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時間一晃便是兩個月之後,因爲舊都的出現,無數修士蜂擁而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士之間更是如此。

漫長的生命代表着漫長的解不開的仇恨,這種仇恨往往會越滾越大,甚至蔓延數千年,席捲多個勢力。

東州很大,比前世整個地球的面積還要大得多。

也多虧都是修士,要不然光是趕路就夠受的。

一大羣隸屬不同勢力的修士來到這裏,衝突不斷,廝殺不止。

至於造成這一切的皇季,則是跟沒事龍一樣。

或者說,他就是故意的。

“可以了,他的靈魂已經達到了極限,再繼續下去就得撐爆了。”

皇季將周圍的龍魂草全都收起來,說道。

他並不是心疼這些龍魂草,而是害怕陸川炸了。

沾染了一絲龍的氣息,從而成爲了無數修士爭搶的靈藥。

龍魂草聽上去高端大氣上檔次,效果也極爲驚人,但在皇季這等祖龍眼裏還真是雜草。

爲什麼不直接用自己的力量幫助陸川淬鍊魂魄?因爲皇季太強了,泄露出來的氣息就逼得天道退避,以陸川可憐的修爲估計剛一碰觸就直接湮滅了。

系統爸爸將陸川的靈魂塞回身體中,之後在他腦袋上面拍了一下,陸川立刻就甦醒過來。

“嗯……”

緩緩的睜開眼睛,陸川一眼就看到了在一團精血中不斷遊動的龍魂。

那種感覺很奇異,兩個自己,兩具身體,卻能夠同時控制。

作爲一個從戰火中走出來的優秀戰士,陸川瞬間便想到了人身和龍身相互配合的招數。

只不過現在龍身還沒有完全凝聚出來,而人身也沒有資格跟龍身相互配合。

這具龍身實在太強了,以龍魂爲本,直接鑄造血肉之軀。

等完成之後,龍魂和龍身完美融合,最差也是個入道期。

以人身的修爲,化神期都遙遙無期,更何況相隔十萬八千里的入道期。

“你的龍身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凝聚完畢,便就留在這裏由我教導龍族的祕術。你的人身可以多歷練一番,長長見識。”

皇季說完,看了眼腳下的舔狗和小銀子。

見狀,系統爸爸立刻出手,將它們兩個喚醒 。

婚然天成:總裁老公我愛你 汪?”

“嗷嗚?”

舔狗和小銀子一個猛子站起來,腦袋四處觀察,雙眼中滿是恐懼。

“汪……嗚嗚……汪……”

舔狗哀叫一聲,小爪子抱着陸川的腿,聽聲音好像哭出來了。

銀月狼小銀子也差不多,長長的大尾巴架在雙腿之間,身體無法控制的瑟瑟發抖。

“你倆怎麼了?做噩夢了?”

陸川一手抱着舔狗,一手把銀月狼摟在懷裏面,問道。

“沒什麼,不過是讓它們做了個春夢而已。”

系統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讓陸川有點納悶。

“春夢?”

看了眼哆裏哆嗦的舔狗和銀月狼,陸川十分無語。

這要是春夢,陸川把二十年沒洗的臭襪子吃了。

“舊都之中有一部直指大道的無上法訣,名曰《缺一真法》。周因它覆滅,舊都因它消失。門戶已經打開,你可進入尋寶。”

“此間事了,走吧。”

皇季話音落地,陸川只感覺眼前一花,之後便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是一個十分巨大的草原,一眼望去見不到邊際。

安撫了一下舔狗和銀月狼,陸川看了下空空如也的空戒,默默地嘆了口氣。

“我現在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們想聽哪個?”

“我想先聽壞消息。”

銀月狼想了想之後,說道。

“壞消息是,我們沒有食物了。空戒裏面儲存的肉都吃沒了,淡水也喝沒了。靈石、丹藥,啥也沒有。我現在就是個窮光蛋,除了賣屁股之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吃草了。”

“那好消息呢?”

銀月狼問道。

“好消息是,草吃不完。”

陸川目視遠方,表情無喜無悲,滿臉漠然。

“主人,找到合適的賣屁股對象,可以叫我一下。”

猶豫了半天,小銀子決定作出犧牲。

“好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別忘了你說的話!”

拍了拍小銀子的腦袋,陸川翻身上狼,隨便找了個方向便狂奔出去。

連續奔行了大半個月,一人兩獸飢腸轆轆,差點餓掛了。

不過還好,他們終於看到了一片森林。

有大樹存在,那就代表着有食物。

不管是樹上的果子,還是樹下的蘑菇,亦或是小蟲子,都能夠緩解腹中的飢餓。

至於毒素什麼的,陸川並不在乎。

一方面他的五蘊煉毒體對於毒素的抗性極高,而另一方面,都快餓死了,毒不毒的有什麼區別嗎?

進入森林之後舔狗和銀月狼的鼻子就開始發揮效用,順着氣味尋找一番,竟然真找到了一棵果樹。

這是一種類似橘子的植物,濃郁的香味鑽進鼻孔,讓陸川和兩獸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沒有絲毫猶豫,舔狗立刻竄了出去。

而當陸川也打算去摘幾個果子解決下肚子的時候,眉頭突然一挑,抽出青鋒劍便向着側面劈了下去。

叮!


聲音清脆,卻一點都不悅耳。

一支匕首將陸川的劍死死的攔在身前,分毫無法存進。

“煉氣一層?”

“凝氣期六層?”

陸川嘴角泛起一絲笑容,而對方則是心中一凜。

凝氣期六層硬抗煉氣期一層的攻擊,必定身懷高級功法,身份地位必定不凡。

這樣的人要麼是某個大門派的弟子,要麼就是某個隱修老怪的傳人。


“此次必定身懷異寶!”

將女神醫 ,已經做出了決定。 這種有身份有背景的修士很難殺,並且處理不好的話後患無窮。

可有得必有失,一旦殺了這樣的修士,所得到的東西足以保證接下來幾十年不用再爲了資源拼命。

因此,很多人在外面唯唯諾諾,進到祕境裏面之後就重拳出擊。

圍殺堵截,挑撥離間,合縱連橫,無所不用其極。

畢竟命沒了下輩子還有,寶物這輩子得不到死也不會甘心 。

“不錯,正好用你來祭劍!”

陸川爆喝一聲,狠狠一腳就踢了過去。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我……”

咔嚓!

清脆的聲音傳入耳中,緊接着便是一股劇痛從小腿上傳來。

這個襲擊者懵了,他的腿竟然被踢斷了。

不是骨折,而是直接斷了。

“你是體修?”

“我是你大爺!”

懶得跟這個人廢話,陸川手持青鋒劍凌空而起,之後一記爆蛋術就甩了出去。

轟!

“啊!”

爆響之後,便是淒厲到慘絕人寰的叫聲。

陸川趁着襲擊者瘋狂哆嗦無法控制身體的機會,狠狠一劍刺進了他的腦袋裏面。

“煉氣期一層?就這?”

一腳將屍體踢到一邊,陸川擡腿在樹上踹了一下,立刻就有一大堆果子掉落下來。


“嗯,香甜多汁,就是……”

陸川看了眼躺樹底下晃來晃去,兩隻爪子不斷在空氣中四處亂抓的舔狗,心裏面默默加了一句:“就是有毒!”

如同前世某地區的人一樣,時間到了就開始大規模野生菌中毒,任憑醫生怎麼勸誡警告都沒用。

原因無他,太美味了。



冥界里雖然沒有人類,但是裡面的冥獸各個異常兇惡,大通鬼只是裡面最弱的存在,也是在整個冥界中食物鏈的最低端。

Previous article

沒有人說話,走了半個時辰,前方依舊是一片昏暗,令得人有些壓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