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子,有種!”

聽到王澤的話,昌樑文也是微微一愣,於是怒極反笑,獰聲道。

“本大爺倒要看看你的實力有沒有你的嘴巴硬!”

手掌一攤,一股土黃色的勁元包裹其上,帶着兇猛的力道,狠狠的對着王澤的腦門一掌拍去。

一出手就是殺招!

見昌樑文絲毫沒有留下活口的打算,貴賓區內也是響起一片驚呼聲。


看着來勢洶洶的一掌,王澤臉色不變,手掌一握,肌肉迅速隆起,一個沒有任何花俏的拳頭迎了上去,簡簡單單的一拳,與昌樑文泛着耀眼黃色的手掌,在衆目睽睽之下轟然對撞。

“轟!”兩者相撞,頓時一聲沉悶的聲音在貴賓區響起,只見昌樑文在周圍一道道詫異的目光下震飛了出去,踉踉蹌蹌的後退了數十步才狼狽的穩定了身體。

“怎麼可能?!”

漫天寂靜,一道道驚愕的目光瞬間石化,不敢相信昌樑文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轉的小子震退了,一旁的方豔纖手捂着小嘴眼中浮現一抹震驚之色,雖然知道王澤實力不凡,但也沒有想到竟然強到這一步。

震驚之餘也不禁在心頭暗中暢快了一把,這個昌樑文平時像個牛皮糖一般粘着自己,礙於對方的家室自己不敢過分拿他怎麼樣,現在看他吃癟自然心裏暗自高興。

“小子,有兩下子!”

感受下發麻的手臂,此時的昌樑文也是滿臉不可置信之色,雖說剛剛自己沒有使用全力,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抗衡得了的,當下也明白自己小看了對手。

“如果只有這點本事的話,那麼你的命,大爺我替你收了…”

大庭之下自己敗給了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是讓他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不由得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起來,一股狠戾浮現其上,體外的勁元越來越濃郁,一股強橫的氣勢從其體內爆涌而出,強悍的氣息將在場一些實力微弱之人壓迫的臉色猛的一變。

“這傢伙要動真格了..”

“看來剛剛在王澤手中吃了個小虧,將他的兇性徹底的激發了出來,這個鄉巴佬今天估計會死的很慘…”

看着昌樑文的體外兇猛的靈元,在場衆人倒吸口涼氣。

此時王澤也是略顯一抹詫異,觀其氣息,這傢伙應該到了脫欲境五重天的境界,比自己還要高上二個小境界,但憑自己肉身力量也不懼他,想到這裏王澤神色肅然,體轉起體內的勁元,爲接下來的戰鬥做好準備。

“小子下輩子投胎眼睛放亮點,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招惹的!”

隨着一聲陰冷的聲音落下,昌樑文腳掌一點,“轟”的一聲,頓時地面猶如蜘蛛網一般爆裂開來,猶如一頭深山猛獸般,渾身殺氣凜然的向王澤暴衝而去。

“住手!”

就在倆人準備大打出手的時,一聲沉悶的聲音陡然炸響,讓得一些實力稍弱的人感覺耳朵都是一陣嗡鳴,強悍的勁風襲來,一道魁梧的身影眨眼間出現在,猶如猛獸一般爆衝而來的昌樑文前方,喝道;

“想打架馬上擂臺上見,這裏是貴賓區這麼多人看着像什麼樣子!”

突然出現的人正是周子牛,他立在場中,渾身的肌肉墳起,猶如鋼鐵巨人一般,充滿了震撼性的力感,讓所有人眼中都是不由得浮現一抹駭然。

眼角瞥了下陡然出現的周子牛,王澤不禁略顯詫異,此人果然不簡單,從剛剛他衝來的情況來看,他不但力量巨大,而速度也是快的驚人,一定會成爲這此大會上王澤最強勁的對手,想到這裏,不由得吐了口氣:“看來今天要奪冠將“血玉斷續芝”有點困難啊..”

看着橫插一腳的周子牛,昌樑文爆衝的身體陡然停下,隨即眼光陰晴不定了起來,但礙於周子牛的實力,他也不敢太多造次。

“哼!小子,擂臺上見!”

目光狠狠瞪了一眼王澤,冷哼一聲,袖袍一甩極爲不甘的轉身離去。

“呵呵,小兄弟,咱們又見面了啊,沒想到小兄弟修爲如此了得,竟然連昌樑文都絲毫不懼。”從昌樑文轉身離去的背影上緩緩收回了目光,周子牛轉身對身後的王澤,拱手笑道,隨即走到跟前,小聲提醒道:“馬上擂臺上你可要多小心了,這小子睚眥必報,發起瘋來連我都要忌憚三分。”

“期待他不要遇上我。”王澤聳了聳肩隨意道。

見王澤並不怎麼擔心的模樣,周子牛微微一怔,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與王澤寒暄了幾句,一會便轉身招呼其他人去了。

周子牛走後,王澤便緩步再次回到了座位。

“哥,你沒事吧?”

王小雨一臉關切之色,問道。

“沒事…”

王澤摸了摸王小雨的腦袋,輕笑道。

“看不出來,這小子倒是挻強的….”

方豔也是撇了撇紅潤的小嘴,小聲了一句,不由得對王澤有一種另眼相看的感覺。

沒有注意到方豔的嘀咕,王澤隨意的座在椅子上,目光掃過在場的衆人,不由得點了點頭,站在這上面的年輕人,大都是在脫俗境以上的修爲,全部都是峯城年輕一輩的佼佼者,由此可以看出這場大會的含金量倒是頗爲的不低。

其中氣息最爲雄厚的,自然被衆人衆星捧月般圍在中間的周子牛,此時的周子牛和周圍的青年正高談論闊,完全沒有在方豔面前的那種憨厚之感。

見王澤的目光投來,大多數都是悻悻的縮了縮脖子,再也沒有先前的嘲笑與不屑。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實力自然能夠贏得別人的尊重,甚至懼怕!

“哦,對了,大會比賽的項目是什麼?”王澤略微打量了一番,便收回了目光,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身旁的方豔問道。

一旁正東張西望的方豔,聽到王澤的問題,不禁美目白了他一眼,隨即介紹道:“喏,看到高臺上四口大小不一的巨鼎沒?”說完指了指高臺一個不顯眼的角落裏。

“那四口巨鼎的重量分別是四萬斤、六萬斤、八萬斤、以及十萬斤,第一關就是測試勁元雄厚程度,能擡起四萬斤的爲三級,六萬斤二級、八萬斤爲一級,然後在同級別就抽籤進行挑戰,明白了沒?”

這樣做也是爲了分平起見,可以避免一些實力不弱的參賽者,上來碰到實力太強的人,而慘遭淘汰的事情發生。

想到了這一點,王澤又問道:“那要是能舉起十萬斤呢?”

“目前爲止還沒有人能舉起十萬斤,就是力王周子牛上年也之能舉起八萬斤而已。”方豔緩緩搖頭道。

聞言,王澤嘴角由得泛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看了下時間,離大會開始還有一斷時間,隨即緩緩的閉上了眼眸,閉目養神了起 隨着王澤的閉目養神,突然貴賓區內引起了一些騷動,只見一男一女緩步的走了進來,浮現在衆人眼前。男子相貌頗爲英俊,一襲青衫,配上挺拔的身姿,給人一種玉樹臨風的感覺。

其身旁的女子更是令衆人眼前霍的一亮,她一身白裙,黛眉如畫,冰肌玉骨,三千青絲被倆條白色絲帶隨意束着,輕風吹過,白衣飄飄,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出塵之意,令得在場衆多雄性牲口眼中皆是異彩流動。


倆人的出現,高臺之上頓時響起了竊竊私語聲。

“那不是方家大公子方哲嗎?”


“他不是去天玄宗修行嗎,身旁那位小妞是誰,我靠,簡直就是極品啊。”

“是啊,那長相,那氣質…..”

“滾,你哈喇子流我腿上了..”



“哥,”

看到出現的倆人,方豔頓時眼中出現驚喜之意,跑上前去摟住叫方哲的青衫男子的手臂,問道:“你也來參加比賽嗎?”

“呵呵,我來湊湊熱鬧,並不準備上臺比賽,你又揹着爹跑出來了?”方哲眼中浮現一抹寵溺之色,輕拍了下方豔的腦袋微笑問道。


聽得方哲並不準備打算參加比賽,方豔不禁失望的點了點頭,隨即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方哲兄,多年不見,風采依舊啊。”

倆人的出現自然引起了周子牛的等人的注意,當下帶着一干人走上前來拱微笑道。走到跟前,周子牛湊到前者的耳旁,用只能被倆個人聽到的聲音道:“嘿嘿,你小子有本事啊,這麼極品的小妞都你都能搞到手。”

“別亂說,那是我師姐。”方哲苦笑了一聲,摸了摸鼻子,用低不可聞的聲音道。

聞言,周子牛一愣,他可是知道方哲的實力絕對不比自己低,見他如此忌憚的模樣,此女子定然不簡單,目光不禁緩緩的打量了一番方哲身旁的少女,

片刻周子牛驚駭的發現自己看不通女子的氣息,那也就是說,此女子要麼不懂修煉,要麼就比自己要強的多..當然他可不會傻不愣噔以爲方哲的師姐會是一個普通人,那麼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似乎察覺到周子牛的目光,女子不禁轉過頭來,美目淡淡的看了一眼後者,頓時周子牛感覺渾身汗毛乍起,一股寒氣從腳底竄上額頭,當下連忙收回打量的目光,也不敢怠慢對女子咧嘴乾笑一聲。

沒有理會周子牛的乾笑,女子視線從其身上轉移開去,做在角落裏的一道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這道身影正是閉目養神的王澤,當下柳眉一簇,略顯詫異,因爲她竟然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波動,深深的看了一眼,隨即略帶一絲疑惑的收回了目光。

就在衆人相互寒暄了一番,青年大會也是緩緩拉開了序幕…

“當!”

一道沉悶的鐘鳴聲在廣場上響起之時,臺下沖天而起的喧鬧聲,便是悄然寂靜,一個個期盼的目光彙集在了高臺之上。

鐘聲也是將還在閉目養神的王澤喚醒了過了,當下清轍的眼眸徐徐張開,投向了高臺處。

“各位,今天是峯城一年一度的花燈節,還是嚮往年一樣,峯城所有的傑出青年匯聚一堂一較高下,爲這一年一度的盛世添上一點慶賀色彩。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本次青年大會正式開始!”周子牛在衆人的視線中,緩緩的走上前臺。目光掃過四周,微微拱手,沉悶的聲音在廣場上隆隆回響道。

“轟!”

周子牛話音一落,頓時滿場沸騰,歡呼聲,直衝九天。

隨後,參賽席內衆人緩步向高臺走去,王澤也是起身從貴賓席內隨着一些富家子弟走了上去。

“寒月師姐,你能否看出此人修爲?”

貴賓席內,看着起身的王澤,方哲不禁微微皺眉,對身旁的白衣女子道。

一旁的寒月猶如纖塵不染的一葉青蓮般,優雅的坐席位上,那般清麗脫俗的模樣引起無數道泛着火熱的目光偷偷掃來,紅脣微啓,淡然的聲音猶如那珍珠落玉盤般的清脆動聽:

“此人身上應該有一些防止窺探氣息的寶物,我也無法看出。”

似是知道寒月不喜多言,方哲也沒在多問,只是微微點頭,隨即目光深深的打量了一番王澤的背影..

走上高臺上白王澤,目光略微一掃,心中有點詫異,參賽的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只有大概五十個人左右的樣子,不過觀其氣息,卻能夠發現這些人都是氣息悠長,顯然個個都是修爲不弱。

在即將走上高臺時,衆人分別在此等候的侍衛在那裏領取了一個紙條,緩緩的將手中的紙條攤開。

“五十一..”

王澤不禁眉頭皺了皺。

“手中字條上顯示的數字就是你們出場的順序,現在就請手中紙條爲一號數字的參賽者上前扛鼎。”就在王澤疑惑間,周子牛的聲音突然間再次響起。

衆人面面相覷間,一個臉龐較爲寬大的男子出去人羣,對周子牛咧嘴一笑道:“呵呵,老牛,沒想到第一個竟然是我,前年敗給你這次我要收回咯。”

“哈哈,好,老牛我等着!”看得此人,周子牛不禁大笑一聲,拍了拍他的肩旁道。

而隨着男子的出現,高臺下人羣頓時騷動了起來。

“那不是羅剛嗎?”

“是啊,上年青年大會排名第三的猛人,比起昌樑文和周子牛也是較差了一線啊。”

“沒想到第一個竟然是他,不知道一年過去他又進步了多少..”

在臺下的衆人騷動間,叫羅剛的男子緩緩的走到了周子牛身後的巨鼎,四萬斤、六萬斤、都沒有令他止步,在衆人震驚的目光下,徑直走到了八萬斤旁。頓時臺下響起了道道驚呼聲,八萬斤,去年周子牛也就是舉起八萬斤的巨鼎啊…

“這小子竟然挑戰八萬斤?”

一旁的周子牛也是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而人羣中的昌樑文,不禁瞥了瞥嘴,一副不以爲然的模樣,目光掃了一眼不遠處的王澤,眼眸中不禁掠過一絲如毒蛇般的陰戾之色..

“咚!”

沒有在意衆人的目光,羅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巨鼎,隨即深吸一口氣,雙臂一震,雄厚的靈元頓時繚繞其上,隨着手掌與巨鼎的接觸,一聲沉悶聲猶如怒雷一般,在高臺之上轟然炸響。

“起!”

喝聲一落,巨鼎的鼎足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下,緩緩的離開了地面,羅剛臉色漲紅,牙關緊咬,雙臂顫抖的將巨鼎舉到了腰間。

此時衆人屏住呼吸,一道道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臺上的羅剛,舉鼎最爲困難的就是將鼎從腰間擡到頭頂這一段,如果他能將巨鼎擡起來,那麼峯城將會出現第三個能擡起八萬斤巨鼎的好漢..

“吼..”



「總裁。」宋文推門走了進來,看到床邊的風嫣然時,不禁有些詫異,隨即轉頭看向封時奕:「總裁,公司有份緊急文件需要簽字……」

Previous article

金番面部扭曲一下急忙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