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正是神穀雨花大君之大軍與那神谷之主對峙時,那聞天師卻哼哼了小調,手中一把修花金剪仔仔細細修得一盆景更具情態。此時一門子急急行進來,悄然道:

「大人。關天帥兵敗黑天神谷,走失了金仙君之蹤跡,雨花大君正大發雷霆呢。」

「哦!罪過!罪過!老夫修鍊出了岔子,近些時漸漸有了起色,待得即日卻去君上哪裡領受責罰吧。」

「大人,仙君之私家秘衛首領已然乃在府中矣。」

「哦!怎得不早早通報。快快去見來使。」

於是那聞天師,慢慢悠悠收了金剪,雙手拍拍土,徑直往前方大堂而去。

「哈哈哈,羅首領多日不見。那陣風吹了老友來也!」

「不敢!天師大人。養病靜修,這幾日可好些?」

「哪裡這般快呢!此乃是修鍊出了岔子,久有之患,一時兩時哪裡能好的快呢!」

「只是吾家仙君大人囑咐。神谷一事。需得天師大人親臨呢!」

「呵呵呵。此地之事,老夫亦是有所聞。那關天帥太過冒失,怎得將那老怪物惹惱?彼雨花大陸與雨花大君可以並駕之修。便是君上亦讓他幾分。」

「是啊!主上著令天師即刻前去善後,勿得再有禍患也。」

「是!」

那聞天師應答道,復沉吟半晌道:

「那叛修之事,有何人負責呢?」

「主上道,其自有定奪。」

「善!下官即日啟程前去便了。」

那羅首領駕了雲頭而去,聞天師忽然臉色一黯低聲道:

「哼!總是覺關天帥更近且些么?」


隨即那聞天師接連下了幾道口諭,而後隨行近百仙家,數千護衛,乘了蟻穴轉移大陣往那黑天神谷而去。不過幾日,其便已然入了神谷,往那老怪之禁地行去。卻然不過那關天帥之營地。

黑天仙君之秘地仙府,那聞天師並數十護衛正立在那黑天神谷大殿外,其時已然有半日之光景。那聞天師麾下數修已是大大不耐。其一修低身咕噥道:

「吾家爺,大羅金仙,位列仙班,位極人臣之士,此老朽可惡,怎得讓咱爺吃閉門羹也!」

那聞天師渾若不知,左右瞧視其風物人情,與側旁數修議論。又半時,那大殿洞開,行出一仙家道:

「聞天師遠客,甚為尊貴,吾家老爺請大人內堂奉茶,餘人概不接待!」

「啊也也!豈有此理!「

數修不忿,聒臊起勁,那聞天師道:

「黑天仙君何等尊貴,爾等豈敢無禮!還不退下!「

「是!」

眾應一聲,緩緩退出。而聞天師卻隨了那仙家往內廷去了。

「呵呵呵,聞仙友,你我不見該是有萬年之久了吧!」

「呵呵前輩好記性,居然尚記得晚輩。」

「呵呵呵豈敢當!豈敢當!你我同輩相交即可。」

那黑天仙君得意大笑,顯然對聞天師之追捧大為受用。

待其二大仙落座,童子上茶。而後那聞天師端正了身子道:

「仙君,此番衝突,吾家雨花大君確然不知,乃是那關天帥自為!雨花大君本意乃是抓捕那叛修金嫦兒。其修狡詐,躲藏貴地,關天帥著急,無視仙君之神聖尊嚴,冒犯仙君。本天師代吾家主上誠懇道歉。希望仙君不計前嫌,相助吾等抓獲其修!」


「嗯,聞天師識得大體,果然賢臣也!吾雖與文武上天大帝君有舊,然畢竟小修,決然不敢無視大帝君之法度而胡為!乃是那關天帥咄咄逼人,本君無奈何也!今有聞天師說和,某便應下了。即日便在吾休憩之地盤查叛修可也!然爾等大軍需退出吾居第。」

「這是自然!不過吾等仍需一隊大仙修入此境秘查,獵殺其修。」

「嗯,可!」

於是那聞天師,連夜發信符去雨花聖境。不日雨花大君回函傳至,大讚聞天師能幹,著令關天帥退兵下關。

第二日,聞天師帶了雨花大君令諭入了關天帥大營。那關天帥領眾將出轅門接旨。跪迎聞天師入大營。聞天師昂首而入,氣得關天帥牙根生痛。

「豎子,安敢如此欺人!」

那關天帥內里大恨,卻然無可奈何。蓋聞天師手掌雨花大君之令符也。

「退兵?絕絕不行!吾失卻一員帶兵強將,死去悍勇數千,豈能如此般就算了!」

「關天帥,此事,本官非是與爾等商議,乃是宣仙君之令諭來也!退與不退在你,然此地之實情休怪本官仔細上報。」

那關天帥思之再三,無可奈何,唯乖乖兒退卻。而其手下數十金仙確然成聞天師之座下精兵,前出黑天神谷,追殺金嫦兒去也。

黑天神谷之東向,有一大江,名神龍,其闊萬里,長千億里,水流浩蕩,為仙修地數條大河之一。其時其江面上一艘破浪舟,正順水而下,其舟百丈寬,萬丈長,為大江上一條尋常之舟楫也。其內坐兩修,相對品茶。

「妹妹天機訣,果然有神鬼莫測之妙,居然神不知鬼不覺遁出黑天神谷,勿得驚動半個仙家也。」

「姐姐,若說道法精妙,吾等哪裡有史家哥哥那般高度呢!」

「哦!不足哥哥當真有妹妹目中那般偉岸么?」


那嫦兒笑吟吟道。

「姐姐莫要不信,便是靈兒那等樣人物,亦是大感深刻呢。」

「吾家不足哥哥總是令人刮目呢!少時修識神,以其法體之能遠超聚識之修,其時便令得吾不敢教授仙法,只是隨其修鍊,而不敢稍有指教。」

「是啊,史家哥哥在下界有宗師般著述六卷傳世,合稱《修行雜論》,有凝元、聚識、小圓滿、入道、陰陽合、大圓滿六卷。為下界大修所敬仰。」

二女這般議論,重心皆在不足,自家確然不知,只是微微然留有笑意。(未完待續。。) 黑天神谷外,一座兵營。其大纛迎風獵獵,四圍營帳綿延無極,有大小仙家往來空中雲頭上巡察不息。地上低階仙軍戍卒刀劍閃耀,來回交錯。一座高大中軍帳中,那聞天師端坐,其目力凝重,面色肅穆,含威不露,麾下兩列文武各具其位,恭恭敬敬對了那聞天師仰望。那聞天師忽然開言道:

「任大算師,汝三破大算師,在算師中亦是佼佼,此事可有算計?」

「回大人的話。那金仙君似乎有非常之能,居然屏蔽天機,令小可無法跟蹤其影蹤。然彼等已然出神谷而來,此事斷乎無錯!」

「嗯,出神谷便是神龍江為通途,傳令沿江諸渡口碼頭,仔細巡查,萬勿使之脫身。一有消息,便自回報,勿得遲延。」

「得令!」


一眾巡查之將軍奉令而退,各往前去。

聞天師卻移駕神龍江上自家之官家座駕大神舟中,歌姬仙女招搖,名人隱士往求一見,往來者盡為高人,相與者諸皆賢者。一時聞天師之座駕神舟,竟然為此神龍江上一大賢良之望者也。隨之,其水域地方豪門大戶,仙家大宗,獨居隱者之流紛紛而出,一張大網緊緊兒裹定神龍江主幹支脈。上有大能仙家坐陣,中有諸門諸派諸家族之長親歷,下有萬萬仙修巡視盤查,縱面目稍有陌生之仙修,便定然脫不出其所跟蹤監視。

「姐姐,似乎岸上、江中之官家無多。然往來巡查者居然尋常之仙家,便是舟楫江船上亦有客子四向打聽排查者。如此搜尋,吾等豈有可以掩藏得行跡!如此觀之還是需早作打算得是。」

「嗯,風妹妹所言極是。怕是下一刻舟船、碼頭上便有官家之強人呢。」

二女這般思量畢,皆嘆息對視,收攏了氣息,出舟船入河水往下游疾行。然那大江上卻已然高高架起了照天鏡,便是連一隻游魚都無所遁形。

「姐姐,此次圍堵者怕是先前之聞天師其人,計策周全。毫無破綻。今四面圍定。無縫無隙,難有脫身之時候。為今之計,唯有留吾在此,以為佯動。而使姐姐脫身。待得姐姐覓得史家哥哥時。卻發了信符告知。以便吾追尋呢。」

「仙界之巨何止無窮,找尋不足哥哥無疑大海撈針。可這般令得妹妹身陷險境,吾心何忍?」

「姐姐怎得這般言語!靈兒在時。常自語曰夫人,謂史家哥哥夫君,吾雖訥言,然亦是早將一生相托。今史家哥哥已然飛升,自去相會,乃是為妻室之本。然妹妹我尚有大事在此,恐有牽連,不便相隨!靈兒身在滅界,勿得相隨!而姐姐與史家哥哥不相見久矣,正是時候替吾等照顧相公呢。」

那嫦兒思量的半時,忽然道:

「妹妹。還是姐姐留下,汝之天機訣厲害,脫身大易。而姐姐尚未盡數領悟斯訣,運施不暢,莫得誤了機會也。」

「姐姐,莫要這般推推拖拖,風兒去也。」

風欲靜忽然模擬嫦兒之氣機,衝天而去。那嫦兒一愣,待其清醒,那風兒已然遠去不見。而那神龍江上,近百大能查知,紛紛駕了雲頭急追而去。

神龍江聞天師之舟楫中,那老頭兒正與此地數仙家飲酒作樂。有數仙家歌姬鼓瑟吹笙、起舞弄影。

「大人,發現叛修金仙君之蹤跡也。」

「嗯,仔細道來。」

「其在距此十萬里之大水港左近,遭吾等嚴查,無處遁形,不得已現了行跡,往大水城遁去。大約是想突施仙術道訣,突破吾等防禦,乘蟻穴轉移大陣而走。」

「報!大水城遭金仙君攻擊,通關殿毀!」

「報!金仙君往沅江去了。」

「哼!哼哼!想脫出此地?著令關天帥所部大能,勿於沅江一線攔截叛修,阻住其外逃路徑,不得有誤。令神龍江守軍抽調大能馳援。令天師府大能以神器捆仙繩往拿金嫦兒!令大算師不惜代價測算其蹤跡,隨時回報。」

眾一聲諾,行出。

「老大人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賢名果然無虛!吾等神龍江士子大是佩服!不知吾等是否有幸可以老大人師之?」

「老夫豈敢!諸位盡皆人傑,為師門下,尊為長!老夫豈敢逾越!」

「老大人算無遺策,學究天人,可為師表!吾等神龍江士子願以師禮敬奉。」

「請老師恩准!」

那座中一干大能忽然跪地。

「哈哈哈快快請起!」

由是聞天師居然為神龍江仙界之師。且說那嫦兒,觀得江上官家漸少,仙修紛紛往撤,便潛江底靜修,等得晝夜交錯,悄然施了天機訣疾馳。

「報,大算師來訊,道是天機遭蒙蔽,無力測算之!只是」

「豈有此理!君上養爾等萬年,便是這般小事亦是無可奈何么?」

那聞天師大怒,冷喝一聲打斷那門子,甩袖而去。那門子復張了張嘴,居然勿得機會將那大算師之話兒言出。

半載之圍堵,沅江一線終是失卻金嫦兒之蹤跡。

「報,半個時辰前,金仙君擊傷六大金仙,消失不見。沅江一線大小門派紛紛往查,無有絲毫蹤跡。」

「報,神龍江下游大湖城有修識出那金仙君其修,其乘了蟻穴轉移大陣往東大陸曉日城去了!」

「大湖城距此地遙遠,便是帝君亦無有如是神速遁去。難道有兩個五破仙君大能叛族么?查!徹查之!」

「報,曉日城之蟻穴轉移大陣關閉不及,令得金仙君逃出我雨花大陸矣!」

那門子報畢,聞天師忽然頹然跌落寶座上,思謀得半晌,忽然大怒,喝一聲道:

「來呀!與吾將那數個大算師捉了來!每人重責二十天罰神雷!」

那刑天台上,八位大算師赤身**,遭綁縛刑柱上,一位道長仙衣飄飄,手持仙劍,口中念訣,那刑天台上空域忽然便烏雲密布,數十道電閃罷了,便自傳出那大算師之慘叫。

待得天罰過去,台上八位大算師已然奄奄一息。彼等門徒家人奉令抬了迴轉居處救治,那八大仙長,嚎啕大哭。想一想彼等平素高貴之身份地位,何曾遭此大辱?體膚之痛倒還罷了,然他修之恥笑,堪比無盡之羞辱,豈是刑法可以道出!

雨花大君之大宮,仙君書房中,磐石老人、監察御史仙官及數位五破大隱者隨伺。那仙君道:

「關天帥、聞天師輩無能,致使叛修金嫦兒遁出吾境。而極樂大陸之主上極樂仙君與吾舊有宿怨,其君不壞吾大事已然不錯,哪裡能奢望其相助耶?諸位卿家有何謀耶?」

「主上,為今之計,恐唯有捨棄顏面,以厚禮請極樂相助也。」



蕭天目光微微的眯了起來,眼前的這個大鬍子應該不是什麼大的管理層人員,他的作風很像是一個干將,而不是習慣耍嘴皮子的。

Previous article

如果沒有林隕的話,很多事情恐怕都會不一樣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