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經過秦偉的救治天師殿的小道士已經無大礙了,秦偉進的房去,看到匯智道士坐在臥榻邊上,遂道:“小道長,大師怎麼樣了?”

匯智顯然接到了晦明大師的指點,站了起來,緩緩道:“師父身體依舊很虛弱,睡前叮囑讓施主你來了叫醒他。”

“哦,這樣啊!”

秦偉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匯智徑直走了出去,隨手把門掩上。

看着還似睡着的晦明大師,秦偉走上前去,附身道:“大師,醒醒,小子來看你來了。”


臥榻上晦明大師艱難的睜開雙眼,見是秦偉,有些吃力的問道:“天問那個孽障呢?”

秦偉遂一五一十的將之後發生的事情說給了晦明大師聽,大師臉上頓現一絲驚異,隨後又釋然了。他已然從秦偉的所做中察覺到了秦偉的不同,這樣想着能打退天問,自該不成問題的。

秦偉在晦明大師的示意下坐在了臥榻邊上,聽着晦明大師低聲授道,臉上時而露出深思,時而興奮,卻是變化不定。

兩人談話差不多有一個多小時,秦偉知道晦明大師重傷在身,也不好意思繼續叨擾,遂道:“大師,小子先拜謝了!您身體抱恙,今日就到這裏吧?”

晦明大師見秦偉如此禮貌,也知道這年輕小子是爲自己好,笑道:“慈厄那小子倒是找了個好徒兒!不過,我剛傳給你的歿刀乃是天師當年所創,實爲地級功法,修煉大成威力驚人,你可曾記下?”

秦偉雖然猜到晦明大師傳授自己的很厲害,但卻是沒想到竟然是如此強橫?地級功法?只在傳說中存在的東西!

秦偉無法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果不其然,晦明大師剛一說完歿刀功法之後就接着道:“秦小子,如果有人想在華夏掀起腥風血雨你會怎麼做?”

秦偉也猜到晦明大師會向自己提天宮的事情,心中也是憤恨不已,遂義正言辭道:“殺無赦!”

“如果是你的親人呢?”

“呃?”秦偉一愣,卻是沒想到晦明大師會突然話鋒轉到了自己身上,心中閃過一絲不安,隨即道:“不會吧大師,你莫不是在開玩笑?”

誰知晦明大師卻是欲言又止,想想還是算了,但又不捨,遂道:“你有想過你爹媽的事兒嗎?”

如果剛纔秦偉只是心驚,那麼此刻秦偉已經察覺到了什麼。秦偉感覺到自己抓住了一個頭,但再想去找的時候,卻是找不到了,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的爸媽的死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只是讓秦偉有些不解的是,晦明大師怎會提及自己的爸媽,當即就問道:“大師,你見過我爸媽麼?”

晦明大師搖了搖頭,道:“從沒!”

“那你咋會突然提到我爸媽啊?”秦偉問道。

見秦偉大有一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意思在,晦明大師最終還是決定說點什麼,尤其是看到秦偉還這麼小,揹負這麼多的東西實在太累,就道:“別的要你自己去找,我只能說你爸媽並沒有死!”

“真的嗎?”聽到爸媽沒死,秦偉一下子就驚的跳了起來,不知道是不相信還是差異?

問出之後秦偉就覺得不可能,當年的情景自己還歷歷在目,裏面發生那麼大的爆炸,即便是鐵東西也會化掉,何況是兩個人呢?

晦明大師知道秦偉的疑惑,但知曉天機的他並不想過多的泄露。。。

直到走出天師殿,秦偉還在想晦明大師說的話,一邊唸叨着:“造化無極夢虛空,白髮再生啓佳人。走遍塵世只爲親,起起落落終會定。轉身回望身後事,一朝天子一朝臣。。。。。”

PS:更新送到!大大們應該能感覺的到故事越來越精彩了哦,秦偉的身世,以及世家大會的變故,京城風雲。。。到底會如何發展?敬請期待!如果覺得文文還行,那就請大大們收藏一下,支持老酒!謝謝了! 世家大會上隱世四大家族經過商量後,最終統一了意見。在下午的會議上就將比試的規則講了出來,比試分三場。先是棋藝,再就是經世之道,最後的重頭戲就放在了鬥法上面了。

其他世家算是看出來了,這次的是世家大會就是隱世家族在掰手腕的,誰也不服誰,因此到也沒人樂意去觸那個黴頭,決議一下子就通過了。

時間就釘在兩天後,會議草草結束之後,隱世家族的人就各自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開始爲兩天後的比試準備起來。

秦家老宅裏面,秦凌霄看着跟着進來的田無敵,還有楊勇,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道:“坐吧!”

雖然秦凌霄是隱世第一家族的家主,但老爺子其實也是性情中,在老一輩裏面還算是比較好說話的了。而且田無敵本身也是戰功赫赫,當年爲了華夏國付出的汗水不在少數,兩人之間的交往自不少。

至於楊家,家主楊青玄年輕時候就跟秦家來往不斷,在隱世家族裏面算是跟秦家關係最好的家族了!

因此楊勇和田無敵來找秦凌霄,他還是很開心的。執掌宗協會十二年,秦凌霄對於修煉界錯綜複雜的關係也是瞭如指掌,況且秦家還擔負着護國衆人,甚至華夏國最厲害的暗組百分之四十都是秦家訓練出來的。

秦家的勢力不是一般的大。

等到兩人坐定之後,下人將武夷山茶端給了楊勇和田無敵。兩人輕輕抿了一下後就把茶杯放了下去,臉上卻是愁容滿面。

秦凌霄也是人老成精,哪裏不清楚兩人心中擔憂,但老爺子卻是想着涼兩人一下。

熟料田無敵是個急性子,還沒等坐下幾分鐘就坐不住了。騰的一聲站了起來,看着秦凌霄道:“老秦,這回你可得給我們田家主持公道啊!他們端木家明擺着欺負我們田家嘛,我都還沒跟他們說我孫女的事兒,他們倒好竟然還想抓着這事兒不放。”

秦凌霄見火候差不多了,也是義憤填膺道:“無敵老弟,你說的這些我們都知道!但端木家現在又周家撐腰,又哪會賣我的面子啊?不說這事兒還好,一說我就來氣!端木破敵那老匹夫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敢不把老夫放在眼裏,哼,真以爲有周家在我就拿他們沒辦法了麼?”

這時候楊勇也插話道:“就是!他們周家這回手伸的太長了,我真懷疑他們周家這是要幹嘛?”

“呵呵,還能幹嘛?被我們秦家壓制了這麼多年,周傲天還能忍住?”

“老秦你的意思是周家想奪位麼?”田無敵有些吃驚,雖然周家表現的很顯眼,但他還沒想到周家竟然會在這時候露出獠牙來。

楊勇是隱世楊家第二代人物,這些事情以前就聽到過,但聽說是一回事真正經歷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感覺到了秦凌霄話中的怒色,心想:“看來這次周家挑頭,也不僅僅是針對楊家的嘛?”遂道:“秦老爺子,那依你看周家這回會怎麼動手啊?”

秦凌霄皺了皺眉頭,想到慈厄上人給自己帶的口信,嘆了口氣道:“如果他們只想會長之位到還好,我怕的是他們圖謀的是天下哇!”

“啊?不會這麼嚴重吧?”

“周家還沒這個實力吧?”

楊勇和田無敵顯然沒想到事情竟是如此棘手,想想也是。秦家是世家的會長,消息肯定比一般家族準確,而且秦凌霄身爲華夏國修煉界的領袖,身邊的人脈關係自不少,得出這樣的結論到也不難!


接下來三人在客房裏面商量了很久,兩人臨走之時臉上都露出了輕鬆之色,想來該是已經想到了處理的辦法。


告別了田無敵之後,楊勇就徑直回到了楊家,他迫不及待的想把消息傳回去,好讓老爺子放心。

秦偉離開天師殿也不做逗留,帶着萱萱就往家趕。他也接到了小叔秦志文的電話,讓他趕緊回家,老爺子有事情安排。

秦偉聽出小叔話裏的凝重,知道有大事兒發生,也就加快了步伐。

殊不知卻是累壞了萱萱,小丫頭畢竟才十六七歲,又是女孩子,腳下功夫肯定不能跟秦偉比,這不才走了一個時辰小丫頭就直呼受不了了。

秦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不好意思道:“萱萱,爺爺叫我回家說是有事兒,所以走的就有些快了,也沒顧得上你,不好意思哈!”

小丫頭本來就對秦偉有意思,當然不會說什麼。見秦偉關心自己,那是高興還來不及,哪會怪秦偉半分,嘿嘿笑道:“秦大哥,我沒事兒啦!以前的時候,我也經常跟爸爸一起走路的,這纔多遠哪?我歇會就好了喔!”說這還吐了吐香舌,看的秦偉一時間血脈噴張。

秦偉再怎麼說也是一個二十二歲的男孩子,看到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會衝動。就拿現在來說吧,萱萱本來就只穿着一件米黃色的吊帶衣服,十幾歲的女孩子正是發育的大好時機,萱萱雖然個頭小,但身體已經發育的初具規模了,尤其是胸前那一對飽滿將吊帶衣服撐的鼓鼓的,再加上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小丫頭渾身早已累的香汗淋漓,攙和着小丫頭淡淡的體香,像是催情良藥似的刺激着秦偉的神經。

看着傻傻望着自己的秦偉,萱萱臉上露出一絲得意,心想:“秦大哥我還以爲你真的一點也不喜歡萱萱呢!嘿嘿!”心裏早已樂開了花。

只是好場景總是會被打破,就在秦偉癡迷瞬間,一個人影忽的閃過,卻是徑直走到了秦偉的身後,冷冷問道:“你就是秦偉?”

從凌冽的殺機中驚醒,秦偉的臉色很差。轉身望着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眼中殺機一閃而過,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

兩人就那樣對望着,萱萱早已躲到了一邊,心中擔憂到了極點,手心裏面全是汗。

場面一下子靜了下來,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望着。

但萱萱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殺氣在兩人中間滋生着,慢慢變大,佔據全場,一場惡戰即將來臨。

PS:更新送到!如果覺得文文不錯,請收藏一下吧!老酒拜謝了! 燕京東山別墅。

見到些許時日未見的兒子出現在了門口,黃龍軒臉上露出不滿之色,喝道:“又到哪兒瘋去了啊?這個家我看你可以不用回來了!”

經過秦偉的管教,黃家騏已經有所轉變。如果是在以前,他肯定會直接咆哮起來。但出乎黃龍軒預料的是黃家騏和顏悅色的說道:“爸,最近這幾天我一直在外面工作。集團沒什麼事兒吧?”

“呃?”黃龍軒一愣,卻是一時沒弄清楚狀況,一臉的詫異。

黃家騏對於老爹的反應並沒有吃驚,偷偷笑着,然後道:“爸,跟你商量個事兒哦?”

“什麼?”

黃龍軒大腦一下子短路了,心想這臭小子難道轉性了麼?怎麼可能?

“爸,我有一個朋友需要點錢,您看能不能幫忙說些好話,貸給她一些錢呀?”黃家騏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嚴肅一點,他可不想自己爲老大做的第一件事就砸了!

說到借錢,黃龍軒卻是突然醒悟,罵道:“你個混小子又要借錢搞啥?”

黃家騏見老爹生氣,趕緊走了過來,坐在黃龍軒的對面,一邊解釋道:“爸你弄錯了!不是我要借錢,是我朋友的公司最近資金週轉不過來,想借錢哪!”

“就你那些狐朋狗友的還會弄什麼公司?你個混小子,扯謊也不臉紅啊!我是不會說這話的!”

“爸!”黃家騏大急,卻是一把抓住了老爹黃龍軒的胳膊。

黃龍軒卻是越看越氣,一腳踹在兒子黃家騏的肚子上,罵道:“給老子滾!就當老子沒養過你!”

正在這時候,一個貴婦人從二樓走了下來。看到父子倆之間硝煙滾滾,一下子衝了過來將黃家騏拉在了身後,一邊臭罵道:“黃龍軒你長出息了是不?再怎麼說家騏也是你兒子,你要是不想要,當時幹嘛求着我生下來啊?”

黃龍軒氣的渾身直打顫兒,指着妻子方曉玲,“你。。。你。。。慈母多敗兒哇!”

黃家騏看到老爹被氣成這樣,心中也不是滋味,猛的一下子竄到了黃龍軒的面前跪下,一邊道:“爸,您打我吧!以前都是我不懂事,老是給家裏惹禍,我以後再也不會了!爸,你就狠狠的打我一頓吧!”


黃龍軒夫妻倆一瞬間懵了,兩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是方曉玲先醒了過來,一把拉過黃家騏到自己懷裏,一邊用手去摸黃家騏的額頭,唸叨着:“不發燒哇?怎麼說起胡話了啊?”

黃家騏卻是哭笑不得,想來以前真是傷透了爸媽的心,瞬間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待爸媽,再也不讓二老爲自己操心了!

他看着老媽關切的眼神,道:“媽,我沒事兒。以前都是兒子犯渾,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

這時候黃龍軒依舊不相信黃家騏變好了,相反卻是板着臉,冷哼道:“老實交代是不是又在外面闖禍了啊?”

黃家騏一聽頓時大忌,趕緊道:“爸,這個真木有!”

“老子還不知道你呀,一天到晚就知道胡搞!也沒見你弄出個什麼名堂出來,說吧,你要老爸怎麼幫你啊?”

黃家騏頓時一喜,聽黃龍軒的口氣這是要幫忙了,驚叫了一聲“啊?爸,你真願意幫忙哇?”話一出口,黃家騏就覺得有些不妥,趕緊低下了腦袋生怕再惹老爹生氣了!

經過黃家騏的一番解述,黃龍軒最後答應幫忙了,但前提是黃家騏必須到集團上班。若是以前打死黃家騏他都不會去銀行上班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可是答應了會送秦偉一個金融帝國的,現在再不努力,等到老爹退下來了就沒有那麼通暢的機會了。

就從這方面看黃家騏其實很聰明,他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更知道秦偉需要什麼?

再說黃龍軒回到了房間,妻子方曉玲也跟在後面進了房間。看着有些凌亂的牀鋪,黃龍軒道:“曉玲,你覺得家騏真的轉性了麼?”

說到這事兒方曉玲就來氣,心想咱兒子轉性了還不好嗎,你還老是抓着這事兒不鬆手了。扭轉頭,不滿道:“黃龍軒你什麼意思呀,合着兒子轉性了你還不樂意了哇?我算是看透你了,上班的時候想着算計別人,這回到家了又開始懷疑這的懷疑那,你到底還要不要過日子啊?你不嫌煩我還嫌煩呢!”

黃龍軒也知道兒子轉性了是好事兒,但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黃家騏現在已經25歲了,二十多年的世家子弟生活早已將他慣成了紈絝,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變得這麼懂事兒了啊?

但在妻子方曉玲面前,黃龍軒別看在外面派頭十足,其實在家裏還是被方曉玲管的死死的。黃氏財團一大半的資產可都是方曉玲在背後管着的,她的能力更是在黃龍軒之上,你說黃龍軒還敢造次嗎?

“哎呀,曉玲我只是說說嘛!兒子轉性了我這做老子的肯定高興啊!但我就怕兒子又要做什麼壞事哪!”

方曉玲開始還聽的下去,可是聽到後面了她脾氣再好也忍不住了,頓時嬌叱一聲罵道:“你就不會說點好聽的啊!盡會瞎操心,烏鴉嘴!我看你晚上是不想上牀睡覺了吧?”

。。。。。。

黃家騏爲秦偉解決了一個難題,秦偉現在自然不知道。此刻的他正在跟毒蜘蛛殺手組織的人對抗着,那殺手看起來經驗非常老道。往往一次未中就趕緊藏了起來,卻是害的秦偉須得一直保持警惕,說不到什麼時候就出現了給自己來個致命一擊。

卻說毒蜘蛛是世界知名殺手組織,一般的任務都不會去接,要接也必須是一千萬起步。因此在殺手界的名頭大的出奇,同時這個組織的成功率也是最好的,只要是組織下了單,那就沒有失手過,可想而知毒蜘蛛殺手組織的人實力有多強悍!

刀鋒今年26歲,差不多十歲的時候就被吸收進了組織。每天經歷着血與火的教訓,此時的他早已沒了人的感情,在他的眼中只有死,只有殺戮。

只是讓他有些始料未及的是這次的對象竟然是一個少年,而且看似目標的實力挺強悍的。但在刀鋒眼裏,秦偉的實力只算是一般,他從來沒想過秦偉會打敗自己。但是通過交手之後,刀鋒不得不重新打量起目標的實力來,黃級?玄級?地級?

一時間,刀鋒竟然有種恍惚,自己看不透秦偉的實力!

PS:更新送到!如果覺得文文還可以,請大家收藏一下吧!老酒先在這裏拜謝了! 秦偉看着跟自己交手不下百招的男子,眼中露出一絲狂熱。晦明大師傳授的歿刀到現在爲止還沒有試驗過威力到底咋樣,這下可好了,有了刀鋒這樣強勁的對手,嘿嘿,歿刀的威力應該能發揮出來吧?




“怎麼樣,伊辰?”老頭淡淡地看着伊辰,一點也不着急,好象肯定伊辰會答應!其實想想也是,一個如此實力的人忽然說要收你爲徒,並且能將你身體的毛病治好,相信是人都會答應吧?

Previous article

「血狼,思思,你們是不是感覺有東西在召喚你們?」胡蘭嚴肅的問血狼和任羽思,只見血狼和任羽思點頭不答,她又道:「這就對了,到了現在,我也不想瞞你,相傳,那個洞穴是一個神獸之冢,裡面還有神獸遺留的神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