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撐住!撐住!”

古羲吼道,雙手抱着皇甫蘭,雙腳也勾着皇甫蘭的腰身,整個人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她的身上。

裂縫中的罡風霸道無雙,他腳底下的天雲梭一進來就被罡風絞的粉碎,能夠不死全靠皇甫蘭的在用衍力支撐着。

可憐在裏面生存的小蠻了,那可是打算送給柳飄飄的。

古羲可沒有皇甫蘭的修爲,只能夠死死的抱住皇甫蘭,一刻也不敢鬆手,一旦被罡風吹走了,他的肉身再強,也強不過這無窮無盡的罡風。

“該死的!給我鬆手!”

皇甫蘭怒吼,要不是她的修爲深厚,早就被這罡風絞的連渣都不剩了,現在靠着體內的衍力去抵抗罡風,但也是杯水車薪。

掉入這恐怖的裂縫,除了修爲通天的強者可以憑藉肉身抗住罡風,還沒有聽說過靈衍境掉入裏面能夠活下來的。

更讓她憤怒的是抱着她的古羲,竟然還敢對她怒吼,又不敢分心震開他,只能夠忍受。

“頂住!別跟我扯別的!讓我鬆手不如讓我直接去死!”

古羲現在可絲毫不怕皇甫蘭,別說吼她了,就是抽她耳光都敢。

“你……”

皇甫蘭氣的吐血,衍力一斷,撐起的光罩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行!行!行!我不說話!頂住!頂住!”古羲額頭冒汗,不敢刺激皇甫蘭了。

皇甫蘭雖然忿忿不平,卻也不能拿古羲如何,只能忍住心中惡氣。

無窮無盡,罡風吹的速度奇快,將兩人不知道吹捲到了何方。

裂縫中沒有時間概念,只是古羲知道眼前的皇甫蘭已經汗水密佈,身子像是從水裏面撈出來的一樣,輸出的衍力也不似之前那般充足了。

“喂,行不行了你!”

古羲看了看薄薄一層的光罩,心中有些慎得慌,罡風吹在光罩上面的發出的啪啪聲響更讓他驚悚不已。

“閉嘴!”皇甫蘭臉色蒼白,呵斥了古羲一句。

古羲一聽,還好,算是中氣十足,暫時還死不了。

“這空間裂縫無邊無際,如何才能夠出去?”

古羲看了一眼,皇甫蘭能力有限,衍力終究會被消耗。


“撕開空間!”皇甫蘭冷冷的說道。

“當我沒問!”

古羲翻了白眼,撕開空間起碼也得有真衍境的修爲,顯然皇甫蘭不具備這個能力,他更不具備!

“真的是要死在這裏了……”

古羲心中黯然,現在不過垂死掙扎而已。

“嗯?”

突然,古羲一愣,內心中出現了一絲詭異的感覺,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

正思考間,忽然感覺皇甫蘭的身子一抽一抽,抱在皇甫蘭前面的手突然有水跡,一看,發現皇甫蘭竟然在無聲的哭泣。

“喂,你哭什麼!”


“關你屁事!把你的髒手拿開!”皇甫蘭冷聲喝道。

古羲一看,不由的有些尷尬,之前緊張一直沒發現自己的手抓着皇甫蘭不該抓的地方,現在發現了只好將手緩緩上移一些。

“不好意思……”

古羲賠禮道歉,同時又有些佩服皇甫蘭,之前緊張抓的挺大力氣的,這皇甫蘭硬是一聲不吭的。

皇甫蘭沒有說話,依舊在抽咽着。

“別哭了……”皇甫蘭的抽咽讓古羲感到很怪異,只好好生安慰。

“滾!”

皇甫蘭絲毫不領情,只是抽咽反映小了點。

“我說你這人真是有毛病!你要是不追殺我,就都不用死了,當初怎麼也算你先惹我的吧!”

不領情古羲也不在乎!

“閉嘴!”皇甫蘭受不了古羲了,直接威脅道:“你要是再敢說話,我現在就撤掉防禦!”

“行!我不說話了!”

古羲聳了聳肩,接着說出來一句讓皇甫蘭想要將他殺了的話:“手感不錯!”

“啊!”

刺耳的尖叫聲音從皇甫蘭的口中發出,震的古羲頭腦一片嗡鳴,皇甫蘭涌現出的衍力也是斷斷續續,光罩一顫一顫!

“冷靜!”

古羲衍力急忙補上,將光罩穩定下來。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皇甫蘭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一般,口中一直重複着這句話。

“行!等會讓你殺,先穩住,先穩住!”

古羲好生勸慰,抓住皇甫蘭的臉不讓她動,可皇甫蘭哪裏會聽,奮力掙扎。

“你信不信死前我脫光你的衣服!”古羲一巴掌拍在皇甫蘭的腦袋上面,威脅道!

“好啊!一起死!”

皇甫蘭突然冷靜了下來,衍力一收,光罩消失,恐怖的罡風瞬間襲體。

噗!噗!……

一道道鮮血在兩人的身體上濺射而出,還沒有冒個泡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瘋了!”

古羲大驚,衍力從體內洶涌而出,撐起一個璀璨的光罩。


“哼!”

皇甫蘭騰出手來了,對着古羲冷笑,緩緩的將古羲的手給掰開,回過頭來眼帶殺氣的看着古羲。

“別亂來,你要是敢殺我,那你真的準備死吧!”古羲心中慎得慌,雙腿死死的夾着皇甫蘭,他還的藉助皇甫蘭騰空才能夠穩住身子。

皇甫蘭臉色一變,一把掐着古羲的脖子,冷聲的說道:“什麼意思?”

“放……放手……”

古羲臉色漲的通紅,被皇甫蘭掐的直翻白眼。

“哼!”

冷哼一聲,皇甫蘭將手鬆開。

“咳咳……”古羲乾咳兩聲,心中暗道這皇甫蘭好狠, 我的妹妹不坦誠

看到皇甫蘭那殺人的目光,古羲急忙的說道:“替我撐着光罩,我的衍力不能夠過多的消耗。”

“你最好別耍花樣!”皇甫蘭的雙眼好像刀子一樣鋒利,語帶威脅的說道。

“放心,放心!”

古羲點頭,收起衍力讓皇甫蘭接着,旋即才緩緩說道:“此次進入空間裂縫雖然是因你而起……不,是因我而起,但我在進來之後心中就有了一種很特殊的感覺,像是受到了指引一般,除了一開始的危險,之後就沒有危險可言。”

說道這裏,古羲也有些疑惑,除了一開始的驚慌之後,他的心情就平靜了下來,總感覺被什麼指引了才進入了裂縫中的。

“然後呢?”皇甫蘭驚訝的看了古羲一眼,追問道。

“說不上來,只是感覺不會有生命危險,很奇怪的感覺。我曾經掉入紫寧淵,就你暗殺楊月珊的那一次,那一次掉入的時候死亡的危機感很重很重,當時我都都要崩潰的那一種。”

“哼!你也怕死,孬種!”皇甫蘭諷刺了一句。

“我不是怕死,我是怕我沒有機會見到我妹妹,你不知道,就不要亂說!”

古羲反駁了一句,不理會皇甫蘭嘲弄的眼神,徑直的拿出靈根幣,說道:“後來我才發現一直沉寂在我丹田中的靈根幣有了動靜。”

靈根幣一拿出來,就散發出嗡嗡響聲,土黃色的光芒不停的閃爍。

“這是什麼?”皇甫蘭有些疑惑的問道。

“一件衍器而已,不值得重視。”古羲敷衍了一句。

皇甫蘭撇了撇嘴,知道古羲不想說也就不多問,說道:“對我們出去有什麼幫助?”

“不清楚!”古羲搖了搖頭。

“耍我很好玩啊!”皇甫蘭臉色變了,眼中殺氣凜然。

“別誤會,我的確不知道,不過,我相信是這靈根幣搞的鬼,所以只要我們堅持,就一定會有出路!”古羲臉色認真的說道。

皇甫蘭看了看古羲,的確不像是在開玩笑,不管是真是假,能夠有一線生機總比沒有好。

不再說話,皇甫蘭認真的支撐着光罩,而古羲卻一直在靜靜的看着閃爍的靈根幣。

不知過了多久,皇甫蘭的衍力已經嚴重不足,幾近虛脫狀態,連騰空都顯的有些勉強。

“我來吧。”


皇甫蘭沒有勉強,換古羲,而她自己僅僅只是用衍力支撐着騰空。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古羲額頭也開始冒汗了,衍力消耗的太快了。

嗡嗡!

突然,靈根幣開始震顫了起來,光芒爆閃,方孔四條邊緣散發出的光芒像是要透露出來一般。

古羲環顧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在那裏!”


古羲眼前一亮,黑漆漆的空間裂縫中突然多一道亮光,雖然小,卻很醒目。

“出口嗎?”皇甫蘭冰冷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色。

“不知道,不過必須想辦法過去。”

古羲腦海急速思索,在這罡風中難以控制方向。




“走,帶我去找你媽!”葉逸神色激動,“別哭了,帶我去找你媽,現在就走。”

Previous article

儘管在座的眾人更多的是將注意力放在范氏身上,想要跟范氏套近乎,但也沒有忘記今天來范府是為了什麼事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