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兄弟,這裡就全部交給你,我這就回幽州募集糧草兵丁,做你堅實的後盾!」離開幽州大本營已近一年,袁熙擔心後方不穩,早欲退兵,現在前方有袁尚接管,他自可放心護送劉夫人及袁氏族人回薊城安頓。

「辛苦了,二哥,你放心去吧,這裡就交給我!」袁尚覺得這樣安排在理,如今河北分裂,北境異族不穩,隨時趁機劫掠,擾亂幽州,袁熙此時以幽州從事的身份回去,可穩住大後方。

袁熙與劉夫人離帳,烏桓王蹋頓也向袁尚拱手告退,魏郡屯兵已滿,他的八萬精騎只能就食於信都,等糧草轉運完畢,移師至廣平,不出半月,便可與袁尚並肩作戰。

袁尚出帳,一條火龍移向北方,袁氏族人北遷薊城,讓全軍將士了卻牽挂,可以放心與曹軍決戰。

「傷勢如何?」身兼重任,一夜未眠的袁尚推開無名的房門,此時陽光曖被,無名尚在熟睡中。

「唔,沒事的,主人,輕傷,擦點金創葯就好了!」無名警剔性高,易被驚醒,見是袁尚,翻身坐起,扭動胳膊,表示是輕傷。

「你有真正的信任過誰嘛?」袁尚看著結巴的傷口,猜想無名的內心,定然還浸泡在無盡的痛苦之中,他說的那個誰,自然是指貂蟬。

「有!」無名話不多,但不傻,直到現在,他都不會相信貂蟬會利用自己,背叛自己。

腹黑Boss請走開 「信任是件非常難得的東西,如果你堅信,就一直信任下去,真相,總會有大白的一天!」袁尚將衣服遞給無名。

「你是一名劍客,日夜保護著我,可是現在,我不再需要劍客,我需要的,是一位陣前斬將,衝鋒陷陣的將軍,明白嘛?」袁尚看著無名的雙眼,顯得很認真。

「明白了,主人,你若讓我帶兵,我便是將軍!」無名微微一笑,這便是他面對功名利祿的態度。

「你一定是位好將軍!」袁尚心裡高興,以無名的武功,他要是能帶兵打仗,張遼、徐晃等輩,豈能是對手,他要將無名訓練成為一名戰無不勝的將軍,讓曹兵聞風喪膽。

「身為將軍,你不能再無名下去,我要賜於你新的名字!」袁尚想了想。

「什麼名字?」

「我知道三國有一名猛將,戰鬥力超強,不在你之下,只是至今在河北沒見到過他,你可暫時用他的名字,來日真人出現,你還叫無名,如何?」袁尚覺得該是讓無名名震天下的時候了。

「任憑主人吩咐,何名?」

「陣上一旦有人問你姓名,你便說,吾乃常山趙子龍便可,你姓趙名雲字子龍!」袁尚覺得,提前打響這個名號,並不是一件壞事。

「呵呵,這名字好,這名字好啊!」無名發出少有的笑聲,沒想到默默無聞幾十年,今日竟有了正式的名字。

「子龍,速度起床,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袁尚拍拍趙雲的肩膀,總覺得哪裡不對,論武功,他當之無愧,只是這長像,不醜,但也英俊不到哪去,叫他趙雲,老覺得對不住常山真定人。

「聽說沒,州牧大人新提撥了兩位將軍!」袁尚等人還沒到軍營,便有不少軍官議論紛紛。

「一個是他的隨身保鏢,封了先鋒將軍,還有一個女的,帶兩個娃的那個,封了討賊將軍,不得了,要變天嘍!」另一個軍官操著濃厚的北方口音,翻著白眼,做怪異的表情。

「現在是三公子撐權,他愛封誰就封誰,你們管得著!」張南剛好從這邊過,聽到幾個兵在討論,打斷他們的起鬨聲。

祕製初戀,總裁太薄情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排成陣列,等待新州牧的檢閱。

「我告訴你們啊,都精神著點,新任州牧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做過冀州牧,領過大將軍銜,輔國大司馬知道不,二人之下,萬人之上,還面見過當今天子,你們這些兵,在他跟前,跟螻蟻無異,都站直嘍,不要丟我們幽州兵的臉」焦觸身形魁梧,嗓門也不小,站在點兵台上直嚷嚷。 醜男眼睛一陣猙獰,陰聲說道:“看破戲法的多了去了,能變的卻沒幾個!”

我在三國加個點 說着又是從原地消失,他這次的目標正是突然出現的這個趾高氣昂的女人。

一般醜陋的人,會厭惡自己。

極其醜陋的人,會憎恨所有長得很漂亮的。

所以醜男看到王昃不生氣,看到女神大人就再也沉不住氣了。

長劍遞出,劃過女神大人的心臟部位。

他嘴角剛想笑,可是馬上就呆住了。

因爲在他面前,竟然什麼都沒有!

而那美麗的女子,已經站在了他剛纔的位置,也是提着一把劍,就把劍平穩的舉在身前,看着他笑。

醜男的臉色一陣瘋狂的劇變。

一秒……兩秒。

醜男一個閃身,又消失不見,但再次出現的時候,他站在了女神大人的面前,背對着對方,胸口一個劍尖突了出來,一絲鮮血都沒有。

女神大人接下來僅僅是把劍‘抽’了出來。

沒有響動,但王昃感覺自己清晰的聽到一陣倒牙聲。

一個閃身,女神大人又回到王昃身邊,輕輕甩掉利劍上的鮮血。

她笑道:“任何技能,即便再強大,如果只是半吊子水平,那也是不堪一擊。”

醜男呆呆的抹了一把胸口,舉起手放在眼前,看着上面殷虹的鮮血。

他錯愕道:“你……你是什麼人?怎麼也會懂得空間之法?”

女神大人搖了搖頭道:“我並非懂得空間之法,只是移動起來快一些而已,而且……我從來都是覺得,這天地之間,空間之法本身就是一個浪費的舉動。”

王昃聽明白了,事實可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空間法術的意義就在於快,出其不意。

但對於人類亦或是神靈來說,只要快到一定境界就可以,非要連‘剎那’的時間都省下,確實沒什麼必要。

就像兩人討論如若被一隻黑熊追趕會怎麼樣,到底他們能否跑過黑熊。

另一人回答,我不必要跑過黑熊,我跑得比你快不就完了。

速度,永遠是‘相對’的,空間法術,尤其是‘移動’類的空間法術,着實浪費。

女神大人一臉高傲和鄙夷,略微比王昃站的高了一點,頗有些鳥瞰天下的意味。

就聽她輕聲說道:“寂寞如雪啊!”

王昃直接翻了白眼,暗道你一個億萬年前從歷史的網兜裏逃出來的大神,今天在地球上跟我玩‘高手寂寞’?

要不要臉?要不要臉!

醜男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突然殘忍大笑起來。

大聲喝道:“好好好!”

他一連喊了三個好,隨後陰毒的望着所有人說道:“當初我也在猶豫,這遠古猛獸到底需不需要放出來,如今看來我得決斷是正確的,十分的正確!”

他忍受劇痛,扔掉長劍,雙臂突然上揚,口中默唸奇怪文字,突然大喝道:“莽荒之尊,萬物迴避,神龍現世,助我除敵!”

一聲喊完,胸口的透明窗戶直接噴出無數鮮血,看起來就像花園裏的灑水機,不停的噴着,還一股一股的。

王昃皺着眉頭嘟囔道:“這貨是要逆天哪!胸口開個窟窿都能喊得這麼大聲,牛逼啊!”

但隨即他就想到,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話說他剛纔喊的什麼?

難道他真的能驅動下面的神龍?!

王昃不自信的向女神大人望去,女神大人也是一陣猶豫,小聲對王昃說道:“在衆神年代,並沒有如此兇物,我只覺得它很強大!”

就在說完話的下一個瞬間,那黑影突然再次從地底衝了出來。

醜男一臉癲狂之色,張開雙臂激動喊道:“來吧,我就是你的主……”

聲音戛然而止。

黑影上來了,黑影又下去了。

人們只覺得一陣狂風,隨後……發現醜男不見了。

女神大人皺眉道:“不好!剛纔那人生機已斷,我一點也感覺不到的他的存在了!”

王昃呆了一呆,隨即很納悶的皺眉道:“我就不明白了,這幫‘壞人’是不是都傻?看他們的舉動和陰謀,也不像是白癡啊,怎麼盡幹一些煞筆的事?總要去試圖操控比自己強大無數倍的東西……那些你們控制不了的好吧!”

王昃這絕對是有感而發,他自己就有個女神大人,別說控制了,不捱揍他就念佛了,雖然他不信。

這不,三天兩頭還搞冷戰,吃醋你就說吃醋,偏不,弄的人不上不下,有點事還得求着哄着。

這還是因爲女神大人比較‘溫柔’的緣故。

你看下面的巨龍,就毫不溫柔。

而且‘溫柔’這個屬性也絕對不符合巨龍高大威猛的形象啊,它絕對應該當‘大BOSS’的,遊戲裏面不都是這麼描述的嘛!

女神大人嘆了口氣道:“我讀現今史料知識,發現有一句話說的特別對,人有三毒,‘貪嗔癡’,尤以‘癡’字爲最重。他機緣之下獲得力量,就起了再找機緣的打算,面對強橫無比的力量,他沒有不尋求的道理,就像他自己所說,他也考慮過是否把巨龍封印打開,但一件事情做的久了,他可能就再也想不出其他事情去做了,機械的去執行,至於最初的目的……可能他自己都遺忘了吧。”

王昃趕忙點頭附和道:“沒錯沒錯,就是這個樣子,力量讓很多人都衝昏了頭腦,走上了一條很白癡很白癡的道路……”

正這時,顧天一舉着一隻手,嘗試好幾次終於插上話道:“那個……我說……現在咱們是不是應該趕快跑啊?”

衆人一愣,隨即纔想到了這個大問題。

醜男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就等着被巨龍消化成糞便了。

可巨龍沒死啊!

它連費盡千辛萬苦把它放出來的人都一口吞了,何況他們這些‘路人甲’? 絕地追殺 尤其王昃還是‘美味’的情況下。

王昃有些膽寒道:“應……應該不是吧?都這麼長時間也沒說吃咱們,而且剛纔也出來過一次,咱們也沒少胳膊少腿,有可能是醜男‘不禮貌’才引來殺身之禍的。”

小白卻在一旁攤手道:“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有情感,或者會發善心,我只知道它應該算是‘妖’一類的,而但凡這種生物,沒有哪個能抵抗吃你的**。”

王昃猛地拍了下大腿,馬上喝道:“那還等什麼?同志們快跑!”

白衣女子也害怕有人從她嘴裏‘搶食’,這絕對是不能忍的,就算神龍都不行。

她本來傷的就不重,再加上體內王昃的血液還沒有吸收完,不消一會就恢復了。

此時趕忙動用全身的力量,所有絲線揮舞的好似風車,他們比下來時塊了無數倍,向上衝去。

但再快,也沒有巨龍的速度來的快。

一個厚重的聲音突然從下方響起。

“怎麼,既然來了,還想走嗎?!”

一道巨大黑影閃過,彷彿整個世界都震動起來,碎石更是拼命的從上面往衆人的頭上掉。

白衣女子的絲線砰砰砰一陣脆響,居然都斷了。

還好在場的沒有‘軟柿子’,一個個都眼疾手快的緊緊扣住四周的巖壁。

那些黑水營的士兵最是佔便宜,就簡單一個雙手插牆的動作,他們的身形就固定在那裏,哪怕海嘯來了都不會動。

但這可苦了王昃了,他沒命的在巖壁上抓了兩下,卻發現上面光滑的好似精雕細琢的大理石,滑不溜手,就像摸着玻璃。

還好女神大人‘暫時’不會撇棄他,直接向抓死狗一樣把他夾在腋下。

凌空飛行對別人說來是難事,對女神大人可不是,她雖然力量恢復的不如衆神年代的萬分之一,但大地的引力並不能對她進行束縛。

帶一個王昃是綽綽有餘,至於其他人她可就不管了。

王昃趕忙說道:“怎麼不走啊?你就像剛纔那樣,一下子衝出去不就完了,快點快點,這老長蟲肯定不安好心!”

女神大人卻是略顯無奈的嘆了口氣。

其實她現在還能‘飛’,就已經很厲害了。

剛纔那一股颶風,是夾雜着特殊能量的,連白衣女子那些可以視地面於無物的絲線都斷了,她現在的靈氣運轉也照成了相當大的影響。

龍族,王昃的記憶中有它們的身影,他不知道爲什麼女神大人不記得。

龍族是天底下最得寵的生靈,說白了,它們絕對是老天的親兒子!

生來就具有五行之力,一個普通的呼吸都是一個恐怖的法術。

王昃眨了眨眼,看着女神大人的表情彷彿明白了什麼。

他不懷疑爲什麼巨龍可以口吐人言,就連小白在沒有幻化成人身之前就能做到,何況這個需要用那種逆天陣法來鎮壓的巨龍了!

王昃深深吸了一口氣,剛要說話,發現自己現在的姿勢明顯沒啥‘份量’,趕忙從女神大人的懷裏掙扎起來,手腳亂蹬的爬到女神大人的身後,雙手支着她的雙肩,儘可能讓自己顯得高大威猛點。

但那番爬行的動作……就好似一個還不會走路的嬰孩,完全出賣了這貨那‘沒心沒肺’的處事原則。

他清了清嗓子,大聲說道:“前輩,我敬你年長,所以稱你一聲前輩。首先這裏是玲瓏閣原本的屬地,我身邊就有玲瓏閣的主人,爲什麼我們走不得?其次,你這樣不讓我們走,是觸犯當天政權的法律的,根據刑法第四百二十二條,私自扣押在籍公民,是要受到五到十年的刑罰的,你可要自重,不要剛剛走出牢籠就因爲這種小事再被關起來啊,話說被關着的感覺……想來前輩比我清楚。”

至於刑法有沒有這一條,具體怎麼說,王昃怎麼可能知道,但他不知道,巨龍肯定就更不知道了。

義正言辭的說了一通,王昃發現自己這一行人,都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在看着他。

王昃翻了翻白眼,罵了回去。

“你們他媽的有主意就‘出’啊!別這麼看我,這樣是白癡了一點,但好歹我努力嘗試了!我已經比你們勇敢了!”

說這話,他自己……說實在的也有些臉紅。

而這一行人的表情卻慢慢鄭重了起來。

王昃心中大喜,說道:“怎麼樣?也被我這種敢於嘗試的大無畏精神感動了吧?”

可隨即他發現,所有人都沒有在看他。

疑惑的順着視線轉過頭去……

就看一個巨大的龍頭,光是鼻孔就有幾米寬直徑的龍頭,那兩隻好似巨蛋體育館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王昃眨了眨眼睛,突然痞態盡顯的喝道:“我說您老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好歹您說句話啊!這麼看着我算怎麼回事?” 聽說新任州牧來頭不小,校場頓時一片安靜,當兵的誰都不服,就服有真本事的人,做過冀州牧、大將軍、大司馬,這人本事可不一般,眾小兵都伸長脖子,等待出場。

校場入口處一陣喧嘩,一簇兵丁神情莊重,大家屏住呼吸,放眼望去,來的不是像是新州牧,緩緩進來的是一副黑膝膝的楠木棺材,上面擺著鮮花朵朵,像在舉行隆重的葬禮。

棺木前方,有菱形字帖,上面手書袁譚二字,難道這是袁紹的大公子袁譚的棺木,他不是被曹軍斬首了么,怎麼會出現在校場之上?

棺木被安放在點將台的右側,那群兵丁面無表情的站著,台下數萬人議論紛紛,校場瞬間沸騰,成為煮粥的鍋。

不多時,又一隊人,白裝素裹而來,為首那人身形修長,英俊瀟洒,卻是一臉悲痛神色,有人認得,此人便是袁紹的三兒子袁尚。

「新任州牧,看見沒,走在最前面那個,身後便是新封的兩位將軍!」士兵們相互傳遞訊息,大家的心情很複雜。

「咚咚,咚咚咚」校場擂起靜鼓,鼓畢,現場一片寂靜。

袁尚緩步登上點將台,眼前一片兵海,露野陳兵數萬,氣勢磅礴,而他此時的心情,充滿悲憤。

「幽州義士們,兄弟們,你們知道嘛,幽州到了最危險的時刻,河北到了最危險的時刻,曹操十數萬大軍佔領了鄴城和黎陽,更多的敵軍正在渡過黃河,他們想幹什麼?」

「他們想滅掉我們,佔領我們的家鄉,殺戮我們的同胞、兄弟和家人,身為七尺男兒,錚錚漢子,能讓他們唯所欲為嘛!」

「我的兄弟袁譚為了反抗外敵入侵,被曹軍殘忍殺害,曹操為了羞辱我河北義士,以石木裹屍送至軍前,這是厚顏無恥的挑釁,你們說,我能容忍嘛?」

「不能!」「不能!」袁尚發狂的叫聲響徹四野,惹得全軍憤慨不已。

「幽州牧帶我們殺回去,奪回鄴城,為袁譚公子報仇!」

「對,殺回去!」

士兵們群情激憤,刀槍並舉,都為袁尚家族的遭遇乃至河北的命運鳴不平。

「如果說,只是為我兄報仇,那是家事,不應該麻煩大家,如果說河北危在旦夕,抵禦外敵是大家的事,但是,我想說,這不只是大家的事,這是天下事,陛下曾面召我進宮,當面授此討賊信物,我袁尚今天,要向天下發布討賊檄文,正式宣誓,效忠漢室,清君側!」袁尚摘下脖子上的玉佩,高高舉到頭頂,墨綠色的純玉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眾兵士看得清清楚楚。

「剿滅曹賊,報仇血恨,克複中原,振興漢室」袁尚振臂揮玉,將袁紹的遺願大聲喊出來。

「剿滅曹賊,報仇血恨,克複中原,振興漢室」數萬人同呼。

網王之穿越時空遇見你 袁尚朝身後揮手示意,河北名士陳琳執檄上台,朗朗念道:

「曹操閹黨之後,無地生根,混入宮闈,乘亂奪權。自詡忠義,假懷慈悲,寧負天下,不負己身。郭李亂朝,不思報國,趁亂劫帝,囚於許昌。借天子名,巧取豪奪,霸三州之地,狼心不足。集螻蟻之兵,窺視北方,饒幸得逞,惡性複發,血洗鄴城。河北萬民憤恨,今奉天子明令,召天下英雄,舉四方義兵,共討曹賊,凡我漢民,老少奮起,共誅大逆,以正朝綱!」

「報!「檄文方畢,探馬飛入校場。

「袁州牧,好消息,曹操已死!「張南與探報密語一番,笑吟吟地走向袁尚。

曹操死了?袁尚愣住,這討賊檄文剛念完,曹操就死了,難道陳琳寫的是咒語不成!

「鄴城滿城舉白,陣勢,很大,據,據內線來報,昨夜曹操入寢遭刺,身中數劍,當場殞命!」張南一時興奮,說話斷斷續續。

怎麼可能,續典韋之後,曹操日夜都有許褚相伴,何人有如此本事,能夠近身行刺?袁尚一時整理不來思緒,現在檄文已經發送各路諸候,滿場士兵士氣高昂,如果宣布曹操已死,那會是什麼結果?

「張將軍,此事先莫聲張,待查清楚再說!」袁尚扯住張南,讓他保守秘密。

“我..我們不…不…能回去,發…現..現了 線索…索…”

Previous article

“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