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凌葉想使用瞬移術時,四兄弟中的老大猙獰的臉喃喃念道:“空間魔法之強力束縛……”

而之後,凌葉就感覺到自己身形一緊,已經動彈不得,眼前拿到攻擊到來,凌葉艱難的拿出了綠光石幻化的魔法陣,念着咒語。

“異次元吞噬!”

凌葉這個技能也是瞬發,親和度一百的空間魔法源力讓凌葉丟出技能都比普通魔法師快很多,只見凌葉前方空間出現一道裂痕,形成一個黑色的圓洞,那道空間氣浪直接被吞噬進去。

老大見自己的技被吞噬進去,並沒閃出驚訝的神色,因爲凌葉後面已經出現了一個人,那就是一直影藏在後方的老四,兩人其實早已發現凌葉的身形,老二死之前趁機在凌葉前上做了一個魔法印記,讓他們知道凌葉身形是在何處,但他們想要一擊殺死凌葉的話,還是需要一個契機,所以他們兄弟兩抓住了……

“什麼?”

凌葉瞳孔一陣收縮,他知道自己這會難了,老大已經全力束縛着他的身形,讓他不能移動,而後面一個發狂的空間系魔法師,攻擊力可不容小藐。

“去死把……創世!”

老四怒吼着,在他魔法杖前方已經出現了一個非常強大的雷光,而且凌葉發現周圍的空間大陣開始消失,這是?

凌葉腦海中飛速旋轉着眼前的情況,創世這個技能因該是吸收了空間大陣的能量,那麼這個技能的威力將會更加強大、

老大眼前老四丟出這個技能,眼睛已經溼潤了,他大聲喊道:“不老四,你不能在死了……”

凌葉聽到這話,也感受到不對,他發現背後一個能威脅他生命的雷球在慢慢凝聚,“看來這個傢伙是使用生命燃燒技能了,以生命爲代價召喚出強大的創世技能,這個技能是……凌葉終於在腦海中想到了創世兩個字的含義,那竟然是九級空間技能,單體攻擊能力極爲強大。

老四面前的創世雷球越來越大,雷光越來越強,但是他人卻開始變的老化,手和臉部已經出現了非常多的皺紋,三十多歲的他,此刻儼然是變成一個七旬老者了……

而老大也是含着淚,使用空間束縛控制着凌葉,但是這個技能耗費的源力非常巨大,他只能在堅持一個非常短的時間,可是這段時間已經足夠老四凝聚完真正的創世,這將是一個超強的技能!

就最後一點了……老四咬着牙,在心裏想着三哥和二哥的背影,可是他們都死了,都是被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殺死的,但他卻不想想,爲什麼三哥和二哥會死呢?

“身體不能動了,可惡。”凌葉全身掙扎着想要逃脫空間束縛,想要掙脫一個比自己高等級修煉者的束縛術很難,其實空間魔法師的對決一般都不會使用束縛術這個技能,因爲很難中到對方,可凌葉卻被偷襲了……

不得不說這四兄弟很強,雖然死了兩個人,但依然有殺死凌葉的實力。

“去死把!”老四終於集結完創世,在那一刻整個洛克城都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五彩的燈光全部被掩蓋了,有的只是一陣強大的白光,在洛克城白光大放的瞬間,魔法協會總部幾個身影同時身體一震,感受到那強大的能量,幾人瞳孔一陣收縮,快速消失在原地……

這樣一個強大的技能,凌葉知道就算自己不死也重傷,而老大手中的魔法杖在顫抖,因爲他也快堅持不住了,但老四的技能已經快要發出,就在凌葉都認爲自己要被技能打中的瞬間,那個強光雷球卻截然而至,如潮水般褪去。

老四在暈去的瞬間,心裏想着:“爲什麼?爲什麼不讓我殺他?”隨之身體砰然落地!

“哈哈,英雄永遠都是最後登場的!”天天刻意壓低頭上帶的小草帽,很臭屁的說道,拍了拍手,慢悠悠的走到了凌葉身邊……

“你的速度還真慢,差點我就沒命了……”凌葉此刻還全身冷汗,如果那個技能打到身上,就算憑藉着凌葉超強大的肉體防禦也不可能經受的住,怎麼也脫層皮,失去戰鬥力。

天天帶着笑意的說道:“老大這次該怎麼獎勵我啊……”

凌葉看了天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還獎勵你,每次戰鬥的時候都躲在後面,最後在偷襲得手,簡直就是給修煉者丟人了……”


雖然凌葉口頭是這麼說,但心裏卻十分佩服天天,這傢伙要是早出來,或許戰鬥還沒那麼容易結束,而現在老四昏迷,老大已經源力耗盡,就象個拔了牙的老虎,和普通人沒啥區別。

凌葉走向四兄弟中的老大,冷冷說道:“你們輸了,說,到底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

但是老大卻一臉疲憊的大笑出聲:“哈哈……哈哈哈哈,我們輸了,你就殺死我把……”看起來此人似乎瘋了,眼神中絲毫不掩飾對凌葉的殺意。

凌葉負手而立,眼神中看不到一點情緒,對於這樣喪心病狂的敵人也沒什麼好審問的了,那就直接殺掉把,他緩步走向對面的老大,看着那個變得瘋狂的男人,眼睛有些混濁。

可是突然間,老大全身爆出青色鬥氣,凌葉第一個反應就是,眼前的敵人是個雙修煉者,而且和自己一樣的,魔武雙修,這天賦已經相當恐怖。

老大已經準備拼死,他亮出了最後的絕招,其實先前裝出的瘋狂模樣只是想讓凌葉輕視自己,讓凌葉以爲自己失去了鬥志瘋了。

“老大小心”天天看着前面敵人全身爆出青色鬥氣後,突然消失在原地,他知道凌葉有危險了,可是接後來,凌葉身前已經出現了一個殘碎的身體,四肢全部被分裂開來,腦袋還猙獰的笑着,地面鮮血四濺,看起來非常噁心。

凌葉早就使出了空間結界將血液擋在身體之外,但他眼中也閃顯着驚訝,因爲那不是他動手的,而是一股非常強大的攻擊,直接將老大的身體分烈開來。

偷情總裁追逃妻

絕對的秒殺,這……秒殺一個七階後期強者,實力太恐怖了,凌葉很慶幸那個技能並沒丟在自己身上,雖然凌葉堅信自己的空間結界可以抵擋住,但第二個次攻擊他就很難抵擋了。

天天也隨之一愣,他喃喃說道:“老大這是什麼技能,好凶殘啊……”

凌葉說道:“這不是我丟的技能,而是……”在他話還沒說完, 紅色艦娘 ,隨之還出現了二道,那五個人負手而立站在街道周圍的屋頂上,月光只能映射出他們的影子,而其中還有一道妙曼的身子,長髮飄飄有着一股淡淡的芬香。

好強……這是凌葉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詞彙,那就是身邊幾人都非常的強大,最低實力都達到了八階巔峯,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身影,強大的就連凌葉的驚愕了,那是九階巔峯的實力?

據凌葉所知,他見過的九階巔峯只有一個,那就是槍神左輪,還是剛剛進階的,而這裏還有一個九階巔峯,而且感覺比左輪還要強大……那因該就是傳說中的魔法協會會長柳玉清把!

“又來了幾個人,實力都還不錯啊……”天天此刻完全沒有緊張的神色,裝作老氣橫秋的模樣說道:“這幾個人是你們派來殺我們的麼?”

凌葉並沒制止天天這樣說話,天天這樣一說已經將事情的大致說了個明白,那就是死在他們手裏的都是追殺他們的人。


“劉長老你爲什麼要殺死彥?”

一個質疑的聲音問道,但是凌葉聽到這個聲音卻有些飄忽,因爲那個聲音非常的好聽,宛如天籟。

………… 凌葉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妙曼的身姿,雖然只是一個身影,卻能很好的看到那個身形,站着就是完美的S型,胸圍估計到達了D罩杯,這是凌葉和天天一同的想法,這兩個猥瑣的傢伙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眼神,大膽的欣賞着那道身影。

這樣火辣辣的眼神讓黑夜中那道妙曼的身子感覺到非常不舒服,隨之望向凌葉這邊,讓凌葉兩人有些尷尬,立刻收回了侵犯的眼神,隨之還人摸狗樣的整理了下服裝,擺了個帥氣的姿勢!

當然那是凌葉自認爲帥氣的姿勢。這個女人有着一股無形吸引人的氣質,讓凌葉的眼神有些依戀,談吐的舉止都非常優雅,讓人感覺十分隨和,但是凌葉知道那個女人肯定碰不得,如果觸犯了她的逆鱗你就完蛋了!

隨之那個冷清又好聽的聲音再次響起:“劉長老我希望你給我一個解釋……”

那個被稱爲劉長老的人叫劉浮塵,是魔法協會的內部長老級人物,是一個強大的空間系魔法師,剛纔那個瞬間秒殺彥的技能就是他丟的。

劉浮塵理直氣壯的說道:“他是叛徒,我爲什麼不能殺他?”

一邊跟來的魔法協會長老洛神宮也開口說話了,他道:“就算是叛徒也要弄清實事的真相把,莫非你是要殺人滅口?”後面的口氣非常重,顯然是懷疑上劉浮塵了。


而劉浮塵聽到這話不怒反而笑了,哈哈說道:“洛長老你因該清楚我在魔法協會待了上百年,豈會是叛徒?在說了,我就算是叛徒,又爲要殺死這位凌葉小兄弟呢?”

洛神宮早就看流浮沉不爽,本來性格火爆的他更是辯駁道:“你,呵呵,還不是因爲你嫉妒……”

“神宮,別說了……”黑夜中,那個妙曼的身影淡淡說道,她就是魔法協會的會長柳玉清,兩人爭吵的聲音嘎然而至,最後平息下來,而身邊還有二人想要說什麼,也是欲言又止。

既然會長在這裏,就等她拍板把……

而凌葉和天天也大致明白了些什麼,這些突然出現的因該都是魔法協會的人,而其中那個女人因該就是魔法協會的會長。

這樣說來,也算是自己人了,凌葉也是魔法協會的內部成員,大家都不是敵人,也就不用緊張什麼了,但凌葉很納悶爲什麼會有魔法師追殺自己,而且還是魔法協會的內部成員。

這個疑問,凌葉想也只有一個人可以揭開了,那就是昏迷中的老四,他知道老四沒有丟出創世技能,那就代表着他生命因該沒有燃燒枯竭,至少還剩口氣吧。

柳玉清看這裏也查不出個理所然來,說道:“把幾人的屍體都清理掉,這件事情似乎沒有頭緒,那就先回內部在做調查把……”柳玉清話還沒說完,凌葉已經打斷了這位魔法協會會長的話語。

他說道:“等等,誰說這次追殺事情沒頭緒了?這裏還有個人處於昏迷中,並沒有死掉,抓起來問問他就好了!”凌葉指着昏迷中老四的身體,看着大家。

柳玉清也看向了老四的身體,她喃喃說道:“那個技能就是他發出的麼?不過似乎被打斷了……”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看象了躺在地上的老四,而且他們發現老四還有生命跡象,這剛好是一個突破口。

這時,凌葉卻突然發現一道強大的能力從自己身邊劃過,目標就是躺在地面上的老四,他心裏暗道:“好狠啊,要殺人滅口。”可是凌葉經過戰鬥也沒能力抵擋那波攻擊了。

但下一秒,老四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個能量結界,而一個人已經出現在了凌葉身邊,帶着蒼老的聲音說道:“劉長老好狠的心啊,竟然要殺人滅口,他們可都是你的手下啊!”

劉浮塵發現自己的攻擊被擋了下來,面部一陣抽搐,他怒道:“我爲什麼要殺人滅口,我只是替天行道斬殺叛徒罷了,法爾斯你別擋我道,否則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呵呵,翻臉不認人麼?難道你無視魔法協會的存在了?”

“法爾導師?”凌葉感受着身邊這個熟悉的氣息,喃喃說道,他不正是法爾斯麼,就是在黑龍城教會凌葉空間魔法的人,這也是凌葉重生後的第一個老師,凌葉一直都很感激這個導師,因爲法爾斯可以說沒有圖過他什麼,這份感情他是很看重的。

站在凌葉身邊的法爾斯點了點頭,他說道:“凌葉啊,這次進步不小噢!”

凌葉說道:“全靠老師教導,我纔會了強大的空間魔法,否則這次的戰鬥我就很難活下來了……”

師徒倆似嘮嗑家常一般,三三兩兩的聊了幾句,凌葉也得知法爾斯成功突破八階巔峯,成爲九階強者了!空間系的九階魔法師實力可是非常強大的,在北水大陸魔法帝國因爲戰爭的原因,違背了魔法協會的一些合約,所以法爾斯也退出了魔法帝國,回到了中金大陸的魔法協會總部。

場面中的氣氛一度加溫,此刻劉浮塵是進退兩難,難道他真的要翻臉不認人?他們兩人都是空間魔法師,這個打起架來,誰也佔不到便宜。

“現在不是你們師徒聊天的時候,這個叛徒我不管可以了把,隨便你們怎麼審問。”劉浮塵知道現在自己還需要隱忍,否則幾十年的計劃就泡湯了。

劉浮塵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隨之閉目養神似的站在原地,似乎在說,這個人隨便你們怎麼審問,反正與我無關,他就是賭自己那份自信,這四兄弟都是他一生撫養帶大的,雖然他看待四人只是一顆棋子,四人卻十分尊敬他,赴湯蹈火都沒問題。

只是劉浮塵爲了保證萬無一失才下定殺手,其實這四人實力都非常好,天賦極佳,殺死這樣好的手下他也是比較心疼,但是相較幾十年的計劃來說,這一切都是值的。

柳玉清開口了:“弄醒他,然後審問。”

凌葉見柳玉清都開口了,眼底閃過壞壞的笑意,他說道:“其實不用審問了,只要他喝下我手裏頭的一種藥水,就會吐露真言。”

說着凌葉從無重力空間中找到了存放的藥水,那就是小龍天天發明的真心話大冒險,只要喝了這種藥水,什麼事情都會吐露出來。

劉浮塵聽到有這種藥水,表情有些不自然了,但嘴上卻不屑的說道:“真是荒唐,天底下那有那種藥水。”

凌葉倒也不在乎劉浮塵的話語,淡淡說道:“有沒有這種藥水試試不就好了?”隨之凌葉將藥水灌入老四的嘴裏,而法爾斯也做好了防禦工作,免得劉浮塵再次殺人滅口。

其實只要在做各位不糊塗,就能看出劉浮塵的貓膩,他如果問心無愧爲什麼要殺人滅口,可所有人都不點破,事實才是證明一切的好辦法,柳玉清此刻柳眉緊皺着,她想知道真相,卻也不願意相信劉長老是叛徒,現在魔法協會看似強大,其實內部長老都明白,魔法協會已經走向了衰敗,許多魔法師都選擇離開了魔法協會,依附一些帝國。

而魔法協會的外敵也是十分強大,許多勢力早就窺視已久魔法協會這幾千年來留下的財富,不管怎麼樣,長老會如果還出現了叛徒,那麼對他們無疑又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

所有人都緊張的看着小四,他已經被凌葉使用源力弄醒過來,但是卻雙眼無神,似乎整個人都被人操控了般已經呆板化了。

劉浮塵也看到了小四的這一變化,他知道大事不好了,但他卻告訴自己要冷靜,一定要冷靜,他只希望那藥水是坑人的,別有效果纔好。

寵妻上天:老婆,你要乖 ,看着小四說道:“是誰派你來追殺我的……”

小四如實回答,答案和凌葉想的樣,那就是劉浮塵。雖然大家都紛紛猜測是劉浮塵,但從小四口中確切證實,都是紛紛驚訝的看向了劉浮塵,柳玉清眼神也是有些複雜,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劉浮塵爲什麼派你們來追殺我?”

“這個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是執行命令!”

“你還知道些什麼?”

“劉長老是黑暗協會的人,我們都是黑暗協會插入魔法協會的人……”

如果說剛纔那個消息是小菜的話,這個消息因該算的上滿漢全席了把,雖然這個比喻不是很恰當,但黑暗協會這可代表着大陸的死對頭,簡直就是你死我活的對頭,劉浮塵是黑暗協會的人,就代表着他是魔法協會的敵人。魔法協會是一個非常黑暗的勢力,他們肆意破壞大陸的一些國家,而魔法協會也是和他們分庭對抗。

也只有魔法協會和少數勢力能和黑暗協會對抗起來了!

黑暗協會也非常惱怒魔法協會與自己處處作對,但魔法協會勢力龐大,也對其無可奈何,反正黑暗協會可以說是魔法協會一個非常強勁的死對頭,也是大陸所有勢力的死對頭。

劉浮塵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狡辯了,只是眼神憤恨的看着凌葉,這個傢伙將他幾十年精心策劃的陰謀給打破了,本來他就可以繼承魔法協會會長之位了,可凌葉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爲什麼劉浮沉要殺凌葉滅口呢?下集揭開。

………… “劉長老,我真沒想到你會是黑暗協會的人。”柳玉清眼底閃過失望的神色,劉浮塵也是魔法協會的頂樑柱之一,如今消息爆出他竟然是黑暗協會派來的臥底,這難免讓人不能接受,也讓人感到一陣後怕,如果讓劉浮塵繼續潛伏在魔法協會,或許就會讓黑暗協會有機可乘,給魔法協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哈哈,哈哈,我臥薪嚐膽幾十年,沒想到竟然敗給了這個小子手裏。”劉浮塵自嘲的發出笑聲,此刻他的心情也十分複雜,其實這幾十年來,他也一直猶豫着,爲什麼不乾脆就安安穩穩做個魔法協會的長老呢?何必爲那種黑勢力辦事。

這些年來,劉浮塵一直反思着值不值,也一直都在猶豫,畢竟在這個地方待了幾十年是會有感情的,但黑暗協會可不是好惹的主,如果劉浮塵背叛了他們,那麼他的那些家人就會去到另外的世界。

法爾斯冷冷的看着劉浮塵,其他人也是目光冰冷的看着劉浮塵,既然他都不辯駁了,那麼這個消息已經成爲了事實。

凌葉看着劉浮塵那副悲哀的模樣,調侃的說道:“劉長老,噢不,對不起我口誤,黑暗協會的劉浮塵,我素來與你無冤無仇,你何必派人來殺我?”


聽到黑暗協會這個詞,劉浮塵從恍惚間醒了過來,是啊,我是黑暗協會的人,我何必愧疚呢?想到這劉浮塵又擡起了頭,他現在沒有選擇,這裏在做的都是他的敵人,他不在是魔法協會的長老,也不在是協會裏人員的朋友,他們只是敵人。

柳玉清沒有動手,她眼神有些複雜,其實她也知道劉浮塵內心還在掙扎,說實話,劉浮塵這些年來對魔法協會做的貢獻還是蠻大的,如果他願意回頭,魔法協會還能重新接納他,可當柳玉清看到劉浮塵擡起頭來的眼神變了後,她知道從這刻開始這個人會是自己的敵人,也是魔法協會的敵人。

“劉浮塵,你還有什麼話說麼?”


柳玉清拿出了手中一把晶瑩剔透的魔法杖,看起來這把魔法杖顯的很古樸,但凌葉卻一眼看出了這把魔法杖的不簡單,竟然是傳說級高等品質的武器,完全是無價之寶啊,其實這枚法杖也是魔法協會任歷會長祖傳下來的。




“各位,夢開始的時間,已經到了。”凱因說,“我們將在金礦修整兩天,然後去依比鎮,消滅那裏的明茨之後,我們就去帝國。”

Previous article

他回過頭,繼續前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