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湖區雖是夏天,但卻不太熱,雖是時大時小但不間歇的風,會給駐足湖邊的人帶來些許的涼氣。

幾個從懸掛魔都牌照的車上下來的小男孩,旁若無人的掏出那排水之物在向這大湖掃射。

小孩子就是好,從小就知道爲國家的生態溼地添磚加瓦。

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地方,看得林雲也有些內急,但卻不能像小孩子那樣明目張膽。

林雲停下車,穿過馬路向側邊的小山斜坡而去,快走幾步,到小山林子裏尋了一個隱祕處開始掃射。

這世上原本是沒有路的,但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有路的地方就有人來,林雲此刻正背向湖區在那隱祕處酣暢淋漓的掃射灌溉。

但這地方早有人捷足先登,等到林雲灌溉到一半的時候,從更隱祕的樹後轉出來一個二十七八的少婦。

一邊在含糊不清的抱怨蚊子多,一邊在整理裙子和提拉絲襪。

不期而遇的和林雲撞了一個對臉。

某人的灌溉立馬就停頓了,趕緊把頭和身軀轉向側邊。

“對不起,對不起,不知道這裏有人了。”

尷尬了,小少婦紅着臉從林雲來時的路飛一樣的逃了,隨風而來的還有一股香水的味道。

林雲更尷尬了,腦子裏全是那非禮勿視白花花的一片,等了十秒,或許是二十秒,當灌溉又開始繼續的時候,因爲某些不可言說的壓迫原因,射程增加了一半。

尷尬,香豔的不期而遇,是兩人生命中唯一的一次交集,不可說,不可想,誰想誰尷尬。

好不容易結束掉灌溉工作的林雲,也是快速的跑向自己窄**仄的車,發動車開走了,因爲任誰都不想被當成流氓,吃一頓魔都人的生活。(魔都人說吃生活就是捱打吃拳頭的意思。)

下了湖區公路開始轉向市區,七拐八拐到了一處居民房。

停好車,打了電話,沒幾分鐘張麗口中的吳工就出現在了林雲面前。

吳工,名叫吳建華,身高170左右,四十上下,濃眉大眼,膀大腰圓,非常敦實,除了身高和林雲差不多,其它的全是南人北相。

吳建華老家江蘇徐州,劉邦故里,相傳漢高祖劉邦生在沛縣長在豐縣。

這個吳工就是徐州市豐縣人。

徐州地處華北平原東南部、江蘇省西北部,京杭大運河穿境而過,隴海鐵路、京滬鐵路兩大幹線在此交匯,素有“五省通衢"之稱。

徐州是華東重要門戶城市,華東地區重要的經濟、科教、文化、金融、醫療和對外貿易中心,也是國家“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長三角北翼重要中心城市 ,徐州都市圈核心城市,國際新能源基地,有“中國工程機械之都”的美譽。

工地上的裝載機,挖機,起重設備很大比例都是徐工的。

徐工也就是江蘇徐州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徐工佔了國內工程機械製造的三分之一強。與徐工齊名的還有一個三一重工,也是國內引領工程機械製造業的龍頭。對了,廣西還有一個柳工,稍微差點!

徐州市是江蘇省下轄,但卻和北方東部沿海省份山東民俗和習性相近。

這吳工南人北相,也是徐州那邊的一個特色。

很大一部分徐州人,走出來,不說話,你都會以爲是北方人。

這個吳工,一接到林雲,就顯得很熱情,讓林雲感覺非常親切,一種說不上來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林雲有點奇怪,怎麼會有如此莫名其妙投緣的人。

這是市區老城區的一處居民樓,沒有物業,沒有保安,連個看門兒的都沒有。

而駐地就在居民樓中,老舊居民樓二樓的三室一廳。

司機老馬住了一個房間,剩下兩個房間沒人住。

原本三個房間都有人住,但是今年上半年的時候前任片區經理的老婆在新疆的一個項目部洗澡的時候被電擊身亡以後,這個片區經理因爲個人原因請了長假,再也沒回來,好幾個月了。

吳工呢,因爲在這邊兩年多了,是準備深耕這邊的,今年老婆孩子都過來了,在這邊租了一套房住,每天都會回家。

都市絕品仙醫 ,是個幼師,這種熱門職業,加上吳工在這邊的關係呢,很容易就在這邊找了一份體面的工作。

幸福美滿也不過如此,又兼顧了上班,還能老婆孩子熱炕頭。

林雲晚飯聽得吳工介紹起老婆和兒子的那種自豪感,說不出的羨慕。

晚上吃飯五個人,林雲,司機老馬,加吳工一家三口,吃火鍋,這是吳工的主意。

吳工做東,說給林雲接風,幸福的男人一般不是公務應酬的時候都喜歡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帶在身邊。

請客做東,知道林雲是四川人,所以吃火鍋。

點的鴛鴦鍋,雖是沒有川渝地區的味道,但林雲心頭還是熱乎乎的。


看一個人的品性,就看他的待人接物,看他的家庭,看他的妻子,看他的小孩,大約就能看個八九不離十。

“馬師傅,陪林雲喝點,一會兒我帶着老婆孩子打車回去。”


剛坐下不久,鴛鴦鍋裏的鍋底還沒開,吳工就在給司機老馬倒酒,林雲看得出來,對於馬師傅的稱呼老馬很是受用。

這火鍋店離駐地很近,不到300米,而吳工的老婆孩子在新城區,是打車過來的,並沒有讓司機老馬去接。

從一系列的細節,林雲就覺得這吳工不簡單,人雖然沒有職務,但是總比林雲這個助理強吧。

人家在這邊深耕的時間不短了,待自己人還這麼謙和,沒有一丁點兒架子,一口一個馬師傅,這老馬還不得貼了心的跟他幹。

而且片區經理的職務空缺,這吳工就是代行片區經理的職務呀。

新到一個地方必須先觀察和了解,才能開展工作,得有個慢慢適應的過程。

這老馬估計能在這個地方當司機肯定也是有過人之處的,這天下的人沒有一個是無用的,國企這樣的地方是最講究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的。

天天和職能部門或者投資公司打交道的,這司機老馬對於這些領導的司機那條路肯定是要走通的,說句要不得的話,司機頂半個領導,司機的路不通,你連領導都見不到。

喝酒是必須要喝的,這是國人的習慣,也是相互嘗試瞭解的開端。

酒過三巡,吳工打開了話匣子。

“林雲,聽說你以前也在這邊海州地區哪個項目待過?”

“XX高速!”

“哦,孫指揮長那邊,你在二標還是六標?”

致命邂逅我們終究錯過了 二標!”

這一聊天,就深入了,因爲這吳工說他和曾有才的關係很好。

這是一個信號,心照不宣的信號,而信號的目標呢,就是林雲。

林雲覺得好奇,問吳工爲什麼以前自己呆在項目部那邊沒看到吳工下去。


吳工說,那邊XX縣的高速項目就項目開始的時候經常跑,後來這邊有一條沿湖景觀路和溼地配套工程,是ERC項目,去年下半年開始的,方方面面都要去協調。

EPC項目是一個新概念,也是林雲第一聽說。

“什麼叫EPC項目?”


“我也是剛接觸,是這麼回事情……”

EPC項目(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是指公司受業主委託,按照合同約定對工程建設項目的設計、採購、施工、試運行等實行全過程或若干階段的承包。

通常公司在總價合同條件下,對其所承包工程的質量、安全、費用和進度進行負責。

這是一種新型的總承包模式,採取的是總價包乾的形式,無論是對於發包方還是承包方都還在摸索階段。

所以吳工和老馬二人就釘在這裏了。

因爲通常的項目承包是不包括採購和設計的,EPC項目也俗稱是邊設計邊施工,也可以說是邊施工邊設計。

而不是一般模式下的照圖施工,因爲一旦固定下來的圖紙,想去優化和修改,就要做設計變更了,而設計變更因爲早些年漏洞多,不少的人鑽了空子,也出了很多問題。

現在無論是設計,勘察,業主,施工都不敢輕易的去搞設計變更。

而EPC項目就完全規避了這個問題,扯一個框架,也就是項目建設基本要求和功能,預算出大概多少錢,然後讓施工單位聯合設計、勘察、預算和採購單位和部門,每一個施工階段自己去優化和調整。

最終結算時,幾家單位錢花超預算了,對不起,總價包乾,就當你給國家做了貢獻了。

最終結算時,幾家單位按實際優化調整做出來,在能滿足項目建設基本要求和功能的情況下,減少了某些工程量,錢花得少,對不起,按實際的工程量計算,省下來的錢是國家的。

這裏還有一個重中之重,叫滿足項目建設基本要求和功能,意思是你不能無限制的去調整,調整的範圍呢,必須是在滿足項目建設基本要求和功能的基礎上。 工程人生

第二卷

第八章 吳總說出來的消息

EPC項目的這個特點呢,能保證發包方和總承包方在一個對等的基礎上去完善項目。

假設一個項目是兩億,總承包單位通過對設計、勘察、預算、採購的一系列控制,用合理合法的手段和措施,能把滿足項目基本建設要求和功能的工程量壓縮到按合同價款結算的一點五億。

但是如果壓縮到一點五億,根據總價包乾合同,總承包單位就只能按一點五億結算。

但是企業都是追求利潤的呀,所以必須想辦法增加合理合法開支,去提升項目的品質和功能,以求能最大限度的把這兩個億全部拿完。

但是合理不合理,不能是施工單位和設計勘察單位說了算呀,這裏邊發包方還要綜合考慮的呀。

不合理的,人家不會同意呀,因爲修一堆沒有用的東西,制度今後不會放過他,所以他也不會任由下邊幾家單位瞎搞。

同樣的兩個億,傳統項目因爲沒有設計和勘察責任,只是照圖施工,修完就直接把錢拿走了。

但EPC總承包不同,施工單位牽頭勘察設計等單位,有了勘察設計責任,必須對勘察和設計結果負責。

所以EPC項目的勘察設計就少了業主居中協調,而需要自己承擔責任,自己去協調,爲了能快速高效的完成項目,並最終拿完同樣的兩億,必須使出渾身解數在保證項目建設基本要求和功能的情況下,去提升項目的品質。

於是雙方就開始鬥智鬥勇,你來我往。

而最終的和傳統項目對比的結果就如下:

1.傳統項目花兩億,修一條路和配套設施,修完按合同拿錢走人。

2.EPC項目修同樣一條和傳統項目規格標準一樣的路和配套設施只要一點五億。

3.而EPC總承包單位爲了拿完這剩下的五千萬呢,必須在業主的監督下去合理的提升路和配套設施的品質,或者增設一些必要的配套措施(這裏的必要是要由業主審覈的),例如新工藝的路燈或者名貴植株呀等等。

4.最終EPC項目也花了兩億,但是發包方得到了一條傳統模式下價值二點五億的路及其配套設施。

爲什麼要這麼說呢,因爲發包方也不是傻子,整個過程,無數人的眼睛都盯着這裏。

以施工單位牽頭組成的聯合體包括預算,設計,勘察單位呢,全程都在發包方的監督之下,無論是產品價格,或者是人工價格,都有發包方和第三方的物價審計部門覈實,包括最終的結算也是這樣。

這是EPC新模式的好處,互利共贏,也是老百姓最喜聞樂見的。

發包方不管採購了,也不管勘察和設計了,放權以後,只負責監督,省下來的時間全部都用來盯着你幹活。

很簡單就比喻了,老百姓修房子,原本要花五十萬,但是通過EPC模式,花五十萬修的房子變成貨真價實的六十萬了,或者是老百姓全程鐵公雞一毛不拔,這個房子全程普通配置,但修完只需要四十幾萬。

吳工這一解釋,林雲就聽明白了,雖然暫時還沒完全理解透徹,但表面上已經弄清楚了,這是一種還處於摸索階段的新型總承包模式。

其實也不算新,只是國內用得少!

而摸索階段呢,雙方肯定需要大量的磨合去規避一些問題和明確雙方的職責,而這種時候雙方的摩擦就會增多,而片區經理部呢就起了一個承上啓下的潤滑油作用。



別看葉文昊痞裏痞氣的不像個好人,但人家是爲班級做了一件真正的好事啊。

Previous article

上官無敵身爲修真界說一不二的大門派掌門,平日裏說一不二慣了,今日被李海冬搶白,火冒三丈,大喝道:“老金,老孫,咱們還等什麼,這小子分明學的就是混沌真始決,直接殺了了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