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番面部扭曲一下急忙道:

“別呀紫大明星,你還怕把錢都輸光嗎?”


“好吧,這一局,一億。”

又是一賭,紫然看看點數。

金番:三五六,十四點。

自己:一四六,十一點。

作弊!

自己,六六三,十五點。

紫然勝!

“然,不要賭了!師傅說賭博不是一件好事。”

“好啊,聽我家戀雨的。”

紫然抱着楚戀雨起身,準備離去。

金番拍拍手,頓時許多混混將紫然圍住。

“你這是什麼意思!”

“抱歉,紫大明星,好好玩幾局吧,你贏了我所有錢,我就放了你,不然就休想離開。”

“好!傻子送錢,不要白不要。”

紫然輕聲安慰了楚戀雨幾句,又坐了下來,之所以不硬闖出去,是因爲擔心傷到其他人,哪怕是混混,當然,如果他們執意作詩,那麼紫然也不會阻攔。

“賭!十億!”

金番:六六六,豹子。

紫然:一二三,六點。

作弊。

金番:零零零。零點。

紫然震碎了金番的骰子,所以是零零零。

此骰子一出,金番臉色大變,陰沉的看着紫然。

“哦!怎麼是零點呢,金番大叔不會是有意讓我贏錢吧,真是不勝榮幸,哈哈哈。”

紫然陰陽怪氣道。

“呵呵呵,紫先生說笑了,可能是我們的骰子壞了。”

“那麼再來,還是十億。”

毫無疑問,這次骰子又碎了。

金番裝作一副憤怒的模樣,拿來了三顆鋼鐵骰子。

哼!你以爲拿鋼鐵就可以不被毀滅了麼,天真!

鋼鐵而已,紫然能用精神力捏碎它,但是很花時間,所以,只要改變它的點數就行。

贏贏贏……

金番心裏簡直要罵娘了,要不是組織要求他必須借賭博多瞭解紫然的話,估計他早就把紫然趕走了。

紫然這麼玩着玩着,也覺得很無聊,這種遊戲無聊到爆。


“金番先生,一局定勝負,如何!”

“怎麼個一局定勝負?”

“拿我們所有錢來賭,然後各自分道揚鑣。”

“這……”

“不敢的話就拜拜吧。”

“紫先生真是膽大妄爲啊”

“彼此彼此!”

“我看我們還是一局一局的來好。”

“不用多說,我就一句話,來不來。”

“這個嘛……”

PS:嗚嗚嗚,知音浪費了兩個小時,終於把這一章補回來了,記住,知音是在寫完070章後才寫的這一章……嗚嗚嗚,好辛苦!都怪當初太大意了! 金番早就收到消息,紫然手上籌碼目前加起來,可是整整三千億啊。

三千億誒,除以一百也有三十億,自己才二十億。

“看樣子,金先生不會沒錢了吧。”

“紫先生,請。”

金番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右手指向賭場大門,意思很明白,他不賭,請紫然離開。

“把籌碼換成現錢,打回我卡上,還有,賭場,不是長久生意,很快,就會關大門。”

“紫先生,我可以理解爲你在威脅我嗎?”

“你要這麼想的話我也沒辦法。”

在紫然看來,消滅、打壓黑社會是一件很必要的事情,所以,這個賭場,早晚會有人舉報,那個舉報的人,可以是你,是他,是我!!!

離開賭場的過程中,紫然看了看身邊可悲的賭徒,這些人相信自己能翻本,能暴利,能賺更多,把自己的錢拿來賭,自己的錢賭完了借,借了再賭,再借,最後一無所有,還背上一屁股的債,憑的就是相信自己那虛無的運氣,值得嗎?

這更堅定了紫然舉報的決心,自己早點舉報,就早點救這些人於水火之間。

看着紫然離開賭場,金番身邊的紅毛就要跟上去,準備把紫然的錢搶過來,這種事他們沒少幹,很多人的錢都是這麼被搶走的,剛剛紫然刷卡的時候,紅毛看見紫然的卡根本沒密碼,不過他的行爲被金番攔住了


“先別動,那人,一百個你都不是對手.”

“這……”

紅毛有些驚愕,但是金番可不管他,轉身走到自己的辦公室,掏出手機.

“博士,那小子有古怪,今天我跟他賭博,結果除了第一局,全都是他贏了.”

“混賬,不是告訴你現在還不許動他嗎.”

“這,我是爲了博士您打聽他的情況啊.”

“嗯.”電話那頭沉默一會,又道:“這次你乾的不錯,通知K107號,可以把紫然抓起來了.”

“是.”

電話那頭掛了電話,隨之而來的是另一個電話,看到這個電話,金番下意識的一皺眉,迅速接了電話.

“金頭,剛剛收到舉報,快逃,我們要來抓捕你們了.”

“好的小三.”

金番掛了電話,臉色一片陰沉.

“這小子,等博士把他抓了我非好好教訓他不可.”

電話那頭叫做夏三,是燕京市總警局的一個小警長,同時也是他在警局安排的一個線人,此次有警察來,金番想也不用想也知道是紫然做的好事.

“各位前來賭場的來賓,請迅速離開賭場,我收到線報,有警察即將到來,請諸位迅速離開此地.”

金番坐在原地,對着面前的麥克風說了一通,打開離開賭場的暗門,不管賭場秩序,賭場再亂,有人管,反正他們手上的是籌碼,大部分錢早就轉到銀行了,小部分在這裏罷了,這些人與其說是顧客,不如說是肥羊,在自己精心培養的荷官手上,絕對多賠少賺,他們被抓住後有什麼事情,幹金番何事,舉報也沒有,自己時時刻刻可以逃到其他地方.

“靠,這尼瑪就完了,勞資還沒把本拿回來.”荷官冷笑,拿得回來纔怪.

“次奧,這破警察早不來晚不來,勞資馬上就翻本了.”


“都別走,把這一盤翻完了走,握日,勞資馬上就贏錢了.”

只見賭場一片喧囂,絲毫不安靜,各種叫嚷罵人,不過更多的是逃跑離開,只見剛剛還喧囂沸騰的賭場,半刻間便無比寂靜.

等到一刻後,警官纔到達賭場,出警速度真是……

不過沒事,現場,可是留下了不少證據呢,嘿嘿嘿嘿,指紋,錄像,皮膚屑……那樣不是證據呀.

第二天十月二日

大清早,紫然就選好了土元素修煉,爲何是土元素,火生土嘛.

土元素:點擊可入門,入門可在體表凝出一層黃土鎧甲,小成可控制土壤,增加土壤肥沃程度,化繁可凝聚世間萬土,大成可一念之間崩潰土元素星球.

哎呀呀,這次的土元素看上去很厲害嘛,連星球都可以崩潰,不錯,修煉好了就有資本跟奇蹟叫板了.

等到楚戀雨做好早飯去叫紫然吃飯時,只見紫然渾身的黃泥巴,的確,紫然在玩黃土鎧甲,看上去像是滿身沾滿了黃色泥巴.

“然,你怎麼可以在草地裏亂滾呢?昨天晚上才下了雨,快洗洗.”

“不是,戀雨,這是我新修煉的元素,土元素,這是鎧甲,你用你一成的力量打打看.”

“我,我只會法術,不會實戰.”

楚戀雨微微有點窘迫,畢竟在源神大陸,很少人修煉法術,但是,儘管楚戀雨修煉的是法術,但是實戰在奇蹟的教養下還是挺不錯的,雖然比不上源神大陸的人,但是比此球上的人好多了,上次被蛇六給打暈好像是一針扎暈,純屬精神力在治瘟疫後不足的原因.哈切,某地執行任務的蛇六打個哈欠,誰在想我?

“那也沒關係,用法術的一成力量打我.”

“不行,人家怎麼可以打你呢?”

“安啦,我穿着鎧甲呢,你傷不到我的.”

“好,好吧,一會打傷你了,不許怪我啊.”

楚戀雨一出手,手中瞬間凝出一道黃色能量球,剎那間烏雲遮天,天色陰沉的讓紫然幾乎看不清楚戀雨絕世的容顏.

源神大陸之術,元嬰之上,法術或者戰爭,皆是以驚天動地爲準,紫然之所以不能動手驚天動地,那是因爲有地球天道法則束縛,但楚戀雨並非地球的人,所以不受此約束,儘管是十分之一的力量,但也足以讓天地變色.

紫然剎那間也變了臉色,但心中不知爲何有種興奮,念力發動,雙腿和腳下的土地緊緊鏈接在一起,這是爲了讓一會受到攻擊的時候不被楚戀雨擊飛出去.

站在樓上看兩人“玩鬧”的晴物源看到這一幕,不由皺眉,手一揮,天空又撤去了烏雲,露出了金光閃閃的太陽,這奇幻的天氣讓燕京市市民不由感到驚奇,剛剛天還陰的跟夜晚似得,現在太陽又出來了.

呼.

法球攻擊速度太快,攻擊還未至,帶來的風勁就吹亂了紫然的頭髮,也讓紫然不得不眯起了眼.

這一擊,紫然打算,硬抗!!!

城東,若雪書店.



“小子,有種!”

Previous article

“聽說你來了,我就來看看你啊。”不明白天賜什麼意思的諾雅,乖乖的答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