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薛璇小姐雖然高貴,可沒聽說過過她會欺負人啊,特別是欺負新兵。

「如果你不跑的話,我便殺了你!」

蘇木努力地平下心來,如果第一場對決就敗下陣來,那以後真不知道怎麼抬起頭來,必須想辦法騎上去,必須跟上去,但到底有什麼辦法?這匹蠍尾馬不止是三級,而且還被人家薛大小姐下了命令,想了想,他能做的只是威脅,但很明顯,蠍尾馬似乎不屑一顧的樣子。

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翻身上馬……

「蹬蹬蹬……」

才剛剛上馬,蠍尾馬就立刻狂顛了起來,甚至爆發出屬於他們魔獸的「獸力」,如果蠍尾馬有思想的話,一定會說,就憑你這點實力還想騎我,還威脅我?

蘇木則是另一種感受,他感覺身下傳來了恐怖的能量,幾乎要將他燃燒,而且,恐怖的顛簸也逼的他幾乎想要放開韁繩,不放開就會受重傷的感覺。

但他如果放開的話那肯定追不上薛璇,受罰是小,受辱是大……

眼中忍不住凶光一閃,《戰神譜》的力量全面爆發,武師七階的神門真力反壓下去,瘋狂地與蠍尾馬對抗,還好,這匹蠍尾馬雖為三級,可是魔獸除了個別無比逆天的之外,在同等級上都會比人類稍弱,也就是說,在同等級的情況下人類可以打敗大多數的魔獸。


而這些可以打敗同等級魔獸的人,自然也包括那些普通的武者或術者。

蘇木在同等級裡面就是屬於巔峰的,對上普通的同等級人類,都可以越個好幾階,面對魔獸自然更強,《戰神譜》的霸道在這個時候完全爆發了出來,僅僅武師七階的他,生生地用神門真力壓住了蠍尾馬,但也僅僅壓住,還沒有到完全壓制的地步。

一人一馬可以說是互斗的狀態,這種狀態又怎麼可能追的上薛璇?必須再想辦法。

「借弓箭一用……」

蘇木目光閃動,目光突然落在了城門前一位弓箭手的身上,那是剛好入城的冒險者,直接從蠍尾馬身上飄了下來,話音一落,就搶過了那位弓箭手的弓箭……

而後,蘇木不等那弓箭手反應過來便高高躍起,拉弓射箭,目標正是薛璇身下的馬。

「你幹什麼?敢搶我的弓箭……」

「住手!」

那位弓箭手直到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咆哮了起來,與此同時,周圍守城的士兵也驚怒交加,這個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襲擊薛璇大小姐?

但阻止已經太遲,箭直接飆了出去……

薛璇的心情非常不錯,嘿,以那個淫賊的實力想要完全征服蠍尾馬,那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想要用利器在蠍尾馬身上留下點傷痕來威脅也不可能的。

嗯,在薛璇眼裡,武師七階的蘇木根本不可能是蠍尾馬的對手。

現在薛璇已經在想,呆會怎麼懲罰這個該死的淫賊呢?

上次只是口頭上被他佔了便宜,根本沒有辦法治他,現在他落在自己的手裡,治他還難嗎?可還沒得意太久,她突然感覺到背後風聲咋起,豁然回頭。

就看到一道恐怖的箭光彷彿燃燒了周圍的空氣向她的方向射來,薛璇雖然在鄒原口中從小普通,但那是對於超級妖孽而言,在鎖陽城她已經證明她的實力不比她那表哥弱,反應無比迅速,心中雖然驚訝,甚至一時間還想不出是誰要襲擊她,可彎刀已出,斬向來箭…… 「不對,這箭的軌跡……」



薛璇本來覺的她接下這箭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當箭靠近她的時候,卻詭異的一個下墜,竟然生生地避開了她的彎刀,直接刺入了她身上的蠍尾馬……

「嗷……」

無論是薛璇還是蠍尾馬都屬於被打的措手不及的,結果她們就中招了,當然,也是因為那箭的路線充滿了詭異感,射箭的人絕對是弓箭高手……

總之,薛璇身下的蠍尾馬受疼瘋狂地嗷叫了起來,沒辦法,馬屁股上插了箭呢!

「停下來,給我停下來……」

薛璇的反應不可謂不快,神門真力直接壓向蠍尾馬,可是受傷的馬哪有那麼快就消停下來,不止是受傷,還受了驚,整個馬身狂飆了出去,就算是薛璇神門真力強大,也最多就是壓著不讓牠發瘋而亂竄亂撞而已,想要停下來,除非立刻給馬治傷……

哪有時間給牠治傷,她還要看那個襲擊她的人是誰呢?

在落夕城,敢襲擊她的人幾乎沒有,難道是古荒險地里的人?或者是蠻族?又或者是古月帝國的?暫時壓住了身下的馬,回頭向城門的方向看去,赫然看到城門已經亂轟轟的,穿過亂轟轟的人群,目光落在了那個射箭的人,雙眼忍不住就瞪了起來……

蘇木可沒有理會薛璇的目光,必須馬上上馬出城,不然就會被士兵們圍住並拿下,更別說追上薛璇,在射出那一箭后,他便直接落在了屬於他的蠍尾馬上,殺氣爆發,最近可是天天在戰神宮裡受殺手般的訓練,冷道:「我再說一句,如果你不跑,我就殺了你!」

「嗷……」

聽到蘇木的話,身下的蠍尾馬這次總算沒有不屑,而是微微顫抖了下,並高高地鳴叫了一聲,整個馬身就猛地沖了出去,剛剛蘇木射中牠同伴的那一幕牠可是看在眼裡的。

「不錯,記住不是我殺不了你,而是我還不想殺你,我還要用你。」蘇木在蠍尾馬衝出去的時候又低低地說了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弓箭收在了身後,又提起了槍,在士兵們圍攻過來的瞬間,迴風槍決重重的一個橫掃,生生將守城士兵們掃飛了出去……

「孽障,給我停下來……」

恰在這時,後面也是風聲咋起,但蘇木卻連頭都沒有回,玄青槍就是一個回刺,準確無誤地刺在後面那人的槍尖上,霸道的「戰神真力」彷彿摧枯拉朽將後面那襲擊的長槍給撞成幾截,沒辦法,後面那人的實力只有武師四階而已,他是這群守城士兵的小頭領。

看都沒有看,蘇木隨著蠍尾馬已經衝出落夕城……

「我的弓箭……」


那位被強借了弓箭的冒險者忍不住吼了起來,看到蘇木的箭法和槍法,這位老兄已經不敢發怒了,但弓箭還是得要回來啊,蘇木這次倒是回過了頭道:「到蠍牙營來取,當然,也可以隨便找城門前的士兵大哥們要,就說是薛璇小姐讓你來討的。」

聽到這話,士兵們都是一愣……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你拿人家的弓箭襲擊薛璇大小姐,然後要以薛璇大小姐的名義來討弓箭,這都啥人啊,真是的!

「追,追上去……」

不管他是啥人,敢襲擊薛璇大小姐的就必須拿下,嗯,現在落夕城的城門前就是這樣一幕:最前面有一匹蠍尾馬,馬上坐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只是身子壓的有些低,而她身下的蠍尾馬竟然有兩根尾巴,其中一根還長著羽毛,好吧,那是箭翎……

在她的身後還有一匹,上面坐著一位臉色稍稍蒼白的術師,這個基本上被無視。

更遠的地方是一位背著弓箭,手提玄青色長槍的少年,貌似殺氣騰騰,最後是一群騎著普通馬的士兵,他們的速度實在慢,很快就被拉下了,只有嘴裡還在瘋狂的吼著。

「快,快去報告各位大人……」

最終,他們發現英雄救美的好戲實在是輪不到他們,只能報告上去。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時正有兩個人站在城牆上,赫然正是傅雲和之前那位帶領精英新兵們到斜陽兵府的軍官,此時,兩人的表情各有不同,傅雲顯的很淡定,但那位軍官卻是一臉的驚色,突然說道:「總兵大人,那小子瘋了,不用阻止一下嗎?」

「瘋了?你從哪裡看出他瘋?用箭射傷小璇的馬以此威脅他身下的馬,然後,又以自己的個人武力衝出城門,追趕小璇,哪裡是瘋子的表現?」傅雲淡淡地笑道。

「可是薛璇小姐……」

「放心,以這個小子的實力還傷不到小璇,再說,他也沒想過要傷。」傅雲很淡定。

「可是他之前的那一箭……」

「之前的那一箭他本來就是瞄著馬屁股射的,只不過他用了點神門真力,在臨近小璇的時候改變了箭的軌跡,不然你以為是力盡了的下墜?如果是那樣,他的箭又怎麼可能刺入蠍尾馬的肉裡面?」傅雲直接解釋道:「這個小子……嘿,看來小璇這次是撿到寶!」

「傅大人,此話怎講?」軍官還是暈暈的。

「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得罪了小璇,竟然讓小璇發了那麼大火,不過,這小子也屬於不安份的那種人,就是要與小璇鬥法,呵呵,而他除了境界還弱了些外,其他的簡直就是逆天,弓箭和槍技幾乎都達到了同等級的巔峰,剛剛那一記回槍,太漂亮了。」傅雲呵呵地笑道:「其實這樣也不錯,難得在落夕城有能讓小璇發火的人,估計小璇心裡還有些興奮吧!」

「這不會出什麼事吧?」

「放心,薛家對小姐是非常重視的,她身邊自然會有人保護,也不要小看傳言中所謂普通的璇兒小姐,她哪裡是那麼容易就出事的,不過這麼厲害的小鬼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物,是什麼人的弟子,鐵義在介紹信里也沒有詳說,要查一查。」傅雲依舊沒有太在意的樣子。

軍官點了點頭,其實進入蠍牙營的人,他們都會查清楚來歷的,就算他們不查,薛家那邊也會查,正如傅雲所說的,薛家對薛璇非常重視。

時間一晃……

遼闊的大地上只剩下三人三馬,落夕城的士兵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好吧,守城的士兵們早就被甩的遠遠的,去報告的人也沒有叫來「救援」薛璇的高手……

三個人就在這片大地上拼速度,拼馬甚至是拼騎術!

「該死,這個淫賊的控馬技術怎麼一下子變的這麼強,我竟然無法靠近他。」

薛璇此時的臉色真的不是很好看,她身下的蠍尾馬的傷已經處理完畢,情緒也冷靜了下來,但是馬屁股被人射中,對她這位薛家大小姐和蠍牙營長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再說,如果是別人乾的還不會覺的那麼恥辱,可是這個該死的淫賊就是不行,就是惱火!

別人射中了她或許會淡然一笑,然後衝過去將他斬殺就是!

嗯,薛璇還是喜歡將蘇木稱之為淫賊,就算他不是那夜的淫賊,在鎖陽城說的那些話也跟淫賊沒什麼區別,明明是男的,竟然藉機**自己,說自己要「淫」他……

這樣的無恥的人不是淫賊是什麼? 「他之前不會騎馬的說法肯定也是裝的,故意裝成一幅弱弱的樣子來讓我掉以輕心,這個淫賊果然滿腦子的鬼心思。」薛璇在心裡恨恨地道,雖然她的實力比蘇木強很多,可是她手中沒有弓箭啊,在馬上想要攻擊蘇木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能接近他,那麼自然可以輕易將他揍成豬頭,可是接近不了壓根沒有辦法,而且,人家手裡還有弓箭呢!

嗯,她也試著接近,可是這個淫賊的弓箭就直接很不客氣地射了過來,雖然他的箭根本傷不了自己,但卻可以傷到身下的蠍尾馬,只要接近,他就瘋狂地對著蠍尾馬招呼。

自己即便在有準備的情況下,有時也難以劈中準備射向蠍尾馬的箭,雖然不想承認,但她還是不得不在心裡感嘆淫賊箭技的強大……

她可不會像傅雲想的那樣覺的撿到寶,她的心思壓根就全在惱恨上。

當然,以她的實力如果真要打的話,自然是可以將蘇木幹掉的,直接棄馬,然後提著彎刀殺就是,但她又沒有想過真的殺蘇木,現在也只是拼騎戰而已。

難道她堂堂薛大小姐在騎戰上輸了就要惱羞成怒衝上去肉搏嗎?

「下馬吧,前面就是我們的蠍牙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薛璇終於帶著兩人來到了她的蠍牙營,她當然還是第一個抵達終點的,靠,只有她認識路啊,但是蘇木和那位表情弱弱的小凌戰友也沒有拉下多遠,雖然蘇木保持著距離,可是以蠍尾馬的速度,只要不是互相攻擊,眨眼就能到。

這不,薛璇剛剛下馬,蘇木就到了,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地跳了下來,還一幅到處看的樣子,至少薛璇就是這麼覺的,這傢伙下了馬之後還裝的若無其事地欣賞風景。

如果蘇木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會喊冤的,難道到一個新的地方不應該先觀察觀境嗎?更別說是這個他不知道還要呆多久的地方,嗯,這是一處有點像「山寨」的地方,周圍崇山峻岭的,但環境又特別優雅,綠樹成蔭,前面的路還是由青石鋪上的。

又有鳥語花香,小河潺潺,隱約可以看到山路上有個小亭……

這裡哪裡是什麼兵營,看著就像是一個旅遊勝地,再往遠方看去,還有好些個村莊和小鎮,連逛街購物之類的地方都有了,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才好。

「來日方長,你給我走著瞧……」

看著這淫賊,薛璇表情冰冷加傲嬌,臉色卻真心不好看,不過她堂堂薛大小姐,蠍牙營的營長自然不能說話不算話,既然這個淫賊跟了上來,那她自然不能對其報復性的懲罰。

「知道了,對了薛營長大人,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下蠍牙營的情況,有多少人什麼的,我要煮飯的時候才能有底啊。」蘇木彷彿無視人家那憤恨的表情,直接說道,而在薛璇眼中這個淫賊現在淡定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表現就是在裝逼,在得意。

蘇木也比較光棍,在天鎖城什麼鬱悶的事情他沒遇到過,既然沒有辦法改變,那就只能去接受,只要自己的實力可以衝上去,那就有改變的機會。

「呆會自然會給你們介紹,跟我來吧!」

薛璇深吸了口氣,冷靜,她必須冷靜,她站在主動方的,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這個淫賊都不是她的對手,現在隨隨便便就發怒個可不行,自己還得有大小姐和營長的風度。


就這樣,薛璇領著兩人沿著優雅的山路前進……

路間三人沒有再說半句話,走了差不多一刻鐘,終於可以聽到兵器的金鐵鳴聲,而後又走過了一條同樣精緻的弔橋,三個人似乎終於來到了蠍牙營。

環境就不再描述,反正在蘇木眼裡這裡依舊是旅遊景點般的存在。

「營長回來了……」

恰在這時,有人叫了起來,是女人的聲音,而後,就有好些人放下了手中的兵器沖了過來,入眼足足有幾十個人,而且全都是女人,一眼過去,鶯鶯燕燕,香氣撲鼻。

瞬間,蘇木和小凌同學都以為進了女兒國……

「營長,這次有收穫嗎?咦,就這兩個人,都好俊哦,而且年紀還這麼嫩,哈哈,姐妹們,你們有福了。」恰在這時,有個看起來有些成熟的女人叫了起來,還狠狠地靠近了蘇木和那位小凌,瞬間,小凌戰友的臉就完全紅了,而蘇木也有些窘迫。

要是換成剛剛覺醒前的時候,恐怕比小凌好不了多少,但是現在倒還頂的住……

可很快地,幾乎一大群女人都圍了上來,她們都香汗淋漓,但看到蘇木和小凌都是兩眼放光,一個個對他們評頭論足的,一個女人會害羞,一群女人的話就變的成魔鬼。

特別是陰勝陽衰的情況下……

深吸了口氣,薛璇肯定還會找他麻煩,現在可不是心情激蕩的時候。

而且,自己還有三年之約的壓力在,可不能像別的什麼人一樣,以為進入了聖地。冷靜下來后的蘇木還有些鬱悶,本來以為進入兵營可以有很多磨練的機會。

可是蠍牙營這麼多的女人,讓他怎麼磨練?磨練定力嗎?

「怎麼,是不是很高興?有這麼多的女人陪伴,你們的下半輩子就不用愁了?特別是你啊,淫賊戰友,你是不是在想著怎麼**我的這些姐妹們?」薛璇突然轉過了頭,帶著魔女般的笑看著此時有些心理戰爭的蘇木,而她那如星辰般的雙眼此時幾乎美到了極致,雖然帶些兒妖異,只是她話音才落,周圍卻一下子變的異常安靜,安靜的有些詭異……

本來蘇木還想著怎麼反駁,並且表示下自己的正人君子,可也被周圍的詭異給影響了。




如果沒有林隕的話,很多事情恐怕都會不一樣了。

Previous article

還有人說,平生從未得意,所以沒有辦法幫助別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