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望着身前的白火,石然頓時笑了,伸出手接住火光,一絲絲溫和的熱量溫暖着自身的筋脈,體內的火氣在白火的溫潤下,變得極度的狂躁起來。

“裂心金焱,遲早有一天,你會爲你今天的決定而感到驕傲的!”

石然一聲輕嘆,捧着白火的右掌輕輕一握,那白色的火焰便詭異的消失,旋即,石然的整個身軀開始膨脹,狂暴的火氣開始在他的體內肆虐開來,壓抑許久的火氣,終於要晉升了!

望着雙目微閉的石然,玄奇心中一陣感嘆,眼前的少年再次印證了強者的歷程,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天地間,將會再度出現一位巔峯存在,或許,自己的心願,還得依靠他去完成!

恐怖的火氣盪漾在狹窄的山洞內,一絲絲灼熱的氣浪瀰漫在石然的周身,體內的金色火嬰一陣劇烈的膨脹,任憑無數的火氣涌入那嬌小的身軀。

幾乎在剎那之間,石然的氣勢極速暴漲,猛的從四星火徒,升至九星火徒,而且這種漲幅還在不斷持續,整個身軀好似一個無底的巖洞,龐大的火氣,完美的支撐着石然的晉升。

終於,磅礴的火氣衝破九星巔峯,進入火士境界,石然的氣勢也在剎那之間陡然翻了幾倍,暴虐的火氣依舊無止境的攀升,足足升到三星火士巔峯的時候,才悠悠停止,一股極其強悍的威勢涌動在漆黑的空間內。

“小子,趕緊壓制體內的火氣,貿然提升實力,可是華而不實的!”玄奇吃驚的望着安靜的石然,猛的一聲大吼,沙啞的聲音瞬間激的石然一個激靈。

隨着玄奇的話音落下,石然體內,一股強悍的壓制本能瞬間激發,配上幻火丹的淨化之力,強強聯合,朝着體內火氣猛烈的洗刷而去,龐大的威壓近乎冷血的碾壓開來,一道道粉碎的漣漪激射而出。

“嗡…”

伴隨着壓制本能的開啓,石然的身軀一陣猛烈的顫抖,整個臉頰神情凝重,緊咬的牙齒,使得臉色一片紫紅。

帝少的清純小妻

“一星火士!”

PS:補更2 第148章:封印石門

玄奇略顯吃驚的望着安定下來的石然,蒼老的容顏一陣愕然,“總算是突破火士了,從火徒到火士,三個月的時間,也算是快的了!”

石然一陣嬉笑,感受着體內充沛的能量,看着玄奇的雙目涌動着深深的感激之情,修長的食指突然豎起,一絲白色的火焰瞬間竄出,周圍的溫度在火焰出現的瞬間,變得詭異炙熱起來,“境界的提升事小,最主要的是,收服了裂心金焱,有了它,日後就算遇到火王強者,我也能保住小命了!”

“嗯!”玄奇輕聲的嗯了一聲,望着石然微微搖頭,“越級對戰日後非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去硬碰,尤其是火王以上強者,那個層次的人,每一星的差別,實力都如鴻溝,想要跨越,尤爲艱難,你雖然降服了裂心金焱,可是這並不能代表你就獲得了它的全部能量,想要完美的掌控它,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嗯!”石然認真的點點頭,旋即將火焰收入體內,剛欲轉身,只感覺頭腦一陣暈眩,接着一絲詭異的能量涌動在識海中,猶如虯龍,雖然微小,卻是極其的強悍。

щщщ▪ ттκan▪ ℃O

“這是…”石然一陣詫異,努力的想要捕捉那廝詭異的能量,無奈精神有限,始終無法觸碰到它的身影,“玄老,我感覺我腦海裏多了一條猶如虯龍般的微弱能量,可是我卻運用不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哦?”玄奇微微詫異,旋即身軀鑽入蠻荒戒,透過石然的身軀,果然在那識海中看到一道淡紫色的虯龍,嬌小的身軀略顯羞澀,上下游動間,隱隱激起陣陣微弱的漣漪。

“哈哈…”玄奇的身影再次出現,便是望着石然一陣大笑,“小子,恭喜你,收服了裂心金焱,竟然連它的靈力也同時獲得,看來你的氣運,可不是一般的旺啊!”

“靈力?”石然稍稍一疑惑,望着玄奇,突然一陣顫抖,“你是說靈力?”

玄奇重重的點點頭,“沒錯,正是靈力,你識海中的靈力雖然微弱,可是卻也不少,要知道一名初級火聖所能衍生的靈力還不足你的三分之一,所以,你可千萬別小看了這靈力的存在!”

“那我該怎麼控制這股靈力呢?”石然臉帶驚喜的望着玄奇,低聲的問道。

玄奇稍稍沉默,低聲道:“想要徹底掌控靈力,需要強大的精神力量,你現在剛剛晉升,所以精神不夠集中,先好好休息一下,等精神恢復了,再試一試!”

石然默然的點點頭,盤膝坐下,開始了漫長的精神恢復過程。

一邊的天靈鼠略顯鬱悶的望着陷入入定的石然,甩動着長長的小尾巴,極速的向着山洞的深處跑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石然睜開雙眼時,已是過去了三個多時辰,火蓮之上的玄奇也是雙目微閉,感覺到石然醒轉過來,也是極速的睜開了雙眼。

“怎麼樣,精神應該恢復了吧?”玄奇上下打量了一眼石然,低聲的詢問道。

“嗯!”石然輕輕點頭,雙目卻在四下觀望,“咦?小不點呢?”

玄奇還沒來得及回答,遠處的山洞便是一陣狂暴的震動,一團灰色的煙塵,瞬間將石然和玄奇淹沒在其中。

“咳咳…”石然不斷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土,望着遠處的山洞,露出一臉疑惑的神色,“這洞不會是要塌了吧?”

玄奇只是輕輕一震,便將身軀上的灰土盡數驅散,昏暗的雙目深深的望了一眼深處的山洞,臉上的神色突然一驚,“不好,指不定是小不點在裏面觸動了什麼機關,咱們快去看看!”

“小不點!”石然神色一愣,旋即一個箭步衝向更深的山洞,漆黑的空間內狹窄且崎嶇,摸索着爬了半天,眼前總算是出現了一點亮光,曲折山洞的頂端,一處碩大的空間出現,兩道厚厚的石門緊閉,上面依稀落滿了厚厚的灰塵。

跨出山洞,步入石門空間,彎曲的腰桿終於可以挺直,擡頭望去,頭頂的上方,一處高高的洞口懸掛,一絲絲晦暗的光芒從其中射入洞內。

“哇!”深深的嗅了一下空間中清新的空氣,石然頓覺四肢百骸一陣咯吱鬆動,眼光一陣四下尋找,終於在一處角落裏,看到了天靈鼠嬌小的身軀。

此時的天靈鼠正四叉八仰的躺在山洞的枯草上,紫色的身軀一動不動的,不過腹部的白毛依稀還有震動,想來應該是被剛纔的轟響撞昏了過去。


“小不點,小不點!”石然一把捧起天靈鼠嬌小的身軀,一陣劇烈的搖晃,匆匆幾下便喚醒了滿身灰土的天靈鼠,一雙紫色的瞳孔望着眼前的石然,頓時發出嘰嘰喳喳的喊叫。

望着小不點醒轉過來,石然的心中也是大舒一口氣,嗔怒的拍打了一下天靈鼠的頭顱,眼中涌現一抹溫柔。

“嘰嘰嘰…”

小傢伙似乎感受到了石然的關切,發出一聲歡快的鳴叫,隨即猛的跳下石然的掌心,站在石門一丈跟前,從地上撿起一個不大的小石子,猛的朝着石門丟了過去。

“嗡…”

小小的石子在進入石門一米的範圍之內便被彈了回來,一道水一般的光幕浮現,泛起陣陣漣漪。

“這是…”石然顯然被眼前的景象再次震驚,傻不拉幾的站在原地,發出一聲低沉的驚疑。

“應該是一道能量封印!”玄奇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石門前的光幕是一道封印,虛幻的身影緩緩後退,眼中涌現出深深的警惕。


石然神色一驚,旋即無奈的搖搖頭,“又是封印,能不能換點新鮮的!”

玄奇神色凝重的搖搖頭,“這次的封印很強,除非我恢復以往的巔峯實力,否則根本打不開!”

“那怎麼辦?”石然徹底無語了,每次看到寶貝都是有封印阻擋,而且還沒完沒了,旋即眼中閃過一絲兇光,“我就不信轟不開這該死的封印!”

石然話音剛落,便是一拳轟向了身前的石門,狂暴的能量猶如箭矢一般射向了前方,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還不待石然做出反應,整個身軀便直線的向後倒射而去,砰的一聲撞擊在身後的山岩上,擊落了,大片的碎石!

PS:第一更,高速公路上,碼字真心刺激,歇會,還有兩章,晚上到了安頓下來在寫! 第149章:連環套

強大的反彈力量震得石然措手不及,削瘦的身軀緩慢的爬起,臉上的神情變得無比的凝重。

“好恐怖的封印,竟然能夠反彈!”吃驚的望着面前的石門,古樸的造型絲毫看不成一絲引人注意的特點。

玄奇抱着手臂,望着眼前的厚重石門,渾濁的老眼一陣精光閃爍,“不對,這個封印似乎並不是靠蠻力打開,應該有着什麼特殊的方式,只是咱們一時之間還沒有掌握罷了!”

“特殊的方式?”石然的神色稍稍疑惑,旋即無奈的搖搖頭,“真不知道這個石門後面究竟隱藏着什麼祕密,反正我是沒招了,愛咋咋地!”

“呵呵!”玄奇衝着石然無奈的笑了笑,對於前者的脾性,還是十分的瞭解的,自顧自的端坐在火蓮之上,閉目冥想起來。

石然索性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先是抱起小不點一陣玩耍,接着便百無聊懶的抓起一塊石子在地上畫着圈圈,大約過了十幾分種,石然好似想起了什麼,稍稍坐直了身軀,雙目緊閉,神色瞬間變得認真起來。

之前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石然此刻的精神狀態已是處在一個巔峯,索性左右沒事,乾脆開始研究起腦海中的微弱靈力,識海之中,龐大的精神力猶如大海,浩瀚莫測,經過石然有意的調動,黑色的精神力量變得極速旋轉起來,逐漸形成一股暴風,朝着隱沒在角落中的紫色的虯龍靈力碾壓而去。

角落中,安靜的紫色虯龍第一時間感受到了精神風暴的存在,嬌小的身軀一陣劇烈的咆哮,身軀之上紫芒大漲,竟然率先迎着風暴呼嘯而來。

“轟!”

兩種不同的能量相撞,黑色的精神風暴猶如脆弱的玻璃,瞬間土崩瓦解,石然的腦海猛的一震,強大的能量風暴令得頭腦一陣眩暈。

“我擦,這靈力這麼強悍!”石然稍稍緩了一口氣,望着身邊閉目沉思的玄奇,幾次想要張口,最終還是放棄了,再度閉目,將識海中的精神凝聚,化爲一張黑色的巨網,朝着虯龍包裹而去。

這一次紫色的虯龍沒有剛剛那般激烈,只是衝着巨網象徵性的吼了兩聲,便保持沉靜,紫色的雙瞳帶着一種蔑視,懶懶的趴在一邊。


石然的嘴角也是一笑,悄悄的在巨網中融入一絲白色的裂心金焱,趁着虯龍不注意的瞬間爆涌而去,只聽噗嗤一聲,虯龍一陣涌動,巨網便猶如碎布,紛紛撕裂開來,正當紫色虯龍洋洋得意之時,在其身後,一道詭異的白火浮現,猛的鑽入虯龍的身軀,僅僅是片刻功夫,那嬌小的龍軀便猛的爆炸,化爲一道細長的紫線,遊蕩在石然的腦海中。

感受到劇烈的爆炸,石然心中一驚,畢竟將裂心金焱引入識海,是一件十分冒險的事情,一個不留神,輕則變成白癡,重則魂飛魄散,所幸的是,他成功了,稀薄的精神力,牽引着紫色的長線緩緩的飄出體外,眼前的空氣裏,一絲細微的漣漪傳開,整個山洞剎那間都變得極富生機起來。

玄奇的雙眼猛的睜開,凝望着漂浮在石然身邊的紫色長線,蒼老的容顏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臭小子,你能不能不這麼嚇人,靈力外放,你可要知道會吸引多少魔獸和高手前來,這種東西,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已是極爲稀少,想要晉升火帝,沒有它,萬萬不能!”

石然無所謂的衝着玄奇一笑,“這裏這麼隱祕,哪有魔獸和人類存在,你看,我現在終於能夠掌控靈力了!”

玄奇無奈的搖搖頭,剛想訓斥石然,只見那漂浮在空氣裏的紫色長線突然一陣扭動,接着整個線條極速的涌向一邊的石門,寬闊的空間內,古樸的石門前,伴隨着紫色靈力的侵入,那猶如水幕的封印頓時一陣劇烈的顫抖,浩瀚的能量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在石門的外面緩慢的成形。

正在石然詫異之時,那涌動的漩渦越轉越快,狂暴的能量猶如一個尖銳的鑽頭,頂着石門,碾壓而去。

轟隆隆的聲響好似咆哮,整個山洞都是一陣劇烈的搖晃,厚重的石門在漩渦鑽頭的碾壓下發出咯吱的響聲,一道細微的裂縫正極速的蔓延開來。

“咔嚓…”

一聲結束的脆響,整個石門在漩渦鑽頭的擠壓之下終於支持不住,瞬間爆裂開來,無數的石屑飛舞,石門前,捲起了一陣白色的煙塵。

“嘰嘰嘰…”


良久, 總裁的獎品新娘 ,一個轉身,鑽進了深邃的石室內!

“封印解除了?”石然吃驚的望着天靈鼠消失的背影,臉上的神情一片駭人。

“應該是的!”玄奇重重的點點頭,“剛纔我分明看到你釋放的紫色靈力涌入封印,最後形成漩渦,將石門碾壓開來,看來,這開啓封印的法門,正是需要靈力的侵入!”

“靈力?”石然面色一驚,驚恐的表情瞬間變得慌亂起來,“我的靈力竟然消失了,這是怎麼回事?”

“消失?”玄奇也是一陣愕然,望着石然稍稍吃驚,最終無奈的搖搖頭,“看來這一切都是裏面的那隻魔獸設計好的,從你收服裂心金焱,到產生靈力,在用靈力開啓石門,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連環套,一環套着一環,每一步都得成功!”

石然將自己發現山洞,到進來的歷程仔細回憶一遍,回想起來還真是的,心中一陣吃驚,瞳孔中激射出恐懼的光芒。

玄奇似乎看穿了石然的想法,衝着他輕聲一笑,“好了,別多想了,要想知道答案,進去不就行了嘛,反正石室已經打開,不進白不進,說不定裏面還有着什麼好處呢!”

石然無奈的笑了笑,心中頓時一陣不爽,這種被人牽着鼻子走的感覺,很令他火大,小心翼翼的邁開步子,緩慢的朝着石室內部走了進去。

幽暗的石門後面,說是石室,其實就是一段山洞,曲折蜿蜒,漆黑無光,除了比前面的山道寬闊些,其他的沒什麼區別,如果非要說出點不同,那就是這裏的山壁溼漉漉的,摸上去的手感冰涼冰涼的,感覺腳下偶爾還有幾處水漬,踩在上面嘩嘩的響。

黑色的環境裏,玄奇的絢麗火蓮似乎成了照明的最佳選擇,晃晃悠悠的漂浮在山洞內,引領着石然,緩慢的向前走去。

PS:第二更,晚上喝了點酒,已抵達上海浦東川沙鎮! 第150章:詭異的岩石

沿着崎嶇的通道前行,腿上的褲腳已是大半沒入水中,越往前走水位越深,冰涼的黑水散發出凍人的寒氣,石然的心中不禁開始擔心起獨自闖入通道的小不點來。

眾生令 ,行走,對於石然來說越來越困難,雙手不停的攀扶着兩側的石壁,腳下還得應付崎嶇的路面,心中早已將那隻設下機關的魔獸罵了個體無完膚,前方的玄奇倒是十分愜意,雖說水位漲高,可是好在洞壁夠高,足夠他端坐火蓮,漂浮而過,乾枯的老眼時不時的回頭望一眼石然,口中發出陣陣譏誚的微笑。

“該死,待會進去若是沒有寶貝,我非拆了這個鬼地方不可!”石然嘴上罵罵咧咧,心中更是恨透了那隻素未蒙面的魔獸。

削瘦的身軀步履蹣跚的趟水而過,平靜的水面頓時響起陣陣嘩嘩的水聲,一道道激射的漣漪擴散,整個水面變得一陣晃動。

寒冷的水溫令得石然牙齒緊咬,憔悴的面容更是強打起精神,無奈的瞥了一眼身後漆黑的通道,身前突然詭異的刮來一陣狂風,耳畔響起嗚嗚的呼響。

“有風!”玄奇一聲大叫,語氣中充斥細微的激動,“小子,應該快到了,再堅持一下!”

石然眼神一凜,貌似這句話玄奇已經快說了八遍了,無奈的翻翻白眼,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去鄙視玄奇的判斷。

隨着一陣陣連綿不絕的水聲響起,石然的眼前景色突然開闊,左手方一塊巨大的岩石矗立,平整的石面上,天靈鼠溼漉漉的身軀正四仰八叉的躺在上面。

“小不點!”石然心中一喜,望着不斷抖動身上水珠的天靈鼠,吃力的爬上了岩石。

“呼…”一長串沉重的呼吸聲傳來,石然整個身體平躺在岩石上,溼漉漉的身軀顯得極爲狼狽,“該死,欺負老子不會游泳,外面都快乾的裂縫了,這地下竟然儲藏瞭如此多的水源,真他孃的稀奇!”

“咦?”玄奇心中一陣訝異,聽到石然的謾罵,他方纔想起外面的環境,心中不禁一凜,仔細的朝着山洞內望去,只見寬闊的山洞內,儼然已經形成一條巨大的河流,而他們所停歇的地方正是一個三岔路口,水流是從左邊流進,直入前方,而剛纔趟過來的水道,應該是緩衝進去的水源,真正的源頭還是在左邊。

“看來,這裏纔是上面山澗斷流,瀑布乾枯的真正原因,而山谷中的樹木,則是吸收了這地下的水源才得以生長,繁衍。”玄奇意味深長的一聲嘆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左邊洶涌而來的水流,神色間帶着深深的好奇。

休息的石然安靜的躺在岩石上,雙目微閉,看上去十分的享受,口中不時的傳出陣陣嗯嗯的**,好似已經漸入了夢鄉。

“嘰嘰嘰…”

天靈鼠焦急的推搡着石然的手臂,毛茸茸的小爪子不停的撓腮石然的耳垂,口中發出焦急的呼喚聲音。

“嗯?”石然猛的一驚,旋即立刻端坐起來,凝望着身前的天靈鼠,心中頓時大舒了一口氣,“別鬧了,我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她,似乎被這面水晶壁所阻。

Previous article

“不是說閉關去了嗎?”丸子懶洋洋的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