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早結束了,一堆子的破事,你們休息了沒有,要是沒有休息的話,現在來海藍之心至酒店,你和寧馨都一起過來。”

“啊?怎麼回事呢?”

“你們先過來我再慢慢和你們講,事情有點多,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還有啊,要是你們不過來,估計徐夏今晚一個通宵都不能安生。”

“什麼意思?”

“過來就行了,我馬上把地址發給你。”

“那好吧。”

李欣妍正要掛斷電話,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寧馨的聲音,一驚一乍的說道:

“等等,是苒苒打的電話嗎?讓我苒苒讓我們出去浪啊,太好了,太好!”

與此同時,寧馨已經將李欣妍手中的手機搶到了自己的手裏面,繼續說道:

“苒苒,剛纔你們還在說徐夏啊,徐夏怎麼一個通宵都不能安生呢?要不你先透露一點,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呃……就是……”

劉苒想了想,旋即說了個大概。

電話那頭立即就傳出了寧馨呼呲呲的嬌笑聲,隔着電話都能想象到寧馨那忍俊不禁的樣子,

“笑死我了,眼淚都給我笑出來了,徐夏怎麼那麼慫啊!等着,我們馬上出發,待會好好挑逗一下他,看他能當多久的忍者!”

“這個可以有!”

劉苒隨之壞笑道,

“好辣,先這樣,我讓徐夏去準備麻將桌,應該快回來了,掛了。”

“好呢,待會見。”

酒店前臺,徐夏再次面對前臺妹紙的時候,顯得輕鬆了許多。

“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前臺妹紙卻是略顯慌張,她正在跟她的閨蜜好友說關於徐夏的事情呢,哪知正主突然冒出來了,看把她嚇的。


“你、沒事吧?”

徐夏奇怪的問道。

前臺妹紙搖頭道:

“沒事、沒事,先生如果你需要什麼,其實可以在你房間打電話到前臺,我會安排人給你送過去。”

“出來透透氣。”


徐夏擺了擺手,又接着道:

“你們這裏能不能提供麻將桌,最好是機麻。”

前臺妹紙看着徐夏的眼眸眨了眨,腦子陷入了一片胡思亂想,一個大美女找了一個帥氣的鴨子,要機麻?兩個人也沒法打麻將啊。

他們是想玩什麼特殊的情趣活動嗎?

可是機麻能夠怎麼玩啊?

前臺妹紙絞盡腦汁,以她所看過的那些爲數不多的SM系列,着實沒想到麻將桌能夠在幹那個啥的時候,有什麼幫助。

不會只是爲了墊高一點?其實房間中的書桌也可以做到啊。 “先生,你確定沒有開玩笑?”

前臺妹紙遲疑了一下,眼神怪怪的看着徐夏,畢竟這裏是酒店啊,用來休息,幹什麼都行,但是提出打麻將的要求,還是第一次遇到。

徐夏點頭,

“是啊,太無聊了,待會還有兩個人女孩要過來。”

前臺妹紙再次震驚,還有兩個女孩,她瞅着徐夏的身板,一挑三,受得了嗎?

爲了掙錢這麼拼啊!

徐夏被前臺妹紙火辣辣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頗爲無語道:

“有什麼問題嗎?”

“呃,問題倒是沒什麼問題,隔壁就是麻將館,我過去和他們說一下,你再交付一點押金,應該沒什麼問題。”

“嗯,那行,麻煩你幫忙安排一下,待會讓他們將麻將桌送到房間中就行了。”

“好的,先生,請問還有什麼別的需要嗎?”

前臺妹紙恢復神態,笑着繼續問道。

徐夏搖了搖頭,走到門口,點燃了一根香菸,不急不緩的抽了起來。

前臺妹紙瞅着徐夏的模樣,那蕭索的背影,形單影隻,不由得暗道,這個帥哥看起來應該是個有故事的人,或許是有着什麼迫不得已的原因,才選擇了鴨子這一行吧。

嗯……

自己要不要去問問他的價格呢?說不定哪天自己就有需要了,主要是真的很帥誒!

想到這裏,前臺妹紙的臉蛋突然變得紅透。

徐夏默默的抽着煙,腦海中琢磨着待會三女湊在麻將桌的時候,自己要怎麼才能做到處變不驚,剛纔已經被劉苒給看扁了,心頭很不爽啊。

要是再被李欣妍和寧馨看扁,還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啊。

心有所想,也就沒去注意前臺妹紙的表情,更不知道前臺妹紙的胡思亂想了,否則,徐夏知道了對方的想法,把他當成了拼命三郎的鴨子,不知道會不會嘔血半升。

這時,徐夏突然想起了一事,好像手機直播還一直開着的。

頓時間,徐夏額頭上都流出了冷汗來,太踏馬驚險了,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直播一直開着,就忘了關。

要是剛纔他一個不小心沒把持住,他就成了小電影的男主了。

徐夏趕忙將手機拿出來,先將直播結束掉再說。

瞅了兩眼直播間的彈幕,他的嘴角狂抽,這是被鄙視了啊。

“夏哥兒太慫了,丟人啊,人家苒苒大美女已經投懷送抱了,結果你還禽獸不如,你還是男人麼?”

“哎,我不求看現場直播,但是也不能給我們丟男人的臉啊。”

“連一個劉苒都搞不定,還讓李欣妍和寧馨兩個大美女一起過來,夏哥兒,你就不怕被霸王硬上弓啊。”

“沒意思,太沒意思了,正值激情澎湃,誰料主播秒慫。”

“我說你們有沒有注意酒店前臺妹紙的表情變化啊,是不是看夏哥兒的眼神怪怪的,以我的經驗來看,她是在懷疑夏哥兒的身份。”

“啥?懷疑身份?什麼身份?”

“咳咳,你們不覺得,夏哥兒像是初次出來做生意的嗎?你們懂的,不要問我怎麼會知道,我只能說當年我有過和夏哥差不多的經歷,唯一的區別,夏哥兒身邊是個超級大美女,我踏馬的身邊是個四五十歲的大媽,哎,不說了,往事不堪回事,雖然現在日子過得還不錯,但那也是用我的青春去換的。”

“(瞪眼)臥槽!我好像發現了什麼,樓上大佬。”

“膜拜、膜拜,莫非你就是傳說中少奮鬥二十年的勵志典範!吃的苦中苦,方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

“噗呲,笑噴了,夏哥兒,水餃好多錢一碗?”

“……”

徐夏捂着臉,這些混蛋的話,簡直是不忍直視啊。

直播間的粉絲們瞅着徐夏捂臉,一個個彈幕文字,彰顯着他們笑得更加肆無忌憚。

“夏哥兒,沒什麼丟人的,如果可以,我也想當和你一樣的鴨子。”

“+1”

“喂喂,你們說什麼呢,我家小夏夏本身就很有實力好不,就算出去浪,那也是他消費別人啊!小夏夏,我私聊發照片給你了,你看看我怎麼樣,象徵着收你點錢,讓你找回自我,姿勢任你擺佈。”

“mmp,你一個摳腳大漢,想把夏哥兒噁心死啊。”

“三個、三個啊,打麻將啊,夏哥兒你確定是打麻將嗎?你敢不敢通宵直播,你敢通宵直播,我就敢守通夜,就不信你們孤男三女真的能夠受得了!”

“算我一個,我也想看看不一樣的畫面。”

“……”

徐夏瞅着一個個彈幕,內心崩潰,如果有可能,他都想將順着無線信號,將這些混蛋一個個的拎出來,好好捶一頓,教教他們怎麼說話了。

可惜,太不現實。

最好的辦法,那就是結束直播!

徐夏昂着頭,牛逼哄哄的淡淡道:

“呵呵,你們怎麼可能知道我的厲害,剛纔不過是以退爲進,不然怎麼能夠將欣妍和寧馨忽悠過來,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大智若愚,算了,你們肯定不知道,就這樣了,今天的直播結束,我要去過我這美好的一宿,羨慕不死你們!”

說完這些話,徐夏根本不給坑逼粉絲們發彈幕的機會,果斷的點擊了結束按鈕!

而後,舒心的吐出一口氣,心情一下子就好多了。


不管自己是真牛逼,還是假牛逼,反正不能被這些坑逼粉絲看扁了,他不要臉麼,不然以後自己還怎麼裝逼啊!

一支香菸抽盡,前臺妹紙已經和隔壁的麻將館老闆說好了,走過來請徐夏支付押金。


而後安排了兩個將機麻桌,和一副麻將牌送了上去。

徐夏迎着前臺妹紙那充滿了別樣色彩的目光,想到剛纔坑逼粉們發的彈幕,暗道mmp,該不會是這妞真的把他當嘎嘎了吧!

他欲言又止,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不能開口就道,我不是你想的那樣子,我踏馬不是鴨子,真的,你想多了。

這樣子的話,且不是更加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先生,請問您還有什麼要求嗎?”

前臺妹紙俏臉紅撲撲,在與徐夏的目光對視後,竟然顯得有幾分拘謹,除此之外,眼神深處還有一抹流口水,好想問問價格啊,不知道貴不貴,一個月工資夠包夜麼? “也沒什麼要求。”

徐夏搖了搖頭,恍然間又想到了一件事,好像房間中的泡麪只有兩桶,待會李欣妍和寧馨到了的話,他們就是四個人肯定不夠吃。

今晚畢竟要通宵打麻將,半夜肯定會餓的,旋即徐夏又補充了一句,說道:

“再加兩桶泡麪吧,對了,要麻辣竹筍味的。”

“好的,先生,待會我會安排人給您送過去。”

前臺妹紙禮貌的應道。

就在徐夏覺得透氣也透的差不多了,危機已經解除,打算上樓的時候,酒店門口的停車位,一輛豪車燈光透亮,回頭一看,是一輛大白路虎。

因爲車燈的對射,看不清車牌號,不過徐夏也猜到是誰的車。

應該是李欣妍和寧馨來了。




他回過頭,繼續前行。

Previous article

如果說之前,烏海尚有些動搖,並未全身心投入學習,時而還會偷偷跟着白雲去外面玩,通過這段話的啓發和深思,他徹底改變了自己的思想和認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