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隔多時,秦林四人便來到了當年他與萱萱遭遇蟲族撲殺的地帶,只是今日一路上都很平靜,似乎蟲族也知道危險,沒有下令攻擊。

.秦林可不管那麼多,他是賭定了這大地之下絕對隱藏着無數的蟲族子孫。

.他不斷的轟擊着地面,一個人的力量確實太過薄弱,奧古斯和幽冥也是一起出力,一路上轟擊着地面前行,每過一段,滿地的隕坑中都滿是死亡的蟲族。秦林自然越發的拼命,死的越多,他越沸騰。

.“嗡嗡嗡……”

.一陣密集的蟲鳴開始靠近秦林衆人,秦林眼睛都紅了,他最恨的就是這些雜碎!

.骷髏王身形驟然變得巨大無比,一手揮出,百千個骷髏咯吱作響,迎向那鋪面而來的漫天飛蟲。骷髏無血無骨,自然無懼叮咬,衝入蟲堆便是一陣轟殺。

.而骷髏王更是巨大的一拳揮出便會有一大堆飛蟲被轟成灰。

.奧古斯運起無盡的血海涌向那密密麻麻的飛蟲,依舊輕易的阻擋了一方飛蟲的攻擊。

.幽冥則是不斷的唸誦的咒語,可是那含糊不清的吐字,化作一股股無形的能量在那鋪天蓋地的飛蟲間遊走,一羣一羣的飛蟲開始無故的死亡掉落地面。

.秦林更加的怒火沖天,將火之奧義運用到了極致,化作一股火人,攜着巨大的火海衝向那撲來的飛蟲,一片一片的飛蟲被燒成灰燼飄散空中。

.許久之後,嗡嗡聲幾乎消停,原來遮天蔽日的飛蟲只剩下零星幾片。妖域三王已經停手了,這些不值得他們繼續出手,而秦林則是不依不饒,誓要將這些飛蟲全部滅殺掉。

.當最後一片飛蟲被燒成灰燼之時,秦林纔是收起了火焰開始調息。

.沒隔多久,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就像當年一樣的壯觀,方圓數十里塵沙四起。

.“砰砰砰……”


.不遠處七個巨大的異物從顫抖的地表衝出,當身上的塵沙慢慢的流失,露出身形之後,自然便是類似當年那巨甲大蟲。

.其中一隻仇恨的盯着秦林,不停地吱吱作響。

.骷髏王瑞克大笑道:“早就聽說蟲族麾下有八大王,今日出現了七隻,本王倒想試試你們是否有資格稱王。”

.說着便是再次化作巨大的骷髏衝向其中一隻巨甲大蟲,一拳揮在巨甲大蟲身上,那大蟲只是一顫便立即對着骷髏王撞了上來,如此強悍的肉神,那骷髏王瑞克自然是要躲開。只是剛躲開這一隻,另外又有兩隻衝了上來,骷髏王也是臉色變得嚴肅了,小心的應付着。

.而幽冥的身影變得愈發的虛幻,兩隻蟲子感到自己的異樣也是對着幽冥衝了上來,只是幽冥虛幻的身影不斷的變換着方位來躲避攻擊,而一股股無形的力量影響着兩隻巨蟲更加的暴躁。

.血妖奧古斯也是狂笑着,雖然他是三王實力最弱的,但是畢竟是一方霸主,他有他的傲氣。

.血妖化出巨大的血妖族肉身,夾帶着血腥之氣轟向那巨甲大蟲,大蟲居然也是直接以身軀撞散了血色能量,三處就這麼纏鬥着。

.而剩下的一隻,從眼神便能看出是當年逃走的那一隻。

.當年秦林在巨蟲出神之際電光火石的出手斬殺了一隻,而今日沒有了焚天,那巨蟲也是有了警惕,秦林絲毫不敢大意。

.火之奧義覆蓋着秦林的身體,秦林揮出的每一拳能量都夾雜着火焰,那大蟲身形巨大,但是移動速度確實極快,紛紛躲開了。

.那巨大鋒利的口器呼嘯着襲向秦林,秦林也是倉皇躲避。

.秦林一隻以來獨自修行,攻擊招式太過單調,每蓄出一拳,那大蟲都躲開了。而戰了許久,秦林也不知道揮出了多少拳,雙臂都有些發酸了,看向三王的所戰之處,依舊沒有勝負,還是那樣僵持着。

.唯有幽冥那方,兩隻大蟲似乎已經瘋狂失去了意識,眼口都留着鮮血。秦林也是繼續支撐着,只要幽冥他們任何一方解決掉了,這場戰鬥便算是傾向秦林他們了。

.判定了形式再次轟出一拳,可是那大蟲居然不再閃避,任由那火焰能量擊打在自己的身上,巨大的身形極快的速度撞向秦林。

.秦林剛揮出一拳,根本還來不及運起能量閃避,便被那巨蟲撞飛,一口鮮血噴出落在了地上。顯然巨蟲即使不會說話,但是是有足夠的意識的,它也知道秦林在期待什麼,所以即使是拼着受傷也要將秦林擊殺掉。

.秦林剛一落到地上,簇簇簇,滿地開始密密麻麻的涌出蟲子撲上來,秦林急忙起身再次飛到空中。

.身形還沒站穩,那巨蟲已經帶着巨大的呼嘯聲從背後襲來。

.秦林意識一片模糊,根本躲不掉,那就只能硬抗了。巨大的高溫血海浮現,化作一道血牆抵擋那大蟲。

.大蟲依舊是鐵了心拼着受傷擊殺秦林的打算,速度絲毫不減,撞破血牆一頭頂在秦林的背上。這麼大的巨蟲豈止是頂在秦林的背上,整個秦林都不如那巨蟲的頭大,秦林意識瞬間模糊掉了,再次被撞飛老遠。

.掉落地面之後無數的蟲子撲上來,秦林腦海一片蒼白,根本無力招架。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從秦林體內閃出,帶着巨大的劍意化作劍影以極快的速度在秦林身邊遊走着,靠近的蟲子被紛紛斬殺。

.秦林剛鬆了口氣,背部劇烈的疼痛讓他一聲慘叫,猛的拼着最後一口力氣衝了起來,背部已經鮮血淋漓。

.那隻大蟲也是頭破血流,看着秦林再次飛起,它又呼嘯着衝了上來。

.秦林一聲暴怒:“瑞克!老子要死了!”

.那巨大的骷髏聽到秦林的呼叫一個分身也是被那一隻大蟲撞飛,但還是順勢衝到秦林身旁,一拳轟退那襲來的飛蟲。

.骷髏王瑞克惡狠狠地吼道:“一隻你都搞不定!沒看到老子在對付兩隻嗎?再T孃的嚇叫喚今天就一起交代在這兒了。”

.轟轟兩聲巨響響起,地面上咋出兩個大坑,只見那幽冥悠悠哉哉的走到秦林身邊,笑道:“累死老夫了,這些蟲子強的BT,不知道修煉了多少歲月才能以昆蟲之軀達到如此的境界。”

.蟲族是最弱小的族羣之一,能夠修煉到這樣的境界,不得不讓人佩服和驚訝。

.現在幽冥解決掉了兩隻,那戰鬥已經徹底的一邊倒了,剩下的五隻也有兩隻受了重傷,這一刻聚集在一起,狠狠的盯着秦林幾人。

.秦林算是失去了戰鬥力了,幽冥也是有些虛弱,血妖和骷髏王力量消耗也十分嚴重。

.看着那五隻還不願離去的蟲王,突然四人心中都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 果然沒過多久,大地再次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所有的蟲族都是涌出了地面吱吱作響。

五個蟲王也是對着一方望着,眼神中的殺戮之意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虔誠。

?果然三道身影從遠處飛來,骷髏王警惕到:“小心!那應該是蟲皇和蟲族的兩大首領。”

三道身影都是人形,爲首的女子從頭上的觸角看來,應該是蟻后。

那蟻后看着一片狼藉的戰場,眼神極度冰冷:“骷髏王?血妖?鬼帝?你們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瑞克冷聲道:“殺你一些嘍囉罷了,沒什麼意思。”其實心裏瑞克也是不淡定了,他們堂堂所謂的妖域第二大勢力,三王聯手居然只勉強能夠對付蟲族的手下八王,他們真的是徹底的低估了蟲族的實力。

現在蟲皇親自來了,另外的飛蟲族和地蟲族首領也來了,他們搞不好真要交代在這兒了。

瑞克心中也是懊悔,以前雖然有些警惕蟲族的力量,不過依舊有信心應付,纔會答應秦林的要求。但是現在看來,他是準備自己跑路了,別人他已經顧不上了。

那幽冥開口道:“蟲皇,我們也並非無故找你蟲族的麻煩,只是這小子的夫人死於你蟲族之手,這個仇他不得不報,而我們,也有不得不幫的理由。”

這時蟻后纔看向那虛弱不堪的秦林:“一個人類的小子,你們有什麼不得不幫的理由?”

幽冥不便開口,奧古斯也猶豫不決,秦林看了看形勢,衆人都沒有辦法了。

而秦林這個所謂的血修羅傳承者根本就沒有個狗P作用,說出來搞不定還會適得其反。

沉默了許久,秦林無奈之下再次拿出當年初入江湖的一套裝X技巧,如若這還沒辦法,那就只能拼死了。

秦林故作淡定,哼聲道:“現在我覺得心裏有些舒坦了,你是讓我走,還是要將我們留在這裏?”

蟻后冷笑道:“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值得我不計較?”

那飛蟲族的首領拳頭都要握出血了,整個飛蟲族被秦林幾人屠了個乾乾淨淨,他徹底成了個光桿司令,保不準以後徹底的失去了地位。

秦林白了那怒火中燒的飛蟲族首領一眼,妖域說什麼都沒有用,唯一有這個面子的只有域主妖皇了。

而都說妖皇已經許久沒有外出了,那秦林就在這上面做文章,秦林笑道:“你覺得我一個人類的身份能夠讓三王替我賣命,我憑什麼?”

別說蟻后那邊了,就連瑞克和幽冥三人心裏都是一下沒反應過來秦林的意思,但是依舊不露出什麼神情,等待秦林進一步的提示。

那蟻后自然也不太理解:“別和我繞圈子,今日你們誰都別想離開。”

秦林面對蟻后的威脅卻是大笑起來,幽冥幾人都是摸不着頭腦,這秦林到底是什麼意思?

蟻后怒聲道:“你笑什麼?”

秦林身體在血之奧義的修復下稍微好了一些,站直身體,大聲說道:“我作爲妖皇大人的傳承者,你覺得你殺了我,妖皇會放過你們嗎?”

“什麼!!”

別說蟻后那邊聞之一陣,就連幽冥幾人都是露出了一絲驚色,不過極快的恢復了神態,他們知道了秦林的意思。

不過心裏依舊很緊張,在這妖域冒充妖皇的傳人?如若弄得不好,鬧到妖皇那去了,別說秦林了,他們三個都有麻煩。

但是這一刻,他們即使各自逃命,秦林被斬殺之後,蟲族應該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所以心裏也開始衡量着利弊。

秦林也是知道瑞克幾人的顧慮,接着說道:“妖皇多年未曾外出,我與夫人受妖皇委派視察妖域的近況,你蟲族好大的膽子,竟敢襲擊我夫婦二人。我僥倖逃了回去,受妖皇大人的批准前來號令三王報復於你,只是你蟲族的實力隱藏的不錯啊。。。”

那蟻后半信半疑的看着秦林,秦林一臉的淡定:“現在罪魁禍首飛蟲族我已經徹底的覆滅,妖皇大人也提醒過我,畢竟你們之前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讓我不必趕盡殺絕。”

蟻后正在揣摩着秦林的話,從表面看來確實是無懈可擊的理由。一個弱小的人類能夠指使妖域三王,那必然只有域主發話纔有可能。

那飛蟲族的首領格外的激動:“不可能!你別以爲擡出妖皇便能保住你們的性命,今日你們都必死無疑!”

飛蟲族的首領現在已經徹底是成了孤家寡人了,他就算以後活不下去,至少現在要將自己的蟲族綁在一塊,他是什麼都不在乎了,就算秦林真是妖皇的傳人,他也要盡力斬殺,他不在乎拖累蟲族。

只是蟻后豈會不明白他的心思,訓斥道:“住嘴!”

不理會那飛蟲族首領的不滿,蟻后轉頭看向瑞克和幽冥幾人,開口問道:“他的話可當真?”

瑞克和幽冥還沒開口,奧古斯是最不願意秦林隕落的人,他冷聲回道:“你覺得呢?”

蟻后沉默不語,那飛蟲族的首領按耐不住了,猛的就衝了上來:“就算是妖皇的傳人,今日也必須要死!”


瑞克三人合力擊退憤怒襲來的飛蟲族首領,奧古斯冷笑道:“好大的膽子!”隨即冷眼看向那蟻后。

蟲族的力量已經被削弱了許多,現在他們需要提防的是墮落之城那些勢力是否會趁虛而入,如果這秦林真是妖皇的傳人,她只能放棄了,不然整個蟲族必然會遭受滅頂之災!

蟻后思索了清楚,開口道:“維卡,回來吧,今日之事,希望你以大局爲重。”

那叫維卡的飛蟲族首領不滿的吼道:“憑什麼!我飛蟲族百萬子孫被屠戮了,憑什麼!”

那地衝族首領嘆了口氣:“維卡兄,我們都是蟲族,現在你飛蟲族受難,我們勢力已經大大的削弱了,那蟒族與我們的仇恨你是知道的,你難道想要整個蟲族一起覆滅嗎?”

維卡冷笑道:“那又怎麼樣?地王,我知道你早就希望我飛蟲一族滅絕了是不是?現在你肯定很高興對不對?所以纔會出言維護他們,我告訴你們,我不答應!今日必須殺了這個小子!”

說着又是對着秦林這邊襲擊過來,那蟻后身形一閃,擋在了維卡的身前:“你是否連我得話也不聽了?”

那被滅族的維卡顯然是真的很暴怒:“對!你們既然不幫我報仇,那我自己動手總可以了吧?讓那妖皇來找我得麻煩吧,跟你們沒關係!”說完繞過蟻后又一次要動手。

蟻后嘆了口氣,在維卡轉身的一瞬間出手襲在維卡的頭部,維卡眼前一片眩暈,一臉的不甘心。


蟻后上前扶住,輕聲道:“數萬年的友誼,豈能讓你白白送死。我們回去吧。”蟻后狠狠的盯着秦林衆人,秦林的理由和藉口雖然有漏洞,但是蟻后真的沒找不到理由來證明三王爲何能夠聯手維護秦林,她問不出來,只能選擇相信。

說完便帶着蟲族的強者離去,地面上的蟲族也慢慢的消散了。

秦林衆人這時纔是大大的舒了口氣,那瑞克卻是冷聲道:“你個臭小子這下把我們給害慘了!要是日後妖皇知道了這件事,老夫死也要拉你墊背!”

秦林心中一樂,到時候老子在哪老子都不知道,隨便你。只是看向那奧古斯和幽冥心中有些愧疚:“兩位前輩,晚輩連累你們了。”

幽冥罷了罷手:“無妨,老夫一把年紀了,該來的就來吧。”

奧古斯則是笑道:“你這個未來的主子現在本事沒有,倒是給我惹了一堆的麻煩事出來,真是難伺候啊。”

秦林是真的對這兩人很感激,而那瑞克雖然是被逼無奈的,但是終究還是幫了他的大忙,他上前一禮:“瑞克前輩,多謝了。晚輩以後會有所回報的。”

那瑞克哼了一聲:“回報個屁,等你有資格回報的時候,老夫說不定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秦林尷尬的笑了笑,確實這種空頭支票的意義不大,但是秦林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與那瑞克分開之後,秦林是和幽冥一起回到了血妖族領域,現在的幽冥和奧古斯沒有了什麼間隙,基本都是因爲秦林的關係。

而那瑞克,秦林是真的不太願意再與他接觸,畢竟那人不是個好東西,至於欠的情就先欠着吧。


泣無淚淒厲的殭屍吼叫之聲,幾乎傳遍了半個火神界,一聲慘叫,在拓拔幻兒和鄂月驚駭的目光裏,莫不孤鋒利的匕首劃過了泣無淚的咽喉。

Previous article

在這些人裏面,惟獨一個人沒有這麼想,那就是皓陽。因爲皓陽始終相信自己的老師藍無極不會害大家,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大家,明知道是絕境還讓大家去送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