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接下來.我們一方面等待耶律鈴仙師姐那邊的消息.另一方面.就等巨人國度和你們大陸開戰了.」秦逸淡淡道:「按照我的估計.你們兩方的戰爭.一觸即發.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開始了.」

「主人.那有什麼需要我做的.」敖邱鳴問道.

「到時候我會和你一起前往七等大陸.你找到機會.將我安排進入你伯伯的軍隊中就可以了.官階無所謂.只要戰爭開啟.我很快就可以憑著戰功.一路爬上去.」秦逸道.「到時候你也要趁著戰爭的機會.不斷累積戰功.」

「嗯.」敖邱鳴明白.這一次.是他一個扶搖直上的絕佳機會.

「之前我讓風化羽幫我去取雷鳴怒紋劍.為的也就是增強實力.好進入我父王的軍中.積累戰功.為王儲的位置.發起衝擊.」敖邱鳴道:「在我們逆龍大陸.誰手握重兵.誰在皇朝和大陸上.就越有地位.

而想要手握重兵.就必須擁有強大的實力和無數的軍功.

只要有了軍功.哪怕異姓封王.都不是什麼難事.

現在皇朝中.一共有三股最大的勢力.一個是我父王.一個是現在的皇帝.還有一個就是我的伯伯.

其他的大臣和親王.分別依附這三股勢力.才能生存.

不過等到主人前去了.三股勢力.很快就要變成四股了.」

「逆龍大陸……」秦逸沉吟片刻.「你想要成為你那麼多兄弟中的佼佼者.地位扶搖直上.實力必須要強大.你現在還是築仙境界.遠遠不夠.」

「是.」敖邱鳴老老實實點頭.「我那麼多兄弟.許多人手下.都豢養了眾多的謀士.那些謀士會利用一切方法.為他們提升實力.

我之前築仙境界.還稍微能靠前一些.但是現在.恐怕已經被他們許多人追上了.

我那些大哥.一個個都心狠手辣.率領大軍.到處掠奪.得到的丹藥法寶.都被他們煉化.用來提升境界.」

「他們再掠奪.也不過去攻佔其他的小型大陸.得到的財寶.在我眼中.連沙子都不如.這段時間.我會為你伐毛洗髓.用高等大陸的能量.為你提升實力.錘鍊身軀.」秦逸道.

「多謝主人.多謝主人.」敖邱鳴沒想到秦逸竟然會用高等大陸的能量.為他來提升實力.頓時激動得臉色通紅.跪到地上.連連磕頭.


「時間到底有多少.我也不好把握.你就盡你的能力.努力吸收.」秦逸手掌一翻.星域之門轟然落下.震得整座城池.都如同大海波濤.一個起伏.

門框之中.無數星光流動.片刻之後.陣陣高等能量.噴涌而出.形成道道筆直神芒.將敖邱鳴籠罩其中.

敖邱鳴欣喜若狂.全身沐浴在神光中.整個身體外層.都結出了一個巨大的繭子.將他包裹在裡面.無數霓虹.光怪陸離.展現出神鬼莫測的味道.

而秦逸自己.也取出從恆誠大聖那裡得到的星辰之心.不斷汲取高等位面的能量.陷入冥想.提升實力.

過了三十天的時間.秦逸眼睛猛然睜開.感覺到有人來到虛空外面.身形一動.就離開城池.穿越迷宮.見到正站在虛空外的呂君. 「師弟.好消息.好消息要告訴你啊.」一見到秦逸.呂君就滿臉激動.迎了上來.

「有什麼好消息.」秦逸見到呂君.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稍微一感覺.秦逸就發現.呂君和三十天前相比.雖然境界沒有提升.但是面目紅潤.眉宇之間.一股紫氣衝天.這是要晉陞仙人境的前兆.

「一共有三個好消息.」呂君伸出三根手指.笑吟吟地道:「我今天也是一得到消息.就立刻趕來告訴師弟你的.不然再過一段時間.可能我們就要有些日子.見不到面了.」

頓了一下.呂君道:「第一個好消息.是我和洛珞的.洛珞體內的上古元氣.是宇宙中某種混沌初始時就存在的力量.需要進入宇宙最深處.去尋找到力量本源.

只要找到力量本源.她體內的上古元氣.就可以一下子解開封印.力量瞬間提升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按照耶律師姐她師父的說法.一旦洛珞的上古元氣被徹底解封.就連她都不是洛珞的對手.」

「這麼強大.」秦逸吃了一驚.

原本只是覺得洛珞體內的上古元氣.龐大浩瀚.沒想到竟然強大到這樣的地步.

超越耶律鈴仙的師父.豈不是就是超越了仙人境巔峰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恐怕只會出現在六等大陸.甚至更高等的大陸.

「是啊.我聽說的時候.和你一樣驚嘆.洛珞原本今天想和我一起來見你的.但是耶律師姐的師父.讓她早早閉關.再過十多天的功夫.她就會親自帶著洛珞.前往宇宙深處.尋找這股力量的本源.為洛珞解開封印.」呂君道.

「難怪洛珞師姐在天聖學院的時候.就能夠輕輕鬆鬆拿下連續兩屆地動榜排位賽的冠軍.原來她也算是天賦異稟.」秦逸道:「那你呢.師兄.我感覺你距離仙人境.也近在咫尺了.」

「是的.」呂君點點頭.眼中精光閃閃.「我上次得到你的幫助.融入了諸神之血.現在對於紫羅大仙道統傳承的理解.可以說一日千里.再加上耶律師姐她師父的指點.每天參悟.力量猛烈提升.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從炎聖境界.一下子躍升仙人境.成為貴族學生.

今天從你這裡離開后.我就要進入閉關境界.好到時候助你一臂之力.」

「好.」秦逸由衷為呂君感到高興.手掌一翻.一團團乳白色的靈氣.在他掌心緩緩滾動.逐漸凝聚成兩顆白色純凈的丹藥.

每一顆丹藥.都蘊含極為強大的高等位面能量.在整個蘭陵學院、萬華大陸.都不可能找到蘊含這麼強大能量的丹藥.

「師兄.這兩顆丹藥.一顆交給你.一顆請你幫我轉交給洛珞師姐.這一顆丹藥.足以讓你提前晉陞到仙人境.」秦逸將丹藥.交到呂君手中.

這兩顆丹藥.是他這麼多天來.不斷濃縮高等位面能量.淬鍊出來的至尊精華.比剛剛從星域之門和星辰之心中噴湧出來的靈氣.濃縮醇厚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一顆丹藥.讓我晉陞的速度.簡直將會快到無法形容.」呂君因為激動.手都有些發抖.

他自然知道這些丹藥中.蘊含多麼恐怖的巨大能量.隨便一顆.恐怕都能引發萬華大陸的混戰.

「師弟.這一次有了你的丹藥.我甚至有信心一舉突破到窺仙境界第八、第九轉.跨入入仙境界.都毫不費力了.」呂君朝秦逸重重道謝.繼續道:「剩下兩個好消息.你聽說了.也一定會很高興.」

「是什麼.」從呂君興奮的表情里.秦逸隱約已經猜到了一絲端倪.

「第二個好消息.是我們早就期待的.巨人國度已經發兵.朝七等大陸發起了進攻.師弟你當時驅狼吞虎的計策.可以說進行得無比完美.

我聽說.恆誠大聖的死.讓大帝將軍格外震怒.他這一次親自率領大軍.前去征討.發誓要將逆龍大陸.徹底從宇宙中毀滅.

他剩下的九個兒子.只有一個.負責留守.其他八個.都和他一起出征了.」

「好.終於開始了.」秦逸拳頭一握.眼中神光湛然.「等了三十天.他們的戰爭終於開始了.」

「師弟.既然你決定按照計劃.前往逆龍大陸.那麼第三個好消息.更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幫助.是關於那個聖主的.」

「是什麼.」秦逸問道.

他之所以要前往逆龍大陸.所為的目的.就是調查到聖主的身份.

此外身處逆龍大陸.這個神秘的聖主.如果想要對付自己.也遠遠比自己逗留在蘭陵學院.要困難得多.

「耶律師姐的師父.是知道這個聖主的身份的.但是她不知道什麼原因.守口如瓶.諱莫如深.好像就連她這樣的老古董.老祖宗.對這個聖主.都格外忌憚.

她只告訴我.這個聖主現在不在學院中.似乎是去往宇宙深處了.至少十年.都不會回來.」呂君道.

「十年時間.」秦逸心中沉吟片刻.道:「十年時間.在世俗中.的確是很久的一段時間了.但是對於我們修道者來說.彈指一揮.一不留神.時間就過去了.

等到他回來了.一定會知曉我們斬殺了風化羽和風忍一干人的消息.

所以無論他是否和皇無極有關係.到時候他一定會向我們出手.這時間時間.我們必須要掌握斬殺他的力量.」


秦逸眼眸中.滿是堅決和堅定.

「而且不僅是他.天衍學院中.還有當時我沒有能夠斬殺的秦雨薇.她的天分.也極為驚人.我甚至有一種預感.我只要有一絲鬆懈.就會永遠被她踩在腳下.

我也必須要儘快提升力量.去往天衍學院.把那整所學院.殺得乾乾淨淨.」

秦逸身體一震.頭頂猛地分開光明和黑暗.光明中天神浩蕩.煌煌如日;黑暗中惡魔橫行.橫掃一切.指天踏地.威風凜凜.叫人望而生畏.

「師弟.我暫時能幫助你的.就只有這些了.等我晉陞到仙人境.立刻就出關前去幫你.」

呂君和秦逸又說了會兒話.就道別離去了.

秦逸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腳步一移.就回到了大殿之中.

此刻的大殿.處處都白煙渺渺.顯得無比深邃.

煙霧的中間.七彩光球.形成了一個碩大的卵.正在不斷吞吐著四周的能量.

「敖邱鳴.」秦逸一聲大喝.光卵噼里啪啦.一下子就炸裂開來. 「主人.」

光卵炸開.敖邱鳴一躍而起.整個人爆發出如烈日一般的光輝.

轟轟轟轟.

大殿中一根根要十多人才能合圍住的石柱.像是蠟燭一樣融化了.

地面也變得如同水銀一樣.凹陷下去.全部化成泥漿.

敖邱鳴從半空.閃電一般落到秦逸面前.

紅眸冷妃:逆天廢材小姐 .他整個人由內而外.都透出陣陣鐵和血的味道.整個軀體.彷彿已經不是血肉.而是鋼鐵雷光.所向披靡.

來到秦逸面前.敖邱鳴直接下跪:「謝謝主人.要不是主人.我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提升到化仙境界.得到主人賞賜的高等位面能量.我現在整個身體.千錘百鍊.雜質全部祛除.金丹比之前整整凝練了數千倍.和過去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敖邱鳴眼睛發光.臉上全是揚眉吐氣的神色.

「主人.我現在達到了化仙境界第七層.甚至感覺自己隱約可以觸摸到碎仙境界的門檻.

如此一來.在一眾兄弟中.我的地位絕對可以往前跨越一大步.

而且我離家才短短几年時間.就可以完成這麼大的飛躍.我父王也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委以重任.」說完.敖邱鳴又重重磕了三個響頭.以此表達對秦逸的感激.

「能夠在仙人境的程度下.三十天提升這麼快.也說明你本身資質極高.等去了逆龍大陸.我會找機會.再讓你提升一次.」秦逸道.

「回逆龍大陸.」敖邱鳴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主人你是說.巨人國度已經向逆龍大陸發起戰爭了.」

「是的.」秦逸點點頭.「而且我想了一下.之前我們的計劃.要稍微改變一下.」

「一切都遵從主人的吩咐.」秦逸翻手之間.就能讓自己獲得別人永遠無法給予的力量.敖邱鳴現在可以說.對秦逸是死心塌地.言聽計從.

「之前我的計劃.是找一個機會.進入你伯伯的軍隊.但是現在既然你表現出來了這麼大的潛力.我決定加入你父王的軍隊.」

敖邱鳴聽完秦逸的話.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秦逸的意思:「主人.你的意思是.我現在境界提升了.回去之後.恰逢戰爭.我父親一定會把我派到軍隊中.委以職位.讓我統軍.

只要我給主人你捏造一個親兵身份.將你時時刻刻帶在身邊.很快就可以接觸到上層人物.


而且這樣一來.也不會輕易受到別人的懷疑和猜忌.

如果進入我伯伯的軍隊.一旦被查到和我的關係.主人你想要再有所發展的話.就變得很困難了.」

敖邱鳴想了一想.道:「給主人捏造身份很簡單.我就說我在這次遊歷中.獲得了巨大的奇遇.而主人你是我在遊歷過程中.結交到的生死好友.名字叫做……」

「秦放.」秦逸淡淡道.


「好.今後在有人的時候.我就叫主人秦放.沒有人的時候.我就還叫你主人.」敖邱鳴道:「那麼主人.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我們立刻就出發.現在戰爭剛剛開始.事情遲早不遲疑.等到時間久了.戰爭局勢穩定下來.我們想要插手.就很困難了.」秦逸道:「現在過去.正好可以將池水攪渾.方便我們渾水摸魚.」

以秦逸現在在蘭陵學院中的貴族身份.進出學院.可以說是暢通無阻.

兩人通過學院傳送陣.很快就消失在茫茫星辰中.眨眼功夫.就穿梭了不知道多少位面.不見了蹤影.

在秦逸和敖邱鳴離去后不久.學院一個陰暗的角落裡.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急匆匆跑了出來.朝秦逸他們離開的方向.張望了幾眼.就趕緊跑走了.

秦逸正跨越層層虛空.突然間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回頭朝蘭陵學院的方向.冷冷一笑.

連續穿過傳送陣.片刻之後.年輕人就到了一處猶如煉獄火山一般的地方.

他的面前.是一片火海血池.處處都是血與火的味道.映襯著年輕人的臉頰.越發蒼白.他的身體.越發單薄.彷彿火焰一卷.就能燒成灰燼.

岩漿噴薄.到處流淌.發出大江大河轟隆隆的巨響.四周都是被火燒得赤紅的岩石.

岩石上面.滿是刀斧砍鑿后觸目驚心的痕迹.一片片乾涸的血跡.在上面都變成了抹都抹不去的黑色.

岩漿的中間.八條要人合抱住的鎖鏈.將一座大殿.掛在岩漿上方.

撕心裂肺的慘叫.直透人心.不斷從大殿里傳出來.


年輕人臉色變得更加難看.雙腿都陣陣發軟.只能勉強地從地面小道上穿梭而過.通過傳送陣.進入了大殿.




江浙省的人才大多都流到其他比較發達的城市了,起碼金陵金峯兩個城市,楊小川很難找到比較厲害的高層人才,就連中層人才都有些不足。

Previous article

而且跟自己估計的一樣,撲面而來的濃郁魔氣令人心驚和嚮往,塔門內也是一座巨大的傳送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