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拜見黃巾獬豸大人。」

「拜見八斗大人。」

「拜見焰麒麟大人。」

「拜見青鸞大人。」

在場的各方勢力,無疑不是對台上的五個身影恭敬叩首,在獸域,這五隻上古七凶獸,代表了絕對的統治。

尤其是七大家族的人,七凶獸對於他們來說,不僅僅是依仗,更是一種流傳千百年的信仰。

「陳風怎麼不在?」

依附在嘉王朝勢力之下的關龍萍,孟達,蕭策三人,跟在王凱的身後,目光環視四周,卻是沒有見到陳風的身影。

這個他們昔日的夥伴,如今的獸域大主宰,今天這般大會,竟是遲遲沒有到場。

「今天看樣子是出大事了,你們等會不要瞎插言,你們雖然和陳風是好朋友,但後者擁有主宰地位,你們若是隨意出口,會影響他的身份的。」王凱謹慎的說道。

「我們明白。」三人齊聲說道。

三皇子蕭策,眼中光芒綻放。這還不到一年的時間,他曾與陳風一同踏入天神界,剛來的時候,後者的實力還不及他。可是一晃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後者已經站到了天神界的高位,統領一片區域。兩相比較,卻如隔天地,真是令人心若恍然。

「極為凶獸大人,不知這麼急著喚我們來所為何事?」


眾人差不多都到齊了,但五隻上古七凶獸卻遲遲沒有開口,等待了半晌,最終卻是紫家現任的家主,一個名為紫目的老太,率先開口。

白澤看了她一眼,眉頭微皺。雖然他們這半年時間都處在閉關苦修之中,但他還是聽到了王凱帶給他的一些情報,獸域這半年諸多勢力都相安無事,唯獨這紫家,卻是頻頻發出不滿呼聲。

我的丹田有本書 ,紫家在三皇統治時期,整個家族,連一方小勢力都算不上。上百口人,全都所載一座小城池的大雜院內,平常時候,還要看那城主統領的眼色,久而久之,紫家便有些萬念俱焚了。

按理說,自從陳風和白澤等人聯手,強勢滅掉趕走三皇以後,紫家從新恢復勢力,這老傢伙應該欣喜才對。但事實恰恰其反,以這老傢伙為首的紫家,根本不願承認陳風。這個來自紫晶王朝,莫名其妙的男子,實力低微,只是安了個大主宰的名頭。

在紫目的眼裡,陳風只不過是走運的小鬼而已,只是在上古七凶獸前面的傀儡而已,說他是紫家的驕傲,那簡直是對紫家的侮辱。


如今的紫家,甚至連紫電禺疆都有些記恨起來,要不是那傢伙曾經的暴走,輝煌的紫家也不會淪為這等下場,更別說是一個小小的陳風了。

當然,不管怎麼說,白澤還是要給陳風面子的,沒有陳風的同意,他也不好對紫家發飆。

「紫目家主,請稍等片刻,大主宰馬上就回來了。」白澤平淡的回答道。

「……」

聞聽此言,紫目不再多言,老眼一翻,不大情願的自顧自喝起了茶來。

嗖嗖~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直接是從天上急速飛進了大殿之中。

眾人抬頭一瞧,卻是陳風和燭炎二人,當即整個大殿眾人都悄聲議論了起來,他們都在互相猜測今天會發生什麼大事。

「陳風,藍鏡到手了?」焰麒麟看到陳風,正色問道。

陳風手中吞納戒光芒一閃,一盞藍色的鏡子憑空出現,在場的藍家的家主一見此鏡,當即便是俯身單膝跪拜了下去。

「恭迎大地蜚牛大人!」

藍家等人這一舉動,弄的全場一愣,只有七大家族的人知道這時因為何事,因為這表明藍家的上古凶獸蜚,也即將重獲新生。

「趕緊將老夥計放出來吧,現在時間緊迫,咱們必須立即動身了。」白澤在旁邊說道。

「好。」

陳風自然知道失態的嚴重性,當即不再多言,直接是喚出鎮魂古碑,將藍鏡往上面一照,影像里便是出現了一個藍色的狂牛。

這狂牛一身絨毛,兩隻大角好似半月,一雙獸瞳呈血紅色,尾巴有三條,類似獅尾,造型龐大且有震撼性,給人一種狂暴的衝擊感。似乎這隻狂牛憤怒衝鋒,能貫穿一切似的。

嗡~

砰……

藍鏡破碎,在眾人愕然的目光注視下,一股土黃-色的氣旋瀰漫而出,鎮魂古碑光芒大放,旋即光芒暗淡,黃-色氣旋凝成一隻藍色妖獸,正是鏡子內看到的蜚。

「終於出來了。」

化為狂牛的蜚,憑空站在大殿半空,那巨大的牛身,幾乎佔滿了整個大殿。

沒見過這麼強大妖獸的人,都忍不住下意識的後退,生怕這傢伙萬一狂暴起來,在這大殿一個橫衝直撞,到時候必然傷亡無數。

「老牛,趕緊化為人形,這裡可容不下你。」黃巾獬豸在旁邊叫道。

經過半年時間的實力修復,黃巾獬豸已經恢復了本身實力,這自然要感謝八斗。

「你們幾個傢伙竟然都在,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出奇的,這蜚雖然看上去好似狂牛一般,但說起話來異常溫柔,不緩不慢,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咻~

藍光一閃,一個頭生雙腳的人形中年男子,一身藍袍,跨步來到了白澤等人身邊。

「恭迎大地蜚牛大人突破牢獄。」藍家家主和一種藍家人,齊聲喝道。

「哦?時隔千年,藍家竟然還在。好了,平身吧。」蜚詫異的看了看前者,旋即隨意擺手,倒是沒怎麼在意。

白澤湊近蜚,將獸域的一些事情簡潔明了的告訴了蜚,蜚聞言,不禁愕然的仔細打量了一番陳風,然後沖後者挑起了大拇指,表示他的感激之意。

而當白澤提及魔族以及現狀的時候,蜚不由得眉頭大皺,這確實是大事,他們若是不管的話,將來整個天神界甚至都有可能因此淪陷。

「我全聽你們的,白澤,你來吩咐吧。」蜚銀牙一咬,直接是擺出一副你讓我往東我就往東的架勢。

白澤聞言,悄然給陳風打了個眼色,陳風立馬會意。

陳風當即上前一步,朗聲對眾人道:「此番召集大家前來,實在是天神界即將要出大事情,正所謂天地有難,匹夫有責,若是我們不儘早做出選擇,將來整個天神界都會淪陷。」

整個天神界都會淪陷!!!

當眾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全都眼睛瞪大,不可置信的轟然議論了起來。

「詳細的事情,讓白澤來對你們說吧。」

作為大主宰,陳風要率先發言,然後才能將白澤推上前來。

「都給我閉嘴!」

白澤脾氣可沒有陳風那麼好,一上來就先是呵斥了一番,見到眾人都把嘴閉上,他方才面色凝重的說道:「我長話短說,也許這番話說出來會有人不相信,但我以上古凶獸的名義發誓,以下言論,全都屬實。」

頓了一下,白澤說道:「早在半年以前,我們就得到了一個關於青雲至尊青昱的消息,確切的說,是魔族的消息。青雲至尊青昱,欲要開啟魔皇的禁錮,他要將魔皇釋放出來,幫他一個忙。而魔皇一旦被釋放,不光天神界,就連諸凡界,都未必可保。大家知道,現在可是沒有一名帝王境強者,待魔皇出世,誰人能擋?」

嘩……

這一下大殿之內可炸鍋了,魔皇,這兩個字簡直就是天神界千年傳說中的噩夢。但凡是對天神界有些認知的人,都知道魔皇的可怕,曾經兩帝聯手,都是沒能將魔皇殺死,要是一旦他出來了,那天神界恐怕會瞬間化為魔域那般。

「白澤大人,這事情可是太大了一些,我等不解的是,那青昱難道是腦袋壞了,為何要釋放魔皇?他想要求魔皇什麼?魔皇又怎麼會答應他?」白家的白暮,這個時候卻是開了口。

雖然白澤是他們白家的供奉凶獸,白家自當對白澤言聽計從,但此時事關重大,白暮也不得不多問一句。

「當初天帝生有一女,明為刑佩凝,也是現在神族神閣中的頂尖人物。青昱和她十分恩愛,但怎奈刑佩凝天生體內存有魔氣,經過歲月的流逝,體內魔氣越積越多,大限之日降至。青昱不想自己心愛的人就這般死去,所以他想要以釋放魔皇為條件,讓魔皇吸走刑佩凝體內的魔氣。」

… 「竟然有這般事情!」

眾人聞言再度驚愕,這般說來,事情倒是理清了。不過,青雲至尊乃是至尊境級別,況且那刑佩凝也實力非凡,這兩個傢伙要是走在一起,憑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就算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其對手。

「實話告訴你們,紫家的紫電禺疆,正身處於魔域當中。他發現魔域最近動蕩,而開啟魔域之門的玉凈瓶,也被青雲至尊青昱奪了去。現在青昱很可能已經動身直奔魔域了,所以要想阻止他,咱們也必須立即動身,否則的話,待魔皇出世,一切都已經晚了。」

「為什麼不將此消息公告天下,召集至尊境強者,這樣不是更好嗎?」紫目插言問道。


白澤搖頭道:「魔域之內,魔氣縱橫,十分危險。咱們若是發出這般消息,其他人根本不會相信,就算相信,也不會傻到去魔域冒險。天神界至尊境強者加在一起也不過十幾個人,他們會冒險嗎?神族即將選取新任族長,那些人都在籌備,其他至尊境強者,隱遁各處,咱們發消息他們都未必收的道。況且,時間根本就來不及了。」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們這些人陪你們去送死嘍?」紫目沒好氣的說道。

聞聽此言,白澤面色聚變,他眼中迸射出殺意,但思緒再三,還是隱忍了下來。

「紫家家主,我自然不是要你們陪我去送死。但之前也說過,世間有難,匹夫有責。誰去誰留,我決不強求。但是,我們上古七凶獸,雖然實力不及青昱,我們也會義無返顧的為了天神界的安寧而戰。」

被白澤這麼一說,紫目啞口無言,但她依舊是那般滿不在乎的態度,在她看來,這著實是送死的行為,而紫家現在只剩下百十來人,她自然不願攙和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好了,事情已經說明白了,在場的勢力家主,表個態吧。是追隨我們,還是苟且偷生。」

黃巾獬豸在後面忍不住開口,他說的很明白,留下來的,不願意冒險的,都是苟且偷生之輩。

「白家願意……」

「藍家願意……」

「黃家願意……」

「嘉王朝願意……」

各個勢力的家主,紛紛表態,雖然知道此番去魔域,將冒很大危險。但他們還是願意追隨七凶獸,畢竟七凶獸是這獸域的主宰者。況且此時仔細想想,也是沒有退路,倘若一切真如白澤所言,他們這個時候要是不拼,待魔皇出世,他們就毫無反抗的機會了。

聽到眾人的發言,白澤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不過到得最後,紫家的紫目卻是一直沒有開口。

「紫目,你紫家何去何從?」白澤開口問道。

紫目面色一沉,哼道:「我紫家只有百十來人,根本不能和諸位的實力相比,況且都是女流之輩,這種事情,還是不宜參加。」

啪~

就在紫目剛剛說完此話的時候,一個茶杯便是摔在了地上,陳風一臉冷漠的踏前兩步,對著紫目冷言說道:「當初三皇統治之時,紫家境況慘淡,你身為紫家家主,卻毫無反抗之意。之後我們擊潰三皇,使七大家族從新佔據獸域,毫不念及紫家人員稀少,分各自領地之時,紫家並不比任何家族少。現在有用到你的地方,你卻推推躲躲,就你這般,怎麼配當紫家家主。」

「……」

眾人一見陳風怒了,都是不敢說話,陳風乃是紫家的驕傲,他的體內就流淌著紫家的血脈,如今和紫目撕破臉皮,倒是很令人詫異。

「老夫乃紫家六十五代家主,體內流淌的是紫家先輩們的血脈,你說我不配,難道你小子配?紫家什麼時候出過男丁?老夫還沒質疑你,你竟然來質疑老夫了?」被白澤說兩句,紫目也就忍了,現在還被陳風指手畫腳,她自然也是勃然大怒,竟然是和陳風頂撞了起來。

「紫家之眾,從現在起,滾出獸域。」淡淡的聲音,從陳風口中傳出,在場眾人,皆是大驚。

不管怎麼說,陳風乃是當今獸域的大主宰,他的話,眾人都應該聽從。可紫家乃是七大家族,就這麼讓她們滾出獸域,這決定未免太過兒戲了,而且這對紫家,將是沉重的打擊。

沒了獸域的保護,小小的一個紫家,在浩瀚天神界,想要重現輝煌,可是異常困難的。

「你有何資格對老夫說這般話?你算個什麼東西?」這一次,紫目可是真的怒了,她竟然當著白澤黃巾獬豸等人的面,釋放出了生死境巔峰實力的武元力,看那架勢,是要和陳風拚命了。

「混賬……」

黃巾獬豸一見此景,當即便是想要替陳風出頭。

陳風伸手一橫,擋住黃巾獬豸,邁步上前,走到紫目的身前,一雙精目與後者死死對視。


「我有何資格?那便讓你看看資格?」

陳風冷哼一聲,旋即周身上下紫電繚繞,那紫電,是最純凈的紫電,其中迸發出炫彩的光芒。

紫電越聚越多,在成的身體之上,驟然凝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

確切的說,是一個人形的影像,其腦袋是形如駱駝,一雙精目紫電繚繞,雕像手拿紫電方天戟,身著一套華麗鎧甲,看上去威武不凡。



古震龍饒過桌子坐下後,看着桌子上的東西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東西我也不知道,是在爲你收購古董時候發現的,我總是覺得這東西給我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出來!所有剛剛就從倉庫裏拿出來研究!”

Previous article

不一時,各文武俱到朝堂之中,分文武依次列坐,一時間,堂中甚是沉寂,武將一邊倒是沒有什麼,而文臣一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諸葛亮、田豐等為首的幾個謀士的身上。諸葛亮搖搖羽扇,也沒有讓眾人多等,長身而起,來到廳中,向著劉備一拱手,說道:「王上,自黃巾亂起,及后董卓亂政,十八路諸侯會盟,至今近十載矣。其時天下分崩離析,英雄並起,豪傑之士各霸一方。先有袁紹弄權,後有袁術肆意稱帝,曹操稱王,如今東吳也妄自稱王矣。主公起兵於平原,定黃巾,收冀州、滅袁紹,平幽州、并州,掃烏桓平鮮卑又平定匈奴。功可蓋秦皇、武帝。現在主公坐擁五分天下,六州之地,北方鮮卑、匈奴臣服,萬民擁戴,亮請王上即皇帝位,也好名正言順,剿滅各賊,平定天下,還天下百姓太平安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