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訝異的看了他一眼,並不知他爲何有此一問,青稠還是老實的點了點碩大的腦袋。

“那你可知道,恐靈山在八萬年前,可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之所以是八萬年前,正是因爲,那是小叢身死的時間,既然很可能遇到了知情人,他又怎麼可能放棄打聽兇手的線索。

“八萬年前?”喃喃的嘟囔一聲,既然蒼炎要問,將他看做希望的青稠只有努力的回想着。

半晌過後。

“哦,有一個穿了一身鮮紅色衣服的怪人曾經到過恐靈山,並且與恐鱷一族發生了矛盾,最終不敵族長蒼叢敗退而逃……這也就是八萬年前恐靈山發生過的最大事件了。”

聞言,蒼炎沉思着,看來當時的小叢確實是將那惡人打跑,但本身卻受到了致命傷……

不過只是這一點,卻也得不出更多的結論。蒼炎只好接着詢問,不奈,這幻龍青稠簡直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八萬年前的事情完全是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死守自己的龍穴,想方設法修煉靈力。

最終也只有一條可有可無的消息,就是那血衣人是使一把很特變的武器,看起來像是一根黑棍上插着一隻斷了一指的手掌。

實在想不明白,蒼炎只好以後再去找線索,繼而又問了一些問題,都是有關與恐鱷一族。

青稠現在是瞅着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越發越懷疑,蒼炎是恐鱷一族流落人間的私生子,要不然怎麼即會恐鱷族曲,又關心族中大事呢?

還好的是蒼炎並沒有讀心術,否則非得口一張,吐血三升。

“不過,要說發生在最近的到有一事。”青稠道。

“什麼?”

“那就是一萬年前,也就是恐鱷族現任族長蒼鳴……”

聽到這,蒼炎不禁心裏一黯。

青稠並不知道蒼鳴已死,並且蒼炎等人前一段時間剛從恐靈山出來。

只聽她繼續道:“當時的蒼鳴,可真是年輕氣盛呢,也算是個天才,別看他年齡不大,竟然已經擁有九階靈力修爲了,雖然只是初級……,那一日發生的事情,現在想想,也很可能……”

說到這,她頓了一下,沉吟着說道:“不是可能,是一定,這島上,只有那條邪龍能夠威脅到蒼鳴,也就是他將當時的蒼鳴打成了重傷!”

聽到這,蒼炎也差不多明瞭了,心中的怒火越來越盛,握緊拳頭,彷彿隨時都會爆發一般,不只是恨那血衣人,還有那條邪龍。

蒼老一定是因爲容不下恐鱷島上有那麼一隻邪獸作惡,纔去想要滅掉他的,卻沒想到,那邪獸無比強大……

而青稠之所以剛開始不敢確定,是因爲一萬年前她還沒有察覺出那條邪龍的存在,而蒼鳴卻因爲不只是恐鱷一族的族長還是恐鱷島當時的島主,自然是有辦法探查全島,得知了那邪龍的存在……

正當他沉思之時,時間也慢慢的流過。

隨着一聲低吼,青稠幻龍的身軀開始慢慢退化,逐漸縮回了原來的大小,龍角與四隻龍爪也已消失,就連黃金鱗片都縮回體內。

“噝噝……”

無法再言語,青稠又變回了斑蛇。

察覺到此,蒼炎才知道,是自己將她冷落在一邊,沒有天界升魂曲,她自然是時間一到就無法維持龍體。

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正對上青稠那雙幽怨的大眼睛。

不敢再耽擱,也就將心中所想都放到了一邊。

急忙帶着青稠按原來的小洞口返回,卻是要通知白戰楓等人。

當大家都知道了事情經過,那種震驚不次於看到蒼炎那天驚天動地的實力,實在是幻龍這個種族除了龍曉曉這個大齊國皇室成員外,在座其他人連聽都沒聽到過。

正要將大家都帶入龍穴,青稠卻犯難了,因爲寶寶們的特殊性,他們雖然屬於幻龍一族,但血脈並不純正,由於另一半是蛇血,會自然而然的受到龍族的限制,無法靠近龍水晶,也就是無法進入龍穴。

這也是長時間以來,青稠一直以斑蛇之身待在外面這個昏暗洞穴的原因,她是無法放心孩子們。


也是,蒼炎等人因爲是人類所以並不受到什麼限制,而青稠寶寶們雖然體內流着幻龍血,但卻長着一副草蛇的模樣,這應該很難讓龍水晶接受吧,畢竟呆在幻龍島也不知多長時間了,也是具備了一些龍的靈性,自然就會對這種“玷污”龍血的生物產生排斥。

“那把他們硬帶進去會有什麼後果呢?”

蒼炎忘了斑蛇模樣的青稠並不能答話,開口問道。

只見她聽到這話後,雙眼中滿是慌張。

看她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將寶寶們強制性的帶進龍穴,那龍水晶絕對會釋放靈力將他們煉化。

最終,經過討論,三個已昏迷的女生要放入龍穴,其他人,蒼炎與青稠自然要進去,剩下那些,除了龍曉曉外,白戰楓與葉磊等人在這十天內輪流守護寶寶們…… 雖然青稠已經反覆強調過,龍穴安全無比,不可能被邪龍發現,但蒼炎還是很擔心,因爲就在剛剛,沒有進入龍穴之前,他確實是看到一個人影自龍曉曉眼中閃過。

但那也可能是邪龍術法所施加的殘影也說不定,不再去多想,蒼炎伸出小拇指,放於嘴邊,天界升魂曲響起。

就連白戰楓等人也是頭一回聽到如此奇妙的樂曲,如果不是現在正事要緊,小丫頭龍曉曉一定纏着蒼炎將這首曲子交給她。

進展很好,青稠慢慢恢復成龍體,穩定下來後,由於共鳴,龍水晶源源不斷的提供靈力,體內靈力開始逐漸增多。

再看青稠的龐大身軀,黃金色的鱗片越發的明亮,那巨大的龍角威風凜凜。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到了第五天。

“呼……”


喘了口氣,蒼炎只覺得自己的嗓子都快要冒煙了,任憑誰連着五天除了吃飯睡覺外就是吹曲子,也不會舒服。

“不好了!”

八傑老三杜連臣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進來。

面對大家疑惑的目光,他急忙喘了口氣,說道:“老大,還有蒼兄……出事了,那些個怪鳥好像發現我們窩在這裏沒有走……”


“那又怎麼樣。”看着老三慌張的樣子,白戰楓皺了皺眉說道。

自從那天鑽入這個蛇洞,幾人就一直呆到現在,偶爾派出幾個人出去尋找食物,並沒有看見那些怪鳥,也就以爲他們已經作罷,飛回去了,所以大家這幾天過的也是比較安心,而聽到杜連臣帶回的消息,都是心裏一緊。

“它們的數量……越來越多……”

經過杜連臣的一番解釋,大家也算是明白了,此刻的蛇洞外應該已經包圍了無數的黑鳥,也就是龍曉曉說過的“鬼鳥”。

正當此時,龍穴外傳來“轟隆”一聲。

正在努力用體內靈力破除術法的青稠驚呼道:“我的孩子!”

不顧半途而廢的危險,只見她一個盤旋飛向小洞口。

聞聲,衆人也急忙向洞口奔去。

早已不復前幾天的蛇體,青稠龐大的身軀不管不顧的撞碎那個小洞口,來到洞外,急忙施放靈力,將幼崽們包圍住。

正當此時,蒼炎等人也已趕到,又是一聲巨大的“轟隆”聲。

慌忙間,大家也顧不上責怪沒有看好青稠寶寶的杜連臣了,剛要護着青稠回到龍穴中,不料走在最後的蒼炎卻被一股吸力扯住,怎麼也動不了。

看到大家回頭來往,龍曉曉更是要衝他奔來,蒼炎厲喝道:“不要過來!”

隨後,敏兒從他懷中鑽出,一個轉身變成了戰鬥形態,化爲一道銀光將蒼炎捆住使勁的往龍穴方向拽。

正在此時,外部的蛇洞正有大量的鬼鳥噗嗤着翅膀向洞裏擠,而那股強大的吸力正是由它們的嘴中發出。

見敏兒拽了半天都沒有效果,龍曉曉不顧蒼炎那快要吃人的眼神,幾步從龍穴口躍出跑到他身邊,伸出小手沒命的拽着蒼炎的手臂。

見狀,八傑也不敢耽擱,就連早已醒來的曲微微三女也不例外,急忙運起靈力跑了過來。

這回可倒好,這一方是八傑連帶着龍曉曉,都是運足靈力使出了吃奶的勁,那一方是幾百只鬼鳥同時發難,吸扯力異常強悍,最中間的

蒼炎倒黴了,被兩頭撕扯的都快零碎了。

直到這時……

“吼!”

一聲龍吟響起,震得四周土塊紛紛掉落,只見青稠將幼崽們緊裹在右臂腋下,一個甩尾飛了過來。

“吼!”

再次一聲龍吟,蘊含着強橫靈力的咆哮將鬼鳥們的吸扯力震散。

就如同拔河一般,一方突然撒手,蒼炎等人如同被猛烈地颶風颳起,就好像事先瞄準了一樣,竟然準確無誤的摔進了龍穴口裏。

被摔成一團的衆人還沒來及痛叫。

“轟隆!哐嚓!”

地面徹底塌陷了。

伴隨着無數聲“嘎嘎”,鬼鳥們瘋狂的撲了過來。

還沒有搞清狀況,蒼炎等人急忙起身打算與鬼鳥們開戰,如果讓他們進入龍穴並發現龍水晶就大事不妙了。

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擴散開來,正是源於青稠,此刻的她已經處於暴怒狀態,寶寶們的安危是她最關心的事情,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而那羣鬼鳥差點令他們受傷,真可謂視可忍孰不可忍。

“嘎嘎”怪叫逐漸轉變成了慘叫。

一片又一片的鬼鳥被幻龍靈力震成了碎肉。

經過這五天的恢復,雖然並沒有破除術法,但也將青稠化爲龍體的時間延長了。

就這樣,在蒼炎等人目瞪口呆中,青稠以一人之力……哦不,是一龍之力,橫掃鬼鳥大軍。

腥臭的血腥味瀰漫四周,入眼處,烏黑的血液灑落,彷彿是漫天的黑色雨點。

待到鬼鳥一隻不剩,也沒有浪費青稠多少時間,實在是她的體型與她的靈力都太龐大了,看她清除了那幾萬隻鬼鳥後竟然有些意猶未盡的樣子,蒼炎等人都不禁頭冒冷汗,看來不論是動物還是人類,只要是母的,一旦瘋狂起來,後果不堪設想啊!

“已經被發現了,我們不能再呆在這裏了。”

隨着蒼炎的話語,大家也都想到了,既然出現了這麼多鬼鳥,也就說明龍穴位置已經暴露,繼續留在這裏,很可能有大危機。

……


幻龍青稠騰空而起,背上承載着蒼炎等人,就連那巨大的龍水晶也被她銜在口中。

“我們該去哪裏?”


聽到青稠的疑問,蒼炎想了一會兒道:“龍水晶具有屏蔽效果,也就是說,只要不是太顯眼的地方,我們完全可以躲開邪龍的探查。”

說到這,他的話音頓了一下,接着道:“向着吼叫聲的方向飛吧。”

“什麼?”聽到他的話,包括青稠在內的衆人都以爲他瘋了。

“嗥!”

來自遠方的獸吼仍然時不時的響起,一如五天之前,而這叫聲很可能就是邪龍發出的,蒼炎竟想讓大家主動落入虎口,衆人又怎麼可能不多想。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都是最安全的地方,不管那邪龍是想找到我們還是青稠夫人,他一定想不到我們會躲到他眼皮底下,他派出的探查奇獸也就不可能出現在他的周圍,再加上我們有龍水晶,想要安然度過後五天,絕對很輕鬆,不用再擔心被幹擾。”

蒼炎的解釋與深思熟慮,讓大家陷入了沉思,傾天八傑與龍曉曉倒是絕對力挺蒼炎,關鍵是幻龍青稠,如果她擔心孩子,而不願意去“犯險”,蒼炎說的那些也就徒勞了。

“……,好吧”

沉吟了一會兒,青稠想明瞭利弊,長長的龍體一個甩尾,改變了方向,直直的朝着獸吼聲源前進。

一路上,也不敢大張旗鼓,還好青稠速度夠快,加上體表的黃金色鱗片,雖然身體龐大,看到的奇獸們也只以爲是一道流光劃過,並不作他想。




司徒羽微微一笑:“能不想嘛,這也是你家。”

Previous article

這時候,大概是實在聽不下去了,裝作看書的柯家主終於開口道:「北辰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