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況且自己陳家已經被滅門了,所以陳煜看着這羣孩子就想到了自己,頗有一些同病相憐的意思。

“各位小朋友,我叫陳煜。

也就是大家口中所說的陳家少爺。”陳煜伸手往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開口說道。

“說出來也不怕大家笑話,我的處境和大家差不多,你們是從小不知道自己的親人是誰,而我的親人卻在一年前被其他人屠殺殆盡,唯一倖存下來的父母也不知道去了那裏。”

陳煜說到了,場上的孩子們已經忍不住哭泣了起來。

小孩子本來就情緒化眼淚淺,陳煜這麼一說在想起來自己自身的經歷,難免會哭。

那幾個沒哭的大孩子雖然沒哭,但能看出來他們望向陳煜的時候除了感激崇拜之外還有一絲親切。

“當然我說那麼多,不是爲了和你們訴苦,而是想告訴你們。

你們沒有家,我也沒有家,可是我要重建我們陳家,你們願不願意跟着我一起重建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家,成爲我陳煜的親人。”

陳煜這樣說也是想了很久,陳煜知道單憑自己就算實力再怎麼深厚那也是自己強大但卻稱不上一個家族。

從小自己的陳家那些族人那些自己的親朋好友最大的心願就是陳家變的更加強盛。

既然他們已經不幸去世,陳煜覺得自己必須得替他們完成這個心願。

所以就有了眼前這一幕。

吸納這些孩子進入陳家成爲以陳煜爲主體的陳家旁系族人。

這也是陳煜當時招收這些孩子的另一個打算。

當然這一切都是自願的,陳煜從來不會去左右別人的人生,特別是這羣和自己算是同病相憐的孩子。

“當然這一切都是自願的,即便你們不同意我也不會怎麼樣,你們該享受的還是能享受到,既然領養了你們就得對你們負責。”陳煜說完後就看着這羣孩子不說話了。

“我願意,陳煜少爺,是你領養了我們給我吃給我喝讓我體會到了溫暖,我願意成爲你的家人。”這其中一個看起來年齡比較大一點的孩子開口道。

這孩子估計在孩子羣裏面算是比較有人緣的他一開口大家都跟着開口。

шшш_t tkan_¢Ο

“是啊,陳煜少爺,我也願意加入。”

……

頓時人聲鼎沸,大家都表示願意加入陳家成爲陳家的一份子,成爲大家的家人。

其中一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孩子也是奶聲奶氣的叫道,“我也願意,我也願意。”

邊說還邊跳起來,深怕陳煜看不到他。

陳煜看着這羣孩子欣慰的笑了笑。

“那既然你們這樣還喊我少爺啊,我們現在可是家人了,是家人的話你們應該喊我什麼。”陳煜故作不悅的說道。

“喊哥哥!”孫虎在旁邊拿手放在嘴巴旁裝作一副說悄悄話的樣子說道。

“陳煜哥哥!”

“陳煜哥哥你要喊我弟弟哦。”

陳煜詫異的看了孫虎一眼。

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廝還有如此可愛的一面。


“好啦好啦,那你們繼續訓練, 一生休 。”陳煜和這羣小孩子玩耍了一會後說道。

衆孩子接連答應道。

陳煜摸了摸其中一個小孩子的頭便和孫虎離去。

“當時我和你說去孤兒院收養小孩的時候你還不同意,覺得小孩子不好教,你看現在怎麼樣。”陳煜一邊走一邊和孫虎笑着說道。

“當時不覺得小孩子正處於不懂事的年齡段不好教導嘛。”孫虎摸了摸頭憨厚的笑了笑。

“窮人孩子早當家放在他們身上也是一樣,他們可遠比其他同齡孩子成熟多了,更何況我給你的適合小孩子修煉的童子經,就有開智的作用,兩兩相輔更是如此。”

陳煜說完後,又和孫虎聊了兩句便朝着走了出去。

該安排的都安排的差不多了,荊柔那裏她也在幫我打理公司。

如今是時候該去隱門了。

畢竟如今自己的一切都來源於自己的實力,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才能完成族人們的願望,壯大陳家。

打了個電話和荊柔講了兩句,陳煜就回家去了。

荊柔自從上次在陳家大院後就一直躲着自己。

陳煜知道是因爲周嫣然。

荊柔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和周嫣然,所以選擇逃避,即使周嫣然默許了荊柔的存在。

陳煜也找了幾次荊柔,可每次去荊柔和她說幾句就藉口幫他處理公司事物逃避開了。

陳煜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和荊柔的事情,荊柔這樣逃避他也就算是毫無辦法。

也就任之由之了。

陳煜回來後坐在沙發上摸着自己受傷的龍紋密令的紋身。

“是時候也該前往隱門了,不管是解決龍紋密令的祕密還是找到解決經脈的問題都該快速前往。”

陳煜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同輩修士的修爲在不斷增長自己的修爲卻止步不前,總有一天那些同輩會因爲受到龍紋密令的吸引來殺人奪寶。

今天是留在京州的最後一天,白鴿和周嫣然早早的便跑去菜市場裏面買了很多食材回來。

兩人熱火朝天的在廚房弄着,陳煜和孫虎林常兩人坐在沙發上閒聊着。

“煜哥,你既然要去隱門不知道你要去那個隱門門派。”孫虎問道。


“隱門所處的地方是另一方小世界,也叫作修真界,一個星期後就是整個修真界三年一次的登仙門考覈。

參加了登仙門考覈並且拿到了一定名次便會被各個門派招攬。 到時候要加入什麼門派在看,或許不加入,畢竟可沒幾個人敢要我,就算是要也是貪圖我身上的龍紋密令。”陳煜說到這苦笑了兩下。

“沒事,我相信煜哥就算不加入那些狗屁門派也能在修真界闖下赫赫威名的。”孫虎安慰道。


“你小子,我還需要你安慰,你煜哥內心可沒那麼脆弱。

不過就像你說的就算前路在坎坷就算沒有門派收我,我依舊可以變得更強闖下赫赫威名,順便再找五虎派給我陳家數百亡魂報仇雪恨。”陳煜說到後面早已從雄心壯志中變的殺氣騰騰。

“嗯,煜哥我相信你,我和師傅還有煜嫂他們等你的好消息。”林常也在旁邊說道。

“那你可等好了,你們也要努力我回來希望看到你們在京州乃至整個世界都風風光光的。”陳煜笑着說道。

“好的,煜哥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孫虎拍了拍胸口自信的說道。

“好,我當初願意教你就是喜歡你這股自信,好了我去看看嫣然們菜做的怎麼樣了。”陳煜說完後朝着廚房走去。

“哎,陳煜你先把這些菜端出去,還差一道松鼠魚菜就齊了。”周嫣然看見陳煜進來說道,順便指了指菜叫陳煜把他端出去。

“我還說嚐嚐嫣然的手藝呢,原來你是給白鴿打下手啊。”陳煜對着周嫣然調笑道。

“怎麼,我做的你不愛吃那你可以不吃。”周嫣然沒說話白鴿聽到後沒好氣地說道。

“那裏那裏,白鴿你做的最好吃你兩做的我都愛吃。”陳煜連忙陪笑道,看着在哪裏偷笑的周嫣然瞪了她一眼後,把菜端了出去。

孫虎和林常聽見吃癟後憋着笑看着端菜出來的陳煜。

陳煜看見他倆的模樣就知道他倆聽到了,老臉一紅。

“笑什麼,跟着端菜。”說完後陳煜放下菜轉身進入廚房。

跟着陳煜身後進入廚房的孫虎和林常再也憋不住笑了出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陳煜吃癟呢。

孫虎直呼後悔自己沒錄下來。

把菜全部端了出來後,等了一會最後一道松鼠魚也做好了。

如此菜便齊了,白鴿從酒櫃裏拿出來兩瓶白酒出來,就着飯菜大家一起開懷暢飲起來。

周嫣然不怎麼喝酒,又還是喝的白酒,第一個敗下陣來,陳煜把他扶回房內休息後,出來又和他們接着喝。

“白鴿沒想到你還喝的挺厲害的 ”陳煜看着喝了那麼多的白鴿驚訝的問道啊。

“廢話,我以前老本行可是殺手,什麼叫殺手,就是善於運用環境時機完成刺殺的人,喝酒肯定是練過的。

更何況我成爲修士後身體素質大增,雖然不能用真氣化開酒,但酒量依舊大增。”白鴿沒好氣地說道。

不一會兩瓶白酒就下了衆人的肚子。

白鴿又從酒櫃裏面拿出兩瓶白酒。

喝到後面就只剩下陳煜和白鴿了,孫虎和林常都已經敗下陣去房間休息了。

“陳煜,我告訴你別以爲我喜歡你我,你走後我就會幫你照看你的這個家,聽你的話幫你照看周嫣然那小丫頭。”白鴿喝的迷迷糊糊的說道。

“你說什麼?”陳煜也喝的迷迷糊糊的,聽白鴿說的話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問道。

“沒什麼,早點休息吧。”白鴿搖搖晃晃的起身朝着門口走去。

“你走錯了,你房間在那邊,你去的那是門口。”陳煜連忙喊道。

“我就是要出去,出去逛一逛,吹吹風,你管我。”白鴿頭也沒回繼續朝着門口走去,打開門搖搖晃晃的就往外走。

陳煜一看白鴿不聽都已經吃了門,白鴿又喝醉了擔心她連忙跟着走了出去。

“你走別跟着我,讓我一個人靜一靜。”白鴿看着陳煜跟了過來,厭煩的擺了擺手說道。

“白鴿,你是發什麼瘋了,剛纔吃飯的時候都還好好的。”陳煜有點納悶,剛纔吃飯時候都還好好的,怎麼現在變成這樣了。

陳煜仔細想了想自己剛纔也沒什麼地方得罪白鴿啊。

可爲什麼白鴿突然就變成這樣,搞的好像自己惹她生氣了一般。

“你管我,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白鴿朝着陳煜吼了一句。

“小心!”陳煜見白鴿在發泄情緒沒注意有人舉槍朝他靠近連忙喊道,一邊喊一邊還朝她撲去。

噗!噗!噗!

陳煜只感覺到後背一疼,中槍了。

陳煜忍着疼,真氣迸發朝着偷襲那黑衣人拍去。

那黑衣人正因爲打算再次舉槍射擊,被本來中彈的陳煜衝過來給嚇了一跳。

還沒等他多想,便已經身首異處了。


蕭炎現在非常不爽,但他知道李沐沐對秦錦彥沒有那個意思,李沐沐是有自己獨立思想的女人,如果他過多的干涉沐沐的話,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Previous article

「要是讓你看見的話,還能夠得了。」清揚笑了一聲,顯得是十分的高興,畢竟能夠贏雲天一局不容易呀,更何況這是最關鍵的一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