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東來到樓下,柳如雲依舊抱着甜甜在看電視,林蓉蓉和許嫣也在,兩女好似在交談着什麼,林蓉蓉見葉東下來推了推許嫣,許嫣則羞澀的看着葉東,嘴脣抿了抿,卻沒有開口。

“嫣兒,有話就說呀!不說我要出去了,阿木修煉到築基期,我要去給他慶祝一下。”葉東見許嫣有話說,又不好意思說,作爲男人的他肯定是要先問出來,讓許嫣好說出口。

“東哥,有件事我一直沒和你說,一個月前,我父母問我有沒有男朋友,當時我想也沒想就說有,過幾天我爺爺七十大壽,我爸媽要我帶男友回去爲爺爺賀壽,所以……” 許嫣的話還沒說完,葉東便打斷她的話,會心一笑:“嫣兒,就這事你還扭捏個半天,咱爺爺七十大壽,我能不參加嗎?”

“呼……那就這麼說定了。”許嫣長舒一口氣,聽到葉東說咱爺爺,心裏賊甜賊甜的。

“呵呵,到時記得提醒我一聲就行,沒其他事,我得到找阿木喝酒去了。”

葉東說過阿木修煉到築基期,剛纔由於許嫣有話說,三女都來不及驚訝,現在許嫣話說完了,三女這才紛紛露出詫異神色,阿木是誰她們知道,阿木接觸修真還比她們晚個一天半天,可現在阿木的修爲卻把她們甩開好幾條街,居然修到築基期去了,這讓三女非常汗顏。

“東哥,你不會是在說笑吧!阿木真修到築基期了?”林蓉蓉無法想象,她纔剛剛修煉到練氣後期,想要築基怎麼說也要二三十天才可以去想,可阿木現在就已經修煉到築基,這實在太打擊人了。

“當然是真的,你們也不要泄氣,各人資質不同修煉的速度肯定會有差別,別太在意,不然會適得其反,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

葉東雖然也是踏入修真界不久,但虞姬可是和他說過很多修真常識,如果林蓉蓉她們因爲阿木超前了,而拼命追趕,修煉的時候肯定會受影響,有影響修煉速度肯定就會慢,所以葉東不得不提醒林蓉蓉,因爲她已經有這方面心思了。

“知道啦,修煉方面上的事,靈兒姐和我說了很多,這些我都知道,東哥,你就放心吧!”林蓉蓉吐了吐舌頭,俏皮道。

“嗯,知道就好了。”

……

半小時後。

東城娛樂一條街,這裏是男人的天堂,只要有錢神馬都能玩,整條街都是娛樂產業,其中以‘天海娛樂城’最大,這是一個多元化娛樂中心,有酒吧、舞廳、ktv、還有桑拿、足浴、各種浴,也有餐廳,這裏應有盡有,想玩什麼都有。賭毒也有,不過卻在地下,入場需要高級vip會員卡才能進;總之一句話,這些暗中娛樂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的。

這時,一輛白色奧迪呼嘯而來停在天海娛樂城門口,葉東率先從駕駛座上走了下來,緊接着是阿木,以及後座下來的阿木叔。

葉東把車鑰匙交給泊車門童,和阿木叔侄三人走進天海娛樂城……

天海娛樂城的五樓是一個酒吧,這裏有着國際頂尖的調酒師,也有着頂尖dj。都市男女每個人都有各種壓力,壓力多了就需要釋放,有人喜歡大醉一場,有的人則喜歡讓自己累累,把體力耗光,然後舒舒服服睡上一覺,所以這裏是他們的天堂。

同時,在酒吧,也是最容易發生一夜風流的地方,所以酒吧裏,總會有許多想要一夜風流的男人四處走動,和美女套近乎,欲尋找風流對象。


九號卡座,阿木端着一大杯果酒,色眯眯的盯着對面一位穿着白色v領體恤的少女,少女眉目清秀,鵝蛋臉,一頭長髮隨意束紮在背後,模樣很清純。

“阿木,別看了,看上就別管他三七二十一,上就是了,我給你斷後。”葉東拍了拍阿木的肩,慫恿阿木過去搭訕。

“我倒是想……可是,每次我和陌生女人說話,總會情不自禁的結巴,這是硬傷啊!”阿木一臉垂頭喪氣,他二十二了,還是個處男,就是因爲和陌生女人說話結巴,才一直追不到女人,這讓阿木非常懊惱。

“結巴……還有這事,肯定是過於緊張,沒事的,只要放鬆就好,你現在是築基期修者,應該很容易控制自己情緒,把情緒控制好,我想就不會結巴了。”葉東雖然沒有見過阿木結巴的樣子,但現在阿木都能正常說話,肯定是心理的原因,只要控制情緒,不要讓自己緊張,那麼一定不會結巴。

“唉!以前我就試過,不過沒效果,我看還是不要了,這樣看看欣賞一下美女就得了,不一定要去搭訕的。”阿木還是不敢去,這是多年的心裏障礙,可不會因爲葉東一兩句話就能消失。

“哎呀!怕什麼,不就和女孩搭訕嗎?你看我的,三分鐘之內,我保證讓她過來邀你跳舞。”

葉東說完,甩了甩頭髮,便瀟灑的往11號卡座走去。

“叔,你說老大能行嗎?”阿木有些不信,要說葉東邀那個女孩跳舞,他還信,要女孩過來邀他跳舞,他可不信!

“你以爲東子是你呀!在女人面前這麼沒用,我看你還是好好想想一會和那女孩跳什麼舞吧!可別丟了我們木家的臉。”阿木叔很相信葉東,因爲這事他也能辦到,而且還有很多種辦法,不就跳支舞嘛!只要給出能讓那女孩滿意的鈔票,別說跳舞了,上牀都行,當然這只是阿木叔的看法。

“是嘛!可是叔,我不會跳舞啊!”阿木犯難了,他可從沒跳過舞,要是葉東真的讓女孩過來向他邀舞,他可怎麼辦呀!跳,他不會,不跳,豈不是要拂了葉東的好意!

這個時候,阿木只要期望葉東做不到。

可事與願違,一分鐘,就一分鐘時間,那女孩便起身面向阿木走來。

“阿木,聽說你和陌生女孩說話會結巴,那位帥哥說,只要有陌生女孩陪你跳支舞,你的心裏障礙就會少點,所以爲了能讓阿木你早日克服心理障礙,能夠去追自己心儀的女孩,所以我想請你跳支舞,以儘自己的綿薄之意。”

“好、好好……好、好哇!”

阿木已經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可還是會結巴,這讓他很想抽自己一巴掌,還是太緊張了。

“咯咯……原本我還不信,沒想到是真的,你還真結巴啊!”穿體恤衫女孩見到阿木那副囧樣,頓時笑的花枝招展,胸前一對碩大亦跟着擺動起來。

“我、我見到……陌生美女……都、都會這樣結巴,實在不、不好意思。”阿木此時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實在是太丟臉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叫小藍,我們去跳舞吧!”

小藍止住大笑,伸手把阿木從卡座上拉起來,然後向舞池走去,留阿木叔一人在這自飲自斟。

至於葉東,他去了11號卡座就沒回來,因爲11號卡座,不止小藍一位美女,可還有着兩位貌美女孩,此時葉東正在和兩位貌美女孩吹着牛逼呢!

……

此時,在天海娛樂城後巷中,一男一女正靠着牆壁熱吻,男的是一名金髮碧眼、身材高大的外國人,女的則是嬌小可愛的國產美人。

激情熱吻中,女人越發動情,眼神開始有些迷離,陷入情慾之中……

約莫三分鐘過後。

“啊~~~”女人忽然發出一聲慘叫,可只叫了兩秒鐘,便沒有了動靜。

這時,把頭埋在女人脖子處的國外男子才把頭擡起,只見他滿嘴是血,嘴角還有兩顆獠牙,眼神之中放着綠光。

原來國外男子是吸血鬼!

……

一曲終!

小藍拉着阿木走出舞池。

“阿木,你還和我說不會跳舞,原來是在騙我。”小藍嗔怪道,剛剛她拉着阿木走進舞池,阿木一直說不會跳舞,剛開始兩下,也的確是不會的樣子,可是之後,阿木卻跳的非常好,而且是越來越好,比之她學過舞蹈的專業人士一點都不差,很明顯,阿木是在騙她,她可不相信阿木是天才,現學現賣能跳這麼好。

“小藍,我是真的不、不會,這些都是剛學的,臨、臨、臨時抱佛腳而已!”阿木抓了抓頭,他的確是不會跳舞,但他會功夫,跳舞也是動作,而且還是簡單動作,以阿木的天賦看一篇學精,根本就不是什麼事。

“我纔不信!”

小藍冷哼一聲,便去到11號卡座,阿木也跟了過去,因爲葉東和阿木叔,在她倆跳舞時,已經從9號卡座搬到十一號卡座,和小藍的姐妹混熟了。

“呦……小藍,一臉桃花氾濫的樣子,這是動春心了嗎?”


小藍的一位姐妹‘桃子’取笑道。

“我哪裏桃花氾濫,在亂說的話,我和你翻臉!”

小藍有些心虛,她和阿木跳完一支舞,不知爲何,對阿木滋生出好感,當然只是好感,這點小藍可是發四!

卡座另一邊,葉東盯着臉紅的阿木,微笑道:“怎麼樣,這支舞跳下來,你的結巴有沒有好點啊?”

“嘿嘿,有還是有點,不過好多了。”阿木嬉笑道。

“這就好,休息一會,你再去和小藍跳支舞,估計就不會結巴了。”葉東看着時不時把眼珠轉向小藍的阿木,心裏燦燦一笑,這回他有可能要做一次牽線月老了。

“希望如此吧!”阿木點了點頭,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看上眼的女孩,怎麼也要多接觸接觸,如果可以的話發展女朋友也不錯,再不濟,混個一夜風流也行,反正今晚阿木是瞄準小藍了。

就在葉東一羣人閒聊之時,剛剛在後巷咬人的國外吸血鬼走進酒吧,此時,他的獠牙已經不見,嘴角的血跡也被洗去,儼然是一位高挑帥氣、風度翩翩的國外友人。 隨着風度翩翩的外國友人走進酒吧,一絲陰冷中帶着血腥的氣息飄溢到葉東鼻中,頓時,葉東神色一怔,因爲這種氣息他太熟悉了。

一年前,葉東在法國執行任務時,遇到過吸血鬼,不過是普通吸血鬼,實力不強,除了會咬人就是速度快,厲害點的傭兵都能對付。不過,現在進來的這個卻有所不同,他身上血腥氣息特別淡,築基之下的修者根本就嗅不出來。

葉東根據這吸血鬼身上的氣息推測,他的實力相當於築基期修者,如果一會這吸血鬼要害人,正好可以給阿木練練手。

葉東思索時,一旁的阿木叔眼神之中突然露出興奮之色,順着阿木叔的目光看去,一位身材妖嬈,金髮飄飄的外國美女端着一杯紅酒坐在高腳凳上。

“有意思,國外異族又開始不安分了……”阿木叔一邊盯着妖嬈金髮美女,一邊小聲嘀咕道。

葉東和聽到阿木叔的話,回頭看去,果然在他們後面還有一隻吸血鬼,頓時心裏一驚,這個女吸血鬼進來,葉東居然沒有發覺,這隻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女吸血鬼實力比葉東強,另一個是這女吸血鬼有着隱藏自身氣息的辦法,這兩種可能,葉東更傾向於第一種可能,至於原因,則說不上來,感覺這個東西是沒法解釋的。

“老大,你在看什麼呢?”

阿木見葉東回頭看了許久,有些好奇,於是順着葉東目光看去,當阿木看到那個金髮飄飄的外國美女,頓時露出一個所以然的表情;“原來老大好這口,這個外國妞不錯哦!前凸後翹腿子長……”

“的確是不錯,但我可不敢去勾搭,不然靈兒知道,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葉東笑了笑,沒有把外國妞是吸血鬼的事說出來,說出來不一定有人信,但卻一定會惹毛那外國妞,到時被她纏上,可就有的受咯!

“喲,看不出來,原來東哥還是個好男人,出來玩居然不偷腥。”

桃子剛剛和葉東聊了很久,原本以爲葉東會是個花花公子,三言兩語就把小藍騙去和阿木跳舞,肯定是情場浪子,沒想到葉東卻當着她們面說‘不敢勾搭外國妞,怕靈兒扒了他的皮’這麼專一的話來,讓她有點刮目相看。

“桃子,你還是不瞭解我,如果瞭解的話,肯定就不會這麼說,什麼是個好男人,我根本就是好男人啊!”

葉東這話挺無恥的,他是好男人沒錯,但也是個風流貨,別的不說,光別墅中金屋藏嬌的幾位大美女,那就夠許多沒女友的屌絲羨慕致死了。

“那看來我是一定要好好了解了解東哥你咯!”桃子給葉東拋了個媚眼,玩笑中透露出想要和葉東往下發展的暗語。

“唉……又一朵即將插在牛糞上了。”阿木叔看着被葉東深深吸引的桃子,由衷的發出一聲感嘆。

“鮮花插牛糞上還能攝取營養,總比被老牛吃掉的好,大家說是不是。”小藍的另一個姐妹阿娥,推了推眼鏡大笑道。

“哈哈……說得好。”小藍給阿娥豎起大拇指,阿木叔一直想泡阿娥,現在她一句話玩笑話,就讓阿木叔自動打消泡她的念頭,阿娥不愧是她們三姐妹中最聰明的一個。

就在衆人歡笑時,坐在高腳凳上的外國妞,看了葉東一眼,要了杯雞尾酒來到葉東身邊,微笑道:“先生,我能坐這嗎?”

“不好意思……只有半個位置,我想你坐不下。”

葉東坐的是雙人座沙發,他和阿木坐一起,擠擠還是能坐下三人,但這外國妞可是吸血鬼,葉東可不想和她接觸,這裏不是葉東怕她,而是怕她給阿木、桃子她們帶來危險,畢竟葉東可沒有把握能夠對付這女吸血鬼。

“沒關係,我可以擠擠的。”


外國妞見葉東沒有拒絕,直接一屁股坐在葉東身邊,不得已葉東只好往阿木那挪了挪,但由於空間有限,葉東和外國妞還是緊緊的挨在一起,導致葉東的手壓在外國妞的大咪咪上。

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既然外國妞沒有意見,葉東也就沒有把手給收回來,而是若無其事的壓在外國妞的咪咪上。

“我叫愛德華•麗思,很高興認識你們。”

愛德華•麗思是個自來熟的女人,一坐下就介紹她自己,很快就和葉東等人認識了個遍。

麗思是個很善言的女人,短短的幾分鐘就和大家聊得很熟,就連對麗思坐在葉東身邊有些吃醋的桃子,漸漸地也減少醋意,並和她聊上了……

忽然,一曲勁爆的金屬打擊樂響起,許多坐在卡座的青年男女紛紛涌向舞池。

這時,麗思突然看向葉東,邀請道:“葉東,能陪我去跳支舞嗎?”

“當然可以。”

葉東正想找個機會,和麗思單獨談談,想問問她接近他們有什麼目的,所以和麗思去舞池跳舞,正好可以問問。

隨即,麗思和葉東一同站起來走向舞池。

這時,阿木也看向小藍,燦燦一笑;“小藍,我們再去跳一個吧!”


“好哇。”小藍很爽快的答應下來,她對老實的阿木挺有好感的,而且阿木人也不錯,從談話中就可以看出來,雖然阿木沒有葉東風趣,沒有阿木叔那麼成熟,但阿木有阿木的好,那就是老實,現在老實的男人可堪比熊貓,不多了!

阿木和小藍走後,卡座中只剩下阿木叔、桃子和阿娥三人。

“兩位大美女,你們誰想和我去舞一曲呢?”阿木叔笑嘻嘻的看着阿娥和桃子,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好像她們一定會有人答應似的。

“我們沒興趣,你去找別人吧!”桃子和阿娥異口同聲的回道。

就在這時,一位三十來歲身穿黑色長裙的成熟女人來到三人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阿木叔,開口道;“這位帥哥,有沒有興趣和我跳支舞呢?”

“我的榮幸。”

阿木叔立即起身,跟隨這位成熟女人走進舞池。



王浩拍了拍手機,神色焦急。

Previous article

江北徹底無語了,尼瑪,不知道在這抱着呢嗎!你找不着小母龍,還不讓我媳婦抱我咋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