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大漢雖然沒什麼事,不過卻很意外,秦林居然能夠與他對轟一拳。

秦林握了握漸漸恢復的拳頭,也是戰意高漲,整個氣場爆發開來:“再來!”

他就是想要試試自己和三星戰皇的差距。如果真的打,肯定不是對手,畢竟自己沒有適合的戰鬥技能。但是這試試身體的硬度和力道還是可以的,而且對方的火爆脾氣也讓秦林莫名的火大。

同樣的一拳轟去,不過秦林的右手已經完全巖化,那大漢也是就地一拳對轟。


“喯”的一聲炸起,秦林一動未動,那大漢卻是被轟退老遠,右拳的皮面血肉模糊,還吱吱冒着青煙,他確實大意了。

秦林這戰意蓬勃,全力轟出的一拳,即使他實力高出不少,這倉皇應對之下,吃虧是必然的。


大漢是真的怒了,也不許旁人插手,哐噹一聲抽出一旁的大刀,對着秦林便衝了過來:“裂空斬!”

秦林看着這呼嘯而來的一記刀劈,他豈敢大意,這可是三星戰皇的全力一擊。

他急速後退躲開了這氣勢駭人的一刀,剛穩住身形,“噗”的吐出一口血,身形掉落地上。

原來這記刀法根本不是躲開刀口就沒事的,所謂“裂空斬”,就是裂空而來的能量轟擊纔是真正的攻擊手段。

秦林挨這一擊,是實打實的受了重傷,殺氣驟現,一股血腥之氣瀰漫開來。

大漢也是殺意蓬蓬:“果然是個陰狠毒辣之人,佐爾派你來幹什麼!老實說出來我們給你個痛快!”

“說你嗎的個X!我X你大爺!”許久沒有罵人了,秦林這一下也是被氣壞了。

被冤枉,受威脅,性命堪憂,這任何一條都是秦林發怒的導火線,這倒好,今天全給撞上了。

秦林雙目已經充血,帶着濃濃的血腥之氣,血之奧義修復着秦林的內傷。不過因爲秦林並未主修血之奧義,所以時至今日也未能更上一層境界。

血之奧義的怪異氣息讓巴特戰盟衆人都感到了不適,他們都殺過不少人,可是這血之奧義的血腥之氣依舊讓他們感到有些噁心。

血海翻涌起來:“火焰風暴!”鋪天蓋地的血海之下,以秦林爲中心的火焰旋風開始呼嘯擴張。

那些實力不夠的戰者開始撤退遠離,留下的依舊不少戰狂戰皇能夠抵抗這些干擾,準備聯手擊殺秦林。

秦林也是逼不得已的,他也不是真的打算拼命,而是施出全力先迷惑對方,找準機會就逃命。

開玩笑,這可是戰盟第二個大本營啊。

不得不說,這一下戰盟的人殺心起了,不過連那三星戰皇的長老都不敢動手試探,還在觀察情況。

一個年輕的戰皇他們不覺得神奇,不過就是天賦好一些罷了,也指不定修煉了多少年。

可是這秦林突然爆發出這麼強的元素修爲和那神祕邪異的血海,讓這些人真的懵了。

氣勢倒是唬人,不過慢慢那些人開始發現,這些攻擊對他們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威脅,尤其是幾個戰皇,對視一眼後便一同出手對着秦林襲來。

秦林看的仔細,在火焰中早已醞釀好的大火球之術徑直丟向那襲來的幾人。

突然飛來的巨大火球讓這幾個戰皇急忙出手抵擋,巨大的爆炸聲想起,破碎的火球四處散落。

秦林抓住機會毫不猶豫的撤退狂奔。

“還想跑?”

身後那呼嘯而來的一支長槍直指秦林而來,秦林頭也不敢回,急忙側身躲開。

可是那持槍之人顯然也是三星戰皇,戰鬥經驗極其豐富,似乎早料想到了秦林的選擇,在秦林側身的同時,持槍變棍掃在秦林背上。

這結結實實的一悶棍打得秦林差點一口氣沒喘得上來,不過也沒功夫較勁,繼續狂奔怒吼:“你們TM的一羣瘋狗,老子好心好意來加入你們,你們不分青紅皁白的圍毆老子算是個什麼意思?”

那持槍老者顯得很輕鬆,似乎秦林依舊被捏在手中一般:“小子,來我巴特戰盟究竟爲了什麼,老實說來,我也不信你是克萊斯派來的。”

秦林停了下來,不是他不跑了,而是這前面一羣的戰盟強者看得他眼睛都花了。

這就是羊入狼窩嗎? 秦林轉過身來,盯着眼前一刀一槍兩尊三星戰皇:“你們就這麼怕克萊斯?”

那拿刀大漢對秦林沒什麼好態度:“老子恨不得馬上劈了他,老子會怕他?”

秦林一聲冷笑:“不用掩飾什麼,一個陌生人就讓你們巴特戰盟嚇得亂七八糟,我覺得我真的來錯了,你們鬥不過克萊斯,更鬥不過霧都,巴特戰盟已經無救了。”

大漢似乎還想反駁什麼,那老者罷手笑道:“你爲什麼要加入我們?”

秦林白了一眼:“學戰技唄,難道來找虐嗎?”

老者反笑道:“克萊斯那邊似乎更吸引人吧?”

秦林冷言冷語:“您覺得我這性子和那傢伙合得來嗎?你是要我過去送死嗎?”

那老者倒是啞言了,這勉強算是個理由吧?

秦林繼續說道:“ 霸氣總裁,請離婚! 。”

兩人聞言都是一愣:“你是格拉斯大人的學生?!”

隨後那老者繼續問道:“格拉斯大人現在在何處?”

秦林面色清冷:“你覺得老師在的話我會獨自前來受氣嗎?”

大漢看着老者,老者猶豫片刻:“你可有什麼證據能證明?”

秦林笑了笑:“整個奧利弗學院都能證明!而且你覺得我不夠資格做格拉斯老師的學生嗎?”

如果只說元素能力,秦林的表現也就是算是個出色而已,不過秦林這魔武雙修到這個份上,那不得不說是埃文大陸已知的唯一一個,而且容貌還這般年輕。

兩位長老還在猶豫着什麼,人羣中走出一人:“兩位長老,我認識這位….前輩。”

秦林看着說話的青年,有些面熟,一時想不起來。

那青年繼續說道:“前輩,當年您在火山修煉之時,晚輩被克萊斯手下追殺,還是前輩您出手相救的。”

隨後他轉身道:“兩位長老,艾迪克性命擔保,這位前輩當年擊殺布林之時,並不知曉戰盟情況,而且言語中,前輩也提及過格拉斯大人,所以艾迪克相信前輩所言。”


那情緒波動的大漢不知怎麼的,彆扭着揮散衆人,默默的離開了。

老者輕輕吐出一口氣:“文森特代表盟主向你道歉。”說完躬身一禮。

秦林氣歸氣,矛盾化解了也是屁事沒有。


面對一個老人家這般行禮道歉,秦林也不好意思,急忙過來扶住:“都有難處,我能夠理解,我加入戰盟的事?”

老者笑道:“那是當然,你是格拉斯大人的弟子,格拉斯大人對我們有恩,我們自然不會拒絕。請隨我來。”

秦林面色有些蒼白,艾迪克急忙上來扶住。

這被人圍毆的滋味,誰試誰知道,血之奧義恢復又不是很快,畢竟秦林也太久沒殺人了。

不知不覺便暈了過去,秦林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境很模糊,血紅的夢境中不斷有人在呼喊秦林的名字,秦林拼命的朝着那喊聲奔去,不過似乎沒有鏡頭的血霧籠罩着一切。

秦林的心劇烈的疼痛着:“不!不要!到底是誰!是誰!”那是開源大陸的語言,開源大陸!!

猛地睜開雙眼,淚流滿面的秦林看着周圍一干人,他才反應過來這是一個夢。。一個夢?

“你…你醒了?剛纔你在說什麼?”

秦林暫時聽不進這些話,他坐起來抱着頭使勁回憶那個夢,可是卻越來越模糊…….

許久之後,秦林重重地吐出一口氣:“沒事,做了一個惡夢。我昏迷了幾天?”

一旁的文森特輕聲道:“三天,從昨天開始你就不停的在胡言亂語,我們怎麼叫也叫不醒。”

看秦林的樣子,這些人自然不會再多問什麼,儘量挑開話題,文森特接着說道:“這位是盟主巴特大人。”

看向那一旁有些圓潤,一臉憨厚的漢子,好笑的是他和秦林一樣也是光頭。

秦林起身道:“巴特大人你好,晚輩秦林。”

那光頭漢子笑道:“你好好休息吧,等精神狀況恢復了我們再談。”

秦林點點頭,因爲他也感覺到了一起身差點又暈倒了:怎麼會這樣?不是身體的傷勢問題,而是正如巴特所說,精神極度虛弱。

來不及考慮太多,又一次昏睡了過去。

不知多久,秦林慢慢醒來去。這一次是安穩的睡了一個好覺。

迷糊之中感覺有人在用毛巾替自己擦臉,秦林下意識的抓住那隻手,很柔,很軟,還帶着一陣濃濃的香味。

秦林睜開眼,猛然一聲驚呼:“哎喲我X!!!”

急忙坐起身來退到牀角,驚恐的看着眼前這個…..面如臉盆,體似山丘的大胖妞:“你…你要幹嘛!”

這麼美好期待的睜開眼,浮現過來那麼大一張臉,這銷魂的體態,這濃濃的裝束,秦林感覺一輩子都舉不起來了。

那胖妹子也不讓秦林失望,猶如悶雷般低沉的柔情回道:“巴特大人讓奴家來服侍你。”

秦林緊緊的抓住被子:“別別,大姐,小弟有老婆了,您先出去,先出去。”

妹子嬌喝一聲:“討厭!”帶着那沉重而羞澀的腳步離去。

看着那寬大的背影,秦林心中千萬匹草泥馬笨奔騰而過:誰能告訴我theiswhy?

“秦兄弟,你醒啦?“

無語的秦林聞言看去,正是那天與秦林激戰的大漢。

大漢也是面帶愧色:“我叫辛吉,之前的事….“

秦林不喜歡太矯情,罷手笑道:“辛吉大哥不必放在心上,不打不相識,以後少不了要向辛吉大哥請教,學習。”

辛吉也是好爽的漢子,秦林給臺階,他自然高興,大步走近:“傷勢怎麼樣?你這一暈這麼久,大哥真有些愧疚。”


秦林輕輕一笑:“與傷勢無關,對了,爲何你們對外來的加入者會這麼敏感?可是怕有人潛伏進來?”

辛吉點點頭:“正是如此,克萊斯以前就派過不少人來,尤其是那些死士前來行刺。本來我們有四位長老,結果被潛伏的死士圍攻暗殺掉一位,所以我們只能提防。加入外圍是可以的,可是秦兄弟你一來就要見盟主大人,所以我們自然有些誤會。”

秦林也不避諱什麼,繼續問道:“那你們究竟如何能與那克萊斯僵持這麼久?何況還有個霧都。”

辛吉解釋道:“戰盟即使分爲兩派,但是心卻是團結一致的,很多都不願意自相殘殺。所以威脅只是克萊斯的勢力和霧都而已,但是霧都卻從未對我們出手,或許是因爲克萊斯吧,他很自負。”

秦林想了想:“那你們知道霧都爲什麼要和克萊斯合作嗎?克萊斯這樣的性格居然還答應了霧都?”

辛吉也是搖搖頭:“霧都以前是光明殿堂,是領導大陸所有勢力的存在,現在又以霧都的身份出現,我們也不明白。”

看來不僅僅是秦林了,辛吉這些人都還不明白的事,秦林先不管了,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一早,秦林便來到了戰盟主營“巴特大人,你好。”

“不必多禮,我與你的老師同是威爾家族之人,他也幫過我許多,只是現在……”秦林知道他的意思,也不願意多想,開口道:“巴特大人,我也很想救出老師,不過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所以也纔會來找您。”

巴特自然明白:“你魔武雙修多少年了?你現在的實力我聽辛吉他們分析過了,我很好奇。”

秦林看了看衆人,笑道:“幾十年吧,我擁有火元素本源,所以魔法修行只是時間問題。”衆人眼神一亮,魔法元素本源的戰皇!真的好叼的樣子。

巴特大笑起來:“好,好,格拉斯收了個好徒弟啊。”秦林笑聲謝道:“現在可能需要戰技和實戰好,我很久沒殺人了,哪天打的不過癮。”

這隨意的幾句話讓在場的人一愣,隨即都笑了起來,辛吉喊道:“秦兄弟,大哥教你刀法,咱們去砍死克萊斯那癟遜。”秦林被逗樂了,搖搖頭:“辛吉大哥,你們可有擅長用劍的?小弟愛好劍法。”

一旁與文森特站在一起的老人笑道:“小兄弟喜歡使劍?年輕時我也愛用劍,不過現在覺着,刀槍棍棒更具攻擊性,也更霸道。”

秦林一笑:我大中華的武術你們還真不懂。心神一動,那十多年未曾喚出的老夥計再一次從秦林體內竄出,霎時間營內一陣刺眼的紅光閃現。




葉亦凡一愣,說道:“兄弟,你這是在誇我呢還是在損我啊,我怎麼聽着很異樣的感覺呢?”

Previous article

王齕將大軍分為四路,一路以蒙驁為將,統帥五萬,前去攻打界石碑的趙軍防線;一路以五大夫王陵為將,統帥五萬,前去佔領朱丹嶺,順丹河而下,攻伐韓王山、大糧山的趙軍;一路以宗室子弟子弟公子高,率領三萬將士,駐守老馬嶺,以防趙軍偷襲糧草;剩下的秦軍,他親自指揮,從正面發動強攻,牽制趙國的主力,以及迷惑廉頗的作戰意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