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儘管在座的眾人更多的是將注意力放在范氏身上,想要跟范氏套近乎,但也沒有忘記今天來范府是為了什麼事兒。

見周氏抱著今日的小主人公出現了,紛紛暫且放下了與范氏套近乎的大業,勉強抽出了一絲心神去關注周氏懷中的襁褓。

剛剛滿月的嬰兒才吃飽了奶,這會兒正精神地睜著眼睛到處看。

繼承了范家優良基因的他也長著一副好相貌,整張臉白白胖胖的,看著就十分討喜。


范氏的兩個兒子都還沒有成親,當然也沒有孫子可抱。

她跟范老爺的關係十分親密,這會兒看到了范老爺的第一個孫子,也覺得跟看到自己的親孫子差不多。

尤其是瞧見小嬰兒長了一雙范家人特有的大眼睛,心頭更是愛得不行,當下就從懷中摸出了早早就準備好的大金鎖,一臉笑容地放進了嬰兒的襁褓中。

周圍的其他夫人見范氏如此喜愛范家的小孫子,心下也是一動,為了搶著給范氏留下更好的印象,當然也是不甘落後,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禮物,一股腦兒地塞到了襁褓中。

襁褓就只有那麼大一點兒,眾位夫人出手大方,還沒轉完一圈,就把襁褓給塞了個滿噹噹。

周氏高興之餘,也怕小孫子不舒服,連忙將眾位夫人送的禮物拿出來,交到了一旁的譚氏手中。 星空之王頓時語塞了,他可以不在乎武浩和唐曉璇,雖然兩人都是少年英才,但是畢竟年齡尚幼,還遠遠不到威脅到他的程度,他甚至可以不在乎武鳳霞,武鳳霞身份尊貴則已,但是畢竟距離他星空之王還有差距,但是無論如何,他是不敢輕視唐逍遙這尊大名鼎鼎的逍遙王,天機神相的。

早在二十年前的時候,兩人就是不相上下的宿敵,無論實力還是名望,亦或是兩者在聖武大陸一方的地位,而二十年之後,星空之王自認為自己在武道之路上走的越來越遠,但是唐逍遙已經走到什麼程度,誰又能知道?

別說兩者的實力很可能會是半斤八兩,就算是唐逍遙的實力比星空之王略遜一籌又能如何?他們這個級數的戰鬥,往往結果是兩敗俱傷,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狀況,這兩人就像是地球之上的核大國一樣,沒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或者沒有將對方的孩子扔到井裡,一般是不會彼此拚命的。

「唐逍遙,你何必趟這一趟渾水呢?」星空之王看著唐逍遙,良久之後開口說道,「武浩的實力和天賦你已經看到了,不到二十歲的神魂者,而且同時兼具四大神魂,這要是等他成長起來,你我的地位必定會受到衝擊,這就是一個正在成長之中的至尊武帝,我就不信你能容得下他!」

星空之王還是說出了自己出手的理由,是的,武浩的實力和天賦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了讓星空之王都感到顫抖的地步,一個不到二十歲的神魂者也就罷了,可是你看看他的獸魂、器魂以及神魂,不但數量眾多,就連質量也可怕的嚇人。這要是等武浩晉級到神魂者後期的時候,星空之王認為自己需要給他讓地方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所以他出手,甚至以近乎不要臉的方式偷襲,目的就是將武浩扼殺在成長的過程之中。

「好強大的理由。」唐逍遙聽著星空之王的話,淡淡地回應道:「所以你就用偷襲這種近乎不要臉的方式?所以你就不顧你星空之王的身份和對方的差距?一個神魂者後期乃至巔峰的存在,去偷襲一個剛剛晉級神魂者的年輕後輩,你就不怕丟人?」

「只要武浩死了,誰會說出去?」星空之王冷淡一笑。「況且就算是有人說出去,天下又有誰會相信?」

「我對你的無恥,又有了新的認識。」唐逍遙對對方的理由不置可否。


「逍遙王,你又何必多事?我知道你愛惜羽毛,我不需要你出手,你只要袖手旁觀就好了,到時候你也是得利者,我就不信你願意自己頭上多出一尊你無法超越的存在。」星空之王看唐逍遙臉色平淡,遂加大了勸說的籌碼。

「你當年背叛至尊武帝。也是因為這樣的心態支持吧?」唐逍遙淡然說道。

「你又何必明知故問?」星空之王撇了撇嘴,「不僅僅是我,就連白雲仙、海神大祭司,出雲宗的幾位名宿級別的太上長老。甚至連天後葉落雪不都選擇出手了嗎?除了葉落雪的理由和我們不一樣,其他人不都是不希望自己頭上多出一尊無法超越的存在嗎?你當年並未出手阻止,不就是抱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心態嗎?

武浩豎著耳朵仔細地聽,當年的那場變故對幼年的武浩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他從一個高高在上的聖武大陸准太子變成了見不得人的私生子,如果不是武鳳霞的庇護。說不定早就一命嗚呼了,但是對當年到底發生過什麼,他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只是一鱗半爪而已。

「我和至尊武帝相遇的時候,他也不到二十歲。」唐曉璇看著星空之王,很淡然地說道,「當年的至尊武帝和今天的武浩一樣,天賦異秉,前途不可限量,但是不過是剛剛晉級神魂者而已,我要是有你們這樣的心態,至尊武帝根本就沒有成長的機會,你不會認為我看不出至尊武帝的武道天賦吧?我當年既然可以容得下一個至尊武帝,現在就可以容得下一個武浩,不要拿你的那點小心思來猜測本王!」



武浩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武鳳霞,武鳳霞略微點點頭,不錯,當年至尊武帝和唐逍遙相遇的時候,唐逍遙已經名揚天下了,但是至尊武帝還尚且年輕,當年的至尊武帝和唐逍遙關係是亦師亦友的關係,甚至因為至尊武帝和葉落雪的關係,在被出雲宗滿世界追殺的時候,還得到過唐逍遙的庇護,可以說如果沒有當年逍遙王的庇護,至尊武帝可能成長不到威震天下的地步。

「武浩成長起來,對你有什麼好處?」星空之王寒聲說道。

「每一尊天才人物的出現都是造物主的奇迹,尤其是至尊武帝和武浩這種級數的天才,他們是應劫而生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當年的至尊武帝被扼殺在成長過程之中,那現在你以為聖武大陸的主人還是我們人類嗎?誰來對抗不可戰勝的修羅皇?就憑你星空之王,還是憑白雲仙那個婊子?」唐逍遙質問道,「你和我不一樣,我是天機神相,能看到冥冥之中的危機,所以我當年庇護了至尊武帝,今天一樣要護著武浩,你如是想要殺他,那就連給本王過過招吧,聽說你將北斗七星神拳走到了終點,那就不妨讓本王見識一下!」

唐逍遙說的義正言辭,不過有句話他沒有說,武浩要是掛了,有沒有冥冥之中的危機不好說,但是自己寶貝女兒怎麼辦?智慧如唐逍遙,早就看出來自己女兒將一顆芳心都記掛在武浩身上了,武浩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很難保證唐曉璇會不會走極端,做父親的唐逍遙這個時候又哪裡有選擇?

「既然如此,那本王只能得罪了,看看你逍遙王的逍遙無相功到底走到了何種地步。」星空之王雙眸之中也寒光大冒,到了這個時候,如果要是再退縮,那就等於是星空之王怕了他唐逍遙了。

「好好看著。」唐逍遙回頭對唐曉璇說道,但是武鳳霞和武浩也點點頭,這個級數的戰鬥,對三人來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資質足夠,三人完全可以從兩人的戰鬥之中讓自己的戰鬥意識提升一大截。

星空之王和唐逍遙的雙眸之中幾乎是同時冒出一道精光,兩個人的目光像是兩道閃電一樣在虛空之中相遇,噼里啪啦,火花四濺,兩個人身上的氣息猛的爆發出來,像是兩尊憋了一萬年才爆發的火山,而後兩個人的氣息詭異地發生了轉變,其中唐逍遙的氣息是虛無和平淡,如果不是眼睛能看到面前的唐逍遙,武浩從感覺山甚至認為唐逍遙已經不存在了,而星空之王的氣息則是正好相反,他身上的氣息像是星空一樣璀璨和宏大,一瞬間彷彿眾人面對的是一片星空。

「北斗七星神拳。」星空之王一聲低喝,這是當年聖武大陸公認攻擊最高的拳法,只見天上的星空一陣搖曳,北斗七星更加的閃爍和明亮,七股氣息融合在一起,而後匯聚到星空之王的身上,武浩能明顯的感受到,星空之王身上的氣息增加了十幾倍,甚至是幾十倍,這種感覺壓在心口之上,甚至讓武浩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看來剛才和四星君的戰鬥,星空之王根本就沒有盡全力,也是,四星君的實力加起來和星空之王也相差很遠,更何況這四星君的陣法乃是星空之王闖出來的,他要破陣,自然不會太困難,只有面對逍遙王這和他一個級數的對手的時候,他才會發揮出自己最強悍的實力。

反觀唐逍遙,他的身軀逐漸的模糊,這下子不但感受不到唐逍遙的存在,甚至連看都看不到,他彷彿將自己融合到了虛空之中。

逍遙無相功,無形無相,唐逍遙彷彿是不存在了,但是星空之王卻是如臨大敵,武浩等人感受不到唐逍遙身上的玄機,但是星空之王卻是能感受到那一招好對付,那一招不好破解。

「殺!」星空之王一聲低喝,一拳揮出,虛空隨之破碎,極光和電弧圍繞著星空之王的拳頭,僅僅這其實就遠遠地超越了武浩等人的理解範疇。

「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單純憑藉力量就破碎虛空,而極光和電弧正是空間被破開之後的表現。」三人之中,武鳳霞見識最廣泛,輕聲給武浩和唐曉璇解釋道:「在二十年前的時候,戰鬥過程之中出現如此異象的,只有我哥和修羅皇能做到,甚至連天後葉落雪都要差一些,沒有想到時隔二十年,星空之王也到了這個地步!」

武浩等人心中秫然,媽的,這北斗七星神拳不愧是聖武大陸公認的攻擊第一拳法,居然真的可以破碎空間,而星空之王利用二十年的時間,難道真的走到了可以媲美當年至尊武帝和修羅皇的地步嗎?(未完待續。。) 譚氏見自己的兒子如此受歡迎,心裡也十分高興,立時就將之前在周氏那裡受的委屈給拋到了腦後。

剛滿月的小嬰兒覺多,被眾位夫人們輪流逗了一圈之後,就將小拳頭放在腮邊,打了個一個大大的呵欠之後,就半眯著眼睛想要睡覺了。

周氏心疼孫子,待到孩子重新回到她的手中后,就直接吩咐譚氏將孩子抱下去休息。

滿月宴說是給小孩子慶祝,實際上那麼小的嬰兒能懂什麼,更多的不過是大人們有個名頭聚在一處聊天說笑。

范氏這邊熱鬧非凡,徐明菲那邊也是不逞多讓。

今日是正式的滿月宴,除了各家的正室夫人到場之外,不少淮州城的閨秀也跟著上門來了。

范玥兒作為范老爺的嫡女,這個時候自然是要出面招待的。

而昨天跟著徐明菲一起提前溜走的范家小姐也沒能跑得掉,全都聚在一處,幫著范玥兒招呼客人。

「玥兒,那就是都轉運使徐大人的侄女?」陳秀珠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狀似不經地對著身邊的范玥兒道。

范玥兒剛剛才幫著另外兩位小姐解決了一點小摩擦,這會兒還沒有完全回過神,聽到陳秀珠好像在跟自己說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道:「你說什麼?」

「我是說,那邊穿著天青色綢緞衣裳的小姐,就是你之前提過的都轉運使徐大人的侄女?」陳秀珠耐著性子重複道。

「是啊!」范玥兒點了點頭,不解地看著陳秀珠道,「剛才我不是為你們介紹過嗎,怎麼你又問起她來了?」

「你剛才只說了她是你表妹,可沒說她是徐大人的侄女。」陳秀珠回道。

「這有什麼關係?」范玥兒嘟嘴。

她最不喜歡的就是徐明菲官家小姐的身份,每次跟其他人介紹徐明菲的時候,除非必要她幾乎都不會提起對方的家世。

畢竟,就算她不願意承認,長了眼睛的人都知道徐家的家世要比范家高出許多。

對於這一點,向來在外人面前要面子的范玥兒是想到的不滿意。

「這關係可大了。」陳秀珠可不知道範玥兒心裡的彆扭,偷偷地朝著徐明菲那邊瞄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道,「徐大人的侄女這個名頭,可比范家表小姐這個名頭響亮多了!聽說這位徐三小姐在信陽府也是頗有名氣,不少夫人小姐都對她讚譽有加。」

說完,陳秀珠不禁又朝著徐明菲的方向偷看了一眼,眼底不經意地露出幾分艷羨。

「那不過都是些奉承話罷了。」范玥兒見陳秀珠也跟旁人一樣這般捧著徐明菲,心頭不由升起幾分氣悶,只是礙於陳秀珠的爹是淮州的父母官,也不好說出什麼不中聽的話,只得不想跟陳秀珠多談徐明菲,轉移話題道,「前幾天我得了幾匹好料子,我瞧著挺適合你的,待會兒你回去的時候帶著一起吧,也算是我上次放了你鴿子的賠禮。」

「上次你放我鴿子也是為了在家迎接徐三小姐吧?」陳秀珠卻完全沒有體會到范玥兒的用心,一改往日聽到有好東西拿就激動的模樣,嘖嘖兩聲,帶著幾分感嘆道,「其實也不怪你,要是我家有這樣的親戚上門,我多半也得推了其他事在家等著。」 如果說星空之王給人的感覺是強勢,異常的強勢或者說強大的話,那麼他的對手唐逍遙給人的感覺就是虛幻,似夢似幻,無影無形無相的虛幻,讓人捉摸不定。

星空之王一拳轟擊過去,虛空震顫,天地抖動,而唐曉璇則是詭異的出現在他的面前,用自己的胸口擋在了這一拳面前,看樣子倒像是主動迎上去的,唐曉璇滿臉的驚愕,她雖然對自己的老爹很有信心,但是也不相信自己老爹能強大到用**來硬抗星空之王這北斗七星神拳的地步,要是換了修羅皇或者是至尊武帝來還差不多,但是她也相信,自己老爹不是傻瓜,不可能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就看到星空之王的拳頭像是出海的蛟龍一般,帶著澎湃的氣勢和強大的氣息,硬生生地砸到了唐逍遙的心口上面,想象之中,火星撞地球一般的轟鳴之聲沒有出現,反而是感覺星空之王的拳頭像是砸到了棉花上面,似乎是毫不受力一般。

武浩迅速地明白過來,唐逍遙這是打算以柔克剛,這樣的武道原理在另外一個世界頗為流星,比如說一位一天瘋三次的老道士曾經有這樣的原理站在了那個世界的武道巔峰,還有一位姓周的老頑童,用類似空碗盛飯,空房住人的原理自悟出來一套叫做七十二路空明拳的拳法,也是牛叉無比。

不過柔能克剛,還是剛能克柔,這都是沒有定數的,有柔能克剛的先例,也有剛直接把柔砸成肉餅的例子,所以並不是說唐曉璇施展了這逍遙無相功就一定能剋制星空之王和號稱是天下第一拳法的北斗七星神拳。

武浩密切關注雙方的臉色,既然現在以武浩的狀態,沒有辦法通過兩人的功法判斷到底誰更厲害,那就只能是通過兩人的臉色來做出判斷了。功法武浩看不懂,但是臉部表情武浩還是能看明白的,唐曉璇的想法也類似,所以兩人密切觀察兩者的神態。

唐曉璇面色如常,無悲無喜,而星空之王的臉色則滿是凝重,眼睛更是瞪的老大,武浩和唐曉璇對視一眼,而後兩人放心下來,從星空之王凝重的表情來看。似乎是唐逍遙在佔據主動。

星空之王深吸一口氣,一聲低吼,他頭頂的星空抖動,漫天的星辰像是瘋了一般向他的身體之中湧進去,星空之上的身上出現了無盡的星光點點,每一點星光初始的時候都如同花生米大小,而後迅速地脹大,像是核桃一般大小,而這個時候一直無悲無喜的唐曉璇忽然一聲低嘯。給人的感覺發生了突變,從無悲無喜無憂變成了豪情萬丈,他將雙手高舉過頭,雙手化成了劍掌。手掌如劍,劍如手掌,而後向著對面的星空之王劈下去,像是一柄開天闢地的戰斧。毀滅面前的一切阻攔。

武浩心中暗暗地詫異,前一刻還靜若處子,這一刻就動若脫兔。這樣的轉化突兀而神奇,迅速而令人無法防備,武浩自認自己做不到。

唐曉璇的劍掌像是一柄戰斧一樣砍到了星空之王的腦袋上面,星空之王一聲低吼,拳頭攥緊,其大如斗,向著頭頂的劍掌迎了上去,這是一次火星撞地球一樣的碰撞,武鳳霞嬌軀晃動,來到了武浩和唐曉璇面前,身後彩鳳飛舞,為兩人支撐其一個火焰屏障,而後星空之王和唐曉璇交手之後產生的勁風呼嘯,氣浪如海,向著三人洶湧而去。

唐曉璇和武浩也凝結靈力,替武鳳霞分擔了一部分,三個人在原地的位置都生生地後退了十幾步,武浩和唐曉璇對視一眼,面面相覷,這還幸好有武鳳霞分擔了絕大部分壓力,不然以兩人的小身板,僅僅是戰鬥的餘波都能給兩人造成創傷。

而此時一場硬碰硬之後的星空之王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而唐曉璇的臉色也是鐵青一片,再也沒有了剛才的輕鬆和隨意。

兩人幾乎同時深吸一口氣,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對方。

「你要是想拚命,本王奉陪,你若是想要就此結束,也隨你。」唐逍遙看著星空之王,神情平淡地說道。

星空之王深吸一口氣,雙眸之中有著糾結的神色,還是那句話,武者到了他和唐逍遙的這個級數,兩人一旦拚命,那就是不可控的因素了,就像是地球上的兩個核大國一樣,除非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除非是奪妻之恨不死不休,不然來說,這樣級數的兩個人一般是不太可能拚命的,因為這樣的戰鬥,往往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唐逍遙,你可要想好了,再給武浩五年之間,也許你我就只能仰望他了,到時候你可別後悔。」星空之王在進行最後的努力勸解,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以唐逍遙的智慧難道就看不出武浩是對聖武大陸所有武者的隱患?這個世界上沒有那個武者願意自己的頭頂上多出一個不可戰勝的存在,唐逍遙也應該不例外才對。

「我說過了,不要用你那骯髒的想法來考慮我。」唐逍遙臉色平淡地說道,「若是真的不想落於人后,那就努力地修鍊吧,只有這樣你才能永遠走的比別人遠,站的比別人高,這種依靠斬殺後輩天才來保全自己的做法,在我看來,很骯髒。」

「五年以後,希望你還能笑的出來。」星空之王最後惡毒地看了武浩一眼,而後對唐逍遙恨恨地說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唐逍遙淡淡地回應星空之王。

笑的出來?我憑什麼笑不出來?海神大祭司那個二把刀都看出我家曉璇貴不可言了,難道我就看不出來?我看不出武浩的命格,但是通過他身邊的人還是可以大體推測出來的,到時候我成了武浩這新任至尊武帝的岳父,有什麼笑不出來的?到時候我會笑的很燦爛的,況且武浩的出現本來就是一個異數,這樣的人每出現一個都是應劫而生的,他要是真有一個三長兩短,那他對應的劫難應該怎麼辦?到時候我才會真的哭了,而且哭的絕對不會僅僅是我一個人,那將是整個聖武大陸的哭泣,到時候的大魔頭誰來對付?

星空之王最後看了一眼冥頑不靈的唐逍遙轉身就走,他走的極為飄逸,身上的星光袍子隨著他的走動一點點的閃爍,先是永夜之中的明燈。

星空之王的背影消失了,武浩和唐曉璇心中鬆了一口氣,這丫的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太難受了,像是有一尊神山聳立在面前,這還是有唐逍遙在場的情況下,如果唐逍遙不在場,武浩嚴重懷疑,這丫的運足了自己的氣息,足以讓自己這種神魂者初期的人物出現內傷,看來都是神魂者,這差距也是蠻大的。

「噗嗤……」武浩和唐曉璇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唐逍遙忽然吐出了一口鮮血,這樣武浩和唐曉璇一陣的手足無措。

「爹爹,你沒事吧。」唐曉璇上前扶住了唐曉璇,關切地問道。

「呵呵,沒事是假的,這北斗七星神拳被稱為天下攻擊力第一的拳法,果然不是吹的。」唐曉璇擺了擺手,示意唐曉璇不要太緊張,「爹爹受傷了,但是星空之王的傷勢一點不比爹爹差,不過我們兩個都壓制著傷勢而已,他為什麼這麼急匆匆的離開,現在必定是去找一個療傷了。」

「爹爹,您別說話,您趕緊療傷,我們為你護法。」唐曉璇開口說道。

「不用了,爹爹還是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去療傷的好,你們要是給我護法,豈不是告訴別人我受傷了?在這個極北冰原上,不將你們看在眼裡的人大有人在。」唐逍遙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的女兒不要緊張。

「前輩,您說我這個時候要找到星空之王,有沒有成功的打算?」武浩看著受傷的唐逍遙,心中一動,開口說道。


「呵呵,你的想法我能猜到,不就是趁他病要他命嗎?」唐逍遙先是一愣,而後笑呵呵地武浩說道:「你的想法我和欽佩,你的膽量更是超過常人,但是實話實話,你的想法成功的概率不高,到了星空之王和我這個級數,就算是一息尚存,也是不容輕辱的,硬撐著最後一口氣,幹掉一個神魂者初期的武者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別說是你了,就算是彩鳳公主趕過去,勝算也幾乎沒有。」

武浩點點頭,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想法,這可是星空之王啊,一個對自己有莫大敵意,而且有著殺父之仇的仇人,這樣的機會可是說是千載難逢,可惜啊,可惜。

「我要找個地方去療傷了,你們主意安全,對了,告訴你們兩個不好的消息。」唐逍遙拍了拍自己女兒的肩膀:「我不知道海神大祭司現在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你們要當心他,還有,出雲宗的太上長老也出現了,這對你們也是一個危險!」(未完待續。。) 范玥兒對前天在府中等了徐明菲和范氏一上午的事情還有些耿耿於懷,聽到陳秀珠的話,心中頓時一堵,神色略顯僵硬地道:「都是自家親戚,哪裡用得著這樣……」

「怎麼用不著了?」陳秀珠睃了范玥兒一眼,嘟嘴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羨慕你,要是我徐三小姐這麼個家世顯赫的表妹就好了,光是說出去也有面子啊!」

「其實也沒多少面子……畢竟,她大多數時間都不在淮州,只是偶爾過來小住一陣。」范玥兒不怎麼自在地道。

「能來你家小住一陣子也好啊,至少表示她跟你們家親近!不然人家一個官家千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來。」陳秀珠掩嘴一笑,不自覺地對鹽商出身的范家透出幾分輕視。

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陳秀珠不過隨口一說,壓根就意識到她這句話直接就刺到了范玥兒的痛處。

大熙朝中商人的地位雖說比起前朝要高得多,可那也是只跟平民老百姓相比,在官宦人家看來照樣不值一提。

他們范家若不是撞了大運,在徐大老爺沒發達之前就跟徐家結了親,就算是再有錢也算不得什麼。

至少,若是沒有徐家這門姻親,今天的滿月宴,范老爺是絕對請不到這麼多鄉紳名流來的。

旁的不提,就拿陳秀珠來說,她爹陳大人雖說官職並不算高,但在淮州城也是數得著的實權人物。

加上陳氏宗族頗為繁茂,每代都有人在朝中出仕,陳大人的人脈也算廣泛,在信陽府一帶頗為吃得開。

因此,陳秀珠在淮州眾多的閨秀中,也是屬於領頭的人物。

范玥兒之所以能夠跟陳秀珠成為朋友,除了她按照周氏的意思,時不時送對方貴重禮物有意討好之外,也因為陳大人看中范家跟徐家的姻親關係。

對於這一點,不管是范玥兒還是陳秀珠,各自其實都是心知肚明的。

可乍然從陳秀珠這裡看出她對自家的輕視,范玥兒饒是再有準備,也不禁臉色一黑,不由自主地帶著幾分尖利地道:「我們范家有什麼不好的,如果沒有我們范家,徐大老爺在仕途上哪能有那麼順利?」




“撐住!撐住!”

Previous article

“白城?沒想到寧古塔的所在,居然在此處,我倒是聽過一些民間傳說,上古妖仙妖神之女在此地邂逅了凡人書生,成就一段千古佳話。”談話不算順利,秦濤卻樂得自在,反倒開始關心此次去向,也既是白城故土的辛祕,冥冥之中便有一股指引之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