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走,再吃我一刀!”

林空裝出一副計謀失算,氣急敗壞的樣子。

他大叫着,把手中剩下的一把西瓜刀,奮力扔向冷哥。

“真可笑。”

冷哥心中鬆了一口氣,還好剛纔沒有和林空硬拼,不然這小子肯定有陰招等着自己。

現在好了,林空只能繼續朝自己扔刀。

就他那個力氣,這把刀要是能射中我,我直播倒立拉稀!


冷哥輕蔑地想着。

他隨意地一扇翅膀,果然很輕易地將這把西瓜刀給拍飛了。

但是,

他扇翅膀的動作,卻遮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對於林空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就是現在!”

林空回收一掏,抓住了藏在身後的霸王龍。

拎着霸王龍的脖子,在手上狠狠轉了兩圈。

然後,脫手而出!

自創技能:

【恐龍投擲】!

霸王龍像離弦之箭,急速射向了半空中的冷哥。

這要是換做正常情況,冷哥肯定能反應過來,輕鬆用翅膀擋下。

但是現在,冷哥的雙眼正被剛剛扇翅膀的動作,給擋住了!

換句話說,冷哥根本發現不了這隻飛來的恐龍。

“啪嗒!”

霸王龍成功地落在了冷哥的翅膀上。

“什麼時候上來的?”

防了半天,冷哥最後還是沒有防住林空的計謀。

他再也維持不了高傲態度,一雙眼睛瞪得滾圓,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向翅膀上的霸王龍。

大事不妙啊!

一種強烈的不安,從冷哥的心底升起。

他急忙扇動翅膀,想要把霸王龍甩下去。

但是,

晚了!

“咻咻!”

首先是兩發【禁之火眼】,射向冷哥的頸部脊椎。

不到一米的距離,霸王龍不可能失手。

像當初的金霸皇一樣,冷哥被射中了頸部脊椎,頓時失去了身體的掌控力,一下子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嘭!”

他重重地落地,腦袋摔得七葷八素。

“咔嚓咔嚓!”

霸王龍趁此機會,對着冷哥背部翅膀的連接處,一頓猛咬。

鮮血四濺,白羽紛飛!

“啊啊啊……”

無法動彈的冷哥頓時失聲慘叫。

這聲音,在寂靜的小山村,顯得格外響亮,

且悅耳~ 爲什麼咬翅膀,不咬其它要害部位呢?

因爲冷哥實力高強,他的頸部脊椎很快就能掙脫禁錮效果,然後立馬就能展開反擊。

而翅膀的連接處,是霸王龍咬完之後,最容易逃脫的位置,可以有效地防止冷哥進行反擊。

“雜碎,你給我去死!”

冷哥剛解除了禁錮效果,就立刻轉過身來,一邊破口大罵,一邊用腿瘋狂地踹出去。

當然啦,他只能對着牆壁一頓亂踹。

在林空的指揮下,霸王龍早就及時脫身了。

大概五十米遠的位置,林空正叉着腰,一臉得意地望着冷哥。

而其肩膀上,一嘴羽毛的霸王龍,更是囂張地對冷哥發出一聲挑釁的吼叫:

“昂——”

“曹尼瑪的,你們死定了,我要弄死你們!”

冷哥徹底失去了理智,他的雙眼佈滿了憤怒的血絲。

雙臂被斷,翅膀又受到嚴重損傷,一段時間內無法進行飛行。

被一個普通人和一條恐龍給打成這副樣子,誰能不憤怒?!

這種情況下,估計連觀音菩薩都會氣得,拎起手中的玉淨瓶砸向林空。

“咚咚咚!”

冷哥拖着他那雙肥大的翅膀,大步衝向了林空。

“敵進我退!”


林空深刻地貫徹着游擊戰的偉大思想。

見冷哥衝過來,林空拔腿就跑。

冷哥雖然是新人類,力氣和速度,都遠遠超過林空,但是,他那雙肥大沉重的翅膀拖累了他的速度。

而且,論地形的熟悉程度,冷哥更是比不上林空。

在這個小村子,林空閉着眼睛都能從村東小賣部,跑到村西牛寡婦家,還能順便去南邊的桔子林,摘幾個桔子解解渴。

因此,冷哥壓根兒追不上林空。

十多分鐘後。

儘管冷哥體力強悍,但也是累得氣喘吁吁。

當他彎下腰來歇息的時候……

林空再度發揚游擊戰的核心思想:

敵駐我擾!

“咻!”

一把西瓜刀遠遠地飛了過去。

冷哥的身手何其敏捷,區區一把西瓜刀怎麼可能射中他。


他擡腳便要將西瓜刀踢飛,不過這時,斜刺裏一道火紅的影子衝了過來:

“呼!”

是霸王龍!

它發動了【禁之火眼】,一朵火焰將冷哥的膝蓋關節禁錮住,導致他沒法踢飛西瓜刀。


於是……

“噗嗤!”

西瓜刀順利地射中了冷哥的右大腿!

“啊啊啊——我曹你老母,你完了,我踏馬地弄死你個龜孫兒!”


冷哥氣得直跺腳,他大罵着衝向林空。

其實人類的本質都差不多。

不管你平時是多麼地高傲也好,冷漠也好,乖巧也好,發起瘋都是一個吊樣——

只見冷哥兩隻眼睛瞪得老大,似乎要噴出火來;嘴巴里大呼小叫,什麼髒話都能說出來。

“來呀,大爺,你快點嘛~人家就在這裏等你呢~”

林空見冷哥怒髮衝冠的模樣,便故意裝出青樓女子的騷氣樣子,好再進一步激怒冷哥。

但是,

效果卻適得其反。

“我還有殺手鐗,你完蛋了我告訴你!”

冷哥忽然不追了,還冷冷地拋下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難道……你還有什麼大招不成?!”

林空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但令他沒料到的是,冷哥並沒有開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招來。

而是……

“跑啦?!”

林空驚訝得下巴都快掉到腳面上去了。




“看來你要學的東西還不少呢!”館長興致勃勃地大聲嚷嚷道。爲了給孩子鼓鼓勁,他用他粗壯的手指搔逗起莫天來。莫天給他這麼一搔,又難爲情,又發癢難受,不住扭動着身子。“我暫且把他安排在小宿舍裏……住在那兒你會喜歡的,是不是?”他朝莫天加了一句。“你們那兒一共才八個人,你不會感到太陌生的。”

Previous article

這個城池,真的奇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