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師叔你怎麼不早說,快帶我去,奶奶的,敢泡我媳婦?不想活了。”看着風逸黑臉的樣子白髮女子又是搖搖頭,這風逸的性子還真是難以捉摸。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見風逸不停的左顧右盼,白髮女子微微一笑道:“走吧,我帶你過去,今日真是累壞了,不過有生之年能再於 然兒過一次生辰,我很開心。”

“師叔會長命萬歲的。”風逸點點頭道。

“你這小子。”白髮女子搖了搖頭帶着風逸走出了冷悠然的閨房。

悠然樓下有一條小河,白髮女子帶着風逸一路順着小河慢慢的飛行着。

兩人越向前,人也越來越多了起來,有男有女卻都是些青年才俊,豆蔻佳人。你來我往好不熱鬧。

再向前一些風逸便看到再一顆巨大的古樹下,有這一片美麗的花海,這花海的廣度大概有滄月武場那麼大,其中百花爭相開放,炫彩奪目,配合着天上劃過的流星雨,風逸不禁讚歎一聲:“好一副人間美景。”

而此時在那枝葉連綿百里的古樹之下,花海之上,已經圍滿了人,古樹中央設着白桌酒席,最前方端坐着的凜然就是冷悠然和幽憐夢,左下方是以淚夢寒爲首的青年才俊,右下方是以君不凡爲首的長情峯的衆位弟子,其他一些種子弟子坐在兩夥人之後,在喝酒賦詩。此時一位位青年才俊輪流着在像冷悠然送禮,而冷悠然的興致似乎不太高,只是微笑着,淡淡的點了點頭。

但這一笑卻讓那弟子欣喜若狂,回到座位強灌了幾口酒才平息心中激動。

“這裏人好多啊。”風逸驚歎道。

“此時留下的皆是些青年才俊。白日纔是多的呢。”白髮女子插了一句,臉放光彩,有冷悠然這麼個徒弟她的確值得驕傲的了。

“你過去吧,相信你的出現一定會給他們帶來驚喜。”白髮女子將風逸送到花海邊緣,微微一笑道。

“師叔不一起玩會?”

“我有些累了…好好照顧然兒。”

“我知道了。”風逸點了點頭,對着白髮女子一禮,便走進了 花海。

“唉——”白髮女子望着風逸背影微微一嘆,面色複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一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未完待續) 風逸走進了花海,感覺這氣氛還真是不錯,真是打野戰的最佳地點,這不他放眼望去,已經看到幾對鴛鴦在花叢中親熱了起來。

風逸可沒有偷窺別人那啥的習慣,他連忙上前幾步走到一個比較隱蔽的角落。

這下終於看清了冷悠然和幽憐夢的臉。不過此時他們的目光正對着臺下一名正在賣力的說自己禮物的年輕弟子。

“冷師姐,這南海仙桃可是我冒死取回來的,據說它生在南海之濱,九千年一開花,九千年一結果……”

風逸擡頭望去只見一個大桃子在他手中小心翼翼的捧着。

“就這水蜜桃還九千年一開花九千年一結果?”風逸心中想笑。

“恩,如此多謝邵師弟的仙桃了。”那弟子還在唾沫橫飛的講解着自己的桃子如何如何,冷悠然卻是開口打斷了他的話,命晴兒收起了他的禮物。

那邵兄,雖然喜歡吹牛皮了點,但也懂得察言觀色,見冷悠然興致不高,行了一禮便坐回了座位。


“看來我得早點現身了,在這樣下去晚宴便要結束了,師姐又長了一歲,這生日卻是過的不開心。”風逸點了點頭,正要出去。卻聽前方那淚夢寒道。


“冷師妹,今日你生辰,祝你仙福永享,壽與天齊。”淚夢寒起身從手中掏出一枚冒着寒氣的丹藥。


“竟然是中品道丹!”

“這淚夢寒可真是大手筆啊,傳聞他喜歡冷悠然看來是真的了。”

一干人等看到淚夢寒如此瀟灑的就把手中的中品真丹給送了出去,不由得一陣驚歎。

”如此,多謝淚師兄了。“冷悠然對着淚夢寒微微一笑。

“應該的。”淚夢寒抱拳一禮坐回了座位。

“冷師姐——”淚夢寒剛送完禮物,那刑名便走上前來。看着冷悠然的眼裏滿是愛慕。

“師姐,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雖然它無淚師兄送的名貴但卻是獨一無二的。”刑名語氣真切,從身後掏出一束鮮豔的花朵。

大約有99朵火紅的鮮花被刑名抱在懷裏,手中還有一些細小的傷口,大概是他去採摘這花時留下的。

“哇——”看着刑名手中的那一束鮮豔的花朵,一些女弟子們頓時尖叫了起來。眼中有着難以掩飾的喜愛。

就連冷悠然和幽憐夢都紛紛側目。

“那人卻不會這般浪漫…”幽憐夢嘆了口氣道。

天道是我爹 妹妹說這些做什麼。送花也要看什麼人送的,有的代表友情,有的代表愛情。”冷悠然生怕幽憐夢誤會一般急忙拉住她的手道。


“多謝刑師弟的禮物,只是這花乃是生之物,你卻將它作爲娛樂,不久之後她們便會枯萎…”冷悠然的話音很明顯了,這花本來活得好好地你卻用它來泡妞,這簡直就是不愛護生命的表現嘛。

“冷師姐——”就在這時刑名的一聲呼喚卻打斷看了冷悠然的話:“爲了你,就算折遍了所有的花朵又何妨?爲了你就算刀山油鍋,刑名也會去闖。”刑名這話一開口,衆人的話題再次沸騰了起來。

“什麼?原來喜歡冷悠然的是刑名啊。”

“雖然刑師兄比起淚師兄差了一截,但也是我們宗派的天之驕子啊。”

“對啊對啊,只用了短短二十年的時間便衝上了玄君小成。”

“而且長得也是俊俏,真是郎才女貌啊。”

衆人正在議論,刑名自然也將這些話聽進了耳朵裏,此時他看着冷悠然的眼裏滿是笑意。

那癡情的目光,簡直要把四周女子們的心兒都融化。

她們在想,爲什麼那束花不是給自己的呢?

有時候,女人的要求其實很簡單,不需要奢華的珠寶,一次小浪漫就能讓她們快樂。

看着氣氛烘托得差不多了,刑名再次道:“師姐,這花雖然是我,從土裏摘的,但比起它短暫的生命,我卻給了它永遠的青春。”刑名話中帶着濃濃的自信。不過這話聽得衆人有些不解。

“你們看,這花周圍時不時有一層淡淡的金光?”衆人一看果然是這樣的,這光束極微,若不是定睛認真看還真發現不了。

可這和這花有什麼關係呢? 純情萌妻太撩人 ,只聽那刑名繼續道:“這光乃是我用本命精血煉製的,用來做着花永遠的養分。只要我這精血中的玄力還在這花便不會枯萎,如此…師姐可還滿意?”刑名深情的話語配合着他手中鮮豔的花朵。

衆人看了何止是滿意,簡直就是太滿意了。

看來這刑名對冷悠然還真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搞到手。竟然連生命精血都用上了,這個可是能與上品道丹掛鉤的東西啊。

這禮物還不貴重恐怕就沒有更貴重的了。

冷悠然看着心底也是有些感動,若不是與風逸去了趟虛無之涯,經歷了生死恐怕此時她還真會讚揚刑名兩句。

“師姐,這刑師兄對你如此癡情,你怎生捨得?”幽憐夢在一旁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刑名手中的花朵。

與風逸在一起這麼長時間自己可是連一件禮物都沒收到過…

“妹妹說的哪裏話,這刑名不是姐姐喜歡的類型。”冷悠然嘆了口氣對着幽憐夢苦笑道:“不怕妹妹笑話,姐姐兒時便立下志願今生只爲尋道長生,視天下男人於無物。但姐姐命中有魔障,還是…”

“還是遇到了我家夫君吧?”幽憐夢酸酸道。

冷悠然不說話,只是緊緊的抓住幽憐夢的手,對着刑名淡然道:“這花很好,我很喜歡,謝謝刑師弟爲我所做的一切。”

冷悠然話音平淡似乎還沒有被刑名的禮物和故事給感動。

衆人一陣同情的看着刑名。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事情不是沒發生過,但這一次衆人的確有些心疼了。

花了大心思大代價卻換不回來伊人的一聲迴應,這的確挺可憐的。

不過愛情裏是沒有可憐兩個字的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若是強行在一起,只怕最後會成爲兩人共同的枷鎖。

可是刑名不這麼想他辛辛苦苦做的這一切爲的是什麼?不就是能得到佳人的青睞麼?

看着那麼多女弟子東西,爲何自己這位冷師姐還是擺出這般表情?

刑名很不理解,但他真的很傷心。

“師姐…然兒——”刑名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抱着手中的花朵眼裏流下了兩行清淚竟然連冷悠然的閨名都喊了出來。

衆人一愣,冷悠然俏臉一寒。

“然兒,不管你今後對我如何,今晚我一定要對你說:我愛你! 總裁求愛記 ,我愛你!”

“我刑名十餘歲成爲衍天宗內門弟子,自從在那桃花雨中與你邂逅之後,便茶不思飯不想,託人打聽你的芳名。”

“後來方知道你乃悠然峯的女弟子,更是下任峯主的不二人選。實力天玄巔峯。”

“我拼命的修煉,多少次來到悠然峯山門徘迴爲的就是能多看你一眼。”

“整個衍天宗就連那伙伕都知曉我對你的情意,爲何?你這是爲何?爲何總是據我於千里之外?”刑名眼眶通紅抱着玫瑰的手已經有着些許的顫抖。

風逸在後面看到得卻是有些想笑。

“看來這刑也是情場高手啊。”風逸心中想到。

用可憐博取女人同情的男人,風逸覺得不是真男人。

人家都說不喜歡你了,你還去死纏爛打,這和無賴有什麼分別。

男人放棄了尊嚴那就不配做男人!

風逸這樣想可看熱鬧的弟子們不是這樣想,大家此時都被刑名的神情所感動,正在起鬨道:“接受他——接受他——”

衆人的聲音越喊越高,而刑名此時也非常配合的將那鮮花遞道冷悠然面前。

冷悠然此時的心情可謂糟糕至極,本來風逸就生死未卜,自己卻要在這裏聽着另一個男人說着情話,這樣讓她覺得自己對風逸的感情很不真誠。

看着冷悠然沉着臉不說話,那刑名也就單膝跪在地上不起來。

淚夢寒和君不凡兩人喝着小酒饒有興趣的看着刑名和冷悠然。

他們兩個可以耗但在場的衆人喊額半天沒見主角有什麼反應,聲音最後也越來越小。

這場面對於刑名是大大的不利,他急忙又上前一步道:“然兒——”

“刑師弟,請你注意你的身份,我叫冷悠然,不叫然兒。”冷悠然冷聲道。

“好好好,冷師姐,你願意…做我的娘子麼?”刑名語氣真誠道:“我保證今生只愛你一個人。”

這話一出口,場面頓時變得寧靜了起來,大家都在等着冷悠然的答覆。

一刻鐘過去了。

兩刻鐘過去了。

正當冷悠然將要開口的時候卻聽人羣中有一人突然喊道:“風逸師兄!你——你怎麼在這?”

這話一出口頓時打破了原本的寧靜,更是將刑名苦心製造的氣氛給毀了個徹底。

“風逸?他不是接了死亡任務去虛無之涯了麼?”

“難道他完成任務了?”


“不對,絕品道丹哪是這麼好尋找的?肯定是灰溜溜的回來了。”

“恩,我想也是,不過那種地方能回來已經算他的本事了。”

衆人的話題立馬轉移道風逸身上。

而此時正處在座位上的幽憐夢和冷悠然皆是渾身一震,然後立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可是這兩個人的出現,讓他感覺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Previous article

見凌寒夜當著魏子霆的面這樣說,黎曉曼有些擔憂他會引起魏子霆對林陌陌的誤會,她正欲站起身,纖腰就被一隻修長的手臂攬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