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神馬狀況,我怎麼就成狼了呢?”

看着幾女的臉色,劉明知道反抗無用,連忙討好的看着沈瑤莉,又看了看李風雅,然後問道。“都吃飯了麼?我去做飯啊。”

劉明此話一問,小依頓時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着劉明,今晚他們只顧討論怎麼對付劉明瞭,竟然連飯都沒人做,一隻到現在都沒有吃飯。 劉明看到小依那苦瓜臉,暗道有戲,連忙去廚房做起了晚餐,劉明重生回來還真沒有自己做過一次飯呢,不是不會做是懶得做,所以一般時候都是泡麪打發自己,今天劉明覺得有必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廚藝了。

食材有限,劉明進廚房在冰箱裏只發現了牛肉,和一些排骨,以及一些蔬菜,片刻過後廚房的飄香傳出。

客廳的四女同時的嗅了嗅鼻子,似乎經不住這種香味的控制,小依嚥了咽口水,看着三女小聲說道“好香,我好餓啊。”

李風雅瞪了小依一眼,自己都覺得自己那一眼力道不足,因爲她也覺得好餓,纖手不自覺的揉了揉肚子,做賊心虛的看着沈瑤莉兩人,只見她倆也是喉嚨一動。

“來嘍,吃飯了,嚐嚐我的手藝。”

只見劉明端出一個蔥爆牛肉,糖醋排骨,排骨玉米湯,還有幾樣幾人叫不出名字的菜,看的幾人狂咽口水。

看幾人沒有動靜,劉明走到餐桌前,拿起筷子。“你們不吃我吃了啊。”

幾人強忍着胃酸分泌,看着劉明,都沒有動作,小依想要過去,但是看着幾位姐姐不過去,自己也不敢先過去。

最後還是李風雅最先忍不住了,氣呼呼的把電腦扣上,迅速衝到餐桌前,奪過劉明手中的筷子,惡狠狠的盯着劉明。

“豬,你還吃,再吃沒有了,不給你吃了。”

小依看李風雅第一個控制不住了,猶如兔子一般跑到餐桌前拿起筷子開吃,至於沈瑤莉兩人則彼此看了一眼,也走了過去,而劉明則被李風雅打發出了餐桌,看着幾女貪婪的吃着,會心一笑。

“風雅姐姐,是你讓我們打擊劉明的氣焰的,你怎麼第一個垮臺了。”

李風雅有點不好意思的瞪了一眼小依,手上的動作卻不停,生怕別人搶了一般,與她出塵的氣質相差太多。

而沈瑤莉和李馨則優雅許多,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也不慢。

“我們吃了大哥哥的東西,還隔離大哥哥麼。”李馨小聲的問道。

不足五分鐘,劉明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滿頭黑線,心想平時也沒看你們都是豬啊,今天怎麼這麼能吃,只是劉明不敢說出來,看着吃飽了幾人。

“現在都還生氣了麼?”

“哼,一邊去。”

“嘻嘻….”

“…….”

“…….”

只見四女又很有默契的做回沙發上,依然不理劉明。

“你們這羣白眼狼,我到底怎麼了啊,嗚嗚。”

看到幾女依然不理自己,劉明生出一種無力感,裝起了可憐。

“嘻嘻,大哥哥,我原諒你,不過你要給我做一個星期飯。”

看到首先叛變的小依,劉明有種抱着她狠狠親她一口的衝動,滿臉感激的點頭。

“小依,你叛變,一個星期怎麼行,我要兩個星期。”

看到叛變的小依,李風雅接着叛變。

劉明覺得革命終於要勝利了,眉眼含笑。

李馨也知道聯盟不成了,弱弱的說道。“我想要吃一個月。”

“我要一輩子。”最後的沈瑤莉看着喜笑顏開的劉明淡淡的開口了。

衆人的眼光同時轉向沈瑤莉,只見沈瑤莉臉上淡淡的紅暈,將她完美的容貌襯托的更加吸引人,劉明也看着沈瑤莉,溫柔着笑着說道。“好,成交。”


聯盟成立的快,解散的也快,直到此時劉明才知道聯盟成立的原因就是因爲劉明今天看文芳菲,而被李風雅誇大其詞的說出來之後遭到衆女的反抗而引起,劉明沒好氣的瞪了李風雅一眼,只見李風雅連忙衝着劉明吐了吐舌頭,挑眉看着劉明,一副你活該的意思。

“大哥哥,今天你看的是哪個美女啊,這屋子裏這麼多人都沒有她漂亮麼?”小依擡起頭好奇的問道。

劉明頓時滿頭黑線看着這個是真不知道還是有意整自己的小丫頭,爲避免回答引起公憤,連忙做沉思狀,還真有那麼一絲思考的狀態,看着幾人說道。

“我覺得在哪裏見過她,就多看了一眼,哪像你們想的那樣,對了,她叫文芳菲,你們認識麼?”

“啊,文芳菲,你確定。”

接連三聲驚訝頓時打破了劉明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思考氛圍,李風雅和劉明同時疑惑的看向三女,就連如今變得冷漠不少的沈瑤莉臉上也因激動染上了暈紅,看着劉明。

李風雅看着驚訝的三女,也點點頭說道。“好象是叫文芳菲,怎麼了,你們都認識。”

“大哥哥,風雅姐姐,你們都是從火星來的啊,我在寨子裏都知道,文芳菲是國際一線巨星,每年拍的電影都不計其數,而且全部是國際大導演的電影。”

李馨和沈瑤莉兩人贊同的點了點頭,看着發懵的兩人。

只見李風雅搖了搖頭。“額,我說怎麼好像聽過這個名字啊,嘻嘻,我給搞忘了。”

劉明也撓頭看着沈瑤莉說道。“我們那晚看的電影就是她的吧?”

似乎想到那晚看過電影接下來發生的事,頓時讓沈瑤莉面色更加羞紅,眼神略帶嗔怒的看了一眼劉明,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劉明似乎也想起了那晚的激情,眼帶曖昧的看着沈瑤莉,接下來的時間自然是小依爲劉明和李風雅普及了大量的文芳菲知識,這讓李風雅覺得劉明今天多看兩眼文芳菲太正常了,而沈瑤莉兩人則覺得比較困,就直接上樓睡覺了。

第二天劉明是打算去購車的,畢竟不能天天做公交去學校,也不方便,週末幾女都約好了去狂街,因此買車只能劉明一個人去了,來到清平市的一家寶馬4S裏。

“先生,請問是來看車的麼?”

年輕的導購雖然驚訝劉明的年齡,有點不相信劉明是真的可以買得起車的人,但是該有的職業素養還是不可缺少的,很有禮貌的招呼着劉明。

看着熱情的導購,劉明回以微笑,然後仔細的觀看着一輛輛豪華,奢侈的寶馬車,各種新上市的寶馬車型在這裏都有,劉明隨意的看着,來到一輛銀色寶馬轎車面前,伸手觸摸。

流暢的線條感,極盡美感的視覺衝擊,恰到好處的內部空間,劉明剛以接觸就被那完美的質感所吸引。 導購看着劉明停在了這輛剛剛上市的寶馬m6 gran coupe前面,眼神中有着不加掩飾的喜愛,雖然她根本不相信劉明可以買得起這輛車,但還是上前帶着職業化的笑容介紹了起來。

“先生,你好,這是寶馬剛剛上市的車型,目前還屬於限量發佈,先生看中了這款車型,相信先生是一位追求美感與刺激的人,這款汽車體現的是強勁,時尚,以及極度的優雅,如果先生能夠擁有它,一定可以領略到這款寶馬M6給你帶來的刺激和快感…….”

劉明聽着面前美女導購的敘述,眼中的喜愛更加濃郁,當下立即拍板說道。

“行,我就要這輛車了,請問你們這裏還有存貨麼?”

美女導購員聽到劉明要買,心中原本的不相信全部一掃而空,他可不相信有人敢來寶馬4S店來買霸王車的,除非那人是傻逼,而劉明在導購員眼中明顯不是傻逼,那就是真的要買這輛車了。

導購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驚喜,她知道這輛寶馬m6 gran coupe是剛上市,由於價格比較貴,一般來說銷售一輛,自己起碼可以從中得到起碼2W元以上的分成,一大早就入賬兩萬元,頓時讓導購把劉明看作是一個富二代,心思頓時活絡了起來,但是也不忘連忙回答到。

“有,有,我立刻拿銷售單來,另外,先生請問你要試駕驗證一下性能麼?”

劉明搖了搖頭說到不用了,填完了導購拿來的一大推資料,取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銀行卡交給了導購。

劉明也不知道那張銀行卡里面目前有多少錢,只知道情誼幫財政部們每天都會從收入裏面留下百分之90做爲兄弟們的幸苦錢和日常開支,剩下的百分之十則全部打到了劉明的這張銀行卡之中。

導購再次回來的時候,遞給劉明銀行卡的時候,碩大的胸部很自然的蹭了下劉明,拋了個媚眼給劉明,身體還不自覺的向着劉明靠攏,這頓時讓劉明吃不消,接過導購手中的銀行卡和寶馬m6的鑰匙,立刻倉皇離開美女的懷抱,朝着已經取出的那輛寶馬M6走去,發動機啓動,迅速的消失在了還在拋着媚眼美女的視線中。

不虧爲200多萬的汽車,開起來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無論是性能,還是速度以及舒適度都是劉明以前的那輛車無法比擬的。

有點喜愛的看着自己買的第一輛車,頓時在公路上炫起了車技,完全忘了自己的車子連牌照也沒有,在公路上不斷的超越,不斷的鑽縫。

…………………………..

李月瀟最近鬱悶的想死,上次因爲情誼幫和青蛇幫的事情,李月瀟本來是有望靠自己努力升職的,這樣就不要靠着家裏的關係來升職了。

可是那件事過後,黃局長竟然派她來做起了交通警察,讓她升職的夢想又破滅了,本想甩手不幹的李月瀟卻不甘心,不服輸的心態,而埋下一肚子怨氣做起了交通警察。


最近社會上的風氣還是比較好的,有了闖紅燈扣分等政策出來之後,違反交通規則的車輛確實是越來越少了,頓時李月瀟這個火爆警察成了一個擺設。

就在李月瀟無聊的時候,一輛極具線條感的汽車頓時出現在李月瀟的視線之中,只見這輛汽車在這國道上竟然玩起了漂移甩尾,不斷的超越,頓時引起大片的鳴笛聲,然而玩的興起的劉明根本沒有看到此刻是紅燈,更是沒有看到怒氣衝衝的李月瀟。


當銀色汽車從李月瀟身邊經過的時候,李月瀟定睛一看,竟然連牌照都沒有,李月瀟心裏頓時活絡了起來,最近清平市不是時常出現有人丟車麼,莫非是他偷的。

連忙拿着手中的傳呼機喊道,“前面那輛銀色寶馬車,靠邊停下。”


劉明一聽聲音,然後想到自己車是剛買的,突然罵道。

“尼瑪,沒牌照,被警察盯上了。”

頓時一陣腹誹,不想惹麻煩的劉明頓時再次一個加速,想要逃離身後的聲音。

李月瀟看到那輛車不停反加速,頓時騎上身邊被自己稱爲小紅的電瓶車上呼嘯的追起了劉明。

“前面銀色汽車,快靠邊停下。”

“前面銀色汽車,快靠邊停下,在不停指令視爲拒捕。”

…………

由於白天的車輛實在太多,劉明雖然車技很好,但是根本無法擺脫小巧的電瓶車,看着猶如蒼蠅一般不斷在自己身邊叫着,劉明很是無奈,想甩又甩不掉。

而李月瀟看到前面那輛車依然不停,頓時覺得心中偷車賊的想法更加確定,連忙將小紅行駛到人行道,加到最快的速度,行駛到前方路口出,然後橫亙在路中間,堵住了所有的車輛,這一舉動是攔住了劉明,但是也讓所有的車子全部停下來,引起人羣一陣騷動。

然而當李月瀟舉起手中的槍說自己是警察的時候,頓時讓很多的人熄了火,只有少數像二世祖和小混混之類的人還在不斷的叫囂着。

“喂,美女,別耽誤我去開房,到時候是不是你陪我開房啊。”

一個小混混叫到,頓時引起一陣鬨笑。

李月瀟則面色通紅的舉槍說道,“警察辦案,在叫帶回警局。”頓時讓這羣人偃旗息鼓,不敢在說話。

劉明看到堵在一起的車龍,知道就算自己車技再好也走不了了,只有把車停在了路邊,然而擡頭一看,竟然是那個大胸小警花,這讓劉明感到一陣頭疼。

推門下車看到向自己走來的李月瀟,攤手笑道。

“美女,又見面了,你這是幹嘛,怎麼做起交警了。”

一看竟然是劉明,頓時讓李月瀟心中的偷車賊想法落空,但是心中反而更加生氣了,走到劉明身邊,舉槍對着劉明說道。

“雙手抱頭,蹲下,懷疑你與偷車案有關,跟我回警局接受調查。”

劉明撇撇嘴,看着這個胸大無腦的女人,說道。

“你是交通警察,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還無權對我舉槍吧,你是真傻還是胸部把你腦袋的營養吸收了,導致你智障了。”

劉明的話頓時引起那羣小混混的拍手叫好,以及李月瀟噴火的眼神,看着面前表情不屑的劉明,怒吼道。

“蹲下,別以爲你做的事我不知道,我今天一定要抓你。”

“你知道什麼,證據呢,別以爲自己長的漂亮就有權利,胸大無腦的傢伙,我都替你可悲。”

被劉明在這麼多人面前接連羞辱,李月瀟覺得自己要瘋了,舉起手中的槍指着劉明,怒吼道。

“蹲下……” 看着發怒的李月瀟,劉明突然一把抓住李月瀟握槍的手,將她因爲憤怒而顫抖的手牢牢固定在自己的頭部,嘴角掀起一個弧度,看着李風雅說道。

“來啊,開槍啊,你敢麼?”

劉明有點生氣的看着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怎麼沒完沒了了,不就是闖紅燈麼,有必要這樣麼?

看着握着自己的手的劉明嘴角的弧度,李月瀟當然不敢開槍,可是人已經攔下來了,李月瀟是說什麼也要給劉明一點教訓的,看着劉明吼道。“劉明,你無照駕駛,另加闖紅燈,把你的駕駛證給我看下。”


李月瀟突然冷靜下來的話語,反而讓劉明有點不知所措了,心裏想到。

“駕駛證,尼瑪,那是什麼玩意,貌似自己從來就沒有過,這下玩大了,艹啊。”




凝兒對於秦銘的身法也是十分的好奇,她之所以會飛,那是因為她召喚師的水平不低,能夠運行風進行運動,使用了飛行術,不過這個飛行術最多只能夠飛出五里,凝兒十分的疑惑,不知道秦銘是怎麼做到的,不但速度不慢,而且姿勢十分的優美,就好像是在空中走路一樣。莫言他們這些人看到秦銘的身法眼中也是十分的羨慕。他們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秦銘運行的功法是經過他融合的。

Previous article

天宇嘴裡雖然這樣說,但意念力已經在去控制那些箭矢了,十幾根受天宇操控的箭矢調轉箭頭朝反方向射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