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圍的人皆都退開來,盡量使得戰場面積最大化,他們都堅信,這是一場以為精彩的戰鬥,或許他們可以從中學到一些東西。

場上的沸騰聲漸漸停息了,他們想要永遠記住在這場戰鬥。

當冰蘭將冰蠶絲綾拿出來的時候,他們震驚了,雖然他們都沒有認出這條輕飄飄的絲綾是一件神器,但是,他們都知道,能在冰蘭這樣的天才手中,必然不會是一件低階兵刃。

「居然以絲綾這種輕柔之物作為兵器,這兒女子的實力遠非我等可以相比的!」

「是啊!剛的兵器容易使用,但是柔的兵器,卻難度不小,尤其是絲綾這種至柔之物,殺敵的時候只能以武者的元氣來攻擊,不能以兵器的鋒芒來取勝了!」

「以他們的實力,應該不乏高階兵刃,要知道,來這個小世界歷練的武者,八成以上都使用的是天階兵刃!」

「這件絲綾定然不是凡物,或許是特製天階寶器,或許更高!」

「我也覺得是! 相親紀 ,發現其中有著一絲道韻,這或許是聖器也說不定!」

「聖器?不會吧!這件絲綾會是聖器?」

「極有可能!」

……

人群在暗自議論著,時而是微弱的談論聲,時而卻是傳音入密,顯然,冰蠶絲綾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去了,知道東方玄虓拿出了焰熾妖刀,人群徹底引爆了,傳音入密全部變成了竊竊私語,有些人的聲音,即便是十丈外的普通人都能聽到。

「好詭異的刀!妖氣衝天啊!」


「這件兵器很強大在,莫非是聖器?」

「不錯,這是聖器!與我宗門中前輩使用的兵刃有著同樣的威懾力!」

!! 「天哪!這白衣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竟然持有聖器!」

「或許是中域的大勢力出身,也可能來自那個地方!」

「你們有沒有感覺到,這把刀似乎被封印了,無盡的火氣繚繞其上,這簡直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啊!」

「這人手中有聖器,不知這女子能不能贏他?」

「懸!」

……

冰蘭和東方玄虓根本都沒有注意周圍的議論聲,冰蘭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她的目標就是擊殺東方玄虓,全力一戰,而東方玄虓,卻不能像冰蘭那樣,雖然宇文天說不出手,但他還得時刻提防著,沒有人願意把性命交給一句承諾上。

「呼……」

山谷口吹進來一陣冷風,吹起了地上的沙塵,宇文天如仙臨塵,衣帶飄舞,靜靜地看著下方的兩道身影。

冰蠶絲綾隨風飛舞,冰蘭的面紗也是被冷風輕撫了一下,烏黑的青石輕輕舞動著,這個時候,她動了,身後瞬間呈現出冰山雪蓮的異象,凝實無比,而她,恍若是雪山女神,纖姿隨風飛舞,冰蠶絲綾彷彿化作銀蛇,向著東方玄虓纏去,迅捷無比。

「冰蓮怒放!」

冰蠶絲綾在寒冰真元的催動下,將東方玄虓周圍環繞起來,本來六尺長的絲綾,這一下,直接變成了數十丈之長,東方玄虓身周一丈的空間,被其化作數道圓圈圍困起來,寒冰氣流籠罩十丈範圍,一朵晶瑩的冰蓮在絲綾圍成的圈中綻放,聖潔無比,但其中卻隱藏著恐怖的殺機。

東方玄虓感覺置身幻境一般,眼前的世界陡然變了,他彷彿置身冰天雪地一般,周圍的人消失了,放眼望去,只是無盡的冰雪之地,而天空中,則是飄著無數的冰蓮。

他剛剛動了一下,瞬間,天空中的無數冰蓮飛來,彷彿是一顆顆流星一般,蘊含著恐怖的殺氣,若是被其中之一撞到,定然會受傷。

東方玄虓眼神微凝,他也是領悟了寒冰意境,但是與冰蘭相比,還有一定的差距,不過,有了這樣的基礎,面對寒冰意境的襲殺,他倒沒有到手足無措的程度。

東方玄虓一邊出招,一邊思索著破解之法,大圓滿的寒冰意境,加上頂級的武技,想要破解,卻是很難。


要以巧破之,東方玄虓還做不到,只能是以力破之,而這力,便是他最強的攻擊。

寒冰對應的是烈火,如果以火屬性的真元來攻擊這個寒冰幻境,他成功的把握要大一些。

只見他手中焰熾妖刀高高舉起,身體瞬間騰空一丈,腰身後彎,周身的火屬性真元滾滾如沸騰的岩漿,將周圍的寒氣驅散,那襲來的朵朵冰蓮,漸漸減緩了速度。

這個時候,他手中的焰熾妖刀猛然劈下,彷彿開天闢地一般,一道近二十丈長的熾熱火刃隨著妖刀斬出。

「轟……」

恐怖的火屬性能量猛然爆散開來,將整個寒冰世界覆蓋了,三息之後,眼前的幻境突然消失,只見一條長長的白綾圍困在他周圍,漸漸縮小了圈子。

這個時候,東方玄虓手中的動作依然們沒有停止,焰熾妖刀朝著白綾劈出,恐怖的刀元劈在絲綾上,震散了絲綾上附著的寒冰真元。

冰蘭感覺到了東方玄虓這一擊的恐怖,為了避免對方的火屬性真元襲擊到自己,便立即收回了冰蠶絲綾,瞬間退後一丈。

而東方玄虓的熾熱火刃,受到冰蘭寒冰真元的阻擋,當即減弱,在距離冰蘭身前六尺的地方,便消散了。


二人的這一次對攻,可謂是旗鼓相當,誰都沒有佔到上風。

冰蘭神色不變,東方玄虓卻是稍顯凝重。

能與東方玄虓戰成平手,冰蘭的進步可算是非常大,而且,她此時也是自信了不少。

至於東方玄虓,一直以來,自傲的他,除了在宇文天手中連連敗陣,其它地方很少輸戰,而且,他很自信,因為他覺得虛靈八重天的自己,連宇文天都不一定勝得過自己,對付冰蘭,只要全力出擊,應該戳戳有餘。

可是剛才的一戰,他便感覺到了冰蘭的強大,還有冰蘭的進步。

他不怕人強,就怕對方進步快,這樣的天賦,幾天時間便到了自己的水平,那若是在給幾天時間,哪裡還有他的立足之地。

不行,一定要阻止她,唯有死,才能徹底消除這樣的敵人。

可是,瞬間,他又打了一個冷顫,因為宇文天的的身影出現在他的幻想之中,如同魔神一般,他靈魂上的那絲恐懼,始終無法祛除。

他怕!

如果沒有宇文天在場,他或許在兩百個回合之內就是可以戰勝冰蘭,但是,有宇文天在此,他的戰力始終無法發揮到最巔峰。

無奈之極!

他的眼中泛起了絲絲血紅,手中焰熾妖刀平平舉起,身後出現了無邊火海的異象。

「妖焰破十方!」

他的身形彷彿化神陀螺,急速旋轉,看不到痕迹,只有一道淡淡的漩渦,而漩渦周圍,則是一道恐怖的火流,又似是萬千火刃,直接掠向冰蘭,斬殺而去。

這一擊,與剛才那一刀同樣強大,不過,方才那一刀重在力量,而這一刀,卻有著幾分玄妙。

「想不到這人的刀法如此恐怖,真是小看了天下武者啊!」絕情刀立在洞口,看到東方玄虓施展出這一招,其中的玄奧令他遙不可及。

生滅劍的神色也是異常的嚴肅,道:「你們都是用刀的強者,你覺得他的刀法如何?能否與你相比?」

絕情刀搖搖頭,道:「這人確實是個天才,不但戰力遠勝於我,連刀道的造詣,也不是我可以相比的!哎!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人呢!」

「你覺得他的刀,與其餘三刀相比如何?」生滅劍道。

「比血殺要強,至於滅魂,我沒有見識過,不知道他的刀道造詣,至於那一位,只聞其人,未見其蹤,難以評估!」絕情刀的神色一直很冷漠,即便是今天的所見讓他大開眼界,但是卻難以撼動他的心。

「不靠利器之助,光以這人的實力,在這小世界中能勝過他的沒有幾人,再加上他手中的聖器,又有誰可以勝得了他!」生滅劍感嘆道。

「這很難說,你沒發現他對宇文天特別地忌憚嗎?或許,宇文天就有可以勝得了他!」絕情刀的目光停留在半空懸浮的那道身影,道。

「宇文天?雖說如此,但真正戰起來就很難說了,他之前的戰鬥,我們也看過了,的確很強,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出了全力,如果出了全力,那他估計難以戰勝這人,你要知道,他怎麼說也只是個虛靈四重天之境的武者!」生滅劍眉頭緊蹙,宇文天是一個謎一樣的人,他看不透,也不敢妄加猜測,但是,他又覺得宇文天並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神秘而又強大。

「看著吧!或許他們會有一戰,到時候一切都知曉!」絕情刀稍作思考,吐出幾個字,便沉默了。

……

東方玄虓的第二擊,勢不可擋,近四十丈的火刃漩渦瞬發而至,恐怖的殺氣已經將冰蘭鎖定。

冰蘭柳眉微蹙,身形一動,騰空而起,手中冰蠶絲綾瞬間伸直,彷彿是長劍一般,幻化出無數道晶瑩透明的寒冰之刃,猛然刺向了那恐怖的漩渦,周圍冰蓮朵朵,恐怖異常。

「冰蓮破穹!」

冰火兩種真元相撞,瞬間相持,彷彿是相融一起,又彷彿互相抵消,但是,三息之後,二人之間一道恐怖的真元風暴生成,化作恐怖的漩渦,蔓延向四周,時而火熱,時而寒冷,兩種截然相反的氣流卷向了周圍的武者,路過之處,不是結冰,便是被燒焦。

那圍觀的眾人心神俱震,立即施展真元,全力抵禦冰火真元爆散的餘威。

而東方玄虓和冰蘭,並沒有做絲毫的停頓,當能量爆散之後,二人幾乎是同時向著對方殺去。

東方玄虓身上的氣勢變了,一寒一熱,身後的異象也是無邊火海和無盡冰域。

他手中的焰熾妖刀揮舞如龍,一股滔天的妖氣被激發出來,他的實力彷彿憑空增強了一分,同時,他身後的冰火異象又變了,幻化出了一隻詭異的妖獸虛影,兩隻眼睛恐怖無比,一隻火紅妖艷,一隻晶藍如萬載寒冰,一寒一熱兩種氣息籠罩在它身周,恐怖無比。

「炎冰妖斬!」

當東方玄虓距離冰蘭只要四丈的時候,焰熾妖刀轟然劈下,一道十八丈長的詭異刀刃隨之斬下,寒冰與烈火的氣息同時襲來,組成了一道詭異的漩渦,彷彿是一隻巨妖的大口一般,欲將冰蘭吞下。

听說你宅斗技能很弱 ,冰蘭也出手了,冰蠶絲綾盤旋在當空,寒冰之氣籠罩,隨之旋轉,彷彿是一個寒冰漩渦一般,朝著東方玄虓席捲而去。

「玄冰渦涌!」

這一擊,二人瞬間分開,身形同時倒退往後,兩股恐怖的真元立即爆散開來,地面被摧殘得破敗之極,周圍的武者叫苦不迭,一直在施展真元抵抗著。

!! 而大戰的二人,再次衝殺在一起,高明的武技層出不窮,令圍觀的眾人羨慕不已。

半個時辰之後,兩人的消耗巨大,多少都受了一些傷,東方玄虓霸道,冰蘭靈活,所以,二人幾乎是不相上下。

不過,冰蘭知道,她比之東方玄虓,還是有些不如,這是客官的。

她知道,對方的發揮並沒有想象中那樣完美,這也許是宇文天的威懾,才導致如此。

不過,她與東方玄虓的大戰,是在報仇,而並非比武,所以,他沒有什麼可顧忌的,危險之時,宇文天定會救下她。


所以,她要施展殺手鐧了,只見她纖姿裊裊,緩緩升空,身上的氣勢彷彿化作了寒冰領域一般,恐怖的寒氣瞬間化作無數朵冰蓮,又快速地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只見冰蠶絲綾圍繞著她的身周旋轉,彷彿是幻化成了結界,她十指翻飛,雙掌猛然推出,那冰蓮漩渦急速席捲向東方玄虓。

「冰蓮旋殺!」

東方玄虓眼睛微眯,立即調動全部真元,身後的巨妖異象猙獰無比,焰熾妖刀沒有做出任何花哨的動作,只是簡簡單單地斬下,一股恐怖的刀元瞬間襲殺而出,化作一隻巨獸,兇猛地奔向冰蘭漩渦。

兩人的給足一擊,實在讓周圍眾人感嘆連連,每一招都是絕妙無窮,威力極大。

巨獸衝進了冰蓮漩渦之中,忽然一聲恐怖的獸吼,漩渦立即爆開,而巨獸則是迅猛地沖向了冰蘭,這使得她神色凝重之極。


只不過,巨獸從漩渦里走出來之後,暗淡了許多,隨著冰蓮漩渦的爆散,它只是前進了一丈多,便也爆散開來,恐怖的能量衝擊,將交戰的二人撞飛。

東方玄虓被真元風暴擊退了十丈之遠,而冰蘭則是在七丈遠的時候,被宇文天一把拉住。

二人度被真元給傷到了,雖然不是什麼重傷,但是二人此刻全是全力一擊,一擊之後,真元幾乎要枯竭了,受這樣的傷,也讓他們痛苦不堪。

宇文天右手抵在冰蘭的背上,輸入了一道生命之氣,然而這時,他發現冰蘭卻是運轉了《菩提心法》,開始療傷了,當下心中一喜,扶她進了山洞。

「我沒事,只是真元消耗較大而已!」冰蘭對著輕輕頷首,然後拿出了一枚丹藥吞服下去,緩緩煉化藥力。

宇文天沒有說話,對她點點頭,然後看向狼狽站立在地面上的東方玄虓,身形一閃,停在了其身前三丈處。

東方玄虓在腳步剛停的時候,便已經吞下了幾枚復氣丹,他知道此時的處境,真正的危險現在才開始,當宇文天站在他面前時,他恐懼不已。

不過,該來的遲早要來,躲也躲不掉!

久別無恙,項少情深不止 ,那麼,他只能是砧板上的肉,任其宰割了。

不過,宇文天是強者,他有強者的尊嚴,應該不會這樣下作。

其實,東方玄虓在這樣想的時候,他完全忘了宇文天是一耳光無視規則的人,也完全忘記了他是宇文天的敵人,兩人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仇恨。




嚴文德對方堯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剛纔看到方堯是在瘋狂之後做出的決定,讓林大文加入,想不到方堯早就想好了一切。

Previous article

“怎麼樣,伊辰?”老頭淡淡地看着伊辰,一點也不着急,好象肯定伊辰會答應!其實想想也是,一個如此實力的人忽然說要收你爲徒,並且能將你身體的毛病治好,相信是人都會答應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