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後面的話沒說完,但是大家心裏都有譜了。

說着,他招呼周霖兩個人上車就要離開。

原本還傲氣的女人,連忙湊到了車的旁邊說,“那個先生,我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我平常不是這樣的,你要是真的想找女朋友的話,考慮一下我啊!”

開什麼玩笑,一輛十八萬八的車,眼皮都沒擡一下直接就買了下來的人。

她能巴結上就不錯了。

只可惜,她這一番話出來,倒是讓宋乾笑了笑說,“不好意思,我是癩蛤蟆,吃不起你這天鵝肉!”

說着,藍色的豐田啓動的聲音響起,猶如一道流星,嗖的一下劃過了街道。

走的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離開了車店之後,車老闆直接對這個女人說,“你被解僱了。”


直接丟了工作,還平白得罪了人。

女人那叫一個後悔啊!只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藥。

至於另一邊已經出了街道的宋乾意外的發現,自己操作還挺流暢的。

反倒是坐在旁邊的周霖說,“你最近是不是跟女人犯衝啊!怎麼上來一個女人都瞧不起你。”

有嗎? 有嗎?

宋乾想了想,好像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就旁邊那個小館子吃飯!”

周霖在宋乾出神的時候,忽然開口說道。

原本行駛中的宋乾回過神來,驅車停了下來,看着面前的館子,實在是沒有辦法將眼前這個生意興隆的館子,和周霖口中的小連到一起。

“話說,我叔他們在裏面。”

周霖下了車,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宋乾瞬間明白了過來,他說周霖怎麼忽然拉着自己出來吃飯,原來是周冬青他們來了。

這次他們要對臨江的房子動手。

懷着不知道什麼樣的心情,宋乾跟着周霖七拐八拐,很快就到了吃飯的這個地方。

一擡眼看過去,發現屋子裏面就周冬青一個人。

“就你一個人來了嗎?”

宋乾顯然有些好奇,之前的炒房團好幾個人呢!

聽見他這話,周霖笑了笑說,“臨江雖說學生多,但房產少,我們兩家就可以吃下去了,他們有其他的地方發財。”

這話一出口,顯然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落寞。

其實這段時間,宋乾一直覺得炒房團其他的人對周冬青已經開始有意見了。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句散夥了。

不過他這個後來加入的人,手裏都已經有了幾百萬了,更何況那些比他多了一站的人。

怎麼一兩千萬也得有了。

利聚而來,利散而走,很正常的一個情況。

“臨江目前只有兩個小區的房子在出售,一個是明珠花園售價是3500元,另一個是帝景園是5800元,價格浮動還是挺大的。”

周冬青已經對本地的房價進行了一個調查。

聽見這兩個房價,宋乾心裏也沒什麼感覺,可能是麻木了。

“我打算把這兩個小區的房子全部拿下來。”

周冬青也沒有拐彎抹角的,直接開口說道。

全部拿下來?

聽見這個消息,宋乾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吃驚,但是轉念想到周家有不少的家底,就算是之前和炒房團合作的時候,也是一直出大頭的那個。

現在掙了不少錢了,想要拿下一個小區,也不難。

“明珠花園的房子,你一個人的資金就夠了,帝景園就我來。”

周冬青見宋乾沒有意見,說出了自己的安排。

聽見這個消息,宋乾有點沒坐住。

“明珠花園的利益明顯大很多,你讓我一個人吃了?”

宋乾他又不是傻子,明珠的投入比帝景的要低很多。

這周冬青是在給自己賣好嗎?

可是他現在也沒有出彩的地方吧!

“你是一個聰明人,以後我們合作的機會很多,如果你有什麼好的合作項目也可以找我。”

周冬青也沒有掩飾自己的目的,說的很直接。

原來是看中了他的潛力!

宋乾忽然明白了過來,笑了笑說,“周先生看得起我,我自然不會辜負你!”

這頓飯吃的還挺愉快的,大家都大致猜測了一下房價大概能漲到什麼程度。

這一次,宋乾手裏的資金可以直接翻最少兩倍。

шшш_ тt kán_ c o

吃過飯之後,天色已經有些晚了。

周冬青有自己的安排,宋乾則是被周霖拉到了附近的酒吧。


“這裏面美女可多了,玩一會兒唄!”

周霖笑嘻嘻的說道。

說實話,宋乾前世是沒有經濟能力來這種地方,所以這還算是他第一次進酒吧。

昏暗的燈光,搖滾的音樂給他帶來了另一種感覺。

還算是不錯的感受。

就在他出神的時間,周霖拉着他坐在了其中一個卡座上面。

只可惜路過他們的妹子對他們露出的都是嫌棄的眼神。

“你看那邊兩個人,一個打扮的那麼土,另一個邋里邋遢的,嘖嘖嘖!”

“就是,這樣的人還來酒吧,我看去街邊看看比較合適。”

不好的言論從旁邊傳來,他們說的肆無忌憚的。

周霖倒是皮笑肉不笑的招了招手,報了一堆酒名之後,就對宋乾投去了一個等着看好戲的眼神。

沒過一會兒的時間,便看見服務員那邊推着一堆酒湊了過來。

“這裏的酒是我請大家喝的,有興趣的過來拿就是了。”

一番話下來,在場的目光都被周霖吸引了過來。

有那麼幾個女人顯得蠢蠢欲動了。

“不知道這位小哥怎麼稱呼啊!”

有一個年齡略微大一些的女人湊了過來,精緻的妝容好看的服裝。

就是笑的有點假!

宋乾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但是有了一個人開頭之後,後面過來的人就多了起來。

漸漸的現場氣氛都嗨了起來,周霖在一羣女人中倒是如魚得水的。

宋乾就顯得冷冰冰的一個人。

“你慢慢玩,我先走了!”

他覺得有些無趣,決定回宿舍睡覺去。

周霖對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得到回覆之後,宋乾出了酒吧,目光落在沒有多少人煙的街上,很快就鎖定了自己的車輛。

“宿舍應該還沒關門吧!”

他看了一眼手機,現在已經九點多鐘了。

抱着這個念頭,他回到了宿舍,匆匆的上了樓。

一進門就看見舍友們露出了曖昧的神色。

“你小子什麼時候認識了那麼牛逼的朋友了,你是沒看見肖楚天那個臉色。”

“就是,害的我們爲你瞎操心。”

舍友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很好奇宋乾怎麼和周霖這種有錢人認識的。

“就一次偶然的時候認識的。”宋乾還記得當時周霖給自己開門時候頂着雞窩頭的樣子。

“回頭有機會也介紹我們認識一下唄!讓我們也沾沾光!”

有人笑着說了這麼一句,其餘的人都附和了一句。


“就是,有這種朋友也不介紹我們認識一下,你不知道現在學校的妞都問我們,認不認識你朋友呢!”

大家嘻嘻哈哈的說着。

宋乾應付了幾句洗漱了一番就上牀睡覺了。

第二天沒課,他睡的有點晚。

一睜眼就聽見宿舍的室友說,“我們宿舍樓下停了一輛藍色的豐田,有人說價值和你那個朋友的一樣。”

“現在大家都在猜那車是誰的!”

“哎,我喜歡的女孩子又得湊到別人面前去了!”


如果說之前,烏海尚有些動搖,並未全身心投入學習,時而還會偷偷跟着白雲去外面玩,通過這段話的啓發和深思,他徹底改變了自己的思想和認識。

Previous article

江林牙齒在打顫,眼中噴射悲哀的怒火,「他是我二哥,我親二哥!為了家主的位置,他竟然對我出手!要不是,要不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