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是外觀參數啊,性能參數啊,研發進度之類的,供有心人記住,以後好買我們的東西,嘻嘻。”

“哦,我還以爲你已經有樣品了。”總局領導大失所望,又翻開了第三份文件,“哦,這第三件事還真跟你做的事情有關係。”

“什麼?”長久感興趣的問道。

“福建電話局打報告,準備引進一套程控交換機系統,目前國內沒有先例,如果引進成功那屬於全國第一套程控裝備。從79年底到現在,他們已經接觸了富士通、NEC、愛立信、菲利浦等8家廠商,無一例外,都不肯轉讓生產技術,只能賣產品。”總局領導沒看文件,顯然對這件事早有耳聞。

“有這種事?”長久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對程控交換機何時進入華夏沒有概念,畢竟一行人吃一行飯,“後來怎樣?”

“後來?後來就是現在了!”總局領導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說,“歐美進口有難度,巴統協議依然生效。所以我們把眼光放在日本人身上,反正日本人的技術也不錯,價格也不貴。”

“是啊,日本人整機是不貴。”長久陰惻惻的說,“等你買回家總得維護吧,拿錢來,零部件的價格頂上你整機,宰不死你!”

“這又怎麼樣?”總局領導苦笑,“難不成不用?總比買不到要好,年輕人不要這麼偏激。”

“哼,不說這個,你們總有道理。”長久不屑道,“說吧,要我幹什麼?”

“日本有幾家公司,我們比較傾向於富士通,他們的報價最低,而且據說技術也很先進。”總局領導拿出一份名單說道。


“誰不誇自己東西好!”長久明顯對鬼子不信任,不過也是人之常情,誰能想到日本人居然也有交換機技術呢?長久不由得懷疑起虞博士說的,數字程控交換機是美國人幾年前發明的事了。

“所以纔要去實地考察一下,這麼大的引進項目,出了問題誰也擔不起責任”總局領導說道,“正好你居然要自己研發交換機項目,算是內行吧,一起去看看,參謀參謀看哪一家東西比較好。”

這個得好好考慮考慮,長久想道,萬萬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居然出了這種事,福建是哪個傻B想起來的要買程控交換機,就不會等老子研發好嗎?買自己人的多好,真是無可救藥。

氣歸氣,長久還是答應了同去日本,因爲好歹也可以窺視一下正宗交換機技術,如果能把這單買賣攪黃了就更好了。

“要去日本待幾天,一個月之內我就能考慮。”長久故作悠閒,欲擒故縱,“有那時間我都開始做自己的事了。”


“短期考察,基本上是看了就走,日本人給安排的日程很滿。”總局領導說道,“項目考察,日本人要安排旅遊被我們拒絕了。”

“那好吧,我去。”長久汗顏,這時候的人還真是實誠啊,想想以後的公僕沒事都要出國轉一圈,對比相當強烈。

~~~~~

中午不睡覺先更一章,晚上再說吧。這幾天廠裏開始設備大修,可能更新不固定。如果大家看的爽,請來17k.com投俺一票,裸謝。 飛機平穩的在空氣中穿行,沒有一絲晃動,幾乎所有的人都快睡着了,除了一個。

長久躲在衛生間裏,頭暈目眩。不知何故,坐車坐船都沒問題的長久居然暈飛機,狂吐不止,真是窮命,享不了福啊。

整個考察小組共有五人,長久是臨時加上去的,一行人從**轉乘班機直飛橫濱,其他人都好好的,唯獨長久二十分鐘後出現症狀。

還好,長久頂住了,基本上胃裏存貨肅清,只剩下清水。

兩個小時的行程下來,長久只剩下半條命,只比奄奄一息稍強,就連空姐也是嘖嘖稱奇,說道從沒看到過反應這麼強烈的人云雲。

可惜長久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基本上是被架着走的,腳不沾地,粘了也沒用,地都跟棉花似的。

前來迎接的日方代表很奇怪,但是臉上沒表示出來,反倒是派了一個身高馬大的傢伙服侍長久,估計也是認爲這是哪個高幹子弟來蹭旅遊的。

這次行程主要是考察富士通公司,由於他的報價最低,因此領導最重視,如果沒有什麼大的差錯,基本上也就定在富士通了,就等着考察團的結論出來就可以進行談判了。

住進了賓館,第一天沒什麼事情,長久休息了一個晚上又成了一條好漢,生龍活虎。考察組的領隊不放心他,特地給長久買了一大罐牛奶,稱年輕人要補補。

第二天一早,富士通的代表就來接考察組去公司參觀,領隊問長久行不行。

長久蹦達了幾下說沒問題,一行人就上車直奔富士通公司。

和飛機上比起來,長久現在好多了,但是依然有點暈暈的,只好蔫在衆人的後面一言不發,只帶着一雙眼睛一雙耳朵。

先是富士通的人一頓海吹,誇着自己公司技術如何如何先進,如何如何便宜。考察組的人出於禮貌,還是不住的點頭聽着。

只是後來吹得實在過火,長久看不下去了,出言刺了一句,日本人才止住了吹噓,訕訕的帶着他們去看產品。

於是又上車,顛簸了好一陣纔來到一處所在。長久仔細一瞧,這他媽的不是倉庫嗎?

幸虧長久識得日文,不過沒做聲,繼續聽日本人忽悠。

據日本人講,富士通公司在日本電信程控交換機市場佔有率爲10%,其它80%都是縱橫制機械交換機,屬於落後淘汰產品,他們是不做的。

至於日本現在處於更新換代時期,富士通公司憑藉先進的技術低廉的價格肯定能夠取得更大的佔有率云云,更是不住的掛在帶隊的日本人口中,好似一隻蒼蠅不停的在耳邊飛來飛去,揮之不去。

進了倉庫,日本人終於指給考察團看了實物:“這就是我們準備出貨的程控交換機,世界最先進的技術。”

考察組諸位大人一聽此言當即圍了過去,仔細觀察這世界最先進技術的結晶,一時間議論紛紛。

倒是長久越看越疑,這東西倒像是機櫃,外表着實精緻,不鏽鋼的蒙皮精光閃閃,很有未來感,看的那些考察組專家們目瞪口呆。

只是在長久眼中這東西似乎不太地道,要知道程控交換機分爲空分和時分兩種,甚至還有縱橫制改造的程控,就是控制部分用計算機,交換部分依然是機械的,目前這部機器似乎就屬於這種改造型的,因爲長久完全看不出這部機器的交換系統在哪裏。

長久問富士通的工作人員:“請問這是什麼型號的,基於什麼原理,支持多少線,空分的還是純數字的?”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翻譯張口結舌,好多專業術語完全不懂,神情甚是窘迫,看着日本人不知道說什麼。

長久索性繞開翻譯,自己用日語直接詢問日本人。

日本人聽了長久的問題甚是驚訝,不過卻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這是富士通最新型號,使用的是最新數字技術,再多的就閉口不言,任長久再三詢問總是說商業機密不能透露。

日本人閃爍的言辭愈發的懷疑這東西不是什麼好貨,只是向領隊遞了個眼色。

考察組領隊會意,當即按照組裏前天商量好的對策說道:“這樣吧,東西在這我們也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請問你們有沒有正在使用的系統讓我們參觀一下,也好同我們自己的縱橫制系統對比對比,也看看先進技術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

翻譯把領隊的話對日本人說了,日本人臉色很奇怪,彷彿不願意似的,嘴裏嘟噥着聽不清的方言,饒是長久會日語也是不懂。

領隊示意翻譯繼續說一遍,生怕日本人聽不懂,翻譯照做了,日本人反而跑了出去,自顧自的打起了電話。

考察組的人面面相窺,莫明其妙,不知鬼子搞什麼,反倒是長久在那裏冷笑不已。

領隊不解,問長久何事發笑。

長久說:“這還不簡單,傻子都看出來了,鬼子的東西不地道,也就想矇混過關,被我一通問,沒辦法了,只能去請示該怎麼辦而已,哼哼。”

衆人點頭,表示同意長久的猜測,畢竟日本人的行動實在反常。

“曹專家,你看這機器怎麼樣?”考察組裏一個姓李的技術員問長久,他本對少年長久不服氣,但是到了現場才知道程控交換機什麼概念自己完全不瞭解,什麼有價值的問題也問不出,至於機器也是看不懂,這才換了稱呼請教。

“這東西可以說是交換機,不過不算完全,應該是縱橫制改制或空分。”長久解釋道。

“縱橫制改制可以理解,應該是縱橫制交換機加上計算機吧。這空分什麼意思?”領隊問道。

“空分是一種技術,主要是相對於時分來講的。空分技術的程控交換機是模擬技術,適用於模擬網,小型的交換系統常用。至於大型局用交換機、萬門以上的最好使用純數字的,否則維護麻煩,線路也不夠用。”

長久這一解釋,衆人都是“哦”的一聲,彷彿都成了交換機的專家。長久忽然住口不言,做茫然狀,衆人扭頭一看原來是日本人打完電話又回來了。

迴轉來的鬼子彷彿換了一幅面孔,滿臉洋溢着諂媚的笑容,嘰哩咕嚕的說了一大堆,翻譯過來就是:請示過社長大人,社長允許各位參觀電話局正在運行中的系統,不過要考察組成員不要說話,不要動手,否則不能參觀,這是他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請大家珍惜云云。

長久百思不得其解,怎麼日本人又大方起來了,難道自己看差了?

不過是騾子是馬也得看了再說,考察組一行人又出發,來到了日本人的一個電話大樓。

沒想到進了裏面,規矩還挺多,不但換鞋換衣服,還得戴口罩,真是稀奇古怪。

好不容易一切搞定,考察組一行終於進入到了機房,順着線路就走了下來。

這個局不大,很快就走完了,裏面的機櫃大概有二、三十臺,長久默算了一下,結合日本人的介紹很快算出了這是一個局用網,容量大概也就6000線上下。

本待參觀完了之後就問問鬼子具體東西的,誰知日本人卻滔滔說了起來,其內容都是關於用了程控交換機之後如何如何省維護,如何如何方便等等。

長久不耐煩,打斷了鬼子的吹噓,直接就問:“你們這到底是什麼原理的機器,是不是空分的?”

鬼子不答,只說這是日本先進的數字通信網絡,沒有其它公司能夠提供如此成套的設備以及培訓等等。

一番話說下來,考察組的人實在是頭昏腦脹,噁心反胃。日本人不老實,領隊也就跟着打哈哈,匆匆結束了這次參觀之行。

回到了賓館,大家聚在一起開始討論這次考察之行的成果。


總結來總結去大家都得不出一個統一的結論,五個人各持己見,爭執不下。

曹長久一個人堅持認爲日本人弄虛作假,程控交換機的數據性能一概不提,十分可疑,因此不能作爲引進項目。

而其他人雖然也對富士通的產品不抱什麼好感,但是領隊只問了長久一句:“富士通的技術是不是程控技術?”

長久只好說道:“是,不過不是先進的,有點落後……”

“只要是程控交換機就行了,我就要這句話。”領隊打斷了長久的解釋,“雖然技術不先進,但是卻是最便宜最有可能引進的成套技術,歐美的東西雖然先進,但是有巴統在沒可能進華夏的。”

“可是我能研製出更好的。”長久急道,“只要給我時間,我能拿出最先進的東西來。”

“我們等不了那麼久。”領隊和其他人互相交換了一下意見說,“考察已有了結果,東西我們都看到了,日本人還是有一定的技術優勢和價格優勢的,雖然倉庫裏的和他們自己用的有區別,我們只要在談判中注意就是了,完全沒必要自己花時間研發。”

長久一下子鬱悶了,沒想到日本人居然還真能中獎。

領隊看長久臉色不好,只得安慰他說:“別灰心小夥子,你還年輕,有的是機會,等富士通這套系統運會來,我們有大把的時間解剖它,只要我們把這東西吃透,不就有了我們自己的技術,豈不是連研發都省了。”

長久搖搖頭說:“哪有那麼簡單,數字程控系統是複雜的,光調試就得很長時間,還有人員培訓、維護保養、技術操作等等都要人來適應。一來一去又得大把的資金時間下去,等到我們能吃透,怎麼也得三四年下來了,算起來不比自己研發省事啊。再說了,日本人能把最新的技術給我們嗎?”

“哈哈,這不用你來擔心了,我們也不是飯桶啊。”領隊大笑起來,“這就要看我們談判了,合同章程肯定要規定最先進的技術,這方面就要你們這些技術人員來定了,否則不付給日本人錢。”

長久無可奈何,只好接受了這個現實,心情一時很糟,索性回房間睡覺。

在日本不過幾天的時間,考察組很快就完成了任務返回北京。長久覺得還不如接受日本人的賄賂,去旅遊一番,不像現在什麼都沒得到還鬧了一肚子氣。 “叔啊,你可得給我作主啊,國家大業爲重啊!”

長久回到了北京就賴在了計算機總局領導的辦公室,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誓死詆譭日本貨,把領導弄得心煩意亂。

“日本人做的東西真的真麼差?沒道理啊,沒兩把刷子鬼子能過來招標?”領導捏了幾下眉心,稍感舒服。

“絕對名不符實,這是我親眼所見,小鬼子很可能是空手套白狼。”這個必須堅持,長久毫無心理負擔,日本人的確疑點很多。

而且交換機市場龐大無比,基本上國家採購,屬於官方的壟斷。一旦這次日本人打進來,以程控交換機優秀的性能,肯定會在短時間裏大量普及,到時候可是悔之晚矣。

外面狼很多,對華夏的市場垂涎已久,他巴不得你開放市場,那裏還需要招商引資,直接爭着搶着恨不得踹門而入。NEC、菲利普、美國貝爾等等一堆電信設備廠商正蹲在門口虎視眈眈,只要你露出一點意思,馬上就能衝進來。

記得以前華夏程控交換機市場幾乎完全被國外廠商分割,國人戲稱七國八制,標準混亂不堪,不同系統之間互不兼容,接入極其困難。

有我在,豈能讓這種事再發生!長久心道。

“國家現在急需擴大通信繼承建設,不用國外的最先進的技術我們用什麼?”領導也有點不耐煩了,站起身來在辦公室裏來回走,“國產的?還是你的?國產的只是機械縱橫式的,不但費材料,而且造價也不便宜,更不穩定。你說你能做程控的,但是產品呢?我總不能向上面彙報說,國產程控有,只不過還沒研發出來吧。”

“……”總局領導一番話說得長久無言,他心中大悔自己怎麼不早一點着手這件事情,弄的現在這麼被動。

如果長久沒有做過那個奇怪的夢的話,很可能現在就束手無策了,不過似乎還有點希望,因爲長久手裏還有一副牌。


“是不是國家現在建設通訊基礎系統,就要最先進的東西?”長久問道。

“不錯,上面下定決心了,既然要引進就要最好的,不能引進一代落後一代。”

“那好,我承認現在拿不出來程控機,”長久平靜的說,“但是日本人難道就能拿的出來?”

總局領導一愣:“爲什麼日本人拿不出來?你們不是去看過嗎?”

“不是亂講的,就算咱們出足了真金白銀,雙手奉上,這程控系統能在兩年之內裝好就偷笑了。”長久信誓旦旦的講道。

“此話怎講?”

“因爲我們沒有!”長久幾乎是叫了出來,“您是管理全國計算機事務的,您不可能不知道進口計算機的貓膩。”

“什麼貓膩?”總局領導皺起了眉頭。

“我們研製出了10萬次計算機,美國人就可以很爽快的把15萬次的東西賣給我們;我們研製出百萬次的機器,美國人就要硬塞給我們同級別的貨;現在我們千萬次的大型機出現了,美國人的文件又修改了,禁運的貨物名單上沒有了千萬次的計算機。”長久頓了一頓,“這麼簡單的陰謀,如此險惡的用心難道您會看不出來。”



這是個很有用的技能,我帶着小穿山甲把洞穴通道尋了個遍可還是沒有找到更多的線索。可能是發現了我的焦急,小傢伙突然從我後背竄出,對着我一陣莫名的咆哮,我一頭霧水的看着它,完全不能理會它的用意。

Previous article

「劉鋒?你怎麼還活著?奈德麗,你怎麼能把他帶到這裡來!難道你不想守衛你的領土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