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的確是進行考覈的學員。

“你這是…怎麼弄成這樣的?”

傳功長老下意識地問道,沒辦法。

他這個樣子着實有些可怕。

陳清聞言臉色微抽,露出一抹慘白的笑容,說道:

“在下修爲不高,但卻有一份堅毅前行之心,在我前面的兩位同道都能夠不斷地前行,我又如何能夠甘於緩步前行。”

這話說得很高明。

大致意思就是,我修爲不高,資質很差。

但是性格很堅毅,能夠忍受痛苦。

暗示自己是強行爬上山頂,都不帶休息的。

當然,這話的真實程度,就值得推敲了。

陳清的心裏也很無奈,還能怎麼解釋。

總不能說,是一個瘋子抓着自己登山吧。

傳功長老和葉教官聽到他一番慷慨激昂的話語,微微一怔。

也是一位狠人啊。

口頭獎勵一番,讓這位狠人休息一會。

陳清看到了閉目凝神的二人,視線在林寒的身上停留片刻。

最終坐到了葉玄的身邊。

遠離瘋子,從我做起!

很快,太陽落山,天色昏暗下來。

葉非凡看了看山頂休息的學員,總共有六十九名,臉色有些難看。

深吸一口氣,聲音如雷鳴般響徹山頂。

“時間已到,總計六十九名學員合格,未登頂者,一律按失敗處理!”

傳功長老聞言頷首點頭,右手掐訣,左手在胸前一劃。

山下的士兵感受到腰間符籙的震動,連忙上山,將還在登山途中的學員們送下山。

安排他們回到自己原來的地方。

考覈很是無情。

林寒睜開眼,伸了個懶腰。

略微掃視一番來到山頂的學員。

李班長和小孔雀夏雨夢都在。

倒是沒有看到鍾華容的身影。

沒想到初訓竟然都這麼地嚴格。

“如何,我知道你們如今都很累,但修煉一途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輩武道本就如此嚴格,不要以爲通過了初訓,就很厲害了。”

葉教官嚴厲的聲音傳來,身邊跟着三名端着紅漆木盒的士兵。

“經歷過此番負重前行,我相信,在座的各位突破的有不少吧,沒有突破的也不要灰心,接下來的五天內,會給你們時間梳理修行,在進行下一項考覈的。”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下面我來公佈本次考覈的前三名!”

傳功長老手指一劃,衆人眼前的空間發生震盪。

最終成績統計表。

第一名葉玄。

第二名林寒。

第三名陳清。

看到排名的時候,最震驚的莫過於,齊雲浩。

他有些不敢相信。

曾經一度墊底的北溟學院,那個該死的傢伙竟然是第二名。

身後的衆位領隊中,李主任雙手叉腰,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麼的這小子還真是猛,本主任的眼光果然是對的。

不得不說,他膨脹了。

第二啊!

北溟學院多少年都沒有出過一個前十了。

回去之後沈校長不得給我升職加薪啊。

驚喜。

在場的衆人中,恐怕只有林寒的心情最平靜。

唉,真不至於,不就是個第二嗎。

這些都是虛的。


頒獎的時候,這種鎮定的神情,更加增添了幾分魅力。

“天啊,你看你看,那個第二。”

“嘶,這種處變不驚的神情,我感覺我戀愛了。”

“呵呵,花癡。”

聽到幾名女學員的話,林寒露出幾分笑容。

唉,本少爺也想低調。

可是這硬件不允許啊。

這次的預選賽,就此徹底落幕。

同時關於本次學院林寒奪得第二的消息,迅速地傳回了北溟城。

“好了,休息得也差不多了,現在跟我進入玄天宮。”

葉教官重新恢復高冷的教官人設,聲音冷冽。

和傳功長老一起,帶着諸位學院向着不遠處巍峨高大的宮殿走去。

但不是走向正門,而是在四周繞了一圈,來到玄天宮的後門。


後門很是冷清,甚至連守門人都沒有。

只有兩扇玄色古樸的鐵門。

傳功長老袖袍一揮,腰間的一枚符籙自動飛出,貼在眼前的鐵門上。

符籙泛起亮光,鐵門發出嗡鳴聲,緩緩地打開。


映入眼前的一排排的房屋,大約有一百來個。

“根據你們之前的排名,選擇對應的房間,房間裏面有陣法師銘刻的輔助修煉陣法,”

說到這裏,葉教官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地說道:

“當然,排名越靠前的房間,輔助修煉的功效便會越好,好好珍惜吧,記住,你們只有五天的時間。”

“此地沒有什麼規則,飲食什麼的,到時候會有專人爲你們送上來。”

林寒聽到他的話,眼神微眯。

雖說是按照排名進入各自的房間,但教官的這句話比較有深意啊。

沒有規則,言外之意很明顯了。

不過這對於本少爺來說,沒有什麼差別。

林寒沒有理睬神情不一的衆人,快步向着編號爲2的房屋走去。

有點意思,站在房屋門口。

他感覺到了陣陣的清涼之意,一呼一吸之間感覺很是舒服。

推開房屋的大門,走進其中。

眼前的擺設很是簡單,只有一個修煉用的蒲團。

四周都銘刻了複雜的陣法符文。

叮!

增加5經驗值。

增加5經驗值。

系統接連不斷地傳來叮咚聲。

林寒的臉上露出喜色,我勒個去。

輔助修煉的陣法,這麼好的嗎。 葉統領說完那句話。

在場的學員自然不是傻子,瞬間就明白其中的深意。

沒有規則的話,那不就代表我們,可以搶奪房屋嗎?

一時之間,所有的學員們都在思索當中。

直到傳來林寒走進房屋的聲音,他們才反應過來。

隨後,葉玄也旁若無人地走進第一的房屋。

位列第四的古塵見此,眼裏閃過異色。

他長得很是魁梧,可以說是一個肌肉男。

但內心其實非常的細膩。


大驚失色的歐陽青 ,瘋狂運轉體內的真元 ,畢竟 通脈境的他 ,真元極爲渾厚!

Previous article

然後一道綠色火焰瞬間從腳下燒到頭頂,化成黑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