處?」

「暫去城外,或無危險。」

「嗯,此言有理。正是大比激烈,無修不往之時,城外絕無野修遺漏留居者。以吾觀之,或許三教之眾之主力人馬或者便在城外集結,待得時機合適,入城搜捕呢。」

「好奸詐風姐姐也。咯咯咯······哥哥,隨得風姐姐好好學,莫得憨頭憨腦惹人惱也。」

那靈兒惱其不允外出,便是這般故意慪氣。不足亦不敢搭腔,只是假意呵呵傻笑。

是夜晚間,不足三人施了天機訣,運使瞞天之術,悄悄兒潛出城去,於距聽潮城三十裡外之一座小山谷中,掘出簡陋一洞暫居。


「哥哥,若聽潮城有亂象生,則吾等如何急急返回,奪路海上,覓道途而出逃呢?」

「以吾等之速,這點距離不過一刻之時便是罷了,何懼遠近耶?再者,若是聽潮城騷亂,吾等亦是得待其亂至無可控,才好隱身於海運大碼頭乘船出逃。」

由是其三修日里晚間不出此地,只是靜悄悄打坐靜修。不足偶或操控其強大精妙之識神查視一二,余則再無生他事也。 「史家哥哥!史家哥哥!快醒醒。」

「哥哥!哥哥!哎呀,大懶蟲······」

「噓,莫要擾了某家之清夢,某家······嗯,何事?」

那不足翻身而起,急急道。




當時已經和東方賢,將一些事情商議的差不多的萬劫,聽到了了些聲音,忽然壞笑著說道:「好小子,想不到你的修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有了這麼大的長進,看來你的資質也是滿不錯的嘛!不愧是咱們東方一族的王子大人。」

Previous article

紫電無極後退兩步,拉開了距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