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說閉關去了嗎?”丸子懶洋洋的道。

“那你猜碧蓮爲什麼臉紅紅的,不會是去做羞羞的事情了吧?”寶寶湊到了丸子的耳邊,用更小的聲音說道。

“羞你妹啊,快到門口守着去!”丸子被寶寶弄的耳朵止癢,怒道:“不要佔本座便宜,本座不好那一口!”說罷,忽然若有所悟,回頭看了看屋內,壞笑了一聲。

“大哥,你終於懂了。”寶寶看到丸子要用爪子爪它,馬上向院門口跑去,邊跑邊嘟囔着:“主人明明是叫我們二人去看守的。”

唐萱拉着碧蓮上了二樓臥室,雙手連彈,將整個房間封印了起來,做完這一切之後,愣愣的看了一眼坐在牀上低垂着腦袋的碧蓮,奇道:“碧蓮,你累了?”

“嗯!”碧蓮柔若無聲地說道:“萱姐……我們休息吧。”

“碧蓮,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啊,我想要看看你的水靈珠的能力,晚上再休息啊,乖了。”唐萱這個汗啊,心道這碧蓮大白天的怎麼想睡覺了呢,也沒多想,連忙哄着碧蓮。

“好!”碧蓮雖然有些失落,但是聽到唐萱這一句乖了,就這一個字,就讓她的心都融化了,道:“蓮兒聽話。”

唐萱雖然覺得氣氛怪怪的,可是她現在滿腦子都是統一北地之事,也沒有多想,神念一動,金鐘法寶出現在了房間中央,她又去除了僅有的兩枚十五級魔晶,嵌入了凹槽,希望能夠二人堅持一個時辰的吧。

二人進入到了金鐘世界,唐萱找了一塊空地,和碧蓮並排盤坐在地上。

“對了,碧蓮……”

“叫我蓮兒!”

唐萱剛開口,碧蓮就嘟着小嘴打斷了唐萱的話。

唐萱無奈的撫摸了一下碧蓮的秀髮,道:“好,蓮兒,你還記得吧,上次在任務殿我問過你水靈珠的事兒。 直播外星文明 ‘戰意覺醒’時水屬性的增益,當時說的很厲害的樣子。”

碧蓮歪歪着腦袋,想了想,道:“嗯,是有這麼回事兒,有時間的時候,我也一直在推敲,可是一直都沒有推演出來。”

“還要自己推演?像水靈珠這麼高級的法寶,裏面都沒有自帶心法之類的東西?”唐萱奇道。

“沒有,而且就算有對我也沒用啊,我的血脈之力不允許我修習任何術法,只能夠依靠血脈之力來慢慢覺醒,而五種靈珠,只是對我的術法起到增幅效果,並不會因爲得到了水靈珠就會領悟什麼水系的術法。”碧蓮美目轉動,娓娓道來。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爲你只是不能修習攻擊術法呢,血脈之力,有點意思,對於你的血脈,和你那不能想起的家族,我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萱姐,這血脈之力,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啊。”碧蓮面色微紅,聲音小的差點連自己都聽不到了。

“我纔不要呢,我可不想不能修習任何術法。”唐萱連忙擺手道,聲音雖小,但她還是聽到了,只是不明白碧蓮爲何突然變的這麼奇怪。

“不會的,這種後天獲得的,不會有任何的限制,只是通常都無法覺醒到最高等級的術法,但這也不是絕對的。萱姐,你想不想要啊。”碧蓮說罷,臉紅的跟熟透了的紅蘋果一般,湊到了唐萱的耳邊,耳語了一番。

唐萱聽罷,騰的一下站起身來,一張俏臉紅的比碧蓮還要厲害,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咱們大概有一個月的時間,大戰在即,你先抓緊時間看看能不能對戰意覺醒做一些提升吧,我去那邊也修煉一下,有事叫我。”

“萱姐!”碧蓮站起身來,看着遠去的唐萱,狠狠的躲了一下右腳。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天,突然有一天,在空間中迴盪起了鐘鳴之聲和一個古老的聲音。

“警告!警告!一切生命注意了,一切生命注意了,一個時辰後,將被強行驅逐出金鐘世界。”


唐萱被這聲音從修煉中打斷,緩緩地睜開了雙目,擡頭凝視着天空,喃喃道:“莫非兩顆魔晶已經撐不住了嗎?比預期的時間要短得多啊。”

一直修煉倒是不覺得什麼,這一中斷,忽然覺得身後寒流涌動,第一個感覺是這金鐘世界也有春夏秋冬?之前沒有留意過這事兒啊,而且即使是冬天,作爲修士來講,也不會感到刺骨的寒意啊。

唐萱轉身定睛一瞧,在遠方,有着陣陣白氣迎面撲來,那是……碧蓮所在的方向,看到這裏,她心頭一驚。要知道,她爲了不打擾碧蓮領悟術法,可是離開了有數百丈之遠。也不知道碧蓮有沒有聽到剛纔那提示之聲,這要是以這種狀態被傳送出去,恐怕洞府都要給毀了,不,不單單是洞府被毀,怕是整個第十山都要變成雪山了。

想到這裏,唐萱向着碧蓮的方向急速掠去,可是越是靠近,那極寒之意就越發明顯,前行的速度都被減緩了,心中一驚之下,隨之而來的又是狂喜,靈力幻化爲火焰,包裹着全身,繼續向前。在距離碧蓮數十丈之處,她看到了碧蓮懸浮在半空中,整個身體在白霧之中若隱若現,美極了。她看到了碧蓮微微的擡起了右手,好像在說着什麼,還沒有來得及去想碧蓮說的究竟是什麼,一個三丈見方的六邊形冰棺在自己周身憑空出現,將自己包裹在了其中,封了起來。


這個冰棺讓唐萱感到了強烈的危機感,冰壁不斷的向着內部變厚,更是有着極寒的白霧,向自己襲來,彷彿要凍結周身靈力所化的火焰一般。危機之下,連忙催動了祕法,將修爲提升到了金丹中期,雙手飛速結印,全力施展着火神經,兩道火龍從雙掌中飛出,纏繞着周身,火龍遇到白霧,發出了刺刺聲,兩個龍頭盤旋交錯的衝擊着冰壁。

“破!”

唐萱全力催動之下,大喝一聲,冰棺應聲破裂。冰棺破裂之後,唐萱沒有做絲毫停留,向前虛空一踏,十道殘影之後,來到了碧蓮的身前,右手食指伸出,點在了碧蓮的鼻子上,笑道:“你輸了。”

碧蓮一下子撲到了唐萱的懷中,大叫着:“萱姐,你欺負人家,討厭!”

唐萱本就在半空中,被碧蓮一撞之下,兩人掉落在了地上,相擁着在地上滾了數丈遠才停了下來。碧蓮整個人都壓在了唐萱的身上,兩張櫻桃小口緊緊地貼在了一起,這一下可把唐萱整蒙了,在這個世界的初吻,就這麼沒了。而碧蓮則是幸福甜蜜的閉上了眼睛,嬌羞着趴在唐萱的懷中。

“好了,別鬧了。”唐萱把懷中的碧蓮輕輕的推在了一旁,右手拍了拍腦門,晃了晃腦袋,站起身來道:“你這冰棺厲害啊,差點要了我的小命!”

碧蓮也是站起身來,小嘴嘟嘟着道:“萱姐你就取笑人家吧,我好不容易領悟的術法,被你就這麼輕易的給破了,哼!人家不理你了。”

“好了,你這戰意覺醒又變厲害了呢,恐怕築基之下會完全喪失行動能力,築基修爲的也是舉步維艱,還有那冰棺,怕是金丹一級的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唐萱想起了自己剛纔的經歷,興奮的說道。

“沒有了了,其實……就目前我的修爲和目前水系的覺醒程度,附帶範圍減速的效果最多隻能持續一炷香的時間,而那個冰棺,也只能算是作爲危機時刻的殺手鐗吧,十二個時辰之內只能施展一次。”碧蓮搖了搖頭,神色有些黯然的說道。

“吃恢復丹藥的話……”唐萱拿出了一顆恢復丹,想要遞給碧蓮。

“沒用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靠丹藥來解決的。”碧蓮搖了搖頭,沒有接過。

“好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出去吧。”唐萱收起了恢復丹,神念一動,和碧蓮二人離開了金鐘世界。

唐萱二人出來之後,收了金鐘法寶和封印,聽到外面好像有些吵鬧,連忙推窗跳入院中。原來二寵正在和司徒長老發生爭執,司徒長老想要去找唐萱,可是丸子寶寶就是死死攔在門口,不讓入內,司徒長老也不敢動用真實實力,眼下的修爲又是不能奈何二寵,已經在這裏僵持很久了。

“參見師傅!您老人傢什麼時候來的啊。”唐萱見狀連忙陪笑上前施禮。

“哈哈哈哈,都是你的兩個好寵物,把爲師攔在外面半個時辰,硬是不讓進來呢。”司徒長老幹笑道:“怎麼,你們在裏面做什麼見不得人的……”

“師傅,看您說的。”唐萱連忙上前去把司徒長老讓了進來,瞪了一眼二寵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兒,怎麼這麼不懂事兒呢,不認得我師傅司徒長老嗎?淨給我在這裏搗亂,等會兒再收拾你們。”

“啊?不是你說的嗎?任何人都不許入內……嗎?”寶寶感到十分委屈。

“你傻啊,我說的是任何人,我師傅他老人家是任何人嗎?真是的,讓我生氣。”唐萱說罷,就沒有再理寶寶了,笑着對司徒長老說道:“師傅您別和它們一般見識啊,這魔獸靈智就是不高,來,裏邊請。”

“碧蓮啊,師傅來了,快給她老人家倒茶。”

碧蓮也是蹬蹬蹬的下樓去倒水了。

“丫……”看着唐萱的背影,寶寶還在不甘心的叫着。

“丫你妹啊,你是不是傻。”丸子一爪杵在了寶寶的嘴上,傳音道:“你這智商還真是有問題,都沒有看出主人是做戲給司徒長老看的。”

“那……那下次……”寶寶有些繞不過來了。

“下次還是誰都不能進,我們只聽主人的話,明白不?”丸子拍打着寶寶的狗頭,教誨道。

“好,都聽大哥的。” “師傅,您看看您,還親自來了,派人過來知會一聲不就完了嘛,我和碧蓮過去找您啊。”唐萱把司徒長老讓到了屋內坐下,站在司徒長老的身後,給他按着肩膀說道。

“派人過來?你說讓阿東過來?說到阿東,我就來氣,他怎麼這麼不成器啊,這兩天一直腿兒軟,唉,不提他了。”司徒長老吹鬍子瞪眼睛的說道,右手一揮,一道光幕出現在了衆人面前,這正是北地勢力分佈圖,看着眼前的地圖,司徒長老指向了距離火雲宗最近的,呈倒品字分佈的三個宗門,道:“之前在長老會議上,也沒有詳細說明,現在爲師再給你好好講講吧。這三家宗門……”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天色漸暗,唐萱都有些要打哈欠了,司徒長老還在那饒有興致的滔滔不絕,而碧蓮倒是聽的饒有興致,還不時的和司徒長老互動,這讓司徒長老更是講的吐沫星子直飛。其實唐萱在第一次看到這分佈圖時,已經用神識拓印了下來,並且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但是此時司徒長老好心過來講解,她也不好拒絕。

終於,在第三個時辰後,司徒長老終於是介紹完了。

“好了,關於這些主要宗門的實力和重要人物,爲師都已經說完,下面……”司徒長老看了一眼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直線的唐萱和二寵,汗珠差點沒滴下來,不悅道:“唐萱,你來說說作戰計劃!”

“是!師傅!”

唐萱心道,只要你不說了就行了,這說起來真是沒完沒了啊。想歸想,但還是站起身來,正色道:“依徒兒只見,我們可帶領精銳弟子直接從那鐵劍門和百花宗之間穿過去,直抵落月谷,一鼓作氣拿下那落月谷。之後兵分三路,留下一個精明能幹的弟子帶隊,在落月谷休整,丸子和寶寶去勸降鐵劍門和百花宗,如若他們不識相……”

“你等等!”司徒長老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剛拿在手中的茶杯,還沒等喝呢,就掉在了地上,摔的細碎。

“師傅,您這是怎麼了?”唐萱見狀,嚇了一跳。


“哦,沒事兒,沒事兒,爲師失態了,你繼續吧。”司徒長老突然想要聽唐萱把整個計劃說完的慾望了,雖然他覺得這簡直太扯淡了。

唐萱向碧蓮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去打掃一下地面,再給師傅換個茶杯,碧蓮也確實如她所想,而且全部都做的很好,看來真是心意相通啊。

唐萱回過神來,指着地圖道:“那我繼續說下去了,剛纔說到……”唐萱讓司徒長老那麼一打斷,忽然有些想不起來剛纔說道哪裏了。

“丸子和寶寶帶隊去勸降鐵劍門和百花宗,如若他們不識相就滅了他們,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碧蓮在一旁接到。

“對對對,就是這裏!”唐萱拍了一下桌子,忽然覺得有點違和感,雖然碧蓮說的確實是自己心中所想,但又不記得自己曾經這麼說過了。

司徒長老和二寵在一旁聽的也是那個汗啊,唐萱什麼時候這麼說過了,只有碧蓮在一旁微笑着,癡癡的看着唐萱。

唐萱喝了口茶,平復了一下心情,繼續道:“我和碧蓮則是繼續向南行進,在滅掉五個宗門之後,直奔東邊的陰山宗,把陰山宗給圍住,一鼓作氣拿下陰山宗。丸子和寶寶那一路集結完二宗歸順精銳,在和落月谷中休整之衆會合後繼續向南去整合被滅的五宗之後,繼續向南推進。”

“做完這些之後,剩餘宗門肯定不會坐以待斃。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會放棄宗門,退守到碧水宗那裏集結在一起,一邊死守,一邊去中原求救。”

“現在唯一的變數就是,中原是否會不顧及到萬年契約,暗中派人過來幫忙,但願他們能夠遵守契約吧。”唐萱說道這裏,眉頭緊鎖。

司徒長老臉色一連數變,又是騰的站起身來,神情激動的說道:“萱兒,你剛纔有沒有仔細聽我介紹各宗門勢力?你當這兒戲呢,說的真是好聽,是不是整個蜀天大陸都是你唐萱的囊中之物。”

“哈哈,師傅您謬讚了,萱兒哪裏有那麼厲害啊。”唐萱摸了摸腦袋,笑道:“師傅您別激動,這一會兒您都站起來三次了。”

“兩次!”司徒長老大聲道:“好,就算如你所說,你是不是算漏了一個神祕莫測的山下宗?還有那數百個四六宗門,雖然他們和三流宗門沒法比,但半數的宗門也都是有着金丹修士的存在的。”

“好了師傅,咱們不說這些了,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唐萱說着上前去把司徒長老扶到椅子上坐下,道:“您說實話,和武田打的話,您有幾分勝算?”

“這……”

聽到這裏,司徒長老顧不上想唐萱的事兒了,陷入了沉思之中,過了半晌,小聲的說道:“保守的說,五五開。”

“那如果我們幫忙的情況下,就是有勝算了?”唐萱繼續追問。

司徒長老搖了搖頭,道:“你太小看元嬰修士了,元嬰修士可謂是修士的第一個分水嶺,金丹巔峯和元嬰修士之間的差距,比煉氣一級和金丹巔峯的差距還要大數倍,元嬰修士的戰鬥,金丹修士是起不到什麼作用的。”

唐萱沉吟了片刻,衝着司徒長老一笑道:“沒事兒,只要您能保證不落下風,其他的交給我好了。”

不好意思,我是萬人迷 ……”

“好了師傅,天色也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我還要出征呢。”

“唉!就依你吧,反正任務失敗也沒懲罰,讓你長個教訓也好。”司徒長老說罷,拂袖而去。

看着司徒長老離去的背影,碧蓮輕嘆道:“萱姐,我們這次出征你有多大把握啊,怎麼感覺這火雲宗辦事好不靠譜呢?”

“什麼事不不靠譜?”唐萱問道。

“長老們也沒說什麼時候給咱們弟子啊,還說要全力支持呢。”

“這事兒啊,不必擔心,明早我們就去到各山要人去,早點休息吧。”唐萱說罷就上樓去了。

碧蓮和二寵見狀,也都各自散去了,這司徒長老過來這麼一耽擱,時間已經不早了,大戰在即,好好休息養精蓄銳還是很有必要的。 豎日,清晨。

“碧蓮……起牀了!”

唐萱在叫了半天沒有得到響應之後,推門進入了碧蓮的房間,剛一進門就看到碧蓮正在‘熟睡’。唐萱這個汗啊,居然又沒有穿衣服,也沒有蓋被子,這是什麼習慣啊,雖然無數次看到過碧蓮的身體,但還是有些熱血沸騰的。她平復了一下心情,拿起了牀邊的衣服給碧蓮穿着,碧蓮雖然在‘熟睡’中,但也貌似很是配合她,不一會兒,就把碧蓮的衣服給穿好了,看來這事兒還真是熟能生巧呢。

都穿好了之後,唐萱輕拍了一下碧蓮那柔若無骨的後背,道:“好了,不要裝了,我們得趕緊走了,今天的事情,不容出錯,希望事情能夠按照我的計劃順利的進行下去。”

碧蓮懶洋洋的睜開了眼睛,嬌嗔道:“萱姐,你壞,拆穿人家。”

唐萱笑了笑,拉着碧蓮的胳膊,下樓了。到了院內,見阿東師弟正在門口等候呢,二寵正在對他進行說教,他也是令人意外的沒有再發抖了,不知道他是怎麼克服這個缺點的。

“我們走吧。”

唐萱沒有多說什麼,帶着衆人直奔山下,還沒下山,就聽到宗門的鐘聲響起了,只響了一聲就結束了,唐萱秀眉微皺,看向阿東。

“師姐,這是宗門召集弟子去大殿的鐘聲。”阿東很識趣的說道。

“好,那我們直接去大殿吧。”唐萱心道,看來大長老辦事還行,省得她挨個山跑了,對着寶寶說道:“寶寶,你委屈一下,你帶着阿東師弟吧,他走的實在是太慢了。”

“好的。”寶寶說罷,從小萌狗直接幻化成爲一丈有餘的魔獸,一口咬住阿東的衣服,叼起了阿東。

阿東差點哭了,這和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啊,唉。

二人二寵,很快就來到了大殿,路上也是接受了無數弟子的注目禮,她們是後發先至,大殿前只有寥寥數百弟子,和那些長老們,就連她們的師傅司徒長老也在。




“呵呵…”望着身前的白火,石然頓時笑了,伸出手接住火光,一絲絲溫和的熱量溫暖着自身的筋脈,體內的火氣在白火的溫潤下,變得極度的狂躁起來。

Previous article

敖欽思慮良久,吐出了自己的妖元。敖義不能倖免,也吐出了自己的妖元。哲羅在禁制內幾乎耗盡了所有的靈氣,現在吸收敖欽和敖義的妖元,才勉強有龍王級的實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