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宇嘴裡雖然這樣說,但意念力已經在去控制那些箭矢了,十幾根受天宇操控的箭矢調轉箭頭朝反方向射去。

「嘭嘭嘭」

頓時間,如核彈爆炸一般,根根箭矢破碎。

「特么的這些箭矢怎麼還沒力竭?」天宇已經逃了上千公里。但那些箭矢還是一如既往的前進。沒被天宇點星空間束縛到的箭矢還是一樣,力道竟然絲毫也不減弱。

在天宇後方萬公里處,一群通體烏黑猶如黑猩猩般的怪獸站在那裡,足足有數十萬頭。黑壓壓的一眼看不到頭。每頭怪獸手裡都拿著一張弓。

特別是領頭的是一頭足有十多丈高的黑猩猩。它此時有些戲謔的眼神看著萬公裡外正在上躥下跳的天宇。

看了一會,這領頭的手一伸瓮聲說道:「取我黑猩弓,再拿一支穿天箭。」

「大長老。有必要嗎?」站在一邊的一頭黑猩猩說道。

「本來是沒必要的。」大長老說道:「不過我討厭這個傢伙,你看看他長的那個鳥樣,帶著一副欠揍的樣子,身上連毛都不長,還是黃皮兒的,不知道我最討厭黃色嗎?尤其是還敢在我烏猩族的領空亂飛,看我不射爆他。」

「大長老,弓到了。」

幾頭黑猩猩抬著一張巨型弓箭走了過來,個個氣喘如牛,還有兩頭黑猩猩抬著一根足有五丈長碗口粗的箭矢走了過來。

這張弓真是巨大無比,神勇非常,顯然這是大長老專用的,光看個頭其他的黑猩猩都用不了。

「嗯!」

大長老隨手拿起自己的弓,滿意的笑了笑,又拿起那根箭矢,彎弓搭箭,氣機鎖定天宇,眯眼一笑,手一松。

嗖!

空氣彷彿被射穿,箭矢瞬間消失不見。

「射爆你這長相難看的黃皮怪!」大長老心中如此想道。


枕上甜妻:封少撩妻超硬核 ,忽覺得心頭狂震。

「危險!危險!」這是一種氣機被鎖定的感覺,天宇猛的一回頭。

「嘭嘭嘭~~~」後方一連串炸響,一道烏黑亮光衝破箭雨直射天宇後背,那種恐怖的氣勢令人動容。

「冰線寒域!」天宇心意一動,頓時間,無數的冰藍絲線向那根箭矢纏繞而去,剎那間,那根箭矢就變成了一根冰箭,但速度卻沒減弱。

天宇有種感覺,如果被射中,自己必受重傷,因為這一箭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應該比小牛那一吼都要大,小牛那一吼最起碼波及範圍廣,這一箭可是只對準天宇的啊。


「真當我沒辦法你了嗎?」


天宇猛的右手呈爪狀,嗡的一聲,一個小小的金色巨爪浮現,「去!」天宇右手往前一推,金色巨爪撞向那烏黑流光,而在推出那一金色巨爪時,又有一個金色巨爪凝聚而出,隨時準備應對。

「嘭!」金色巨爪直接擊中那烏黑箭矢,但那烏黑箭矢只是稍稍停頓了一下而已,直接撞碎金色巨爪繼續射向天宇。

「我還不信了。」天宇又送出一記金色巨爪。

「蠢貨!你留著體內神力吃奶啊!幹嘛不用?」小牛在天宇前方非常氣憤的傳音吼道。

「要你管!我現在拚命勾動法則,是想讓法則運用的更純熟一些。」天宇不客氣的傳音道。

「你運用法則?別讓我發笑了好不好,你只是悟懂了法則而已,根本不會用,你以為你用的很熟嗎?告訴你差遠了!你趕緊用神力和意念力解決,免得連續勾動法則損耗精神力。」小牛傳音說道。

傳音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也就一個念頭而已。

「我說了不用你管!」

天宇雖然嘴硬,但已收回了法則攻擊。體內神力涌動,一拳轟出,緊接著轟出三十六拳,一拳拳疊加,一個巨大拳影碾壓開空間,和烏黑箭矢轟然相撞。

「嘭!」烏黑箭矢在接連幾次重擊之下,威力大減。

「還不停下!」三百六十道意念力同時作用在烏黑箭矢上。

「嗡嗡嗡」烏黑箭矢的力道終於被意念力破了去,但在七億兩千萬公斤的力量撕扯下居然撕不破。

「哈哈哈,控制住了。」天宇心中高興,在諸般手段之下。終於將烏黑箭矢控制住了。

「還不快跑。等一會烏猩族大軍殺到。十個你也得死。」小牛提醒道。

「用你說。」

天宇不再遲疑,也沒時間問烏猩族是幹嘛的,一屁股騎在烏黑箭矢上,三百六十道意念力同時驅動。頓時間。箭矢速度大增。嗖的一聲將漫天的箭雨拋在了後方,這還是那些箭矢有些力竭的原因,要不然天宇還得一會才能甩開。

「跑。跑了?還騎著穿天箭?」

萬公裡外,一群黑猩猩面面相覷,都有些不可思議。

大長老在烏猩族實力非凡,僅僅比烏猩王差了一絲,而在箭術造詣上,更是毫無爭議的第一,甚至在這一重空間內都是一等一的存在,而大長老射出的一箭,竟然被那難看的傢伙騎跑了。

那可是穿天箭啊,雖說大長老可能未盡全力,但就算是這樣能擋下這一箭那也了不得了啊。

大長老臉上也有些掛不住,在諸多屬下面前失手,讓他很沒面子,吼道:「這黃皮怪絕對是乾坤頂級高手,走!回去,他已跑去帝龍的地盤,咱們不宜追趕。」

把天宇說的越厲害對大長老的面子越好,說罷一揮手,率領烏猩族往老巢趕去。

在一處草叢中有一身影正盤膝而坐,呼!天宇吐出一口濁氣,對昨日的那場逃亡仍然心有餘悸,小牛則是在天宇不遠處四腳朝天呼呼大睡,一頭牛四腳朝天的睡覺,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而小牛旁邊就是那根五丈多長的箭矢。

輕輕都到小牛身邊,天宇正要用腳把它踹醒,一道聲音卻在天宇耳邊響起,「小子,最好別用你那臭腳動我,要不然我讓你哭都沒地方哭。」正是小牛的聲音。

「切。」天宇辯解道:「誰說我要動你了,我只是想研究一下那根箭矢而已。」

小牛一骨碌爬起來,打了個哈欠,用牛尾甩了甩身上的草屑,慢條斯理的說道:「想不想動我你心裡有數,我也不和你計較,昨日烏猩族對你動手,但卻沒有追來,你知道為何嗎?」

「難道是因為他們知道我實力滔天,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才」

「滔個鳥的天啊,就你那兩把刷子還滔天?」

「那你說為什麼?」

「嗯!我估計我們可能到了帝龍的地盤了,所以它們才沒追過來,以免引起誤會。」小牛點頭說道。

「帝龍?什麼玩意兒?很厲害嗎?」天宇說道:「這第一重空間都有些什嘛?你給我講講。」

為了自己的小命,天宇暫時放下了架子,虛心問道,同時內心對自己也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前世自己就是太孤傲,以致於生存的並不輕鬆,這一世想要一下子改掉孤傲的性子看來也不可能,只能一步步慢慢改了。

「嗯!我便給你講解一下吧。」

對於天宇的態度轉變,小牛還是很受用的,甩著牛尾搖頭晃腦的說道:「烏猩族,帝龍族,雲蛟族,這三大族群是這第一重空間內實力最強大的三大族群,數量難以估計,還有無數族群依附在三大族群之下,而在三大族群之上」

小牛看著天宇的眼睛說道:「還有一守關神獸,乃是一頭三目金蟾!乃是九目金蟾的後代,但血統已經不太純正,但實力最是強大,是這一重空間真正的王者。」

「在這第一重空間內,共有四大王者,那三目金蟾是最厲害的那個王者,實力乃是乾坤級八段,還有一個是烏猩族的烏猩王,帝龍族的龍皇,以及雲蛟族的雲帝,實力都在乾坤三段左右,而且他們手下或多或少都有一兩名乾坤級高手,你想順利過關,那頭三目金蟾是你首先要面對的敵手。」(未完待續。。) 天宇聽完眉頭就皺了起來,氣憤的說道:「這才第一重空間都這麼難,你讓我自殺算了,我才星主級一段,就要和乾坤級八段去廝殺,你幹嘛不讓我去死?」

「當然不是讓你去死,你有千年時間呢,急什麼?進來時你已經感受到了,這裡天地靈氣無比充沛,你修鍊個九百九十九年再去闖關不是更好,待得你覺得你實力足夠了,再去不遲!」小牛在旁邊解說道。

以天宇如今的境界,即便是域主級高手也有所不及,只要有足夠多的天地靈氣,天宇的實力就能夠直線提升,但這種危機四伏的地方,天宇哪能隨意修鍊,自己的功法自己清楚,那種動靜那麼大,不吸引來一批怪獸才是怪事。

「再說了,殺魔獸妖獸也得分時候啊,沒必要一開始就拚命去找那三目金蟾。」見天宇有些猶豫,小牛在旁邊繼續勸解道。

「那好吧。」天宇無奈道:「我先把附近千公里內清理一遍,以免受到打擾。」

「你看著辦。」小牛說道。

天宇騎上巨箭,在草叢中緩緩飛著,神識輻散百公里範圍。

「咦?前面有打鬥。」又靠近了一些,身形幾乎隱沒在草叢中,風兒輕輕的吹著,天宇逼近了過去。

「烏魯,這是我帝龍族的地盤,你烏猩族為何闖入,不把我帝龍族放在眼裡嗎?」一頭足有五丈多長的猶如鱷魚般的傢伙趴在地上,身上青色鱗片閃閃發光。一尾抽向對面的黑猩猩,邊打還大聲的質問。

「乾蒙你少給我扣大帽子,我只是奉我家長老之命來這裡尋找一件東西而已,你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和我廝殺,我惹你了嗎?」那叫烏魯的黑猩猩向旁邊一閃就躲過了攻擊。

「嘿嘿, 玄炎濤天 ?果然不把我帝龍族放在眼裡啊,今日就叫你有來無回!」

那鱷魚怪物更加瘋狂,巨大的尾巴抽的空間炸響。

烏魯是有苦說不出,本來想幫大長老找回穿天箭,好好表現一下的。沒想到在這裡就碰見了老對手。還在人家的地盤上,而且為了給大長老一點驚喜,它並未稟報。

雙方你來我往殺的不亦樂乎,周圍近三公里內都是戰場。天宇觀察了一陣。已經知道了這兩頭魔獸的實力。鱷魚魔獸是星主級三段,猩猩魔獸是星主級四段,鱷魚魔獸實力雖然弱了一絲。但防禦驚人,再加上佔據主場優勢,倒殺的猩猩魔獸節節敗退。

「等他們殺的差不多了,你再上去解決它們!」小牛在旁邊說道。

「嗯!」

天宇點頭,全部意識集中在兩頭魔獸身上。

「烏魯,去死吧!」在烏魯未站穩的一個關鍵時刻,鱷魚魔獸猛地身子一躍,跳將起來,張開血盆大口漏出白森森的牙齒咬向猩猩魔獸,一對青色瞳孔中閃爍著兇殘的光芒。

「你才去死!」猩猩魔獸一甩巨大的頭顱,避開致命一擊,腳未站穩,左臂如銅棍一般砸向鱷魚魔獸的後背。

「嘿嘿,上當了。」鱷魚魔獸心中高興,在空中身子一縮,躲開這一擊,大嘴一張,咔嚓咬中了烏魯的左臂,頓時間,一股血箭從鱷魚魔獸牙縫中飈射而出,那滋味令得鱷魚魔獸心中欣喜若狂。

「啊!」


猩猩魔獸痛的一聲狂吼,這一吼真的稱得上是聲震雲霄,因為連天上的白雲都被這一吼震的片片破碎,緊接著猩猩魔獸張開血盆大嘴一口咬向鱷魚魔獸的脖子,那堅硬的青色鱗片都被咬穿,另一隻如蒲扇般的大手也拍擊向鱷魚魔獸。

「嘭!撕拉!」

一聲震天巨響,一個巨大的巴掌結結實實的拍擊在鱷魚魔獸背上。

鱷魚魔獸身子倒飛開去,嘴中還叼著一節毛茸茸的斷臂,噗通,鱷魚魔獸的身體掉在地上,直滑出去百米才停住,地上被犁出一條深深的溝壑。

「吼~~~」

一聲無比憤怒的暴吼響徹天地,在一瞬間,烏魯的氣息猛的上升幾個層次,直逼星主級六段。

斷了一臂,又在人家的地盤上,烏魯覺得自己活不了了,但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於是施展了生機燃燒之法,這樣就能將實力提升好幾個檔次,但只能維持十多秒時間而已。

時間一過就完了。

「要拚命了嗎?」鱷魚魔獸也慎重起來。

「死!」烏魯看著眼前的老對手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你死啊!

「咻」烏魯動了,速度快的鱷魚魔獸根本就看不清,鱷魚魔獸雖然也受了傷,但比起斷了一臂的猩猩魔獸輕多了,它才不要拚命,正準備躲閃之際,突然感到一股危險的氣息籠罩住了自己。

最强狂少 ,便看到眼前金光一閃,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嗯?」烏魯也看見那道金光了,正感覺到不妙,突然覺得心口一涼,低頭一看,一個足有碗口粗的箭矢洞穿了自己的身體。

「這不是穿天箭么?」烏魯剛想到這個念頭便覺得體內生機迅速消失,緊接著意識漸漸模糊

一道身影從天兩頭魔獸打鬥的邊緣走出,在兩頭魔獸身上一陣翻找,兩個足有鴿卵大小的晶石出現在掌心,一紅一青,散發著能量波動。

「咻。」天宇意念力控制著穿天箭消失在地平線上。

在天宇離開不到十分鐘,在兩頭魔獸戰鬥過的地方,地面一陣翻騰,不一會,兩頭長的和那頭鱷魚魔獸很像的魔獸從地底鑽了出來。


兩頭魔獸查看了一下地面,沉聲說道:「烏猩族太過分了。對付一頭三段星主級的都用上穿天箭了,不過這箭好像射到他們自己人了。」

任這兩頭魔獸想破腦袋也想不通怎麼回事,它們哪裡知道還有第三方加入進來,最後兩頭魔獸拖著兩頭屍體回去了。

在另一處地方,天宇拿著兩顆晶石,晶石非常的漂亮,這都是魔獸妖獸體內能量匯聚而成,天宇把兩顆晶石放在口袋裡,說是口袋,不過就是用碎布包起來了而已。天宇的衣服早在小牛的那一吼之中碎的不能穿了。

小牛看著天宇腰上纏的布條子。無奈的問道:「你,你打算放在這?」




“這神馬狀況,我怎麼就成狼了呢?”

Previous article

可是這兩個人的出現,讓他感覺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