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有一直在關注他的人,時時刻刻的注視着他的一舉一動,才能看出這些變化。

“你真的很不知好歹,一個對你那麼好的人,你卻只知道利用他。顏愛蘿,你太卑鄙了,你根本配不上他。你要是還有良心,就早點離開,別再吊着他。”

唐雯憤怒的說着,越想越覺得應該讓鬱子宸看清這個女人的真面目。

而顏愛蘿被她說的也覺得自己確實挺垃圾的,真是配不上鬱子宸對她的好。


但是,兩人之間配不配的,也不是由別人來決定的。

至於讓她離開,那也絕不可能。

她剛認清自己的心意,怎麼可能在這時候離開?

“我要是不走呢?唐總,這是我跟鬱子宸之間的事,你恐怕也無權過問吧?”顏愛蘿的心意覺得沒必要跟對方說,所以只是冷冷看過去,堅定的表明了打死不離開的決心。

唐雯更覺得她臉皮厚又沒良心,很是生氣,但卻轉念一想,譏諷道:“你不離開,自然有別人來讓你走。子宸之前跟人訂過親,你知道嗎?”

顏愛蘿眼皮一跳。

她當然不知道,而且,這件事根本沒人知道。

但是,看唐雯的表情也不像是在騙她。因爲這種事很容易就會被拆穿,沒必要撒謊。

只不過,鬱子宸跟人訂過親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一點跡象。

顏愛蘿直接愣住了,心裏也跟着打起鼓來。

唐雯看她反應,就笑起來:“子宸有了未婚妻,而且還來了。你再想跟在他身邊利用他,也要看對方答不答應。”

她等着顏愛蘿被那個未婚妻趕走的時候。

這個女人只知道利用子宸,就該被趕走。

但是,顏愛蘿愣了一會就反應過來,不服輸的說道:“有了未婚妻又怎樣?他有了未婚妻,你不是也沒機會?”

這件事對她衝擊太大,讓她也口不擇言起來。 唐雯一樣被戳中傷心事,轉頭憤恨的瞪了她一眼:“我可不像你,我是真心喜歡子宸,是爲他好。就算他有未婚妻,只要是他真心喜歡,我,我……”

她想說會祝福他們,但這種話即使是想想就覺得心痛,更別提說出來了。

她只能更氣憤的瞪了顏愛蘿一眼,氣勢洶洶的走了。

顏愛蘿在衛生間裏愣了一會,看着鏡子裏的自己,突然嘲諷的笑了笑。

鬱子宸有未婚妻還來撩撥她?這不可能。

不是說他不是那種渣男,而是他這人非常不耐煩,根本沒時間也沒耐心同時應付兩個女人。

他會覺得這種事麻煩,更不會瞞着這個去撩撥另一個。如果他想讓顏愛蘿做小三,也會大大方方的說出來,絕不會遮遮掩掩。

他這人以自我爲中心的強勢改過了普通人能接受的三觀,也不會在乎旁人的指責。

所以,這個所謂未婚妻,很可能是他也不知道,或者是根本沒認可的。

想到早上他跟何伯說話躲閃,還有鬱勝跟他吵了一架的事,想必這個所謂未婚妻又是鬱家老宅那邊搞出來的鬼。

顏愛蘿猛然知道消息的時候,腦子太混亂,只覺得心痛又失落,根本沒想明白其中的關節。

現在想通了,又自嘲的笑了笑。

感情這種東西果然是麻煩的很,又是混雜了各種滋味。剛纔還如蜜糖一般,很快就又嚐到了黃連般的苦澀。

但是,她從來不是退縮的性子。既然已經跟自己說明了喜歡鬱子宸,那不管遇到什麼情況,她總要先告白了再說。

就算他有未婚妻,後來也選了別人,她也不會後悔今天的選擇。

鬱子宸跟江杉不一樣,他絕不會害她,那麼高傲的人,不會做出這種事。而且,她確實利用了對方很多,就算被趕走了,也是活該。

她在厚着臉皮去找他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承擔後果的思想準備。

顏愛蘿再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已經恢復了泰然自若,好像完全沒聽到這個消息一樣。

她還是去見了客戶,商議了進貨的細節,又馬不停蹄的去了志誠。

忙了一整天,中午也沒跟鬱子宸一塊吃飯,兩人更沒見到面。

顏愛蘿有點想他了,在下班前要去看看他,卻得知他又出去了。

她只好先帶着向小妹回去,路上還帶着她去找醫生看了看,免得還有什麼問題。

這孩子的恢復能力也不錯,這一天跟着到處跑,倒是恢復的很好,說明天就可以上學了。

向陽那邊遇到了一些麻煩事,本來當天就能回來的事,也拖到了後天。

他不在,向小妹當然也不能自己一個人回家住。顏愛蘿就帶着她回家去拿了書包還有換洗的衣服校服等,又帶着她回到鬱家別墅。

顏愛蘿本來想直接了當的問問那個未婚妻的事,但是又覺得自己還沒告白,自然沒立場這麼問。

所以,還是得先告白,然後找機會再問。

但是,鬱子宸今天看起來很忙,回來的晚,回來後也在屋裏忙着。

何伯也過來說,少爺那邊要加班,今晚不讓人打擾。

不管鬱子宸在不在家,都沒人敢去他屋裏。敢隨意去他屋裏的人,也只有顏愛蘿了。這話很明顯是說給她聽的。

她愣了一下,說不會去打擾,就打算帶着向小妹先回房去。

但是何伯又突然叫住她,欲言又止。

他一向把顏愛蘿當成自己孩子疼愛,有什麼說什麼,從沒有這樣過。

顏愛蘿心裏咯噔一下,總覺得他要說的事情不太好。下意識的不想聽,但看他爲難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問:“何伯,怎麼了?是不是我做錯了事?”

何伯趕緊搖頭:“不是不是,顏小姐你好的很,怎麼會做錯事?就是,你要明白,少爺對你是很好的。這幾天可能會發生一些事,你聽到了也別在意,知道嗎?”

他這些話說的很隱晦,也覺得自己說的不清楚,更覺得說出來了她也聽不明白。但她今天已經聽唐雯說過內幕,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來,是訂親的消息要爆出來了。

顏愛蘿笑道:“我知道。只要是何伯說的,我都信。”

何伯待她好,讓她不要信,那她就不信。

“好,好。”何伯卻當她是沒聽明白,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點頭之後依然很惆悵。

鬱勝那邊的人,都把少爺害成什麼樣了?怎麼就是不知道死心呢?少作妖,安安穩穩的,不行嗎?

顏愛蘿帶着向小妹回去休息,也沒再想這些事。

第二天一早,她跟平時一樣,什麼也沒問,一樣的逗鬱子宸高興。但他一張臉黑的鍋底一樣,看起來心情很不好,就算她多說了幾句笑話,他也當沒聽見。

而且,他昨天忙了很久,看起來有些累,偶爾會揉一揉太陽穴。

顏愛蘿就沒再說什麼,好讓他能休息休息。

鬱子宸聽不到她說話,反而不習慣,睜眼看過來:“怎麼不說話了?”

顏愛蘿擡頭笑道:“看你太累,怕吵着你?”

他的眼神微變,閉上眼,譏誚的說:“聽慣了你聒噪的聲音,更像是催眠曲。”

意思其實是,聽慣了她不斷的說話,這時候突然安靜,他反而不習慣。

顏愛蘿笑的更高興,說着好,又跟他聊起天來,說起了公司這兩天的事。

只是,她的聲音不自覺放輕了很多,免得他聽的頭疼。人在睡眠不足的時候,聽到一些頻率的聲音,會頭疼。

她想讓他多休息一會。

而鬱子宸閉着眼睛,在她的聲音中養神。儘管她一直不停的說着什麼,他的心境卻前所未有的平和。

這女人,一定是學了什麼蠱惑人的辦法,專門來蠱惑人的。

而顏愛蘿看他累,又提出今天坐他的車一塊去上班,好在路上陪他一會。

至於李哥,被她請去送向小妹上學了。

鬱子宸嫌棄的說她有專車不坐,還要蹭她的車,讓她記得給車費。但還是同意讓她上來了。

兩人在車上都安靜的很,而此時,一條爆炸性新聞,已經佔據了新聞的熱搜頭條。 顏愛蘿陪着鬱子宸去上班,在路上看着他閉目休息了一會。

等到了公司,就從他的車上下來,跟在他後面進門去。

鬱子宸直接去辦公室,她要去銷售部。

分開後,顏愛蘿就趕緊拿出手機翻看。

從進門起,她就發現很多人看她們倆的眼神很不對勁。那是種好奇中帶着探究的神色,還有些平時跟她不對付的人,臉上帶着嘲諷的神色。

看來,是消息已經爆出來了。

鬱子宸表現的很淡定,但其實臉色不好。儘管他平時就臉色不好,別人根本看不出此時的臉色跟平時有什麼區別。

但顏愛蘿太瞭解他了,當然能看出來。

但他什麼都沒說,她就沒問。

可好奇心她還是有的。

拿出手機,找出新聞,很快就找到了要看的信息。

上面寫着,鬱家兩個兒子同時訂親了。鬱子宸的訂親對象是遠達實業的大小姐霍思彤。而鬱子夜的訂親對象則是恆盛科技的宋雅兒,就是之前相親的那一個。

看來,那次相親依然順利,對方還是有意結親的。

下面有四個人的照片,但是隻有鬱子夜跟宋雅兒的合照,沒有鬱子宸跟霍思彤的。

下面還說很快會舉行正式的訂親宴,同時給了時間和地點。


因爲鬱家同時跟兩個很有實力的公司聯姻,自然在業界和別的地方都同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三家強強聯合,會引起多大的波瀾,很多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

而這其中是真情實意的婚姻,還是隻是利益的結合,大家也能看出來。

但他們是在商場,自然是利益優先。只要結婚的對象不是那麼天怒人怨,感情什麼的,又算什麼呢?大不了到時候各玩各的,只要有錢賺,什麼不能買來?

幾家的對手現在想的是,這會對自身造成什麼影響。合作伙伴想的則是以後的合作中,對自己這方能有多少好處。

其中反應最大的就是一些跟此事無關的吃瓜羣衆了。這些事距離他們的生活很遠,他們只要高高興興的吃瓜就好。

所以,各個新聞下面評論都很多。

很多人說,果然是強強聯合,就連相貌也都是一等一的。還說,這富二代自然是跟富二代在一起,什麼王子灰姑娘的故事不存在,公主跟窮小子的事當然也是騙人的。

其中自然有人想到了顏愛蘿,還有之前的一些傳聞。


“顏家早就敗落了,鬱子宸跟她之間肯定就是玩玩的,誰會真的跟她在一起啊?”


那俊美之氣,有強烈的穿透能力,厚厚的水晶,對它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就是把這個水晶棺材埋在深深地泥土之中,你也能嗅到來自棺材裏面、白衣姑娘的氣息,俊美之氣息。

Previous article

見流雲如此表情,柳師推了推流雲道:「還不快謝恩,三皇子說給一萬就是一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