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就是接受考驗的螞蟻嗎?!」

螞蟻…?!

洛天錯愕地望著半空之中的這狼人,爾後才反應過來,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在他眼中也的確算是個螞蟻那麼弱小了…這種強悍的氣息到底要何種修為才能達到?!

不過總有一天!我也會達到這種境界!

攥緊雙拳的洛天目光熾熱地望著半空的狼人,語氣平靜地說道:

「是!我就是接受考驗的螞蟻!」

「雖然我現在在你眼中只是一頭螞蟻!但遲早我這個弱小的螞蟻將會超越你!」

眼神透露出一絲瘋狂和堅定,傲然挺立的洛天死死地盯住這頭狼妖,沒有一絲怯意。

望著少年這道熾熱瘋狂的目光,狼妖眼中露出一絲驚訝,心中訝異萬分。眼前這小子竟然敢在他面前說出超越他這種荒唐的大話?!但感受到少年這堅定瘋狂的目光,似乎他說的並不只是大話而已。曾幾何時,自己也是那般年少輕狂,也許這個少年真的可以實現…

閉起雙眼搖了搖頭后,狼人再次臉色冰冷地望著洛天,只是目光中隱含著些許的期待,隨後這狼人冷冷道:

「大話誰都會說!「

「只有通過了考驗才有資格說超越我!」

洛天點點頭,目光堅定地說道:

「我了解!」

見此,狼妖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讓洛天將手中靈力展現出來。

轟!

瞬間,寂寥寬闊的大殿中透出了一種沉重而又熾熱的氣息!耀眼奪目的璀璨金光瞬間從洛天身中爆發而出!爾後,這刺眼的光芒竟然與殿中的金光交相輝映,這道透著灼熱沉重氣息的火焰如今在洛天右手中盡情地燃燒著。

見此,懸浮在半空中的狼妖點點頭,

「這火焰給我的感覺還過得去…只不過只有一種…」

轟!

狼妖話還沒說完,此刻又一聲震蕩天地的怒吼咆哮聲瞬間響徹在大殿之中!虛空猛然間撕裂出一口猙獰的裂縫!一條雪白的大浪從裂縫中洶湧而下,大浪在空中翻騰涌動,捲起一道道浪花。翻湧過後,這條大浪在洛天左手中旋轉縮小成一個淡藍色的小球。

「水火同修?!」,

此刻狼妖終於收斂起那幅輕視的模樣,臉色震驚地說道。但是也就只是震驚了片刻,回過神的他對著洛天點點頭。

「王境低階,水火同修,你的確有參加考驗的資格。」

說罷,尖銳修長的利爪悍然虛空一點,這本是豪華奢靡的大殿瞬間附著上了一層層薄薄的靈力保護層。隨後,狼妖淡淡道:

「第一關考驗,考驗你的戰力。」

「我會將修為壓制與你同樣境界,打贏我你才能進行下一關考驗。」

聞言,洛天微微鬆了口氣,這個考驗對於他來說最是得心應手。早已與別人交戰多次的他戰鬥經驗可謂豐富無比。洛天如今可是一臉勝券在握的傲然神色。若說戰鬥,自問同階之中再無敵手!

只是,這次洛天似乎錯了。


「前輩,得罪了!」

洛天目光熾熱地望著懸浮在半空之中的狼人,戰意熊熊。右手猛然虛空一抓,金光璀璨的弒皇瞬間凝聚而成!緊握弒皇的洛天身形矯健無比,在虛空不斷踩踏而上,瞬間掠至狼妖身前,右臂猛然一挑!只見著弒皇槍身竟詭異地下墜彎曲半分!洛天手臂猛然一彈,槍尖帶著凌厲的勁氣猛然朝著狼妖割裂而去!

望著這把瞬間凝聚而成的金色長槍,狼妖讚歎一聲:

「槍是好槍,不過人太弱了!」

在他眼中,洛天這個下墜挑槍的動作實在太多破綻了。光是手腕這個動作,力度也是貫穿不夠。眼眉一挑,狼人單手便將這挑落而來的槍身輕輕抓住。

望著這鉗制而來的利爪,洛天精芒一閃,手腕力度再加大幾分,意圖想破開狼人手掌的封鎖。只是手中的弒皇似乎被一股強悍的力量壓製得死死那般不能動彈絲毫,而洛天的手腕也是被這股壓制弒皇的力量壓得陣陣生疼!

好強悍的力量!

洛天感受手腕傳來的麻意,驚訝一聲。猛一咬牙,洛天右手瞬間鬆開了弒皇!鬆手后的洛天抬手猛然一掌拍向槍身!這本可震破山河的強悍一掌兇狠地拍在弒皇之上!剎那間,一股強悍的力量猛然湧向前方狼人的獸爪中。


嗯?!

此刻狼人臉龐微微露出訝異之色,這小子的力量還挺強啊?!望著被震得發麻的右爪,狼人讚歎一聲,鬆開了緊握在手中的弒皇。當洛天見到狼人松爪時,臉色一喜,探手便往弒皇抓去!只是,狼人如今卻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

望著洛天欺身上前的身影,狼人身形瞬間消失。只是剎那,狼人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洛天瞳孔猛然一縮,剛想撤回探去弒皇的右手,往前方轟出一拳,只是一道勁風瞬間轟往面門!

轟!

只見洛天在半空之中狼狽地倒射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這剛覆蓋好的靈力層上,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

奶奶的!

洛天從地上艱難地爬了起來,眼神憤恨地望著半空中的這道身影,而左臉上還殘留著一個鮮紅的爪印。

都說打人不打臉,你這傢伙要不是我擋得快,整塊臉都沒了!


摸著自己左臉上rela刺痛的爪印,洛天恨得咬牙切齒,隨後腳尖猛然一跺!身子急速地衝擊而上!張開手掌,洛天狠狠地往前方拍出一掌。氣勢凌厲的掌風在半空之中掀起了一道道熱浪朝著狼妖洶湧而去。

「太慢了!」

狼妖頗為遺憾地嘆息一聲,滿臉都是那幅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只見這無數道熱浪從前方一浪疊一浪朝著狼妖洶湧而至,而狼妖只是閉起雙眼,身形極速在這半空之中移動穿梭,躲過這疊浪式的兇悍攻擊。閉起眼睛的他單憑靈力流動氣機濃度便能感覺熱浪的攻擊方向,而這看似攻勢凌厲的熱浪卻沒有對狼妖造成一絲困擾。

「大浪滔天!」

越打下去洛天越是心驚,這還是同階之間的戰鬥嗎?!洛天感覺這像是面對一個王境中階強者那般,無論是身法,力量的掌控都屬一流。這狼妖,好恐怖的掌控力!驚嘆一聲的洛天猛然爆喝一聲!

一道道滔天的白浪瞬間從水球中衍生而出,氣勢洶湧的大浪在天空中瘋狂地流動著,每一道大浪氣勢都是無比兇悍,悍然朝著狼妖纏繞包圍而去!

「這下你跑不了了吧!」

洛天心中似乎暢快了一些,腳步一跺飛往半空望著被水浪包圍的狼妖,自信地說道。

「跑?!需要跑嗎?!」

聽到洛天的話語,狼妖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戲謔玩味道。

只見大浪包圍的瞬間,狼妖只是五指一抓,一道透明的屏障瞬間狼妖上方凝聚而成,薄如蟬翼的屏障卻如城牆般穩固無比。任憑這大浪如何在半空肆虐洶湧,也穿透不了這個屏障分毫!

「這又如何!」,

鏗!

望著這瞬間凝聚而成的保護屏障,洛天身形猛然啟動,爆喝一聲!

右手抓回弒皇的他在前方腳步猛然一踏,手臂瞬間發力,緊握的弒皇也應聲轟出!

弒皇射出的剎那間洛天亦是猛然一拳轟往弒皇尾端,一股強大的火焰之力瞬間加持在弒皇的槍上!弒皇猛然間長鳴一聲,捲起滔天怒氣,瞬間炸往這穩如城牆的單薄屏障!

望著這從虛空怒射而來的長槍,狼妖心中沒有一絲波動,向來自信萬分的他必然相信自己的靈力屏障必定牢不可破!任你氣勢滔天,我自巋然不動!

攜帶著滔天怒意的弒皇竟在半空掀起陣陣風暴,剎那間,風雲變色,天地變幻!無堅不摧的利刃猛然刺在了這堅不可摧的屏障之上!

轟!

震徹天地的猛烈碰撞聲陡然響起,強烈的衝擊撞得整個天地都是搖搖欲晃。

狼妖瞳孔猛然一縮,似乎意料之外的事發生了。

回望洛天,而洛天如今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意,淡淡道:

「看來,似乎是我贏了!」

話音剛落,這本是堅不可摧的屏障瞬間浮現出一道裂痕。

剎那之後,無數道密集的裂縫布滿了整個屏障,如玻璃碎裂般砰然一聲!

漫天都是飛舞飄落的透明靈子。 轟!

劃破保護層的弒皇轟然冷鳴一聲!槍身再一次劇烈旋轉起來,攜著無與倫比的氣勢朝著狼妖洞射而去!極速地摩擦竟讓空間的氣機也變得散亂起來。

一道刺眼的金光在天空如流星墜落般一閃而逝。

只是這無堅不摧的弒皇似乎遇到了無可匹敵的對手。狼妖手指虛空輕點,而這貫穿飛來的弒皇便在這一指下動彈不得。

狼妖屈指一彈,這尖銳的槍尖彷彿遭受了猛烈重擊那般倒飛出去。

剎那,洛天睜眼的一瞬間,一陣猛烈的破呼嘯聲瞬間襲來!回過神后,弒皇便早已落在他的身旁,發出嗚嗚的悲鳴。

「還有什麼招式?」狼妖冷冷地望向洛天,語氣冰冷地說道。

好強!

洛天目光凝重地望著對面這強悍無比的身影,心中沉重無比。本以為同階之中再尋不到敵手。別說同階級,便是跨上一個等級真正生死交戰洛天也是綽綽有餘。只是這狼妖無論是對力量的掌控,靈力的操縱都是恰到好處。沒有任何一絲多餘的動作。這次洛天真的覺得壓力重大。高手眾多,說不定哪一天再冒出一個這樣的強者,自己真的就要栽了。

眼眸中儘是凝重的目光,洛天猛一咬牙,身形極速地飛往狼妖。


「嗯?不用武器?」

狼妖神色訝異地望著這極速而來的身影,手段盡出的你也只能勉強擊破我的防禦,現在你還敢貿然上來?你是不是被打昏了頭?

「吃我一拳!」

掠向狼妖的洛天猛然大喝一聲!左腳猛然虛空一踏,極速頓住的身軀旋即後撤半個身位,右手猛然鼓起,洛天彎腰往前轟出一拳!

拳勁迅敏如龍,朝著狼妖臉上狠狠砸去!

狼妖此刻也是不避不讓,飛速地握緊拳頭,朝著這來勢洶洶的易拳轟擊而上!兩人在虛空中赤手空拳地互毆,沒有任何的花哨。洛天這一次次強大的攻擊讓狼妖為之側目。雖然這小子的對力量,身法的掌控只是一般。但這身體中蘊含的強悍力量可是連我也不得不為之嘆服…

「給我下去!」,

看著狼妖眼光有那一剎遊離不定,洛天爆喝一聲,緊繃的右拳瞬間砸落狼妖的臉上!這威猛的一拳竟將狼妖的臉蛋砸得凹陷一塊,而狼妖瞬間便像炮彈撞落在下方!

轟!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瞬間在這寂寥空曠的大殿中炸起!只見倒飛下去的狼妖緩緩從地面爬起,眼神掃了掃嘴角旁滲出的一絲血跡。爾後,狼妖眼眸冷冷地望向上空。

「赤手空拳竟然可以打傷我…」

「小子你足以自傲了。」

冰冷的話語落在了洛天的耳邊,只是洛天並沒有為這次的暫時勝利感到開心,眼眸平靜地望著狼妖,語氣淡然道:

「還要來嗎?!」

好快!

話音剛落,洛天眼眸一凝!一道虛影瞬間落在洛天身前!洛天瞳孔猛然一縮,慌忙抬起雙手抵抗這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勢!

轟!

又一聲劇烈的撞擊聲猛然響起!只是這次兩人的角色對調,墜落在地的洛天狠狠地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跡,眼神冷冷地望著半空之中的狼妖。

空間似乎平靜了瞬間,爾後狼妖身子緩緩降落在洛天身前,冷冷道:

「無論是對力量的把握,對身法的掌控,對靈力的操縱…」



當務之急,還是得殺林隕!

Previous article

葉亦凡一愣,說道:“兄弟,你這是在誇我呢還是在損我啊,我怎麼聽着很異樣的感覺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