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樣,伊辰?”老頭淡淡地看着伊辰,一點也不着急,好象肯定伊辰會答應!其實想想也是,一個如此實力的人忽然說要收你爲徒,並且能將你身體的毛病治好,相信是人都會答應吧?

沉默了許久,伊辰擡起頭,臉上無喜無憂,平靜地道:“老先生,多謝您的好意,但恕晚輩不能答應!”

“爲什麼?”老頭懷疑自己聽錯了,使勁地揉着耳朵,一臉震驚的盯着伊辰。 伊辰反倒奇怪地看着老頭,笑道:“老先生,別人都是強要着拜師,您卻是反了過來!”雖是戲言,也看出了伊辰地這位到現在爲止還不知道名字的老頭的尊敬。

老頭白了一眼,微怒地道:“要不是看在你小子這般刻苦努力,而又不懼艱險的份上,老頭子吃飽了撐着啊?”不過他心裏也明白,伊辰是不想連累他。

伊辰笑了笑,知道老頭並未真個動怒,淡淡地道:“老先生若想真的受我爲徒,請先告訴我,聖殿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聖殿?”老頭想了半分鐘,方慎重地道:“大陸上有四大帝國,這個你知道。有人便有利益的糾葛,有糾葛就有紛爭。四大帝國爲了爭奪土地,擴充自己的勢力,不斷地發動戰爭,以至於大陸上動盪不堪,整片大陸陷入一片混亂!數千年前,一位神祕人從天而降,憑藉一人之力,盡敗帝國內無數的強者,硬生生地阻攔了帝國之間的戰爭,讓大陸恢復了寧靜與安詳!”

“憑一人之力,盡敗無數的強者?”伊辰傻了,這需要什麼樣的實力啊,界皇,或是傲聖?

“不錯,神祕人將大陸的秩序完好之後,就消失了。離開之前,怕帝國之間會再次地挑起戰爭,於是便創建了聖殿,收了幾名弟子,以絕對的武力震撼着四大帝國,讓他們不敢再起紛爭!”

“數千年下來,聖殿超然物外,不參與各方勢力,而那神祕人更被是渲染成神一般的存在,經過這麼多年,聖殿已然是凌駕與四大帝國之上的一個龐然大物!”老頭若有其事的講道。

“那麼這麼多年來,大陸上就真的沒發生過戰爭嗎?聖殿的威嚴就一直沒有人挑戰過嗎?”伊辰好奇地問道。

老頭看了眼伊辰,想不通他爲何對聖殿如此關注,不過還是回答了他:“大規模的戰爭倒沒有,小打小鬧,聖殿也不去理會,畢竟,帝國之間,那能如此平靜。但是在二千年前,一位叫電容的強者出現,由於聖殿獨霸大陸,殿中人難免有些傲氣、專制,甚至是胡作非爲!電容看不慣,一怒之下,殺上了聖殿,連敗聖殿衆多強者,連殿主出手,也不能勝他!”

“電容?”伊辰在心裏輕輕地喚着,臉上頓起敬佩與渴望之意,“何時我才能擁有如此的實力,爲娘報仇啊?”


“既然聖殿殿主已敗,爲何聖殿至今仍是存在在大陸之上呢?”伊辰問道。

老頭臉上略現黯然,悶聲道:“在電容將殿主擊敗之後,正想毀了聖殿之時,天空中忽然雷電交加,異像橫生。雷電之中,凌空踏步而下一人,與電容戰了許久,終於擊敗電容,將他帶走。”

“下來一人是那神祕人嗎?他叫電容前輩帶到那裏去了?”伊辰連忙問道。

老頭搖搖頭,道:“下來那人並不是神祕人,事後據聖殿弟子辨認,那人是神祕人當年收的幾個弟子中的一個,至於將電容帶到那裏,就無人知曉了?”

伊辰漠然地看着四周,電容如此的實力都不能將聖殿毀去,自己這輩子還有希望嗎?“老先生,難道,大陸之上,還有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嗎?”伊辰忽然想到,所謂的奧氣修煉是否也像前世記憶中的一些修真人士,待修爲到了一定的層次,便會升到另一個空間裏面去呢?

“這個老夫就不清楚了,奧氣在大陸上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或是數萬年,或是更久,雖然奧氣修煉異常困難,艱辛,可這麼多年下來,總會出現一些天才的人物,但是大陸上,卻很少見到絕帝強者的存在,更不要說界皇、傲聖的強者。所以有時候,衆多強者在想,或許真有一個空間,專門居住着這些強者吧?”老頭感嘆地道,臉上涌起了一種渴望,那是強者對更強者的渴望!

“伊辰,老夫說了這麼多,你應該明白了,是否答應拜老夫爲師呢?”老頭吼道,似在發泄着什麼?

伊辰臉上現出一絲笑容,“老先生,最後一個問題,你與聖殿之間,有沒有關係,或是說,聖殿與你,究竟是敵是友?”

老頭忽然冷笑道:“小子,你拐了這麼多道彎,這個怕是你最主要的問題吧,老夫也不怕實話告訴你,老夫與聖殿之間,談不上有多深的仇恨,但也不會以友論之!”

看着有些陰沉地老頭,伊辰微笑道:“老先生,你誤會了,我之所以這樣問,並非是怕你與聖殿交惡而不敢拜你爲師,實是有莫大的關係!”

聽着伊辰這樣解釋,老頭的臉上稍稍地平靜了少許,淡淡地道:“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剛纔那一剎那,伊辰明顯的感覺到老頭身上迸發出來的怒氣,爲此,他心中的擔憂也去了,“我與聖殿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若此生還有目標的話,那便是毀滅聖殿!”堅定的表情,斬釘截鐵的言語,及其中透露出來的森寒氣息,都讓人爲之震撼。

“哈哈哈哈!”老頭陡然大笑,強大的氣勢毫不掩飾的就迸發了出來,不遠處的森林中,弱小的魔獸感受到這股氣勢,無不嚇的膽戰心驚,低聲的鳴嗚着!

“伊辰,你能有如此大的目標,當真是出乎老夫意料之外!不過,眼下就要緊的是先要將你體內的毛病修好,若不然,你拿什麼去跟人家拼?”老頭興奮地道,似乎他也一直想要毀滅聖殿一樣。

伊辰不作聲色道:“老頭,你真的不怕?做了我師傅後,你以後面臨的困境可是很大的,不要告訴我,到時候你就撒開腿跑路吧?”

老頭氣竭,好不容易涌現出來的一些英雄氣概被瞬間打破了,不悅地道:“小子,老夫可是凌王強者,在這個大陸上還怕誰來着,打不過,我還跑不掉嗎?”

看着伊辰戲謔的笑容,老頭忽然清醒過來,不由汕汕笑道:“那個。。剛纔是玩笑話,你好好地休息一天,等完全的調養好,我們就出發!”

伊辰點點頭,重重地跪在地上,給老頭磕了三個響頭,真心地喚了一聲:“師傅!”

老頭欣慰的看了一眼,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伊辰的叩頭,親切地道:“我叫冉電,二星凌王,至於來歷,以後在慢慢地告訴你,先去休息吧!”

花式寵妻現場 ,絕壁險峭,山風凜冽地吹着,山崖之邊,身着淡紫色衣裙地少女,凌然而立。凜冽的山風到了少女的身邊,便嘎然地分開倆邊,那垂及腰間的三千青絲,緩緩起舞,衣裙飛揚時,隱約透出少女略現稚嫩的輪廓曲線。

少女漆黑的眸子平靜地看着遠方,臉上平淡的表情猶如一朵待放的蓮花,一塵不染。

許久之後,沉默的少女出聲了,那空靈地可以洗滌塵世間所有污垢的聲音悅耳般地響起:“出來吧!”

少女聲音剛落,一道影子自巖壁間奇異地閃出,恭敬地望着那背對着他的少女,低聲道:“參見小姐!”


少女緩緩地轉過身子,露出一張精緻的小臉,青澀地小臉上,竟蘊涵着強大的殺意,“有沒有找到伊辰哥哥?”

“小姐,我等找了五年,幾乎整個大陸都找遍了,就是沒有發現伊辰少爺的蹤跡?”

“辰哥哥,你千萬不要出事啊?”少女精緻絕倫的臉上出現一絲擔憂,眉頭微微地皺起,使人看了,便忍不住地惋惜!

“繼續地找,多加派些人手,到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比如說魔獸森林的邊緣,不管怎樣,都要給我找到辰哥哥爲止?”強大的而不容置疑地聲音響起。

“是,小姐!”影子恭敬地道。

“五年了,辰哥哥,你知道嗎?鑫兒已經找了你五年!今年鑫兒十三歲了,若二年以後,鑫兒還得不到你的消息,辰哥哥,你放心,聖殿與伊家都將會爲你陪葬!”

少女那平平淡淡地聲音中,不覺地滲透出絲絲地殺意,精緻的小臉上,因此而顯的有些扭曲!

讓聖殿陪葬,聽上去多麼的不可思議,但跪在地上的影子卻是知道,若這少女不顧一切地去做,聖殿的毀滅將不在是夢想! 養好了傷,伊辰收拾好了東西,跟隨着冉電踏上了新的征程,臨去之際,冉電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伊辰的戒指。

帶着伊辰,冉電風馳電掣般地向魔獸森林內部飛去,一路而過,所有的魔獸被冉電的強大氣勢而壓的擡不起頭,偶而有幾聲咆哮聲,卻也是顯的那麼軟弱無力。

趴在背上的伊辰暗自咋舌,凌王強者果然不同凡響,就是不知道自己何時能擁有如此強的實力?在這一刻,伊辰對擁有強大實力的渴望又多了幾分。

幾個時辰之後,憑着冉電的速度,二人已經來到了森林的深處。此時冉電沒有先前的輕鬆,將伊辰從背上放下,拿出幾顆藥丸給他,道:“將這藥丸放在身邊,若碰到一些極其厲害的魔獸,我顧不上你的時候,便服下一顆,能在一定的時間內,讓魔獸注意不到你!”

“師傅,這是什麼藥丸,這麼神奇?不如多給我一些吧?”伊辰笑着道。

冉電沒好氣地白了一眼,道:“你當這是糖果,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這可是元氣散,服之,能在一定的時間內隔絕你的氣息,暫時地讓魔獸注意不到你。”

伊辰嘟嚕了一句,將藥丸放進了戒指內。二人遂繼續想內緩慢前行,愈到深處,陰森的氣息愈重,沉重的壓抑,讓伊辰這般的忍耐力都覺的有些不適。

“師傅,你這般毫無目的的前進,到底我們要找到什麼時候?”伊辰輕聲的問道,許是已經忍受不住那股沉重的壓抑。

冉電沒有理會伊辰的羅嗦,繼續地向前走去,不久之後,忽然地停了下來,慎重地道:“在前方便有一隻凌王級別的風屬性魔獸,現在我可顧不上你了,自己小心點。”

伊辰點點頭,迅速地鑽到一邊的草叢中,只露出自己的雙眼,緊緊地盯着小心前進的冉電。

實力到達凌王這個級別,無論在智慧上,或實力上都已和人類差不多,而且同階同級,魔獸的實力更爲強大一些,因爲,獸類,天生便比人類多了幾分兇殘,身體的強度更是多了不少。

還未等冉電站穩身子,一道極爲響亮的聲音響起:“人類強者,爲何擅自闖進我的地盤?”或許是因爲冉電的強大實力,這隻魔獸並未表現出多大的敵意。實力到了這個地步,魔獸一般都能口吐人言,這個也成爲了辨認它們實力的一個標準。

冉電飄然上天,淡淡地道:“風屬性藍光惡虎王,是嗎?”

藍光惡虎王冷冷地道:“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還不快快離去,不要仗着自身實力的強大,便可以在森林中耀武揚威?”

冉電狡桀一笑,身體快速移動,僅僅片刻的時間便回到了原地,而他所經過的地方,全被灑上了一些伊辰不知名的粉狀顆粒。

藍光惡虎王忽然大聲喝道:“人類強者,在這周圍灑上流光粉,你到底想做什麼?”

流光粉是什麼東西?伊辰暗暗地道。

冉電冷冷地笑道:“不做什麼,只是想借虎王的靈魂一用?”

藍光惡虎王聞言大怒,敢情這人來是取它性命的,身軀微微晃動,便是直上雲霄,一股強大的威勢自天空出現,繼而籠罩住了這方天地,使得躲在草叢中的伊辰心神都爲之顫抖,體內那顆不安份的心幾乎想自己跳出來。

眼睛掃向魔獸,龐大的身軀,足足地有五、六米那麼長,身體表面,覆蓋了淡藍的鱗片,在陽光的照射下,光彩耀人,刺人耳目。在它的背上,竟是長了一對巨大的翅膀,微微地一張一受,均能帶起一股超強的旋風。


魔獸的腦袋尤其的嚇人,不僅猙獰,而且頗爲巨大,與前世裏的老虎有那麼幾分相似。如銅鈴般地獸瞳中,閃着奇異的藍光,大嘴裏,佈滿了尖銳的獠牙。

虎頭上,平整光潔,但是在陽光下面,能清晰地看到,有一層層薄薄地不似鱗片的物體覆蓋着。

巨大的頭顱微微地晃動,大嘴一張一合,威嚴的聲音就此發出:“人類強者,若是你就此離去,剛纔的妄言,就當我沒聽見。”

冉電淡淡地道:“虎王,你不用多說了,今日前來,必需達成目的!”

“哈哈哈!人類強者,雖然你很強達到了凌王境界,但是這裏是魔獸森林,而不是你們的人類世界,真要鬥起來,你不一定能走的出去?”藍光惡虎王發出震動大地的笑容,待的笑聲收斂,那如冰一樣的聲音如斯放出。

“虎王,你害怕了?”冉電冷冷地應了一聲,雙手輕輕擡起,快速地青綠色的水流自掌心而起,然後水流愈來愈大,眨眼間,已變成洪水般地存在。

天空中,已水流成患,在冉電的推動間,瘋狂地涌向了藍光惡虎王。

藍光惡虎王冷哼一聲,全身藍光大作,在翅膀揮舞時,龐大的氣流不斷迴旋,繼而形成一道巨大的龍捲風暴,當翅膀收回之時,夾帶着狂嘯之聲的風暴向着冉電席捲而來。

在下方的伊辰,即使相隔千米之上,都能感覺到那倆股兇猛的氣息,巨大的壓力,讓他頓時間大汗淋漓,彷彿是剛從水裏上來一般!

“這也太恐怖了吧?”伊辰看的目瞪口呆,“這便是強者之間的戰鬥嗎?”想起魯巴拿,跟他們比起來,簡直是小兒科的存在?

倆股如此強的能量在空中相遇,時間彷彿暫時的停止,停止在相撞的一瞬間。

“蓬”輕輕地一聲響,便讓天空有些顫抖,那隨着後續能量的全部到達,“轟”地巨響憑空而現,水流與風暴的強強撞擊,彼此釋放着強大的恐怖的能量,讓附近的空間爲之震撼。

四散開來的能量在接觸到實體的時候,瞬間就將那實體化爲烏有。僵持了幾分鐘之後,倆股能量隨之告竭,慢慢地消散在雲端之中。

巨大的聲響震動了森林中所有的魔獸,無數的魔獸急速涌出,向外逃去,生怕被牽連到,只有少數幾隻向內移動,傲然地注視着天空中的戰鬥。但是無一例外的,觀看戰鬥的魔獸全都沒有進入到冉電所灑下流光粉的內部。

而這時,冉電動了,瘦小的身軀刁鑽地如同一道雷電閃到藍光惡虎王的身後,手中一柄匕首奇異般地出現,猛向藍光惡虎王刺去。

藍光惡虎王快速地回頭,那柄匕首已經連續地刺中它的身上,‘叮叮’天空中響起了一片連串清脆的聲音,然而,不論冉電如何地急刺,僅僅在虎王的身上留下一道淡淡地痕跡,轉眼間,那道痕跡便是消失不見。

藍光惡虎王面對這普通的攻擊毫不在意,大嘴一張,竟是已經將身體換了方向,對準冉電,一道道風仞急射而來。

冉電連連後退幾步,雙手快速的揮動,印法悄然而出,在身體表面,透明的水流狀盾牌忽然顯現,攔下了所有襲來的風仞。

不等藍光惡虎王的下次攻擊到達,冉電欺身而上,身體飛動時,雙手快速地結着手印,“水龍現”隨着冉電淡淡地聲音響起,一條龐然大物出現,而後瘋狂的衝向藍光惡虎王。

“龍?”伊辰驚呆了,不是因爲冉電的實力,而是因爲這條龍,藏在內心深處的些許記憶被喚起,使得他更爲用心地去關注天空中的戰鬥。

當水龍纏上藍光惡虎王的時候,冉電也跟着而上,手中的匕首喚起一道極爲強烈的光芒,照着虎王的身軀刺下。

藍光惡虎王咆哮一聲,周身的藍光爆起,瞳孔中戾氣大增,雙翼再一地揮動起來,狂暴地風捲兇猛地涌出,迎上那條水龍,同時地,口中的獠牙抹去幽藍色的光彩對着冉電咬去。

看着那強而有勁的攻勢,冉電無法,只得採取了迴避的趨勢,還未刺到虎王身軀的匕首也被收了回來,然後快速地閃到了一邊,避過了虎王尖銳的獠牙。

風捲迎上了水龍,二者相持不下,趁勢,藍光惡虎王利爪拍下,竟是絲破了空氣的阻礙,咆哮之聲傲嘯天際,身軀在微微的晃動時,竟是快速地襲到了冉電的身邊,與它那極爲龐大的身軀十分不符!

冉電皺皺眉頭,雖然比藍光惡虎王高上一級,但是魔獸天生的強悍與近身攻擊還是讓冉電有所顧忌,在虎王襲來之時,冉電快速地閃到了一邊。

二者之間你追我趕,藍光惡虎王每一次的攻擊,都讓冉電退避好幾尺開外,看似落下風,不過卻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而且,冉電在躲避的時候,從未跨過流光粉所設下的區域。

“狡猾的人類,難道你只知道逃跑嗎?”藍光惡虎王大喝道。瞳孔中的無盡的怒意閃現,雙翼揮動的更加厲害。


“既然你想這麼早就死,說不得也只好遂了你的心願了!”冉電冷冷地道,身子忽然轉身,右手向腰間探去,一抹流光自身體內出現,急速地涌向藍光惡虎王。

虎王正愁怒氣沒地方發,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戾氣頓出,在陽光底下的閃耀着奪目的藍色鱗片驀然地直立,兇性閉露。 一人一獸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半天左右,夕陽已臨近,藍光惡虎王已經沒有耐心如此的糾纏下去。周身泛起的藍光夾雜着瞳孔中森然與冷漠,震天的吼聲響起,周圍的天空忽然的變色,奇異地涌現出不同往日的能量。

天空中藍光惡虎王如此的怪舉動,留在原地觀看戰鬥的僅有幾隻魔獸急速倒退,慌不擇路的樣子顯示了它們心中的驚恐。

伊辰躲在草叢中除了感覺到一陣陣地威壓逼來,到沒有特別的不適,心中暗想,莫非又是那流光粉的作用?

冉電忽然地剎住身子,冷聲笑道:“要拼命了嗎?”同時,體內的奧氣急速出現,在身體周圍佈下了一層層堅實的防禦。

“這是你逼的,卑微的人類,讓你知道,魔獸森林不是你們可以隨便闖入的?”攜帶着憤怒的吼聲從藍光惡虎王大嘴中發出,然後,身上的藍光與那天空中涌現出來的能量恰好的融合在了一起。

融合之後,經過片刻的醞釀,藍光惡虎王周身藍光在伊辰與冉電的眼中忽然不見,好象從來沒有過一樣,緊接着一道恐怖的能量豁然而現,有着雷電般的速度,瘋狂地涌向冉電。

同時,藍光惡虎王咆哮的聲音也響起:“冥靈法則!”山脈中不斷地迴盪着低沉的聲音,震盪着衆魔獸和伊辰的心。

冉電忽然笑了起來,在那道能量即將涌來之際,身前的層層防禦再一次地加強,無數道水流憑空而現,相互纏繞,到最後,形成一道細長而犀利的尖刃一般,旋轉着暴衝而出。

“轟”恐怖的能量與尖刃般的水流在空中閃電般地相撞,空間因此而顯得有些憤怒,不斷地搖晃。剛一接觸,便似地動山搖,空中爆炸聲連續地響起,竟出現了絲絲的火花。


尖刃般的水流明顯不是那道能量的對手,被後者以摧枯拉朽的速度,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是完全的消散,而後,那些能量以勝利者的姿態,驕傲地涌向冉電。




周圍的人皆都退開來,盡量使得戰場面積最大化,他們都堅信,這是一場以為精彩的戰鬥,或許他們可以從中學到一些東西。

Previous article

經過秦偉的救治天師殿的小道士已經無大礙了,秦偉進的房去,看到匯智道士坐在臥榻邊上,遂道:“小道長,大師怎麼樣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