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外面那人點頭道「是我,」

范寒細細看了看那人的行裝,便是說道「進來吧,」

外面那人走了進來,藉助燭光一看,身披軟甲,腰間佩劍,頭頂豎冠,面色俊朗,范寒將門鎖好,轉過身來,看著那人說道「你當官了,」

那人微微點頭說道「校尉,朝廷封的,」

范寒面色頓有些不悅,口中說道「你一個女子當的什麼官,舞槍弄棒,失禮,」,那人卻是沒有不悅之色,只是將發冠摘下,露出披肩長發,細細看去,原來是那沉綠,

沉綠見得范寒寒酸模樣,口中說道「當初我給你留的銀子還有嘛,「


范寒神色微變,輕喝道「君子不食嗟來之食,「,心中卻是打了個盹,那銀子自己早就花光了,

范寒見得沉綠還想說話,便是急急接過話去,笑說道說道「你這既然是朝廷的官,那你來這裡幹什麼,「

沉綠將手中佩劍放在桌子上,然後說道「我是北涼飛羽校尉,這一次是奉了王爺的命令前來護送江南路成龍一家以及三十名江南才子前往北涼,這一次我想把你也接走,王爺那裡對你們這些士子很是看中,到時候,封官加爵不在話下,「

范寒心中卻是一驚啊,路成龍,這可是江南士族之中鼎鼎大名才子啊,當年和宰相張自顧已經戶部尚書等人都是同窗,在江南這一片可謂是門生遍地走啊,

范寒神色一冷,一甩袖,身子一偏,不看沉綠,冷聲喝道「北涼飛羽校尉,哼,朝廷封的校尉,我看是北涼儼然就是一個小朝廷了吧,北涼之人皆是武夫,不可友也,野心勃勃,犯上作亂,擁兵自重,不盡臣子之道,天誅地滅,我是朝廷所封秀才,豈能與你們這群虎狼之人做友,亂臣賊子,不得好死,「

沉綠聽得范寒這句話,神色一驚,雙耳一動,卻是未聽到四周有人,沉綠站起身來,沉聲說道「范寒,你不是想要光宗耀祖嘛,這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啊,就連那路成龍都要去北涼,你不去,難道想在這個茅草屋之中呆一輩子嘛,「

范寒囂狂一笑說道「路成龍爾,沽名釣譽之徒,所謂儒學大宗師,市井之徒謬傳,我之才學更勝他百倍,你還是趁早離去,我這茅屋,不歡迎你,勸你少與那些亂臣賊子在一起,以免成了朝廷罪人,到時候我清正廉明不好救你,就不要說我薄情寡義了,」

沉綠臉色一變再變,最終將佩劍拾起,從懷中掏出一定金子,走出門去,

范寒見得沉綠出了門去,冷哼一聲,口中猶自說道「一個女子,用色相換的這個校官的職位,恬不知恥,更要妄勸我歸入北涼,你我情義已斷,」

沉綠在門外聽得這句話,心中頓時寒了下去,聽得身後砰的關門聲,腳步一停,隨即跑走了,

范寒將門關上,快走幾步,捧起那一錠金子,看著在燭光下面鬱郁發光,張開嘴咬了一口,大叫道「真金啊,」,喊出來之後,頓覺自己聲音太大,趕緊壓低,將那一錠金子捧在手心,盡情撫摸,

忽地范寒想起一件事,范寒直起身來,眼中閃爍含光,嘴角發笑,狀若瘋狂,

數息過後,范寒將金子放在懷中,打開門,匆匆跑 蘇州城內,一處庭院之中,屹立數人,面帶殺氣,腰間佩刀,身上披著軟甲,而在那庭院的門口還有十架馬車,庭院中的屋子裡面燭光之蹤透出人影,陰影綽綽,不知若干,

「篤篤」,這處庭院忽來敲門聲,庭院之中屹立的數人,赫然眼神一冷,握住腰間佩刀,其餘幾人閃過一旁,黑夜暗藏刀光,一人手握佩刀緩緩打開院門,從庭院之中透出光去,開門之人,見得外面之人,收了刀,讓那人進來,

那人正是沉綠,沉綠此刻面色寒寒,進的院來,便是說道「現在準備出發吧,」,其餘幾人皆是一抱拳,小心走出庭院之外,而庭院內的屋子裡也是湧出三十餘位儒服士子,簇擁著一人,那人長須灰發,手中持簡,雙眼炯炯有神,一股浩然正氣,

三十餘位士子之中還有一名身形較為矮胖手持長刀之人,卻是吳陽,

那被簇擁著的儒服老人走出來,看的沉綠神色,開口說道「姑娘,是不出我所料,范寒此人,我見過一面,乃是小人之志,他日飛黃騰達,也只是為朝廷做官,而不是百姓做事之人,」

沉綠勉強一笑,然後說道「夫子見笑了,還請上車吧,」,那儒服老人正是江南大儒路成龍,那路成龍點了點頭,隨即嘆了口氣說道「問世間情不知為何物啊,」

路成龍先行,走出庭院,上的馬車,四周黑影閃現,看去也有數十人之多,皆是好手,將馬車護住,

吳陽見得全部就緒,走過去,看了沉綠一眼,之說了一句「你哭過了,」,沉綠強顏歡笑,走出庭院,沉聲說道「走,」


車輪滾滾,吳陽和沉綠一人殿後,一人先行,十輛馬車被三十餘位的飛羽好手團團圍住,走向西門而去,

只聽車輪滾滾,一隊車隊,撐著黑夜,走向西門而去,等的到了西門,在前的吳陽,口中咕咕叫了幾聲,城牆之上,走來幾人,吳陽隨即迎了上去,說了幾句話,城牆之上幾人便是立刻將城門大開,

吳陽在前一揮手,隨即兩手握住刀柄,雙眼如鷹,看向四周,而他身後馬車旁的黑衣人也是極為警惕,雙目之中皆是冷冷目光,殺氣凝滯,

等的出的城門而去,走了一里,樹林之中另外有數名黑衣人接應,那些黑衣人走將出來,身後也是牽著數十匹好馬,黑衣人一人一馬,更是給馬車套上了一匹馬,雙馬并行,

一切寂寞無聲,等的一切妥當,吳陽一揮鞭,策馬而行,一路疾奔向南,可是等的疾行了片刻,身後忽地傳來一陣馬蹄之聲,四周還有破空聲傳來,

所以黑衣人皆是赫然之中拔出腰間佩刀,馬速更快,殿後的沉綠,往後一看,向前兀的一聲口哨傳去,吳陽心中暗呼不好,是紫衣衛的人,相比在後面負責殿後勘測的飛羽已經是被幹掉了,

馬速更快,夜色之中更加顛簸,可是顧不得這些,

那紫衣衛的高手輕功了得,躍空而來,一躍躍在吳陽馬身之前,身子一錯,錯開吳陽胯下疾奔的軍馬,手中綉春刀赫然一亮,將吳陽胯下戰馬馬腿削下,

吳陽頓覺不妙,雙腳一蹬馬蹄,身子躍起,身形向後掠去,而在吳陽身後的車隊也是硬然停下,

吳陽手中唐刀拔出,刀光閃現,便是攔在了那幾名紫衣衛高手身前,

紫衣衛高手見得攔下了車隊,便欲收手,可是吳陽身子連進,唐刀凌厲,殺向那三位紫衣衛高手,而身後的車隊更是欲行,

吳陽雙腳連踏三步,手中唐刀削砍之勢已經連成一片,凌厲之際,刀光之中,那三名紫衣衛高手竟然不敵,一人先是被吳陽砍去左手,隨即另外一人被吳陽一刀砍下腦袋,


吳陽一時間和三位紫衣衛高手接手,那車隊乘機極速而過,最後殿後的沉綠掠到吳陽身前,手中長劍嗆啷出鞘,虛晃一招,嚇退三名紫衣衛高手,一把拽住吳陽上馬,

可是就在此時,遠處響起弓弦之聲,吳陽和沉綠頓知不妙,身形紛紛躍開馬背,手中刀劍紛爭,交織一片刀光劍影,擋下那羽箭,

吳陽和沉綠兩人身形反轉,落在地上,頓時四周更多的紫衣衛圍涌而上,將兩人團團圍住,

吳陽和沉綠兩人背靠背,互相解釋,

啼嗒啼嗒馬蹄聲響起,這條管道之後,數人騎馬而來,除了那馬背之上的范寒之外,其餘人皆是身披紫衣,飛鷹綉前,

沉綠見得是范寒,頓時心中發涼,氣勢頓弱,

范寒見得沉綠模樣,便是對著身旁的紫衣衛統領拱手笑道「大人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那人,希望大人還記得承諾過小的,「

那紫衣衛統領,見得吳陽和沉綠兩人身上軟體,嗞嗞笑道「不錯嘛,這一趟南下尋獵,還能抓到兩隻大魚啊,飛羽校尉,還是兩個,啊,哈哈哈,「

吳陽微微偏過頭去,瞥了沉綠一眼,並未說話,

那紫衣衛統領忽地冷聲一喝,「給我拿下,「

倏然之中,四周紫衣衛高手紛紛亮出腰間佩刀,一時間殺氣充斥在這蘇州城外的這片小樹林之中,

吳陽冷哼一聲,敵未動,自己先動,腳步輕踏之間,手中唐刀盪開路邊枯葉,殺向那紫衣衛高手,沉綠則是一愣神,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四周紫衣衛高手趁機舉刀殺來,

那馬背之上的范寒則是一驚,大喊道「統領你可答應過我不殺她,「

沉綠聽得這句話,雙眸之中亮起一絲亮色,可是那紫衣衛高手已然舉刀殺來,自己此刻定然閃躲不及,

吳陽一刀往後一覽,擋住一名紫衣衛高手從背後襲來之刀,唐刀往下一壓,壓住那位紫衣衛高手的刀,腳步往後一踏,踏在那被唐刀壓住的綉春刀上,身形躍起,手中唐刀刀氣揮然之中,打在那數名紫衣衛高手的刀上,將其震偏,身形一落地,身子借勢往後一轉,刀隨身走,一刀將數名紫衣衛高手腰斬,

吳陽冷聲喝道「我只會救你一次,」 沉綠未曾想到范寒會出賣自己,讓吳陽陷入險地,讓整個計劃暴露,心中惱怒非常,手中長劍所指,面色冷然,

高馬之上,范寒雙眼微眨,只看的沉綠手中長劍所對,皆是殺氣騰騰,

吳陽手中唐刀,習練自北涼刀君喬羽,自然是凌厲非常,而且現在武功也是一流境界,雖然並未列入四大境界之中,但是對付這些紫衣衛算是綽綽有餘了,

馬背之上那名紫衣衛統領,見得吳陽和沉綠兩人武功之高,讓的其他的紫衣衛高手死傷小半,冷然一怒,一拍刀鞘,鞘中綉春刀悍然出鞘,躍至空中,那名統領也是躍起身來,在空中冷然一握綉春刀,借勢以力劈之,

沉綠手中長劍橫轉,震開三名紫衣衛高手,聽得破空聲而來,身形一轉,手中長劍拖地,隨即劍勢偏轉,劍尖襲向紫衣衛統領的綉春刀,

刀劍橫然一觸,即刻分開,那紫衣衛統領,乃是合縱弟子,也是入得第一境的高手,而沉綠也是在北涼藏經閣裡面高手的**之下,入得第一境,加上藏經閣之中高手的指點,武功造詣,比之一般的第一境高手要高上不少,

兩人一觸即分,皆是探知對方實力如何,

四目相對之間,紫衣衛統領率先出手,雙腳急踏,身後綉春刀拖后,刀身繞腕,刀光合成一片,

沉綠靜立當場,雙眼寒光,心思流轉,手中長劍倏然一動,這一動,便是一擊直刺,刺向紫衣衛統領,

紫衣衛統領見得沉綠一劍刺來,手中綉春刀迴繞之間,將沉綠的直刺擋掉,隨即一握綉春刀,以及反削削向沉綠,

沉綠一劍直刺被紫衣衛統領破掉,見得又是一刀反削向自己,手中長劍橫然一震,霎時劍氣撲面,沖向紫衣衛統領,

那紫衣衛統領眼中只見的劍氣森然,殺向自己,手中反削赫然收勢,腳步輕踏,向後退去,手中綉春刀揮舞之間,刀幕一片,擋下沉綠手中的森然劍氣,

刀劍相衝,勁氣盪開,沉綠身形一掠,一劍劍氣凌厲,掃開數名紫衣衛高手,一把拽住吳陽衣領,空中沉喝說道「走,」

兩人身形躍起,道路兩旁之中大樹之上,赫然幾聲,幾道身影從樹上躍下,而幾人手中拉扯的是一張大網,

沉綠見得頭頂一道大網籠罩向自己,手中長劍連揮,可是那大網,卻不能被自己的長劍割裂,

吳陽和沉綠見得頭頂之勢,已經被封,只能落在地上,

吳陽一落地隨即皆是,身子一矮,唐刀嗆啷一聲,子母刀飛開,雙手握刀,身子一份凌空一躍,刀勢旋轉,將不及反應的幾名紫衣衛高手砍死,身子一落地,身形一衝,想要衝出大網,

沉綠身形落地,腳步一踏,便是沖向了大網一角,也是想要衝殺出去,可是那紫衣衛統領那來給沉綠機會,身形急沖,便是一刀砍去,這一砍勢大力沉,沉吟倉促之間使劍一擋,兩人承受巨力,身形皆是向後退去幾步,

而這時大網已然落地,將沉綠和吳陽籠罩其中,握住大網四角的紫衣衛,身形連轉,將沉綠和吳陽兩人包裹其中,

紫衣衛統領仰頭哈哈大笑說道「你們跑啊,這是特製的大網,我看你們怎麼跑,」,說完,便是看向其他的紫衣衛高手說道「好了,發出信息,讓人截殺車隊,我們回蘇州,「

可是霎時之間,忽來一陣風聲,那紫衣衛統領聲音一止,四周掀起落葉,紫衣衛皆感,周圍殺意紛紛,身子發冷,

風聲一急,大風一起,落葉飄飛之間兀然成了殺人暗器,鋒利無比,看似飄落無軌,可是奈何葉鋒帶起一片血氣,

紫衣衛在這落葉加身之刻,死傷大半,其餘人心中大呼不妙,手中綉春刀揮舞之間,將自己周身舞的密不透風,可是刀勢之中蝴蝶翩飛之刻,莫名吐血身亡,

紫衣衛統領,頓時冷喝道「紫衣衛辦事,」

可是就是這一聲紫衣衛辦事,驚起殺意更濃,空中傳來冷笑聲」紫衣衛,殺的就是你,「

紫衣衛統領馬眉頭深皺,手中綉春刀,刀身一震,紫衣衛統領隨即身子一震,滿目的不可思議,他只見的自己身前飄起一隻蝴蝶,隨即蝴蝶穿心而過,

只得片刻之際,滿地紫衣衛伏屍,吳陽和沉綠兩人雙目圓睜,警示四周,這等殺人手法,他倆實在是從未所見,

就在吳陽和沉綠雙目警示之中,暮黑天際,泠泠然飄下一道身影,身帶異香,

那人落地,一隻蝴蝶觸腳,她踏蝶而行,等的那人走進一看,口中淡淡說道「北涼飛羽,「

吳陽等的那人走進了,卻是送了一口氣,這人吳陽在青樓小坊見過,便是那青樓小坊的坊主弱柳扶風劍李舒然,

吳陽知曉這李舒然和蕭輕塵什麼關係,口中應道「飛羽校尉見過坊主,「,李舒然自然是見過吳陽的,單手一揮,那大網被一舉掀開,

李舒然口中淡淡說道「前面我青樓小坊的人已經是接到了車隊,你們兩個也前行吧,「

沉綠出的網來,見得那范寒被李舒然的陣勢嚇到在地,驚恐不已,心中不忍,剛踏出一步,想要將那范寒拉起來,可是這一步停下,雙目只得冷視那范寒,

吳陽看來一眼沉綠,卻是忍住了斬草除根的想法,手中唐刀入鞘,上的馬去,一撥馬便是向前疾奔,而那李舒然也不停留片刻,腳不染塵,消失在黑夜之中,

沉綠嗆然一聲笑,翻身上馬,策馬揚鞭,

隨著馬蹄聲漸遠,那在地上的范寒踉蹌站起身來,看著那馬蹄漸消之地,拍了拍身上塵土,口中猶自說道「走好,我不值得,「

說著,身子一僵,隨即腳步一踏一挪,身形飄然而起,宛如流風,

在范寒身形所站之處,那李舒然又是出現,李舒然見得范寒模樣,口中說道「痴情人,「

范寒輕輕一笑,並不說話,李舒然伸手從懷中拿出一物,擲向范寒,范寒伸手一接,乃是一封信件,並未打開,

李舒然輕聲說道「這是無名給你的,他已經去了,「

范寒聽得這句話,神色大驚,口中欲呼不得,身形一個趔趄,撕開信箋,細細看完,在抬眼看時,李舒然身形飄然而去, 暗夜黑黑.河水潺潺.迎著忽來的冷風.泛出河岸之上茅屋中的燭光.

范寒.神色一片黯然.手中握著無名給他的信箋.心中起伏不定.燭光搖曳之中.誰知這看似小人的范寒又是如何心境.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這范寒原來卻是一個大隱.

范寒忽然嘆了口氣.口中輕聲念道「一日鋒回百十里.雙刃魄寒千萬人.你手中的鋒回劍.我手中的魄寒劍.同出一爐.同為名劍.你我更是至交好友.西湖吹雪之刻.你我雙劍並向.結為異姓兄弟.可是你今日卻是離我而去.我又當如何啊.」

范寒眉間一冷.單手一招.嗆啷之中.身前畫軸之中一柄寒氣森森.發著迫人寒光的長劍凌空衝上.范寒單手一握.寒光頓時一斂.

范寒右手雙指併攏.輕抹在魄寒劍上.劍吟凌凌.范寒說道「當日我封劍不出.你改劍名為無名.我只做一寒酸秀才.你依舊行走江湖.雖然低調非常.可是江湖之中早就有你無名的傳說.而走與蘇州城內.兄弟.既然你信中所求.我雙刃魄寒范寒光.便在重出又如何..」

范寒.不.原名叫做范寒光的魄寒劍主.此刻渾身氣勢渾然一邊.不再是那副儒酸模樣.而是如手中那柄魄寒劍一樣.長劍出鞘.劍氣逼人.

范寒眼光霎時一冷.看向屋外.那裡寒風澀澀.不見人影.


就在這時,風少爺剛剛因爲施展身法戰技消耗的靈力又被凝聚了起來,他周遭的能量如臨空的瀑布一樣向外擴散,整個人像是變成了江河一般浩瀚廣闊。

Previous article

「給我死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