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因何?」

「吾有大神哥哥,吾便深知決然有此可能也。」

「呵呵呵,水妹妹,他日汝去一地,哪裡或者有汝之機緣為主神呢!」

「何地?」

「乃是某家二位妻子之下處神國中。」

「啊也,大神哥哥,汝之妻子乃是主神么?」

「然也!」

「怪不得吾家姐姐那等美人兒,汝卻然從無有非禮之舉也。」

「唉,只是往後不知汝家大神哥哥會為汝等帶來幾多禍患呢?又不知那時爾等怎麼樣待某也!」(未完待續。。) 大約乃是在百年後,不足叮囑花姐姐並水妹妹二修將兵守護好門戶,等得天下大亂時,起兵往三女神國去。而自家卻然悄悄兒行出去隨了一隊商賈飛舟往大光明神國中去了。

「我說金足,汝乃是二度神諦,怎得不好好待在厚德神國之懿德星辰上修鍊,卻然欲往去大光明神國耶?」

「啊也,會長哪裡知悉,吾遭懿德星辰之北域仁德大神誣陷滅殺了其私生幼子,然那時某不過區區一度爾,何能力滅殺其二度大神耶?然其死死盯住了某家,便是吾家師尊東域懿德大神亦是無力庇佑。不得已往去投奔吾家在大光明神國中修行之弟兄,以躲避其災禍也。」

「如此說來,汝乃是避禍仁德女神么?」

「便是如此。當此時也,何處有講理處耶?不過弱小受欺凌,處處皆是也。」

那不足嘆息道。

「呵呵呵,如此吾家商隊飛舟上倒是多了一位戰力不弱之二度神王也。這般行去,便不患星際間之強人攔路也。」

那飛舟上商賈之會長大人得意道。

一行飛舟十餘,不足所居者乃是神約商會之一舟楫。其上護衛數十人,盡數一度神明,二度者,唯不足與那會長大人二修也。不足上得其舟楫,知曉此一番去大光明神國,此飛舟便是依靠!故其上舟便自告奮勇完善其舟楫之法陣。


「會長大人,飛舟之要首要在速疾。其次在堅固。速疾遁逃無虞追擊,堅固不懼擊打也。而此二者無不與其上法陣相關,此恰恰乃是某家之所長也。故某可以嘗試彌補法陣之所虧呢。」

「啊也,金足道兄居然精通法陣,這正是太好了!乾脆汝隨了某等行商,一則可以歷練且復遊歷萬千神域,二則亦可以修行呢。」

「多謝大人抬愛,然吾家弟兄相候已然有年,某亦是不敢太推辭也。」

「哦,如此汝便修補大陣吧。」

那不足應下。先是修改其內中驅動之**陣。凡十數年月乃成。而後乃是其飛舟內外之防護**陣。不足日日飛上跳下,布置大陣,卻然使內中諸修消閑度日,眾皆曰不足之好。無有何人不與其相善者也。

這一日。又復不足修補其外間防護大陣。忽然便是四圍近百飛舟疾馳而來。

「啊也,金足賢弟,快些下來。預備遁逃吧。」

那內中會長大聲喝道。不足聞言入了飛舟,急急沖至舟上掌舵處,與那掌舵數修合力,激發了大陣,那飛舟嗚嗚抖動得半晌,突兀往前一衝,疾馳而去。

「截住那廝!其乃是神約商會之運載飛舟,其上貨物定然不菲!」

「是!」

有四飛舟若離弦之箭,隨了不足所居之舟船飛馳而來。彼等舟小速疾,飛馳若雷電,有一舟幾乎趕上來呢。

「啊也,金足賢弟,彼等激起神兵擊打吾家飛舟呢。」

有數修觀得外間四小飛舟上升起箭弩神兵,對了此邊猛可里射擊。那如雨滴般箭簇梆梆梆釘在此舟船上。

「啊也,遭了!彼等一聲引爆此箭簇,吾家飛舟便玩完也!」

那一舟中十數修盡數會起,圍攏在那不足與會長之四相。

「會長,看來此金足兄弟之法陣,吾等是指望不上也。虧得耗費去那等數量神材法料!」

有修抱怨道,然卻乎無人反駁。不足只是不言,運轉大陣更是疾馳不輟。

「會長大人,那賊人死飛舟居然漸漸落後也。」

「啊也,此時各歸各位,激發防護大陣,該是彼等引爆吾家飛舟之時候也!」

那會長大聲吼道。眾不敢怠慢,齊齊發動大陣,便在此時,飛舟渾體大動,幾乎散架一般。那一道道裂縫赫然在目,令得舟內諸修心驚欲死!不足回頭觀視,其舟楫上防護大陣顫抖,似乎欲爆裂而開。然背後尾隨追擊之強人四飛舟卻然停息,正緩緩回頭而去。

「金足,如何?」

待得某家上去飛舟上查視。那不足飛身遁出,直上飛舟,小心彌補那漸次大開之裂縫,一道道大小法陣上去,那裂縫漸漸合攏。飛舟終於復平穩前突。

「啊也,金足賢弟,老夫果然無有看錯呢!」

那不足入得舟中,緩緩癱坐地上,拭去滿頭汗珠,開言道:

「僥倖!僥倖!若彼等再射上數只箭簇,則吾家此時恐怕俱為其刀下囚矣!」


「何囚耶?乃是刀下鬼也!」

那會長大人嘆息道。


「嗯?怎得強人不是只取財物,不隨意殺人么?」

那不足怪而問曰。

「乃是吾家神約商會便自不同,每每遭遇,必無活者!」

「嗯? 我的親親老婆:豪門隱婚aa制 ?」

「吾家總商會下有一護衛神兵,著實了得,曾狙殺強人無數,雖亦是護衛得財物不失,然畢竟惹下了天大之冤讎呢!」

「咦!這便怪也!爾等賊人搶劫,吾等護衛,此天經地義也。怎得有冤讎之說呢?」

「乃是吾家……吾家獨立抗賊,殺入其巢穴,洗劫其至寶無數也。」

「啊也,原來神約商會亦是做過這般事兒!不過彼等強人之所得不義之財也,得之便得之,有何仇怨?」

那不足哈哈大笑道。

「乃是吾等不合屠戮其老幼婦孺甚矣。」

「咦!此等事兒許是過矣!」

不足道。

這般語罷,那不足知道神約商會與盜賊之惡,更其精心布設法陣,只是不敢逾越過甚,那等逆天**陣卻然不敢稍稍有所布置。便是愈是近切大光明神國,愈是不敢稍稍有神功外泄。

又複數年,那飛舟亦是漸漸固若金湯,其遁速亦是至極。不足已然不敢再布上法陣,只是歇息,找了借口道是消耗太過,居然閉關歇息。

「金足兄弟,汝可醒著?」

「嗯?會長大人,在下在哩。」

那不足一邊言道,一邊緩緩行出來。

「吾等已然到大光明神國之邊沿,此地有一顆星球乃是喚作岳,其上山巒高大,幾無平川。居民大多彪悍,神通亦是不錯,好勇鬥狠,男女皆一。不過有專註之交易坊市,買賣人大類吾等者倒是喜歡此地。蓋彼等買賣向來大方呢!」

「大人是想去此地交易么?」

「嗯,果有此意。只是金足賢弟向無來此,何不一同往去遊歷一番?」

那會長大人賊兮兮笑道。


「大人,遊歷爾,汝怎得這般笑容?」

那不足詫異道。

「汝去了便知!」

不足觀其神神秘秘模樣,心下里好奇,便亦是隨了彼等入去那岳星上。岳星上果然山巒疊嶂,流水相雜山間,幾乎半為流水半為山,真箇稀奇!星上山嶽盡皆鬱鬱蔥蔥,而水面幾乎蒼蒼茫茫。有萬種生靈其間,仙神往來雲頭上,從外層虛空往下,一路之上,那一舟諸神觀得斗戰之修便有數十次之多。

待其飛舟停了穩當。不足行下來舟楫,觀視此地乃是一座巨山,背山陰處,一大片坊市,吆吆喝喝買賣人雜居其間。

「啊喲,汝等乃是神約商會之修眾?這邊請!」

便是此時行過來數位貌美壯碩之女修,拉拉扯扯了彼等便往坊市中一處高高大大之修社而去。那門戶口有數修亦是女神一般人物,大聲吆喝道:

「神約商會之諸位兄弟么??此番要那幾位妹妹相陪耶?」

「啊也,此地乃是妓……」

那不足悄然開口謂會長大人,然話未完結,已然遭會長打斷。

「咳咳咳,此地乃是歌舞坊,非是道友口中那等垃圾地方。且賢弟絕不可亂言,此大忌也。」(未完待續。。) 不足之所引者乃是一介名喚劍川之女神修,雖亦是三度神帝之能,然嬌滴滴模樣哪裡像是大神耶?真正女戲子一般!

「姐姐莫要拉了在下可好,在下隨在姐姐身後即可。」

那不足遭其拉扯,只感渾體不適,羞答答道。

「哎喲!莫非嫌棄奴家不會照應么?」

「不敢,只是在下初來此地,諸般禮節不知,怕唐突了姐姐也。」

「啊也,原來官人乃是首次來此地,汝家會長大人勿得教導於汝么?」

「那廝賊兮兮只是笑,敢情是欲看我笑話呢。」

「嘻嘻嘻,官人果然老實!」

「請姐姐教我!」

那不足低眉順目道。

「咯咯咯,汝倒好生可笑……這等事兒,哪裡需奴家教授,天生便會的。」

「嗯?天生會的事兒?何事耶?」

「咯咯咯,汝家會長替汝付了賬,便是要汝痛快玩樂者也,汝倒好,甚麼亦是不懂!」

那女神一邊嬉笑,一邊擁抱了不足入了那一間閨閣中,內間卻乎別有一座院落,數位丫鬟恭立,迎了不足二人入了一座小樓。那不足個頭亦是不矮,然與此姐兒相較卻乎低了半頭,其一下擁抱了,觀之卻然似乎孩兒一般,弄得不足大是尷尬。

「劍川姐姐在上,小可自家隨意可乎?」

「哎喲,官人怎得這般無有情趣耶?奴家卻然不信汝無有去過歌舞坊!」

「姐姐許是久在此地。從無有往去他國,哪裡知道外界之世道艱難?某家修行,一路磕磕絆絆,時至今日不易也。這等歌舞坊實實無有來過。」

那不足訕然道。

「嗯,汝可去過妓院么?」

那女神忽然開口問道。

「啊也,某家會長道,此地不敢有此言語呢。」

那不足假意驚訝道。


「哦?咯咯咯,汝真乃是一介妙人兒也。」

便是那伺候之數位丫頭亦是哧哧偷笑。

不一時,那女神便請了不足坐地吃酒,一眾十數舞女仙子翩翩起舞。有數位琴師操琴。那一干樂師合奏,一曲終了,那女神道:




“害,我兒子都還不知道在哪呢!實不相瞞,鄙人尚未結婚。”老闆說起這個,眼睛不經意間的瞄了店鋪的對面一眼。

Previous article

「去把他請進來吧!」李沐沐對元澤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