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原來是借的。”

範曉雅聽到後,有點鄙視的看了一眼王越,轉身離開了。

沒錢還出來裝有錢人,真是讓人掃興。

隨後範曉雅走坐了劉耀輝的跑車裏面,其他人聽到後,也一臉鄙視的看向了王越,越發的看不起他。

沒想到這個傢伙虛榮心這麼嚴重,竟然還租了輛車來裝有錢人,真讓人鄙視啊。

劉耀輝也一臉的得意,沒想到這麼快就讓王越難堪了。

沒錢裝逼,真讓人覺得噁心!

“臭小子,等會兒看我怎麼弄死你。”

劉耀輝今天不打算放過王越,畢竟他現在已經資產上億了,想要整王越那麼手段絕對不少。

王越笑了笑,並沒有理會周圍人嘲笑的目光。

隨後一行人直接開着車向着豪泰娛樂會所去了,豪泰娛樂會所停的車基本上都是千萬級別的車。

“我靠,這些人也太有錢了吧。”

範朵朵的表哥範天龍看到這些豪車後,臉色變得震驚了起來,一臉羨慕地說道。

“你能不能不要出來丟人?這些車如果將來我們接管了公司也能買得起的。”


範曉雅看了一眼王越,故意對着旁邊的範天龍說道。

“你說的也沒錯,我們還有機會能買得起,不像有些人這輩子都不可能買得起這些車。”

範天龍說完後,故意看了一眼王越,特別是當他知道王越的車是借來的,更加看不起他了。

隨後,他走了過去看着劉耀輝,說道。


“還是輝哥有錢,一千萬多的跑車在這裏絕對算是有錢人了,不像某些人真是沒錢還裝大款,真讓人覺得噁心。”

劉耀輝聽到後,一臉的得意。

沒想到這範天龍倒是挺識相的,以後自己是不會虧待他的。

範朵朵見到這兩人在冷嘲熱諷王越,她心裏也不高興。

畢竟王越現在還算是自己的男朋友,她可不允許任何人來侮辱自己的男朋友。

隨後她站出來說道。


“你們這麼厲害,等會兒還不是要靠着我的超級VIP卡來買單?”

“朵朵姐,你別生氣啊,我們不是隨便開玩笑呢嗎?”

範曉雅看到這一幕後,急忙上前笑着說道。

她可不想因爲這點小事把氣氛給破壞掉,劉耀輝看到範朵朵這麼護着王越,他心裏也十分的憤怒,臉色難看的說道。

“就這點錢我還不放在眼裏,大家一起進去等會所有的消費,我來買單。”

“輝哥,你太霸氣了,像你這種身家過億的人才能配上朵朵姐啊,不像是某些打工仔一般不自量力,都這個時候了,還臉皮厚的跟在後面。”

範天龍聽到後,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他早就知道劉耀輝一直喜歡範朵朵了,現在這麼一說劉耀輝絕對會很高興的。

範朵朵一臉生氣,她倒是有點後悔和他們一起出來了,真想轉身拉着王越離開。

不過,王越忽然笑着看着範朵朵說道。

“有人請客幹嘛不去,我們進去好好玩兒,到時候有劉公子買單。”

王越雖然表面看起來十分的平靜,但是心裏面倒是有點生氣了。

畢竟泥人還有三分火,之前他對這些人一再忍讓,但是他們咄咄逼人。

王越知道,如果要是自己再這麼百般忍讓的話,他們還真的以爲自己好欺負的。


尤其是那個劉耀輝從一開始似乎就沒打算放過自己,既然這樣的話,那麼自己就給他點顏色看看。

豪泰娛樂會所是濱海市市中心的娛樂場所,能夠出入這裏的非富即貴。

劉耀輝確實來過這裏,所以他輕車熟路的帶着所有人進了會所的大廳。

剛進去後,所有人都被這豪泰娛樂會所的裝修震驚了一番,不得不說這裏面富麗堂皇,看起來確實高端大氣。

而在大廳的正中央有兩排絕色美女,正笑臉盈盈地看着他們。

當所有人進來的時候,美女們同時喊道。

“先生女士們,歡迎光臨豪泰娛樂會所。”

“我的天!這些美女真的只是迎賓小姐嗎?”

範天龍看着眼前的這些絕色美女,哪個拿出去不是美人胚子,如果要是去演藝圈的話,也沒什麼問題啊。

“這些美女可都是模特大賽,經過層層選拔出來的。你別看他們只是這裏的迎賓小姐,但每個人的年薪已經超過百萬了。”

劉耀輝聽到範天龍的話後,裝作毫不在意的說道。

“我靠!這也太有錢了吧,光是請迎賓小姐就得工資上千萬了。”

其他人聽到後,倒吸了一口冷氣,忍不住說道。

雖然他們也算是富二代,但是看到這種場景還是忍不住有點震驚。

畢竟家裏面雖然有錢,但是也沒有想象中那麼有錢到如此豪氣。

“大家跟我來吧,豪泰娛樂會所是需要提前預定的,一般人可進一步來。剛好我來之前,已經和這裏的經理打過招呼了。”

劉耀輝說完後,一臉得意的說道。

“輝哥,厲害啊,沒想到您提前已經聯繫了這裏的經理,看來你是常客。”

“就是啊,那我們趕緊走吧。”

範天龍一臉羨慕的看着劉耀輝,不停地在後面當舔狗一般搭話。

隨後,他又看了看旁邊的王越說道。

“那個窮小子你可跟緊一點,這裏可不是你這種人能夠來的,今天來了算是你走運。”

範曉雅聽到範天龍的話後,也冷笑了一聲,一臉得意的說道。

“範天龍,雖然這是實話,但是你也不用講出來啊。”

“我說怎麼了?言論自由,大家想說什麼是什麼,你們也可以說我啊!”

範天龍聽到後,哈哈大笑,似乎根本不怕範朵朵。

王越在後面皺皺眉頭,他能夠感覺到範朵朵似乎也有點生氣了。

看來應該給他們一點教訓了,不然的話,還真在自己頭上拉屎拉尿了。

隨後王越想了想對着他們說道。

“你們先去吧,我突然肚子疼,想去個廁所。”

“真是懶驢上磨屎尿多,估計是被嚇的吧。哈哈哈,像他這種窮人還沒來過這種地方。”

範天龍說完後,冷笑了一聲,並沒有理會王越。

不過他的眼睛始終沒離開那幾個迎賓小姐,她們的身材可真是好啊。

王越也沒有理會他們,隨後來到了一個角落給楊雪打過去的電話,叫楊雪讓豪泰娛樂會所的經理來找自己。

楊雪聽到後,也不敢怠慢,急忙去安排了。

五分鐘後,一名中年男子急忙小跑的趕了過來,看來是接到了上面的指令來找王越的。

“王先生,我是豪泰娛樂會所的經理,我叫張鑫,有什麼吩咐您儘管和我說就好。”

張鑫現在十分的緊張,因爲他們這裏的總負責人楊雪給自己打電話,讓他來親自接見王越。


他能夠知道王越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你不用這麼緊張,這裏有個會員叫劉耀輝,你現在去把他的會員信息全部刪除。並且不能讓他以後再在這裏充值辦會員,明白了嗎?”

這裏是慧能公司旗下的產業,而自己又是慧能公司最大的股東,所以王越說話絕對十分的管用。

在自己的地盤上竟然還敢撒野,簡直是找死。

“王先生,我知道了,我馬上去做。”

張鑫聽到後,急忙點點頭說道。

“還有和他一起來的那些人,都不允許在豪泰會所辦任何會員,明白了嗎?”

王越想了想繼續囑咐道,豪泰會所是會員制的,如果要是沒人帶領的話,一般人根本是進不來的。

要知道想在豪泰會所辦理會員業務,充值必須不少於一百萬。

現在如果劉耀輝不能辦理會員業務的話,王越倒是想看看他能怎麼辦。

說完,王越繼續對着張鑫說道。

“還有等會如果你看到我的話,不許主動和我打招呼,要裝作不認識我,你能明白嗎?”

“王先生,我知道了,一切聽你的安排。”

張鑫能夠知道,眼前這個人自己根本得罪不起,隨後他點點頭急忙說道。

王越看着他離開後,便準備去找範朵朵了。

此刻的他們已經來到了前臺,臉色有點着急。

劉耀輝更是一臉的憤怒,隨後指着前臺,不停的叫喊道。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取消我的會員制?我可是充值了100多萬呢,現在怎麼辦?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劉耀輝現在氣壞了,這麼多人看着自己呢,這些人竟然直接把自己的會員制給取消了,還說自己不能夠訂這裏的包間。

這讓他差點氣得暴跳如雷,居然讓自己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先生,您的一百萬我們已經退到了您的卡里,還有您現在已經不是這裏的會員了。所以是不能在我們這裏訂任何的包間的。”

客服聽到劉耀輝的話後,並沒有生氣,而是耐心的解釋道。

劉耀輝聽到後,氣壞了,憤怒的指着客服怒吼。

“我靠,你說什麼,老子是差那點錢的人嗎?趕緊把你們經理給我叫出來。” 王越回來後看到一臉憤怒的劉耀輝,笑了笑,裝作什麼也不知道,上前詢問道。




普天歌看了宇潔一眼,他知道宇潔還可能有些不懂,但以後會理解的。

Previous article

「銀魅君府?這個該死的勢力,竟然存活了這麼久,還這麼經久不衰。」靈魂一聽,頓時驚聲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